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伺候好“电动爹”,丰田把社长换了

2023-01-30
保持了丰田家族和外姓人士轮流担任社长的传统。

图片

创业邦(ichuangyebang)原创

作者丨潘磊

编辑丨海腰

题图丨丰田官网

“愿意担任丰田汽车社长(类似于CEO)吗?”

去年底,当雷克萨斯负责人佐藤恒治听到丰田章男这句话时,感觉有点慌,以为后者在开玩笑。

但转过年来不到1个月,丰田汽车最高负责人就决定去职社长,转而去做会长(类似于董事长),而接任者正是佐藤恒治。

丰田章男这次退居幕后,也重新开启了这家汽车巨头由丰田家族人士和外姓人士交替担任社长的不成文惯例。这个让外界错愕的人事变动将在4月1日正式生效,丰田章男也将结束自己在全球销量最大车企13年的社长生涯——这是自第五任社长丰田英二以来的最长任期。

值得关注的一点在于,与丰田章男出任社长初期曾经引发的有关职业经理人与丰田家族的互相指责不同,这次的权力交接风平浪静。

现在的情况是,丰田章男作为电动车最为激进的批评者,被认为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丰田在电动车领域准备不足,但丰田内部没有人公开反对这位即将去职的老社长。

这昭示了丰田汽车尽管是一家在东京、名古屋、纽约和伦敦挂牌的全球车企,但丰田家族依然拥有巨大影响力。

投资机构求稳,抱团 “最赚钱车企”

仅从股东结构来看,丰田家族在丰田汽车的存在感不算大。

图片

根据丰田官网上公布的“公司治理报告(截至2022年6月23日)”,在丰田汽车目前的主要股东中,只有一个股东的名字中含有“TOYOTA”的字样,即Toyota Industries Corporation(丰田自动织机公司),以持有8.65%的股份位列第二。

排在第一的是持股13.87%的The Master Trust Bank of Japan, Ltd.(日本信托银行),这是一家从事股票和低风险投资的资产管理类机构。

持有股份第三的是Custody Bank of Japan, Ltd.(日本托管银行),持股6.98%。其他持股5%以下的股东还包括日本生命保险公司、电装株式会社、三井住友保险等,同时还有摩根大通银行、美国道富银行、纽约梅隆银行等外国投资机构。

在这其中,电装最初是丰田的零部件公司,后来实现了独立运营。

从机构角度看,丰田汽车作为日本最有影响力的公司之一,同时也是全球最赚钱车企,在包括险资、银行在内的各大机构投资者的投资组合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是获取稳健回报和对冲风险的标志性资产。

在这种股权分散的背景下,即便是丰田家族成员,要想担任丰田汽车社长一职也绝非易事,而是各方利益平衡的结果。

在丰田章男任内,他显然顺利完成了这个角色,在传统视角下做到了一个世界级车企掌舵人所能做到的一切——除了发自内心的讨厌电动车之外。

图片

丰田汽车股价走势

图源:Wind

回报远逊于福特,市值被特斯拉碾压

对于丰田汽车的长期投资者来说,丰田章男脱离一线或许有些意外,但他带来的回报虽然不能说是最好,但也体现了丰田式的稳健。

在丰田章男接任社长一职之前的2008财年(2008年4月-2009年3月),丰田在全球一共卖出了756.7万台新车,同比2007财年降低了15%。

当时的财务状况也不甚乐观——该财年销售额为20529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4357亿元),同比降幅为21.9%。,营业利润亏损达到了461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22亿元)。

最新的丰田年度财报还未出炉,但是在2021财年,丰田销量超过951万台,销售额达到了31379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6192亿元),营业利润2995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46亿元)。

另外,丰田的全球员工人数也增加了差不多5万人,达到37万人,但丰田在资本市场的回报却逊于大盘和竞争对手。

在丰田章男上台之前的2008年,丰田汽车的股价最低达到了每股55美元一线,如果以去年底超过210美元的高点相比,涨了差不多3倍。

同期道琼斯工业指数从最低的不到8000点,涨到了去年底最高的接近37000点,回报比丰田的表现更好一些。

在竞争对手层面,丰田的回报就有些差强人意了。

图片

福特汽车股价走势

图源:Wind

即便是几乎经历破产的福特汽车,在资本市场的回报也要远高于丰田汽车——2008年时福特的股票只有1美元多,去年底最高达到了接近26美元。

而且在市值方面,丰田也被特斯拉彻底打下去了。

2020年6月,特斯拉的市值超越丰田汽车,正式晋身为全球市值第一车企,并一直维持到现在。目前特斯拉的市值约为5600亿美元,丰田汽车约为2000亿美元。

特斯拉正好代表了以电动车为代表的新势力,这也许正是丰田章男决定交权的因素之一。

图片

丰田章男在一次新员工入职典礼上发表讲话

图源:丰田官网

外姓社长,往往任期不长

在有关权力交接的官方致辞中,丰田章男把自己形容为带领公司从08年金融危机导致的严重赤字、全球规模的产品召回、东日本大地震等各种危机中走出来的人。

“每一天都如履薄冰”。

他还称,面对危机只有两条路,一条是短期收效快的“捷径”,另一条是“回归本质与理想,正视自己初心之路”——他选择的是后者。

事实上,这也是丰田章男刚担任社长时对抗职业经理人的最有力武器。

当时,以丰田章男为代表的丰田家族认为,职业经理人管理丰田汽车期间,通过牺牲质量实现更快的业务增长和更高的利润率。

丰田章男表示,当管理者自负且过于专注利润的时候,“问题就出现了”。

看上去这是在暗示,利润为先的“短视”经营方式导致了质量危机,最终引发接近1000万台车的全球召回。

但前任社长渡边捷昭的阵营认为,丰田章男只是作为裙带关系受益者,为自己担任社长找借口,并刻意制造了一场公关危机。

最终的结果是丰田章男完全稳固了自己的地位,并且以谦卑姿态参加了有关丰田汽车“刹车失灵”事件的听证会,帮助公司度过了危机——尽管后来美国政府确认,丰田的刹车失灵多是人为因素导致,电子系统并无缺陷。

基于此,丰田章男在致辞中表示,在他治下的13年,丰田为“传承”打下了基础。

很显然他希望佐藤恒治也能遵照执行这种“传承”,换句话说就是不要那么急功近利——不过从现实出发,不着急怕是不行了——就像这次丰田章男突然去职社长一样。

佐藤则表示,他对接任社长“既荣幸又惶恐”。

他强调自己首先是一个工程师,热衷于制造汽车(主导开发了混动汽车爆款车型普锐斯和雷克萨斯的首款电动车)。

在“表决心”环节,他称团队的任务是向“移动出行公司”转型,以及加速电动化进程,并贴近地域需求。

表面看上去,这次权力交接显得平稳有序,没有什么互相攻伐、惊涛骇浪,但考虑到丰田面临的转型压力,如何在目前的混动路线和未来的氢能战略之间,找到一条具有丰田特色的纯电动路线,即便是对于技术专家出身的佐藤来说也并不轻松。

毕竟在中国这样的全球最大市场和比亚迪搞电动车合作,对于丰田来说颇有些恍如隔世——比亚迪在差不多20年前“参考”了丰田的一款车,推出后在市场站稳脚跟。

而且佐藤恒治的试错空间也不大,一方面是因为他也53岁了,并不算“年轻”,另一方面就是自丰田成立以来,虽然不乏外姓社长,但任期一般都不会太长,以5年左右居多。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