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YY学车突然倒闭,互联网驾校为何近乎“团灭”?

NBS新品略 2022-07-13 08:37

从猪兼强破产,到YY学车倒闭,难道互联网驾校是一个伪命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NBS新品略(ID:nbscaijing),作者:吴文武,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又一家知名互联网驾校突然倒闭!

据南方日报等媒体报道,号称有32个自营场地,用“互联网重新定义驾驶培训的硬核自营实力派”的YY学车已经“跑路”,线下公司已经人去楼空。

目前YY学车在广州的各个分校、教练场已经关门,联系电话停机,官方网站及微信公众号已全部停运,YY学车广州总部已经关门。

报道称,YY学车黄边校区的一名教练在学员群中表示,YY学车因为疫情影响太久,资金链彻底断裂,公司欠场地的钱,也已拖欠教练工资四五个月,场地的员工和教练都是受害者。

学员正在投诉退费,目前投诉群已经达到数百人,每人需要退款的金额在3000元至6000元不等,总额不低于百万元,预计总金额会更高。

值得关注的是,让YY学车名气陡增的是, YY学车在2019年请了偶像明星林志颖代言,很快林志颖代言的YY学车广告遍布广州各区域的地铁站、公交站、公交车、户外广告牌等。

YY学车曾号称要用互联网重新定义驾培,还请了林志颖代言,为何如今资金链断裂,轰然崩塌?YY学车跑路再次引发了人们关注昔日火爆的互联网学车热潮,近几年,互联网驾校为何一家又一家地倒闭?又留给了我们哪些商业启示?

01 昔日风光无限的YY学车

YY学车成立时,正值互联网创业浪潮席卷期,特别是“互联网+”概念催生了许多创业项目,瞄准学车这条赛道的就包括YY学车的郑广埠、郑楠等创始人。

YY学车创始团队大多来自互联网圈,创始人郑广埠从2006年开始就进入驾培行业,联合创始人张克栋来自滴滴打车,也曾在阿里巴巴任职,COO费烨来自人人网,CTO肖洲先后在美团、百度、唯品会均有担任研发工程师职务。

在郑广埠、郑楠等人看来,“互联网+学车”大有可为,2013年在广州成立广州悦悦驾驶培训有限公司,很快研发上线了YY学车软件。

YY学车要用互联网方式重新定义驾驶培训这个深被诟病的传统行业,要用互联网技术手段来提升供需匹配能力,优化整合了本地、外地驾校、教练、名额等资源,去中介化,降低成本,为学员提供专业的学车解决方案。

互联网学车是个新概念,吸引了不少年轻人,特别是互联网行业的年轻人关注和选择,年轻人是YY学车的主要受众群体,发展势头强劲,只用了短短半年时间就实现了盈亏平衡。

截至目前,YY学车共有16个课程,价格从1600元至6280元不等,如果要45天拿证,课程费用为3880元。

不过,YY学车并没有选择纯互联网平台模式,而是选择了“互联网+实体驾校”的模式。

公开资料显示,YY学车拥有42+自营训练场地,自建5大模拟考场场地,拥有500+辆全新教练车和500+金牌教练,自购14辆大巴接送学员。

YY学车在互联网学车浪潮下的巅峰时期,风光无限。

02 资金链断裂、跑路,YY学车经历了什么?

驾校是一项稳固型业务,一直有市场需求,YY学车从2013年成立至今,已有9年之久,为何如今却走到了资金链断裂、人去楼空、学员投诉退费无果的境地?

