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火腿“猛回头”

2022-10-17
不断跨界,一事无成。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斑马消费(ID:banmaxiaofei),作者:沈庹,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时隔近十年,金字火腿终于决定投入重金,打造火腿主业。

公司2010年上市后,火腿业务发展遭遇瓶颈。从2013年起,公司不断跨界,最终一事无成。

2021年10月,公司原实控人施延军让渡金字火腿控制权,“牛散”任奇峰家族接盘。他将如何带领公司重回辉煌?

10亿定增

时隔半年,金字火腿的定增卷土重来。

10月14日,公司披露2022年度定增预案,拟非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2.93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0.5亿元。其中,控股股东任贵龙,以现金认购不低于证监会核准发行数量的10%,不超过50%。

根据预案,本次定增所募资金,将用于年产5万吨肉制品数字智能产业基地建设、金字冷冻食品城有限公司数字智能化立体冷库项目,前者将投入募集资金9.59亿元。

当前,金字火腿的主营业务为火腿,未来,公司将重点打造香肠、腊肉、酱肉、淡咸肉等传统肉制品和火腿 XO 酱、火腿干贝酱、火腿大师酱等即食软包装产品。在公司看来,以上产品消费群体多、食用频次高、市场空间大。

几年前,植物肉的概念刚刚兴起之时,金字火腿就在该产业上有所布局,并在国内率先制定植物肉企业标准,获得植物肉生产许可证。公司将投建植物肉智能生产线,完善公司产业梯队。

根据公司的测算,5万吨肉制品数字智能产业基地达产后,公司年可新增1.4万吨火腿、火腿制品及火锅火腿、培根火腿,1.4万吨定制品牌肉及预制调理肉制品,2万吨特色传统肉制品及即食软包装产品,2000吨植物肉产能。

金字火腿自2010年上市以来,仅在2014年通过定增募集4.9亿元资金,其余时间,公司主要通过银行借款等渠道筹措资金。

2021年10月,公司董事会通过定增预案,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12.41亿元。但因公司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导致不符合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条件,该预案于今年5月终止。

最近几年,公司屡因信披问题受罚:

2017年,公司原控股子公司中钰资本,使用1亿元闲置资金购买基金产品,产生投资亏损32.93万元。公司未对上述风险投资及时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2021年1月,公司决定在5000万元额度内,开展生猪期货套期保值业。当年9月,公司期货账户累计投入7000万元,超过预定额度,且产生超过5500万元亏损。其后,公司收到期货交易员的赔偿款。公司未就上述异常现象,履行法定审议程序和信披义务。

施延军隐退

金字火腿的定增,其实在公司实际控制权变更之时,就已列入计划。

2021年8月,公司原实控人施延军萌生退意,其控制的巴玛合伙企业,拟将持有的金字火腿20.30%股权,以5.00元/股合计9.93亿元,转让给自然人任奇峰。交易完成后,任奇峰将变成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与此同时,公司与任奇峰签署协议,任拟全额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的不超过2.94亿股。上述事项全部完成后,任奇峰持有公司股份将升至38.69%。

据了解,任奇峰是浙江资本圈知名“牛散”,且曾与“泽熙系”公司多有交集。其对二级市场的涉足,最早可追溯至2009年。科力远、斯米克、银亿股份、康强电子、大恒科技、普丽盛等多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都曾现任氏身影。

不仅如此,任奇峰和配偶任颂柳,以及父亲任国良、岳父任贵龙、岳母任彭妃等,名下还有数十家企业,主营电子产品和玩具等出口业务。

在资本市场浸淫十年,任奇峰已不再满足于做一个有钱的散户,一直在寻求控制一家上市公司的机会。

奇怪的是,与施延军签署股权转让合同两个月后,双方解除协议,交易主体变成了任贵龙。外界分析,可能是因为任奇峰香港居民身份,在对上市公司的收购中,存在诸多不便,于是,改由其岳父任贵龙出面。

任贵龙与施延军的交易完成后,任奇峰当选为金字火腿董事长,并成为法定代表人,上市公司实际仍由任奇峰掌控。

虽然,已让渡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但施延军仍不轻松。巴玛合伙企业和施延军,共同承担公司2021年-2023年的业绩承诺,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3亿元和1.7亿元。否则,将就差额部分对任贵龙进行补偿。

2021年,金字火腿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78.86%,仅有2113万元,与当期业绩承诺相去甚远。

错过的十年

浙江金华——中国金华火腿之乡。

1982年,18岁的施延军端起了金华农村供销社的铁饭碗,月薪27.5元。当时,一个朋友花120元,买了4条金华火腿带到深圳,隐隐打动了这个年轻人的心,一个改变自身命运的种子,在他的心中萌芽。

1992年,一股强劲的春风吹拂中国大地,就此,诞生了一大批“92派”企业家。

施延军再也按奈不住心中的冲动,砸掉供销社的铁饭碗,创立金华市火腿公司(金字火腿前身)。经过他和员工的不懈努力和创新,仅仅5年时间,金字火腿就从500多家同行中脱颖而出,成为行业领头羊。

2010年,施延军成功带领金字火腿登陆深交所主板,成为“A股火腿第一股”。

然而,公司上市之后,虽然营收规模有一定增长,但利润总体呈现下滑之势。

怎么办呢?施延军决定在火腿主业之外,给公司寻求更多机会,以增厚业绩。

从2013年起,公司不断伸出资本之手,先后跨界进入稀土、新能源汽车、互联网金融等领域,但对公司业绩并未带来根本性改善。

2016年,公司决定重注医疗行业,以5.93亿元拿下中钰资本51%股权,意图打造火腿和医疗双主业。

事与愿违。首个业绩承诺年度,中钰资本仅实现净利润1281.39万元,还不及2.5亿元承诺利润的零头,禹勃等中钰资本原股东面临巨额赔偿。

2018年7月,禹勃等向公司发函,鉴于未能完成2017年业绩承诺,且中钰资本未来经营业绩具有重大不确定性,因此,要求回购公司所持中钰资本51%股权,交易价格7.37亿元。

单从交易价格来看,对金字火腿还算是一笔划算的买卖。但是,禹勃等回购方,始终无法拿出足够的现金,导致金字火腿超过4.3亿元债权无法按期回收。

最终,巴玛合伙企业于2021年,通过公开拍卖,以3亿元拿下这部分债权,分3年对公司进行偿还。

此时,金字火腿决定重新回归火腿主业,但错过的近十年,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弥补。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