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丰田家族第三代掌门人离世,全球第一宝座悬了吗?

2023-02-15
一个时代远去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张硕,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2月14日,丰田汽车发布声明:公司荣誉会长丰田章一郎,于本日逝世,终年97岁。

十多天前的1月26日,丰田章一郎之子,执掌丰田汽车14年的丰田章男宣布,他将于4月1日卸任社长一职,不再管理具体事务。

过去十多年里,日本乃至全球汽车业的日子都不怎么好过,丰田的境况更是四面起火,甚至一度失去龙头地位。

如今,它的三代掌门人离世,四代掌门人宣布退休,丰田还是否守得住全球第一的宝座?

2009年6月23日,位于日本爱知县丰田市的丰田汽车总部人声鼎沸,掌声阵阵。当天,54岁的丰田章男,正式出任了丰田的新社长。

丰田章男是丰田汽车创始人丰田喜一郎的长孙、三代掌门人丰田章一郎的长子。成长于战后日本汽车产业喷发的时期。在他出生的1956年,丰田轿车的销量不过一万多辆,到十年后“神车”卡罗拉上市时,丰田轿车的销量已超过24万辆。

整个孩童少年时期,他目睹了家族公司和日本汽车产业的腾飞,那时的丰田章男,全部梦想都是成为一名司机或赛车手。

因为长于汽车世家,很小的时候,丰田章男便经常由父亲丰田章一郎带着开车兜风,家里的院子中,经常能看到崭新锃亮的汽车。这培养了他自幼对汽车的热爱,曾拜丰田首席试车手成濑弘为师,拥有了职业赛车手的资格。

年轻时代的丰田章男爱好丰富,他还曾入选日本曲棍球国家队,代表日本参加亚运会。

这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从日本庆应大学毕业后,1982年又获得了美国巴布森学院MBA学位。按照家族企业的传统,丰田章男先去美国,在一家投行工作了两年后。27岁的丰田章男回国入职丰田,成为一位普通员工。

在丰田章男入职时,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他曾向父亲丰田章一郎表达加入公司的意愿,却被父亲当场拒绝,理由是:“公司里不会有人愿意当你的上司。”

软磨硬泡之后,丰田章男得到了许可,但却有一个附加条件——入职必须从基层员工做起,因此,他和普通求职者一样递交了简历,通过层层面试,才得以进入公司。

入职后,在原本十分讲究论资排辈的公司中,新人丰田章男却受到了不少恭维,甚至领导都对他毕恭毕敬。但在暗地里却是一片质疑声:这个“丰田家的”,究竟有没有本事?

对于丰田章男而言,家族姓氏变成了一种负担。“谁叫人家是社长的儿子”、“不过是因为姓丰田罢了”,这些外人无法理解的“包袱”,久久盘踞在丰田章男心底,长期困扰着他。

因为总被贴上“丰田家儿子”的标签,丰田章男一直都存在一种自我认知危机。因此在加入丰田汽车后,他必须做到比别人更好,才能在“天然”的质疑声中证明自己。

多年后,当丰田章男出任丰田汽车高管时,他回忆道:在丰田汽车的职业生涯里,父亲丰田章一郎没有给他任何建议和帮助。但他心里对父亲没有丝毫的埋怨,反而充满了感激。

因为在父亲丰田章一郎27岁时,祖父丰田喜一郎就已经去世了,他的父亲凭借自己的努力在丰田公司成长,最终接过大权的接力棒。丰田章男明白,其实他的父亲一直在指引他,只是采用了一种不同的方式——做他的榜样。

▲丰田章一郎

2008年,金融海啸席卷全球,全世界许多行业都受到波及。美国三大汽车巨头濒临破产,丰田汽车也出现了成立70多年来首次财务亏损,公司市值从当时的2000亿美元跌掉了一半。

