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苹果:回来上个班,怎么这么难?

新浪科技 2022-05-27 09:25

或许库克不禁要感慨:让员工回公司上班,怎么就这么难?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郑峻,编辑:韩大鹏,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头图来源图虫创意

苹果又双叒叕妥协

过去一年时间,苹果已经数次推迟了回公司上班的全面复工计划。令苹果高层头疼的是,他们每一次提出复工计划,都会遭到大量员工的强烈反对,甚至有员工辞职威胁。而最终妥协的都是雇主苹果,又双叒叕推迟回公司上班的时间表。

按照苹果今年3月宣布的分步骤返工安排,绝大部分员工从4月11日开始每天回公司工作一天,5月23日恢复到每周回办公室三天(周三周五可以灵活选择)。不过苹果也允许员工每年远程工作至多四周时间。

这已经是苹果一年之内第四次宣布复工计划。看起来这次库克的态度很坚决,“这是一个等待已久的里程碑,一个积极的信号,表明我们可以更全面地与同事进行互动。”然而,或许库克自己都没有料到,最终这一次还是没法完成目标。

上周,苹果再次宣布暂停让员工回办公室的全面复工计划。按照最新的复工计划,一部分员工每周回公司上班两天,如果他们觉得在公司“不舒服”,那也可以选择远程工作。苹果还表示,公司会密切监控疫情变化,每两周对工作政策进行评估调整。这一消息得到了数以千计不愿回去上班员工的欢迎。

无所不在的全球首富兼意见领袖马斯克没有放过嘲讽苹果的机会。他转发了《苹果推迟员工回公司上班计划》的新闻,还配上了一只肥硕无比、昏昏欲睡的狗图片,上面写着“穿上健身房服装看电视吧”,嘲讽苹果员工是因为懒惰才不愿回公司上班。

马斯克看不惯苹果已经很久了。2015年苹果挖角特斯拉员工的时候,他公开嘲讽“苹果是特斯拉的墓地”,意思是特斯拉混不下去的员工才会去苹果。而2018年特斯拉陷入低谷的时候,马斯克试图找苹果商谈收购,但库克压根就不想见他。当然,后来特斯拉股价飙升数倍,马斯克一跃成为全球首富,也有了扬眉吐气的资本。

或许马斯克无法理解互联网公司对员工一次次的让步,毕竟特斯拉的企业文化就是高效执行;他也从不掩饰自己对中国工厂高效生产力的赞赏。上个月马斯克甚至戏言要把推特总部改造成无家可归者收容中心,因为大部分推特员工都选择远程办公,导致推特在旧金山市区的巨大总部空空荡荡。

技术骨干辞职抗议

话题回到苹果,和此前数次的情况一样,苹果高层这次撤回政策的原因,也是来自内部与外部的压力。在苹果宣布复工计划之后,一个名为“Apple Together”的网络小组发表公开信,呼吁苹果管理层重新考虑所谓的混合工作安排,给予员工更多的灵活性来安排工作地点,采用Slack等网络协同工具进行远程办公,免除员工来回奔波的通勤负担。

新浪科技在这封公开信的下方看到,共有3000多人签名支持,其中包括了1445位苹果前员工和现员工(没有具名),占总签名人数的不到一半。换言之,可能只有几百名员工在此签名。而如果包括零售店员工的话,苹果在美国总计有超过10万员工。

令人意外的是,是否回办公室工作这本是苹果公司的内部事宜,但这些员工却选择以外部公开信的方式,通过外部舆论来施压苹果管理层,而没有通过内部渠道向高层反馈意见。这似乎和苹果公司一贯的保密文化背道而驰。

苹果员工真的这么抵触回去上班吗?一位苹果硬件研发部门员工向新浪科技表示,至少他周边的同事并没有表现出这么大的抵触情绪;苹果有数万员工,强烈反对回去上班的应该只是少数,只是他们站出来公开发声,吸引了媒体的报道,给管理层施加了一定的压力。

或许,苹果高层更担心的是人才流失。这种“工作方式不灵活”的公司形象不仅会影响到苹果招募出色技术人才,也会导致现有的技术骨干流失。去年夏天苹果宣布分步骤复工计划的时候,就有不少员工用辞职来威胁。看起来,这些人并不是说说而已。

