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这一届年轻人,沉迷“捡垃圾”

时代周报 2023-01-17 07:56

旧物里的经济循环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阿力米热,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每年临近春节,家家户户都会进行年前大扫除,也会趁机整理自己的生活,把一些用不着或者闲置的物品扔弃。

而这个时候,不少年轻人会兴致勃勃地在各个犄角旮旯里,参加这场上街“捡垃圾”的都市“寻宝游戏”。

据生态环境部的统计,2019年,196个大、中城市的生活垃圾产生量达至23560.2万吨,处理率达99.7%。由此折算,在这些城市中生活的居民,每天会产生超64万吨生活垃圾。

如今,在环保理念、理性消费等概念的逐渐普及下,这些垃圾被丢弃之后,除了等待焚烧或填埋以外,也有很多垃圾被回收进行二次利用,让回收旧物渐进入人们视野。

一些不再被主人喜欢的木盒、玩偶、沙发椅凳等废弃物,正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看见了利用价值,满怀欣喜地把这些废弃物捡回了家。

他们这种把废弃物品捡回来再利用的行为,叫做“Stooping”(含义可引申为“弯腰拾废品”),最开始由一名纽约博主兴起,是一种“寻找被丢弃在路边、有二次利用价值的物品”,提倡“用拾荒代替购买、让旧物发光”的生活方式。

△武楷斯开的二手旧物店。 图源:受访者提供

通过物品传递的善意和价值观,让这些“上街捡垃圾”的年轻人在大都市中有了新的连接点。

在广州生活的武楷斯,就是其中一员。

旧物里的经济循环

武楷斯是个95后,2012年,他考上了一所位于广州的双一流大学,就读法律专业。大学期间,因为喜欢旅行,去过很多地方,见过许多有趣的事物,也在旅途中与旧物结缘。

“之前对于旧货市场没有一点概念,大概2014年在桂林旅行的时候,当时青旅里有另一个同住的人,很喜欢收集旧物,听说桂林有一个旧货市场,我们就相约一起去找,然后找到了桂林六合路的旧货市场。他买了一本书送给我,我买了一个2010年的酒瓶,花了5毛钱。那是我第一次接触旧货市场,在心里面埋下了一颗种子。”武楷斯说道。

大四去美国旅游时,武楷斯看到了国外旧货市场体系庞杂,触角延伸至城市的许多角落:有最常见的跳蚤市场、二手店、古董店,也有面向经济困难人士的慈善店,还有提供给职业从事旧货捡漏人群交易的仓库售卖、后院售卖。

由此,武楷斯渐渐发现了捡拾旧物其中的乐趣,每次路上需要买补给便会去跳蚤市场,买50美分的广告衫和吃的、用的。他还记得第一次进入美国跳蚤市场的情形,摊位鳞次栉比,一眼望不到边际,丰富的旧货品类更是让他眼花缭乱。

回到广州后,他开始好奇国内旧货流通的情况,便开始对周边地区旧货市场进行探索,寻找类似的集市,通过网上搜寻、问当地的保安、清洁工、出租车司机等人,找到了“天光墟”。

△武楷斯在垃圾堆里捡到的地毯。 图源:受访者提供

武楷斯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到,“天光墟”是广州的民间旧货集市,天黑开张,天亮即散,相当于北方的“鬼市”,通常分为杂物市场、古玩市场和专项市场(比如旧书市场和电子市场),贩卖的物品从古玩器皿到旧衣旧家具,丰富程度惊人。

回想起第一次亲眼看到天光墟时,武楷斯透露,他当时心里好像有一团火燃起来,觉得自己再也离不开那个地方了,愿意一直做下去。在大学毕业后的七年时间里,他把“捡垃圾”当作了职业,每天沉迷于这些旧货市场、拆迁楼,甚至垃圾堆,寻找、收购各类旧物。

这份职业在大多数父母眼里,是有些无法接受的。“他们觉得,你是因为收破烂被关注的,而不是因为发明了某项专利、发表了某篇论文。”但在武楷斯眼里,回收旧物、让旧物永续就是他想要一直做下去的事情,不在乎别人怎么看。