面对前所未有的紧急形势,企业创始人的姓氏就像一面旗帜,具有极强的精神感召力,丰田公司期望借助丰田家族的凝聚力闯过难关。

2009年6月,财务亏损难挽颓势之际,丰田汽车公司在日本爱知县丰田市的公司本部举行董事会会议,正式批准丰田章男升任公司新总裁。

在他担任社长之前,一连三任社长均是外姓人士,丰田章男从一个见习生不断升级打怪,最终凭借2%的持股比例和巨大的无形影响力,帮助丰田家族再次掌控公司。

但还没来得及庆祝这份“荣誉”,丰田章男就要开始做一个抉择,并且关乎公司生死。

在上任后,丰田章男宣布丰田汽车不再将“追求世界第一”作为核心目标。而是将全部精力放在恢复盈利能力方面。在质量与销量的博弈中,丰田章男将丰田头上那顶“夺取全球15%市场份额”的帽子摘下,力图让丰田从追求规模,回到“汽车制造”这个最初的起点。

“越是经营环境严峻时,越要回归创业的原点。”丰田章男给自己定下标准是:“要做离工作前线最近的总裁。”同时,丰田章男还重点关注削减成本,在丰田重新倡导节俭的企业文化。

多年后,在回忆起接任岁月时,丰田章男只说了一句话:

“生在丰田家是我自己无法选择的。但走到这一步,我就要背负起这个家族的使命”。

2009年8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辆雷克萨斯ES350突然失控撞向墙壁,车中一家四口全部身亡。事故的原因是脚垫卡住了油门踏板,导致踏板无法回位。

之后,相继发生了丰田汽车不受控制地加速、油门踏板难以回弹、刹车失灵等问题。丰田汽车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彼时,距离丰田章男就任社长刚刚过去半年。

为此,丰田章男不得不出席美国国会的听证会。2010年2月20日,丰田章男乘坐公司的商务飞机前往美国。

到达美国后,他和北美丰田总裁稻叶、美国丰田汽车销售总裁詹姆斯·兰茨以及律师一起做听证会的事前准备。

此时的华盛顿郊外正值隆冬,他们聚到一个房间中,从早到晚研究资料。桌子上堆着可能出现的问题,以及听取律师细致建议后想出的回答和其他各种资料。

所有人都小心观察着丰田章男的脸色,就连平常开朗的稻叶也在极度的紧张氛围中脸色发青,表情凝重。丰田章男自己也能感受到周围人的提心吊胆与小心翼翼,但作为领导者,他必须强装镇静,以确保所有人在听证会之前都保持正常。

2月24日,决定命运的一天终于到来。丰田章男站上证词台后,面对近百台照相机开口说道:

“我比任何人都要更爱汽车,也比任何人都要更爱丰田。”他语速缓慢,一字一句地致歉,“我以丰田的传统和骄傲起誓,我们绝不会逃避问题、忽视问题。我们将不断改善,为大家提供更好的商品。这也是创业以来我们一直重视的基本价值观。”

对于本次召回问题的原因,他反省称:丰田在过去几年里迅速扩大了业务内容,但成长速度过快了。

听证会是在日本时间早上4点左右开始的,总共持续了大约3小时20分钟。虽然天还没亮,但是高管们陆续聚集在东京和丰田总部观看现场直播。丰田章男的父亲丰田章一郎也出现在丰田总部。他系着领带,穿着正装,仔细听了丰田章男的回答。

在听证会结束后,丰田章一郎告诉丰田章男:“看上去你像是在代表丰田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向大家道歉。”

在此之后,丰田章男又飞到中国,就相关问题数次向消费者鞠躬道歉。因此也有了“道歉社长”的称号。

▲丰田汽车大规模召回,丰田章男来华道歉

一年后,2011年2月,丰田章男在位于丰田市郊外的旧宅庭院中,种下了一棵小樱树,告诫自己不要忘记危机事件。召开听证会的2月24日被定为“丰田再启程之日”,每年这个日子,丰田公司都会在各个工作场所,召开专门会议。

在经历了金融危机及大规模召回后,丰田章男再次面临巨大考验。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太平洋海域突发9.0级大地震并引发海啸,灾难直接影响汽车供应链断裂,丰田汽车生产一度陷入停滞。

2011年7月,地震发生四个月后,丰田汽车宣布将关东汽车厂、中央汽车公司和丰田汽车东北公司合并为一个新的实体——东日本丰田汽车公司(TMEJ)。其中,东富士工厂就是由关东汽车厂独自建设,并在1000名总部和工厂精英骨干支持下实现运营,以应对这场灾难带来的阵痛。