在NBS新品略看来,YY学车以互联网学车为切入点,试图解决传统学车的痛点,但其商业模式、疯狂的广告营销以及企业经营策略失误等原因,让YY学车走向如今的境地。

第一,重资产运营模式及高投入运营成本。

YY学车并没有采用纯互联网平台整合的轻资产模式,反而选择了互联网平台+实体驾校的模式,走了一条重资产模式的路,重资产模式就意味着需要持续投入前期成本及高运营成本。

重资产模式成本高企,仅场地费一项就需要持续投入很高的成本。据了解,YY学车一个场地的费用每个月的租金低则六七万元,高则每月数十万元,一般每月为15万元左右。

第二,疯狂的广告营销,请明星代言,营销成本太高。

互联网学车浪潮下,每家新成立的学车平台自然会投入大量的广告营销,跑马圈地,快速占领市场,吸引学员关注,打开市场知名度。

YY学车也同样掀起了广告狂轰模式,线上互联网平台广告,线下地铁、公交、户外等场景的广告都会投入巨大的成本,直至此次曝光出YY学车“跑路”前,YY学车的广告宣传及线下招生依然没有停止。

YY学车在2019年还请了人气明星林志颖代言,仅此一项就花了五六千万,据说后来因为代言费太高,YY学车没有续约。

据媒体报道,YY学车总支出的五六成都用在了打广告上,非常高的广告营销成本,如果收入来源不能覆盖,广告效果减弱,无法支持运营资金。

第三,服务质量差,投诉爆表,口碑越来越差。

和所有的互联网学车平台一样,在狂奔发展的过程中,YY学车随着学员增多,在消化学员过程中服务质量差,投诉更是爆表,而且服务口碑越来越差。

从2019年开始,YY学车投诉量明显增加,不好的兆头就这样出现了。

NBS新品略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发现,共显示出与YY学车相关的投诉结果高达2221条,涉及不退费及补考费,未收到考试费,拖延考试费等投诉。

除了上述原因外,近两三年疫情因素也冲击和影响着YY学车。

03 互联网驾校的风云往事

时间线拉回到2012年前后,在中国互联网行业迎来了一波创业浪潮,特别是“互联网+”成为了互联网+N的落地场景。

在这场“互联网+”浪潮下,许多创业者将目光锁定到传统服务行业,流行一个概念叫解决行业痛点,用互联网思维去颠覆传统服务行业,其中就有不少创业者将目光聚焦到了驾驶培训赛道。

互联网驾校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上线APP,在线约课,一对一教练,还有互联网驾打起了人工智能的概念,通过线上线下推广及广告快速火爆起来,掀起了一阵互联网驾校创业风潮。

猪兼强、学个车、YY学车、凸凸学车、派学车等互联网驾校平台都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诞生,传统互联网企业也涉足学车赛道,比如58同城在2015年全资收购驾考平台驾校一点通,推出自营互联网驾校品牌58学车。

学车有了互联网的概念和互联网用户体验,很快掀起了一阵互联网学车热潮,特别吸引了许多年轻人的关注和选择。

互联网驾校平台发展一路狂奔,行业巅峰时期,每家互联网驾校平台的流水都很可观,比如前文所述的YY学车半年时间就实现盈亏平衡,猪兼强在2015年时月销售额达到3500万元。曾有媒体做过测算,猪兼强号称有20万学员,如果按人均5000元的学费来估算,猪兼强的驾驶培训学费收入就高达10亿元。

互联网驾校之所以狂奔发展,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资本的助力,“互联网+学车”概念火起来吸引了资本的入场,知名互联网学车平台纷纷获得投资机构青睐。

比如,猪兼强成立第一年就拿到了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数据显示,猪兼强一共完成了4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广发信德、广东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天弘国富、同创伟业、兴业资管等。

本以为互联网驾校头部品牌经过四五年的发展,应该逐步站稳市场脚跟,可万万没想到,互联网驾校行业很快风向突转,渐渐迎来了一场资金链断裂、跑路、倒闭潮。

2018年9月,凸凸学车发布公告,因为经营不善,多方融资失败等原因导致资金链断裂,宣布平台停止运营。

2019年9月,知名互联网驾校平台猪兼强被爆出资金链出现问题,2020年9月央视财经报道称,猪兼强拖欠3万学员近2亿元学费,截至破产前,猪兼强未消化的学员约为3.34万人,2021年9月猪兼强正式破产。

