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肉类生产技术,中国第一块细胞培养五花肉问世

2022-09-01
有肉
北京社区社交
一个基于地理位置的实物分享社区
最近融资:|2015-07-01
我要联系
假如细胞培养肉能端上餐桌,你愿意花钱购买吗?

图片

假如细胞培养肉能端上餐桌,你愿意花钱购买吗?

有人难以接受:“真肉又不贵,为什么要买细胞培养肉?我感觉天然的肉会更加健康。”有的人则赞不绝口:“屠宰动物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而且环境问题越来越紧迫,我觉得细胞培养肉将会是未来的趋势。”

而周子未来团队选择从细胞培养猪肉赛道切入创业,也是因为相信细胞培养肉的市场前景。创始人丁世杰说:“传统畜牧业碳排放量大,且肉类品质容易受到动物疫病的影响,细胞培养肉则没有以上弊端,是现有肉类蛋白的良好补充。如果能补充1-10%的肉类市场,那将是300-3000亿的市场规模。”

图片

中国第一块细胞培养五花肉

2021年10月21日,周子未来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高瓴创投、经纬创投等;目前公司共计获得超过7000万元融资。今年6月10日,周子未来发布了中国第一块细胞培养五花肉。除此之外,周子未来还推出了“细胞培养肥肉”“细胞培养瘦肉”“细胞培养猪皮”等产品。

图片

为了推动细胞培养肉的产业化

为了造出这块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周子未来花了两年攻克种种难题,才在实验室里用20天培养出了这块五花肉。

目前周子未来已经掌握了肌脂细胞共培养、低成本无血清培养基、无载体细胞悬浮培养、基于多通道精准控制的培养肉打印等技术,申请了26项专利。相比公司最早的细胞培养肉产品,丁世杰说:“我们的成本下降了约 300 倍,预计明年能把成本降到1000元/kg以内。”

细胞培养肉作为一个前沿科技,距离市场化还有很长一段路,但丁世杰格外坚定地相信细胞培养肉的未来——这种信念感源于他研究细胞培养肉的十年经历。

2012年丁世杰开始加入细胞培养肉研究,成为了著名学者周光宏教授的学生。周光宏教授长期从事动物营养、屠宰、加工的研究,发现传统畜牧业会占用大量的环境资源,而且肉类品质不稳定,屠宰方式也很残忍。为了寻找一种对环境、动物、人类都更友好的肉类生产方式,周光宏教授从2009年启动了细胞培养肉的研究。

图片

周子未来成员在实验室:第一排左一周光宏教授、左二丁世杰博士

后来在周光宏教授的支持下,丁世杰又前往荷兰深造,师从国际培养肉之父Mark Post教授。有一次,丁世杰参加了全球的细胞培养肉科技大会,认识了很多细胞培养肉公司的核心成员,比如荷兰Mosa Meat公司、以色列Aleph Farm等。这时他才发现行业的头部公司已经开始准备建立中试工厂,并协同政府推动审批监管。

“原来国外已经有这么多公司开始推进产业化了,而我们中国还在实验室的摸索阶段,科研产业进度要比国外慢一大截。”丁世杰感慨道。

回国之后,丁世杰希望能够借助商业的力量,来进一步推动细胞培养肉的产业化。“无论是科研还是产业发展,中国人都要掌握核心技术,防止技术被垄断、被‘卡脖子’。”丁世杰认为。

这种想法得到了周光宏教授的肯定。在导师的支持下,2019年,丁世杰成立了南京周子未来食品科技有限公司,周光宏教授担任首席科学家。“我们是国内最早开始研究的团队,也做出了中国第一块细胞培养肉。我相信只要我们团队全力以赴,一定能推动细胞培养肉落地生产。”周光宏表示。

图片

从科研团队转型成创业公司

周子未来创业团队的早期成员都是周光宏教授的学生,因此团队拥有很强的科研基因。丁世杰认为研发是周子未来的生命线,但一个企业不能只有科研,还是要向商业转型。

创立初期,周子未来就拿到了江苏省现代农业的200万研究经费,后来又在江苏省政府的帮助下落户了南京国家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并开始建立自己的实验室。

最初在研究方向上,周子未来瞄准的是种子细胞库、无血清培养基、细胞放大工艺、组织工程和食品化技术这5个方向。后来为了降低产品成本和推动监管审批,周子未来又逐步增加了人工智能、细胞工程、合成生物和检测监管等研发部门。

图片

周子未来入选《麻省理工科技评论》50家聪明公司

对丁世杰来说,创业初期最大的挑战就是思维的转型。过去他只需要专注地做好科研工作就行,但现在他不仅要考虑技术研发,还要考虑人才引进、政策、市场需求等方面。

为了让自己考虑的更全面,丁世杰看了很多企业管理、财务管理的书籍,走访了一些生命科技领域的初创公司,还参加了投资公司组织的创新训练营。而这些方法也帮助他快速提升了自己的商业化框架和思维。