与此同时,丰田章男开始从这场灾难中思考另一个问题,如何帮助日本东北地区恢复和重建基础设施。而这,就是日本著名的“丰田智慧城市”(Woven City)计划的雏形。

多年以后,丰田章男针对这一计划信心勃勃:“从头兴建城市,将是研发未来技术的一个绝佳的机会。”

此后,泰国洪水、日元升值、环境规制、贸易自由协定延迟等诸多考验纷至沓来......丰田章男在救火的同时,无奈地将自己形容为“问题清理工。”

他曾表示,“我职场生涯的三分之一时间,都在处理棘手问题”。

对于解决问题的能力,在片山修所著《丰田章男》一书中,作者认为丰田章男巧妙地运用总裁和赛车手这两个身份,互相配合补充,在临危受命而来的总裁位上逐渐游刃有余。

在片山修看来,在背负着决定大企业前进方向的重压之下,丰田章男正是以这样的有韧性的赛车手心绪来维持精神上的平衡,两个角色已经浑然一体了。

在成功度过了数次生存危机后,丰田章男社长之位逐渐稳固,并赢得了更多的信任和期待。

“认识丰田章男,就是认识丰田,他的生活方式与思维模式,对于无法预测未来的管理者、商人,以及为自己的前途感到烦恼的年轻人来说,都具有极大的参考价值。”片山修在书中说道。

“百忍千锻事遂全”,这是丰田章男祖父丰田喜一郎故居中挂着的一幅字,这种精神在丰田章男身上很好的传承了下来。在很多人眼中,丰田章男身上最重要的特质就是“坚韧”。

经历数次考验之后,丰田汽车出现了逐渐复苏的迹象。在日本,第三代普锐斯一经上市便供不应求;在遭受重创的北美市场,丰田也开始对原来生产大排量车型的生产线进行调整;与此同时,他开启了丰田和铃木及马自达的合作,更具前瞻性地与松下组建了车载电池合资公司。

对于中国市场,丰田章男意识到,未来的这里或许会成为丰田继北美市场之后的又一单一大市场。他提出了“中国最重要”的口号。自此,丰田章男开始不遗余力将精力放在中国市场,尽力去制造“符合中国人”需求的丰田汽车。

在重组改革、持续提升丰田市场竞争力、押注中国市场、推动TNGA架构等一系列极具前瞻性的战略调整之后,2014年3月底,丰田集团的全球销量在汽车历史上首次突破1000万辆大关,成为全球首个年度破千万辆的车企。而丰田章男“押注中国”的眼光得到了市场的印证。

也正是在这一年,中国市场首次贡献百万销量。

2020年,丰田时隔五年再次超越大众,重回全球销量第一宝座。丰田章男带领下的丰田汽车,在销售收入、营业额、市值等核心指标上均达到历史新高。

在最近出炉的2022年全球车企销量排行榜上,丰田汽车以1048万辆蝉联销量第一。

疫情期间,日本本土汽车业受到严重冲击,丰田章男为提振日本经济士气表态,全球金融危机时刻的丰田已成为历史,丰田不会重蹈覆辙,丰田“挺得住”。当时他立下志愿:“要造出更好的汽车,而不是将产量和利润放在第一位”,“要拿出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守住日本的制造业”。

比亚迪董事长兼总裁王传福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心中最敬佩丰田。在他看来,丰田汽车成为全球汽车销量霸主,与其工艺、设计企业经营理念密不可分,值得汽车人学习。

2019年4月,丰田章男第一次在日本以外高校发表演讲,他将地点选在了清华大学。

坐了地铁,骑了共享单车,丰田章男来到了清华园,通过幽默、深入浅出的演讲,身体力行地向人们展示着丰田年轻化的转型与迈向未来的决心。

就在演讲前一天,他还以“赛车手”身份自驾车在清华校园进行了一次漂移表演,不断学习新事物的他,甚至还跟大学生分享了对电影《流浪地球》和淘宝造物节的感受。

丰田章男曾毫不避讳的说:“也许你听过这样的说法,叫做‘富不过三代’。我的一生中,这句话不停地在我耳边出现。但我有决心证明这是错的。”

“汽车行业的变化速度之快,远超任何人的预期,如果我们对现状感到满意,那么丰田的发展就要停摆了。如今我是公司的负责人,但是我更觉得自己像一位绝地武士。”

