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一位生物博士,用“最科学的方式”做创投,旗下新冠疫苗公司营收185亿美元

创业邦 2022-04-21 19:23

创造一个引擎,批量生成伟大公司。

图片

作者 | 吴中雪

编辑 | 信 陵

头图 | 摄图网

1985年,23岁的美国在读博士努巴尔•阿费扬(NoubarAfeyan)在华盛顿的一次会议上偶遇了一位老先生。老先生分享了30多年前与小伙伴在硅谷创业的故事。年轻人被深深打动,并坚定了创业的决心。

这位老先生就是惠普(HP)联合创始人戴维·帕卡德(David Packard),而这位年轻的亚美尼亚难民后代在多次创业尝试之后,在2000年创办了风投机构Flagship Ventures(后改名FlagshipPioneering,以下简称“FP”),专注生物医药(Biotech)投资。

Flagship Pioneering的意思是“拓荒号”旗舰。用这个名称来描述FP的使命和如今的地位简直是太贴切了。

20多年来,FP的影响力早已超越Biotech同行,跻身全球最优秀的风投之列。它开创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投资模式 ——孵化式创业,发起和培育了100多家生命科学公司,包括如日中天的新冠疫苗公司Moderna。FP旗下基金的退出率(衡量基金业绩的一个主要指标)高达50%。

此前,我们在《千亿疫苗巨星背后大佬眼中的未来:人类将进入“数字生物学”世纪?》一文中分享了阿费扬眼中的生物技术行业的未来。今天我们为您解析FP的孵化模式,以及明星公司Moderna的诞生过程。

图片

孵化模式:从假设问题开始

与传统的风投机构不同,FP主要是基于内部开发的知识产权,创建并孵化初创公司,对外投资只占很小一部分。公司的口号是:我们追求人类健康和可持续发展的突破,并创建生物平台公司。

用阿费扬自己的话来说,FP的使命是在“无人占领”的领域进行创新。他追求的不是对现有技术的迭代,而是对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和场景提供解决方案。

为此,阿费扬建立了一种创立新公司的头脑风暴模式,FP孵化的公司几乎都是从一个假设性问题开始的,并遵循一套严格的制度去做,简而言之,从一系列不可思议的想法开始,找到真正有优势的创意,然后继续前进。

具体来说主要分为四个阶段:

1、假设探索(Explorations)

在这一阶段,FP内部会提出各种类型的种子假设,探索“如果……怎么办?”的问题,并允许假设通过变化和选择演变,在内部进行头脑风暴。阿费扬表示,这些“风险假设”纯粹是想象的产物,并不受限于是否有现有的科学证据或数据支持。

当然,FP也会寻求工业界和学术界的专家网络,来帮助分析这些假设的优缺点,并进行修正,确定是否有一些可能是突破性的东西出来。

光是这样的探索,FP每年会进行80到100次。当然大量风险假设在这个阶段就会被pass掉,只有少部分才有机会进入到下一个阶段。

2、科学验证(ProtoCos)

经过前期的探索,有价值的假设会设立原型公司或者叫“ProtoCos”,FP会组织一支创始团队来测试科学概念,也会为项目申请知识产权。与传统的创业创新模式不同的一点是,FP设置了止损期限,ProtoCos通常会保留一年,在此期间会投入约100万美元,如果一年内花光100万美元还是验证不了概念,那么项目就会停止。FP每年会发起8-10 个ProtoCos。

3、新公司成立(NewCos)

如果创意在实验室中得到了验证,FP就会以其为基础设立一家有着新名字的全资子公司,并至少为其出资2,000万美元。每个新公司都会专注于开发一个专有平台,也会招募董事会、首席执行官,搭建一个完整的领导团队。这样的新公司FP每年会组建6到8个。

4、成长型公司(GrowthCos)

随着公司自身的成长,FP会引入外部投资者,也会建立广泛的合作伙伴关系,推动公司更好地向前发展,并以上市为目标。自 2013 年以来,FP的 GrowthCos 中有 25 家完成了 IPO。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样孵化模式下,FP在这些初创公司IPO时通常仍拥有其50%左右的股份。

二十多年来,阿费扬已经通过这种孵化模式协助创办了大约70家公司,其中包括神经退行性疾病治疗的Denali Therapeutics(市值63亿美元)、生产用于疾病检测和治疗的蛋白质测量工具的Quanterix公司(市值21亿美元),以及利用红细胞治疗癌症和自身免疫疾病的Rubius公司(市值13亿美元)。

或许正是这种看似简单的纪律,确保其后续的科学工作有一套明确的目标和方向,通过层层筛选,也确保把钱花在刀刃上,大大提高了其投资回报率。

图片

一个案例:新冠疫苗明星公司Moderna

无疑,FP最著名的案例就是Moderna,因为新冠mRNA疫苗而一举成名。

阿费扬是Moderna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此前有媒体曾问阿费扬,开始创办Moderna的时候,是否设想过它会成为一家影响力如此之大的公司。阿费扬的回答很干脆:当然没有。

“我们想到的是,我们很可能拥有下一代生物技术,以及身体能够自行制造所需的药物,这是以前从未梦想过的东西。”

事实上,Moderna的孵化过程,也是以假设问题开始。这个问题就是:如果我们可以制造一个代码分子,当它被引入人体时,它是否可以制造出我们想要的任何药物?