比如刚开始丁世杰搭建团队时,都是自己在网上招聘,结果发现招来的员工并不都能契合企业文化。后来他引进了有资深行业经验的HRD,建立了完善的招聘流程、组织构架和人才激励制度,而且从多渠道招募了大量的硕博人才,才让公司能更好地实现商业化运转。

在带领创业团队的过程中,丁世杰还延续了科研的试错精神,给予了团队更多的包容和耐心。“犯错也是通向成功必不可少的一个积累。”丁世杰希望借此能打造一种团队文化——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大家都能站在一条战线上,形成合力去解决问题。

而在团队成员的眼中,丁世杰是一个以身作则的创业者,因为他每天都激情澎湃地工作,团队从没有见过他“emo”或“摆烂”。一位同事说:“我们正常8点半上班,5点半下班。但丁总每天早上6点多来,晚上10点园区关门前才走。他这种为了事业奋斗的状态,让我们看了也很有激情和热血。”

图片

未来的商业模式

目前,周子未来主攻的方向是猪肉产品,首先会瞄准五花肉、瘦肉和肥肉等产品做产业化发展。

当被问及为何不做其他珍贵肉类时,丁世杰回答道:“猪肉只是一个载体,我们首先要纵向实现一种产品的低成本量产策略,然后再去横向拓展其他细胞类型,用同样的策略复制到其他动物身上。当然,我们只会做可食用肉类。”

而当前更紧迫的问题是——如何才能实现细胞培养肉的低成本量产?丁世杰认为可以从三个方向努力。

一是提纯更高效的种子细胞,并进一步对种子细胞驯化升级。丁世杰举例说:“同样是1百万个种子细胞,原本肌肉干细胞只占20%,经过提纯之后,肌肉细胞占100%,再通过驯化,进一步提高细胞的增殖能力。”

二是持续优化无血清培养基配方,提高细胞的生长效率。周子未来自主研发了无血清培养基,丁世杰认为其成分明确、安全可靠,而且价格优势也十分明显。此外,丁世杰还开展了与培养基供应链上下游的合作,来获得更低成本配制生产的培养基,进一步降低培养肉成本。

图片

周子未来自研的无血清培养基

三是进一步摸索生物反应器放大的工艺条件,包括提高细胞密度、细胞的生长质量等。周子未来目前已经建设了80L生物反应器的放大体系,正在为百升、千升生物反应器扩大积累经验。

由于细胞培养肉在国内是一个全新的产业,所以建设大规模生产线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在国际上也仅有少部分公司建成了中试生产线,丁世杰透露道,今年年底,周子未来将会建成细胞培养肉的小试生产线。

丁世杰说:“从我这十年的研究来看,细胞培养肉的成本已经下降了数百倍,而且未来还会进一步下降。细胞培养肉要实现商业化,成本需要降到100-1000元/kg才能上市,而要真正具备产业优势,最好是降到100元/kg以内,因为市场上猪肉的价格也就在30-40元/kg。”

目前中国还没有完善的细胞培养肉监管政策,但2022年农业农村部发布的《“十四五”全国农业农村科技发展规划》中提到将会发展包含“细胞培养肉”在内的未来食品制造。因此丁世杰乐观地期待着,周子未来的细胞培养肉产品,也许在2024年就能推向中国的消费市场。

丁世杰构想的商业模式是从B端和C端同时进入市场,一方面,将会选择与传统肉类生产企业合作,比如输出细胞培养肉产品,细胞培养肉技术输出、无血清培养基等;另一方面,将面向消费者建立工厂与餐厅结合的试点,让消费者亲眼看到细胞培养肉的生产过程,更放心地享用细胞培养肉。

图片

周子未来最新细胞培养肉产品合集

但一个新事物刚出现时,总是会面对市场上的各种争议。如何才能让消费者逐渐接受细胞培养肉呢?

丁世杰认为最关键的是消费者需要理解一点 :“细胞培养肉虽然在实验室里生产,但遵循的规律和动物肌肉发育一样,都是细胞增殖、分化形成肌肉组织。而动物的养殖会有大量的自身消耗,但如果将能量和物质精确地用于细胞培养肉的生产,相当于减少了很多环节,也会更环保、更有利于动物福利。”

丁世杰还表示,未来培养肉实现工厂的规模化生产后,经过严格的国家监管和检测才会销售给消费者。此外会推出一些定制形态、风味、成分各异的产品,让消费者有更多的选择。

本文作者:潘绮晨,关注新消费、医疗健康、人工智能等,一切采访合作需求欢迎联系,微信:lwx2024,请注明来意。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