这句话,是丰田章男对行业的总结,也是对自己岗位的总结。

在丰田做职员期间,丰田章男曾将瀑布修行这一行为持续了10年之久。

据报道,丰田章男曾频繁前往长野县的新泷瀑布,去感受三十米高的瀑布冲击而下淋在身上的感觉。他说:“进入瀑布时,不能反抗,也不能怀着恐惧之心。若是低下头,水流就会猛烈鞭打你。必须要从正面跃入,与瀑布融为一体。”

这一理念也影响他执掌丰田后的日子:不随波逐流,清楚自己的优势和位置。

不过,这个想法,却在今天成为了丰田的拖累。

在燃油车的岁月里,丰田家族统治了整个时代,但这个时代,却正在离世界远去。

面对近几年全球汽车电动化势不可挡的浪潮,丰田章男的表现,并没有展现出他过去的果断与机敏。

2020年底,丰田章男猛烈炮轰电动车,称其不仅不环保,还会导致电力系统瘫痪。一时间,丰田成为电动车的“头号公敌”。

当整个行业都在推进电动化的时候,全球销量第一的丰田,却三番五次唱起了反调。

2020年12月,丰田章男以日本汽车工业协会会长的身份,参加了一场新闻发布会。会上,丰田章男对日本政府的“禁燃”计划表达了强烈不满。

当时的背景是,日本政府正考虑在2035年左右禁止纯燃油车销售。同一时期,东京政府也宣布,计划到2030年不再销售纯燃油车。

丰田章男认为,日本是依靠煤炭发电的国家,电动车有可能增加碳排放量,电池的回收处理也会污染环境。而且,大面积推广电动车,可能会使日本的电力系统瘫痪。

对于丰田章男的言论,大部分人认为,其是“打着环保的幌子,保护日本的汽车产业。”但客观而言,丰田章男所提到的那些问题是真实存在的,这顶帽子,很难扣在他的头上。

2021年5月,日本政府正式决定执行上述政策,丰田章男再次提出反对意见,表示“这项政策将使日本汽车产业失去优势,会让日本失去550万个工作岗位和800万台汽车产量。”

这样的态度,引发了丰田股东们的不满。其中,规模达200亿美元的丹麦养老基金表示“这损害了丰田的品牌价值和股东利益,如果其态度依然没有变化,我们将考虑出售所持有的丰田汽车股份。”

半年后,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2021年12月,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丰田一口气发布了15款全新纯电动车型,包含丰田和雷克萨斯两大品牌,以及不同级别的轿车、跑车、SUV、皮卡,几乎完整地呈现出了丰田的电动化蓝图。

但蹊跷的是,丰田在当时并没有公布这些车型的参数信息,包括车身尺寸、动力、续航等数据均无处可查。

也就是说,它们很有可能是丰田为了稳住投资者和外界信心,而匆忙赶工做出来的半成品。至于其转型的决心到底有多大,恐怕只有丰田章男自己清楚。

这一切都表明,丰田汽车将要巩固世界霸主的地位,靠现有的模式很难实现。大刀阔斧的改革,才是继续保持领先的前提。

这种改革,甚至包括丰田章男本人。

“我是老一代造车人,有局限性。我认为有必要在新的时代引退。”

在2023年伊始的退任发布会上,丰田章男的自述触动了很多人,他提到,在这个更迭的时代,丰田汽车公司的社长,需要具备“年轻、能量和力量”的人。

在很多人看来,这是及时让路给年轻人的一种智慧。

多年来,丰田章男不止一次在公共场合,回忆过自己曾祖父的一句话:

“打开窗户吧,外面的世界无限广阔。”

如今,丰田的第三代掌门人丰田章一郎离世,四代掌门人丰田章男宣布退休,丰田的龙头地位,也正在面对特斯拉、比亚迪等一系列后起之秀的反复挑战。

▲从左至右:丰田章男(即将退休)、佐藤恒治(新会长)、内山田竹志(旧会长)

在燃油车时代称霸世界的丰田,在电动车时代往哪里走?它还能称霸多久?这些问题,像是一记记钟声,敲响在丰田这家百年企业的耳边。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