作为一个职业“垃圾猎人”,95后的武楷斯回收旧物、卖二手已有7年,一般来说,武楷斯淘东西有三成是出于商业目的,得考虑怎么卖钱,但另外七成单纯是出于个人喜欢,赚不到钱也没关系。他认为,即使在商品世界里被丢弃、被忽略的物品,也一样具有被人洞察和喜爱的价值。

△武楷斯回收的旧物。 图源:受访者提供

凭借着自己对旧物回收积累的经验,2022年9月,武楷斯开始将捡拾旧物做成一个公益性的平台,发布一些普适性的物件,比如床、桌子、椅子等,开始为有需要的人群提供“捡垃圾”的资讯。

“领养”代替购买

这股捡拾旧物、延续物品价值的热潮,其实最初是从上海吹起,随后延至北京、杭州。

在紧密的格子间完成了一天的工作之后,来自温州的波妞开始了她在上海例行的夜间捡垃圾,范围是她家所在的市中心梧桐区。

波妞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上海街头,经常会出现例衣柜、沙发垫、桌椅、浴缸、床垫等一些被遗弃在街头的物品,自己也曾经在路边捡到过置物篮、整箱的餐盘。

△波妞与路边捡到的沙发合影。图源:受访者提供‍

由于被遗弃在街头的东西很多,大部分都还可以使用,再加上自己和身边的朋友们也不可能完全消化这些旧物。于是,她决定将这些信息分享给其他有需要的人,开设了国内首个Stooping专用社交账号。

说起捡拾旧物,或许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拾荒人”或者“收破烂的”,这种行为似乎与都市白领的工作生活沾不上边。而在波妞眼中,这种行为有资源循环利用的理念在,但对她来说,这种绝对公益的、非盈利的捡拾旧物行为,最大的吸引力还在于省钱。

波妞介绍到,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由于房租高、价格波动也大,年轻人换工作频繁,搬家也很频繁。因此,每一次搬家,可能都会产生闲置。但在二手平台上,常见闲置物品的流转周期并不快,一件物品挂上去,即便免费赠送,也可能很久都不会被有需要的人看到。

因此,她做Stooping专用社交账号的初衷,也是想着可以更高效地帮助年轻人节省一定的生活成本,让旧物得到循环利用。

她所创立的账号,除了发布自己挖掘到的旧物线报外,还接受大家在街头发现或自己的闲置物品投稿,帮忙传递免费认领信息,如果有人正好需要,可以根据地址等信息尽快认领回家。波妞也因此调侃自己是个“捡垃圾博主”。

在她发布的众多信息中,最常见的闲置,是搬家带不走的床、沙发和柜子,也有猫爬架、猫砂盆和漂亮的碗碟。而令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很有年代感的衣柜。

△波妞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三代人使用过的衣柜。 图源:受访者提供

投稿人告诉她,这个衣柜经过了自家三代人的使用,保存得很好,但因要搬去北京生活无法带走,希望能找到一个有缘人接纳它,善待这个对他们一家人来说很宝贵的物品。在信息发布后,这个柜子很快被认领。

随着捡拾旧物被越来越多人关注,但慢慢的,这种纯公益、非盈利的捡拾旧物行为开始出现问题。

波妞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曾经有人来向她投诉,称买了一个人“付邮送”的化妆品,但收到后发现,产品在很多年前就过期了,完全无法使用。面对类似纠纷,她感觉棘手,也很心累。

为此,她制定了一些信息发布的标准,比如,个人闲置转赠请优先考虑二手平台和小区群、不接受未经消毒处理的宠物用品投稿;路边捡拾的旧物请帮忙确认物品是否完好、是否有再利用价值等。

但在波妞看来,出现问题后制定的标准,效果也微乎其微。然而,从另一方面来看,提倡和践行零浪费、物品循环使用的年轻人逐渐多了起来,与Stooping有着类似背景的二手集市、闲置交换等活动信息,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出现。

混迹于弄堂两年,波妞见证了大城市的另一面,市井、温情、仗义。每逢周日,她还会拿上自己收集到的塑料瓶、纸壳等,和大爷们一起去弄堂里卖。虽然卖得钱不多,每次能卖1-2元,但波妞觉得,城市之间的连接,似乎因为“捡垃圾”变得更加紧密。

二手市场现状如何?