围绕着这个假设,阿费扬和团队提出了很多问题,并围绕着这些问题进行探索。阿费扬把这个过程比喻为考古,只不过挖掘的是未来而不是过去。

除了阿费扬,这里得提一下Moderna背后的几位传奇科学家,Derrick Rossi、Timothy Springer、Robert Langer和Ken Chien,Derrick Rossi是干细胞生物学家,Timothy Springer是哈佛医学院生物化学和分子药理学的教授,Robert Langer是生物学家,Ken Chien为哈佛干细胞研究所首席教授。正是他们的敏锐判断,让mRNA技术的潜力得以被挖掘。

2010年Moderna正式成立。据了解,Moderna这一名字的构想来源于Derrick Rossi,意为“Modified RNA”的缩写。

2011年,阿费扬为Moderna挖来了一位出色的掌舵者——Stephane Bancel,后者彼时在法国一家知名诊断公司任职。Stephane Bancel自称自己是一个偏执的乐观主义者,也正是在他的带领下,才有了后来Moderna 42天设计出新冠疫苗及后来的一系列奇迹。

2012年12月,Moderna正式对外曝光,同时从FP内部获得超过400万美元的融资。在此之前,FP向Moderna投入了超过1100万美元,后者一直以“隐形”的状态运营。

2018年Moderna以超过6亿美元的募资金额,创造了彼时生物技术行业IPO最大募资纪录。

凭借新冠mRNA疫苗,Moderna 2021年营收高达185亿美元,跻身全球药企总营收top20,并和辉瑞等一起入选2022年《时代周刊》全球100大最具影响力公司。

图片

FP的启示

1987年从麻省理工学院生化工程拿到博士学位后,阿费扬创办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PerSeptive Biosystems,很不幸第一次创业正好赶上1987年美国股市崩盘,那个时候几乎所有的创业活动都停止了。

阿费扬坚持了下来,想要看一看自己能否可以创办一家公司,幸运的是他获得了大约30万美元的种子资金,PerSeptive Biosystems在1992年成功上市,1998年被分析仪器巨头珀金埃尔默收购。

在十年创业过程中,阿费扬说自己犯了创业教科书上的每一个错误,也让他有机会及早了解创业公司“混乱、动荡”的世界。

创立FP对他来说,是制度创新的实验,是对科学创业的探索。

在阿费扬看来,FP独特的模式将科学创造力、技术独创性、企业家精神、领导力、专业的资本管理和庞大的专家网络,融汇在一个单一机构中。阿费扬是公司的主要创始人,也是资助者和所有者,通过为被孵化项目提供其生态系统的所有资源,来为他们的长期成功负责,并创建真正有影响力的公司。

“如果我们可以一次又一次地系统地这样做,那将是对传统智慧的一种蔑视。传统智慧认为Moderna这样的公司重复出现的几率很低,但我们可以生成一个引擎,它可以生产出可能是 Moderna 或 10 倍于Moderna的公司,或者是Moderna十分之一的公司。”

除了制度上创新外,FP还有一支多达六七百人的团队,这恐怕比绝大多数机构的团队都要大的多,而且里面还有非常多的产业专业人员,比如去年还拉来了FDA前任局长Stephen Hahn,他现在担任FP旗下Harbinger Health公司 的CEO;外围也有一些密切合作的政府机构和学校,这让其在产学研等方面都具有极大的优势。

不过,这背后也离不开美国政府、学校、投资机构之间形成的良性互动和循环。在此就不展开了。

当然,无论投资还是创业都会有失败。FP也有很多失败的案例。近日FP孵化的微生物组疗法明星公司Kaleido Therapeutics由于临床试验受挫、亏损严重,宣告破产。

在阿费扬看来,失败不可避免。“我们使用‘pioneering’这个词的原因,就是我们跳入了未知之河,并试图把它们变成现实,这种跳跃不可避免地会让你跳到没有价值的地方。”

去年6月,阿费扬为他的一只新基金筹集到了34亿美元。有了这笔新资金,FP将会继续加大对人类治疗、农业和营养领域的投资。

在阿费扬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了一句话:“trust your crazy ideas.”(相信你的疯狂想法),那张办公桌他已经使用二十多年了。

“这是一个有趣的文字游戏,因为相信是坚持足够长的时间,使疯狂的想法被证明实际上具有变革性。如果你不相信,那么你就不会有耐心坚持,你会立即转向一个更安全的想法。”

期待阿费扬和FP给世界带来更多创新和惊喜。

参考资料:

1.https://www.bloomberg.com/news/videos/2021-08-19/the-david-rubenstein-show-moderna-chairman-noubar-afeyan-video

2.https://www.barrons.com/articles/moderna-biotech-flagship-pioneering-noubar-afeyan-51634199301

3.https://www.forbeschina.com/billionaires/58322

4.https://hbr.org/podcast/2021/09/the-innovation-system-behind-modernas-covid-19-vaccine

5.https://www.flagshippioneering.com/

插入图片注释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