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狐汽车换帅,谁来接任?

2022-11-08
而接下来的换帅上任者,又将会把极狐往什么方向带?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光子出行,作者:吴依涵,编辑:吴先之,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11月7日,北汽蓝谷相关部门确认,北汽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极狐汽车总裁王秋凤因个人原因辞职。

具备汽车媒体背景的王秋凤,于2020年10月21日正式加入北汽新能源,为ARCFOX事业部副总裁,主管极狐品牌营销与传播业务。随后在前事业部总裁于立国转投小米后,全面接管了ARCFOX事业部,任职总裁,掌舵人由技术官转向了营销官。此后,在王秋凤的掌权期间,极狐便在娱乐营销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王秋凤的离职,令外界好奇的是由谁来接手极狐。目前,有消息称,接手的人极有可能是现在的北汽新能源副总裁、极狐汽车执行董事樊京涛。但也有消息称,北汽要用回传统汽车人来掌舵,而这个人便是北理汽车系出身,现任北汽新能源研究院副院长、北汽蓝谷总经理代康伟。不过这些也都是外界的猜想。

科技巨头带不动

极狐是由北汽蓝谷主导,联合戴姆勒、麦格纳、华为打造的品牌。极狐在其第二款车αS使用了华为全栈智能驾驶、座舱方案。在与华为的合作过程中,却迟迟不能实现交付,一再地消耗市场耐心。

2021年,极狐年交付量仅4993辆;2022年前9个月总交付仅0.98万辆。而同样倚靠华为出圈的问界,在2022年三季度月交付量均已过万。这两相对比,差距已十分明显。

其实,在2021年6月极狐还与百度达成合作,打造第五代Robotaxi。2022年10月,极狐汽车向百度Apollo正式交付200台第五代共享无人车Apollo Moon,但是这并不对极狐汽车销量带来实质性帮助。

极狐背靠两大科技巨头也未能借势而上,就连新势力第二梯队都没赶上,一手好牌给硬生生打烂。然而,华为、百度都未能带动的极狐,转头大搞娱乐项目,营销怀旧情怀,不得不说,极狐的路子越走越难。

不务正业的极狐

2021年,北汽新能源在北上广深10余座城市举办了一场沉浸式体验活动:“极狐行动”。该活动用剧情+电影质感,让参与者以角色扮演形式完成试驾。有消息称,此次活动耗费近2000万元。

今年4月、5月,极狐分别独家冠名了崔健、罗大佑演唱会,花费皆超千万;在4月还赞助了北京国安足球队;7月18日,也即是在北汽蓝谷披露定增募资消息后两日,极狐汽车公众号又宣布独家冠名“你要好好的”摇滚演唱会;而在娱乐节目《五十公里桃花坞》上也留下了极狐的身影,此外还请来娱乐明星为其代言。

从财报数据显示来看,过去几年北汽蓝谷的销售费用均超过了10亿元,其中的广告展览费用占比年年攀升。2021年,其销售费用达16.71亿元,同比增长65.83%,其中,在广告展览上就花费了约7.36亿元,同比增长98.92%,占销售费用的44%,这也是销售费用增长的主要原因。而研发费用上,2021年总支出12.08亿,同比增长24.14%。

从数据来看,北汽蓝谷在营销与研发上的投入皆有上升,但是相比较而言,在研发上的重视程度远不及营销。

再看看今年财报数据:前三个季度,北汽蓝谷销售费用达14.66亿元,同比增长43.44%;研发费用为6.27亿元,同比下滑3.77%。

北汽蓝谷2020年至今年第三个季度末,不足三年亏损已超150亿,而在如此亏损的情况下还在大力花钱搞营销的极狐,在市场上的反馈,却不尽如人意。2022年前三季度销量0.98万辆,仅完成年目标销量的25%。

极狐对营销重视远远超过了对产品研发的重视,重心严重偏移,似有些本末倒置的意味了。

有业内人士分析,消费者买车看的是性价比、产品的安全性、质量、配置以及售后服务等实际性的问题。如果企业把这些营销费用拿去研发、升级产品、补贴车价,从客户利益角度出发,或许不至于如此惨淡。

而接下来的换帅上任者,又将会把极狐往什么方向带?是转向研发,深耕技术,还是继续走营销的老路,又或者会开辟一条新路子?眼下,需要有人来力挽狂澜。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