2019年10月,OK学车“跑路”……时至如今YY学车最终也没能撑住,资金链断裂而坠入深渊。

一场声势浩大的互联网学车热潮戛然而止,最近三四年以来,互联网驾校渐渐消失,听到更多的都是负面消息,曾红极一时的互联网驾校近乎“团灭”。

04 互联网驾校近乎“团灭”的商业启示录

包括猪兼强、YY学车等曾是知名的互联网驾校平台,凭借“互联网+”概念,快速崛起,掀起了一阵互联网学车热潮,后来很快风向突变,资金链断裂,资不抵债,无法经营,跑路……倒闭。

互联网驾校平台近乎“团灭”的故事又留给了我们哪些值得深思之处,留下了哪些商业启示。

在NBS新品略看来,互联网驾校平台一家又一家的倒下,在互联网创业商业模式、企业经营以及互联网服务可持续性等方面三个方面留下了商业启示。

启示一:互联网是工具,改变及赋能产业,要构建出适合的商业模式。

互联网创业者打着“互联网+”概念,研发APP,招兵买马,签约教练,与线下驾校合作,甚至是自建场地,很快给传统的驾校模式带来了较大影响,甚至是倒逼传统驾校改革和触网,起到了积极作用。

互联网是工具,但驾驶培训行业有其特殊性,需要建立在实际的培训场地,需要投入教练师资及相应的资源才能维持服务,互联网驾校的属性本质上是信息中介服务平台,汇聚流量,提供信息服务,最终还是需要线下实体驾驶培训机构来提供服务。

而且驾驶培训行业是一个传统服务行业,有其特殊的行业属性,掌握线下资源及本地资源,互联网驾校只是信息服务者,赋能传统驾培行业,不少互联网驾校的短板在于没有线下实体,但如果建立线下实体就会投入相应的成本,走重资产的模式。

所以,互联网工具能改变一个行业,但很难重塑一个行业,要开创出适合的商业模式,做好赋能者,就已经是一门不错的生意,现如今来看,反倒是提供驾考练题的APP一直是刚需。

启示二:企业经营不能盲目烧钱,过度营销,要保持现金流。

只要一说到互联网模式,就是烧钱,砸广告,跑马圈地,有了流量,有了用户,做大了规模,再加上有资本的注入,就一定能成功,这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的互联网创业思维。

所以包括猪兼强、YY学车等互联网驾校平台,花重金投广告、请明星代言等,甚至将一半的资金进行广告宣传,成本高企,盲目烧钱,过度营销。比如,猪兼强自2014年创立后的4年间,累计投入营销费用超过4亿元,但猪兼强累计融资才2.4亿元左右。

如果不断吸引新学员,就有流水入账,如果热度一过,甚至是遇到疫情等不确定因素,学员数量减少,收入减少,高昂的营销成本和运营成本却不降低,现金流就会紧张,最终断裂,所以现金流是企业的命根,一定要保持现金流。

NBS新品略就认识,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某社区服务平台的老板,在2015年获得B轮融资之后,反而采取了保守经营策略,不为烧钱模式所动,尽管发展速度可能较慢,但还是撑到了最后,后来被某大型企业收购。

启示三:互联网平台的本质是连接,是服务,如果不能服务好客户,最终只能被消费者抛弃。

和所有的互联网平台一样,互联网驾校是一个服务性很强的行业,但是这些互联网驾校平台发展一路狂奔,服务却没有跟上,甚至不少平台服务质量很差,最终只能产生投诉,纠纷,平台服务口碑差,自然就会被消费者抛弃。

这股互联网驾校倒闭潮已经接近尾声,但中国驾培行业未来仍有发展前景,还有几家少数的互联网驾校平台存在,未来如何发展,还有待观察。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