本月初,苹果机器学习总监伊安·古德菲洛(Ian Goodfellow)高调宣布辞职。促使他辞职的直接原因就是苹果的复工政策。古德菲洛在写给部门员工的辞职信中写道,“我坚定相信更多的灵活性本应是我团队的最佳政策。”

这个消息不仅吸引了媒体关注,也惊动了苹果管理层。虽然年龄只有36岁,但古德菲洛并非普通技术人才。他是AI领域公认的行业技术专家,也是生成对抗网络(GAN)的设计者。生成对抗网络即让两个神经网络以博弈的方式进行互相学习,给机器学习技术带来了颠覆性创新。

2019年,苹果花重金把古德菲洛从谷歌挖来担任特别项目部门(Special Projects Group)的机器学习技术总监。这个特别项目部门是苹果新产品研发部门,直接向库克报告;虽然具体工作无法对外透露,但外界猜测古德菲洛很可能是负责苹果汽车的自动驾驶技术。

到了这个大牛级别,薪酬已经不是主要考虑因素,干得是否舒心才是关注点。几年前古德菲洛在谷歌的年薪就超过了100万美元。现在因为不满苹果的回公司上班政策,古德菲洛再次选择回到了谷歌(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入职谷歌),又加入了母公司Alphabet的DeepMind团队。这种离职原因的确让苹果感到难堪。

自由选择远程工作

那么,那些苹果员工为什么那么抗拒回公司上班?疫情当然是个直接理由,Omicron变种依然在迅速蔓延,硅谷所在的Santa Clara郡人口200万,七日平均新增超过1000人。

但另一方面,似乎美国人也根本不在乎症状轻微的Omicron。全美各地都已经全面解除限制,最严格的硅谷也不再要求室内佩戴口罩。硅谷101高速公路上天天拥堵,商场餐馆也已人头攒动。既然日常生活都已经恢复正常,为什么却不愿意回归办公室?

根据湾区新闻集团(Bay Area News Group)在去年11月对远程工作者的一项调查,他们不愿回去上班的主要原因包括:不愿忍受通勤(80%)、对疫情的担忧(63%)、自主决定工作时间(59%)以及在家更为舒服(55%)。接近半数的受访者觉得在家工作更有效率,但半数的人也承认,在办公室的协作效率的确很高。

另一位苹果软件部门的员工告诉新浪科技,自己对回公司上班没有抵触,但令很多人不满的并不是每周要回去三天,而是不满公司没有让大家自由选择远程办公。而这正是苹果复工政策和其他大企业的最大差别。苹果员工不满的是缺乏灵活性和自主性。

当然,苹果积极推行回公司上班有其内在原因。不同于Meta、Twitter这样的互联网公司,苹果的软硬件一体化研发,需要更多的内部协作和更高的保密要求,因此库克更希望员工能够回到办公室来工作。新冠疫情爆发之后,由于员工无法顺利在中美之间差旅,苹果的研发工作也受到了明显的拖累与延误,2020年iPhone 12推迟发布就是直接影响。在疫情之前,苹果每个月都会派数百名工程师从总部到中国工作。

但都在硅谷工作,有对比才有落差,在这一方面,谷歌、Meta等互联网企业员工的确是享有更多自由。古德菲洛直接从苹果回到谷歌,更是彰显了这方面的差距。一位谷歌总部员工透露说,虽然谷歌早在4月份就宣布混合工作制,希望员工每周回公司三天,但这并不是强制要求的,员工完全可以自己决定,“哪天不想去公司,和老板打个招呼就好,反正在家也是一样产出。”

而且,谷歌员工还有更多的选择。他们可以申请一段时间或者长期的远程办公,也可以改变主意申请回去公司工作。不过,相比苹果太空飞船总部空荡的办公场所(正式启动一年就遇到了新冠疫情),谷歌总部的办公空间比较紧张,想回去上班也不是那么容易。

这位谷歌总部员工解释说,“如果你申请长期远程工作,你的工位可能会被分配给其他同事,之后你再想回来工作就不一定有空位了。过去两年公司招聘了很多人,不少新人甚至都没有自己的工位。”