事实上,Stooping并不是舶来品,国内二手旧货市场的发展由来已久。

早在唐朝,郑熊撰写的《番禺杂记·鬼市》中就有记载:“海边有鬼市,半夜而合,鸡鸣而散”。如今国内一线城市内留存的旧货市场,大多是那个时候的流变。

据武楷斯介绍,每个城市基本上都有旧货市场,比如成都的送仙桥书摊鬼市,在这个广场里凝聚了西南近代史;在武汉的泰宁街鬼市,江城老大爷们一周一聚,九省通衢,满地遗珠;北京,在东四环外的南楼梓庄有大柳树鬼市,所有喜欢旧物的人都能来这里进行交易。

除此之外,对旧物文化颇有研究的武楷斯还表示,中国的二手旧货市场发展由来已久,算是全世界范围内历史最悠久的,“相较于其它国家而言,书市是中国非常有特色的一个市场,很多地方都专门设置书市,比如成都的送仙桥、广州的光塔路、上海的文庙书市等。但是,由于这类市场的受众年纪普遍偏大,因此不太为互联网所知。”

与中国不同,在武楷斯看来,西方跳蚤市场能发展得如此繁华的一个原因是,当地垃圾处理费用成本非常高,所以他们宁愿便宜点卖出去或者赠送。据他所查阅的一些资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些国家就已经出台了相应的法律法规,比如每户人家每年有多少免税的额度,可以出售自己的二手物品。

△武楷斯开的二手旧物店。 图源:受访者提供

而在国内,随着绿色低碳理念的深入人心,越来越多人正在转变消费方式,交易二手物品的人群呈现明显增多的趋势。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发现,《2021中国闲置二手交易碳减排报告》显示,中国二手闲置物品交易规模从2015年约3000亿元快速提升至2020年破万亿元的市场规模,闲置物品交易范围覆盖了几乎所有消费品品类,预计2025年将达到近3万亿元的市场规模。

而在进行二手闲置物品交易的人群中,《二手经济下的用户行为观察报告》显示,超过八成在18-34岁年龄段,90后以及更年轻的人群成为了二手交易市场的主力军。

从消费能力来看,大部分年轻人仍处于在学校学习,或者刚毕业工作不久的状态,其收入水平无法或难以支撑自身的高消费,选择二手成为了实现他们目标最直接的途径之一。对于卖家而言,选择二手交易将闲置产品转卖出去,物品之间也形成了一种良好的循环。

随着更多年轻群体成为消费主力,未来或许会有更多的人认同二手商品交易的市场价值,并参与到二手交易当中,国内二手市场发展潜力也将更大。

国家在政策方面也给予了一定的支持。2021年7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十四五”循环经济发展规划》(以下简称为《规划》)已将“规范发展二手商品市场”作为推进循环经济发展的重点任务之一。

《规划》明确提出,要规范发展二手商品市场,完善二手商品流通法规,建立完善车辆、家电、手机等二手商品鉴定、评估、分级等标准,规范二手商品流通秩序和交易行为。

此外,《规划》还提出要鼓励“互联网+二手”模式发展,强化互联网交易平台管理责任,加强交易行为监管,为二手商品交易提供标准化、规范化服务,鼓励平台企业引入第三方二手商品专业经营商户,提高二手商品交易效率,推动线下实体二手市场规范建设和运营。

由此看来,二手商品交易让物品得到了高效循环利用,“闲置经济”、“共享经济”正逐渐成为时尚主流的生活方式。闲置物品的循环再利用,使旧物成资源,将浪费变消费,这无疑也在为节能减排、绿色低碳、建设资源节约型社会贡献力量。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