工作方式已经改变

从2020年3月疫情全面爆发开始,硅谷诸多科技企业员工已经经历了两年多的居家工作,他们的生活节奏和工作方式也随之发生了改变。很多人已经离开硅谷,搬到几个小时车程的周边地区,甚至搬到了外州。现在再让他们回到办公室,习惯每天早晚经历两次高速通勤压力,这种转变并不是那么容易接受。

对很多科技公司员工来说,这种选择是非常自然和实际的,尤其是那些没有孩子的年轻人。既然允许居家办公,那么在哪里都可以工作,为什么还要忍受硅谷昂贵的物价和房租水平?

数据不会骗人。从2020年到2021年,旧金山的外迁人口高达5.6万人,降幅高达6.3%,是美国人口外流幅度最高的地区,仅次于纽约的6.6%。而硅谷的圣马特奥郡则以3.2%的外迁人口比例排名全美第四,圣克拉拉郡外迁人口比例2.3%,近5万人选择举家迁移。相比之下,同期人口迁入最多的城市则是德州达拉斯、休斯敦、奥斯汀等城市,低税收、低物价显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Apartment List公布的公寓租金统计报告显示,尽管过去两年美国通货膨胀严重,全美平均房租飙升了16%,但旧金山湾区的房租水平非但没有飙升,反而低于2020年3月疫情停摆之前的水平。某种意义上来说,硅谷是美国为数不多房租依然低于两年前的地区。

当然,这并不代表硅谷变得宜居了。今年4月,旧金山一居室的平均月租是2900美元,比两年前低了3.3%,南湾Santa Clara郡的房租比两年前低了1.3%。相比之下,佛罗里达迈阿密这样的度假养老地区房租则飙升了34%。

Meta的年轻员工Amy去年申请了远程办公,从硅谷搬到了科罗拉多州丹佛。虽然这意味着降薪,但酷爱滑雪的她对此非常满意。因为生活在硅谷想要滑雪,需要单程开车5小时到太昊湖,还要支付高昂的周末酒店费用,而科罗拉多州则是户外运动的天堂,她几乎每个周末都能在周边玩得不亦乐乎。“回硅谷?那不是我喜欢的生活。虽然来到这里收入少了一点,但我的生活幸福感提升了太多。”

生活工作在别处

尽管谷歌、Meta、Twitter等互联网公司都允许员工申请长期远程办公,但离开硅谷也意味着要接受不同幅度的降薪,因为不同地区的税率不同。这让很多又想生活更舒服,又不想少拿钱的员工有所犹豫。而共享民宿网站Airbnb正是在这一方面以人性化政策脱颖而出,成为员工福利内卷的佼佼者。

就在苹果员工以辞职抗议,要求远程办公权利的时候,Airbnb却宣布允许员工永久远程办公,而且无论在哪里办公,都不需要降薪。Airbnb联合创始人兼CEO切斯基(Brian Chesky)表示,办公室已经成为了“前数字时代的过去式”,“我们所理解的那个办公室已经结束了,现在必须向前看。”

切斯基明确表示,过去两年Airbnb允许员工远程办公,工作效率非但没有降低,反而有所提高。而且允许员工自己选择办公场所,还有助于吸引更多人才。在Airbnb宣布全面远程办公之后,招聘页面点击量就超过了80万。显然,谁都喜欢Airbnb这样的福利,在全球任何角落工作,都可以享受硅谷的薪酬待遇。

但切斯基也承认,办公室存在依然有其意义,这是合作空间。但他认为苹果等公司所推行的每周回去工作三天的混合工作制是不可持续的。Airbnb的选择是让员工每个季度相聚工作一周,以便他们更有目的的进行合作。无论采用怎样的工作制度,提高办公效率和吸引人才加盟才是第一位的。

毕竟Airbnb的服务就是让人“生活在别处”,允许自己员工“工作在别处”也很符合逻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身价超过80亿美元的亿万富翁切斯基自己也在“四海有家”,不断在各个城市“流浪”,体验自家的民宿服务。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