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获融资,但彩瞳赛道捧不出“完美日记”?

2023-02-19
国产彩瞳赛道被唤醒?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锌刻度(ID:znkedu),作者:黎炫岐,编辑:李觐麟,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沉寂许久的国产彩瞳赛道,终于再度传来融资消息。

近日,国产彩瞳品牌4iNLOOK的母公司美目美佳宣布完成国药中金超亿元战略投资。本轮融资将用于公司供应链的投入和品牌建设,同时引进更多尖端人才,完善技术底层创新和新产品研发,对标海外龙头企业构筑更专业的近视防控产品和服务体系。

近年来,随颜值经济之势,隐形眼镜尤其是彩瞳,于年轻人的意义也几经更迭,早已跳出“眼镜”这一单一的功能性质,而是成为妆容的一部分。国产彩瞳品牌则在近几年迅速成为新消费赛道的“宠儿”,从2020年到2021年,包括4iNLOOK、COFANCY、Moody和可啦啦等彩瞳品牌都先后多次获资本青睐。然而,2022年,几家头部品牌却似乎被资本市场遗忘了。

如今再出亿元融资,被唤醒的国产彩瞳赛道,还能跑出彩瞳界的“完美日记”吗?

消声已久,谁等来了好消息

距离上一次国产彩瞳品牌获得亿元级融资,已有一年有余。

自2021年11月,彩瞳品牌Moody母公司“未目(上海)科技有限公司”完成超10亿人民币C轮融资后,几家头部品牌似乎都在2022年被资本市场“遗忘”了。

据界面新闻报道,2022年曾引发关注的彩瞳行业融资是专攻产业链的大仕城光学,但融资金额只有千万元。除此之外,国风系彩瞳品牌NORVEY虽也曾在2022年获得天使轮融资,融资金额也停留在千万级。

而Moody、4iNLOOK和可拉拉距离获得上一轮融资均已超过1年,COFANCY则已经在资本市场沉寂两年。

显然,整条赛道都渴望等来一个好消息,而4iNLOOK则终于打响了“开门红”。

4iNLOOK融资情况 图片来源:企查查

据企查查,4iNLOOK母公司上海美目美佳科技有限公司原名为上海视互力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而4iNLOOK作为美目美佳最主要的品牌,上一轮融资消息为2021年2月完成B+轮融资。除了4iNLOOK之外,POPMAGIC(流行魔法)、HYPERSIZE(大美目)、HALO(光环)、RICHANGLE等品牌也都是该公司旗下品牌。

事实上,在资本市场噤声前,国产彩瞳赛道混战已久。

2020年前后,一些国产彩瞳品牌开始“出圈”。

一方面,不少国产彩瞳品牌开始以门店的形式走进商场,并迅速扩张。哪怕你从未走进过一家彩瞳门店,也大概率曾路过摆满彩色眼珠的柜台。其中,当前4iNLOOK在全国开设有300家门店。

另一方面,线上则更加火热。其中,moody于2020年1月正式上线天猫旗舰店,“双十一”期间,在仅有4个SPU(标准化产品单位)的情况下,达成了单月近4000 万元的销售额,上线第一年GMV即突破2亿元;而4iNLOOK在2020年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时也曾表示,公司的线上销售量一直保持增长态势,复购率甚至达到50%以上。

而这背后,少不了资本的助力。

在新消费被认为走下坡路的2021年,美妆领域共有33起融资事件,融资约60亿元,彩瞳就占了20亿。其中,2021年2月,Moody连续完成总值约3.8亿元人民币B轮和B+轮融资;3月,4iNLOOK完成1亿B+轮融资;可啦啦则连续完成总计超4亿元B轮及B+轮融资。

所以,与2022年资本市场的惨淡表现对比,就不难理解,4iNLOOK此次再获融资的消息为何值得一提。

资本熄火,监管加强,营销仍疯狂

资本的热情的减退,仅仅是国产彩瞳品牌需要面对的挑战之一。

更重要的是,国家药监局也加强了对彩瞳行业的监管。自2022年9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为期3个月的规范装饰性彩色隐形眼镜生产经营行为专项行动。

据发布的整治行动通知,对于网络销售,药品监管部门应当重点检查医疗器械网络交易服务第三方平台是否严格履行资质信息审核、商品信息监测、违规行为处置的法定义务,网络销售企业是否按要求展示生产经营许可证及产品注册证,在网上发布的相关信息是否与经注册的内容保持一致等。

而锌刻度留意到,此次拿下融资的4iNLOOK此前便有多项监管风险。据企查查公开的工商信息,2021年11月,4iNLOOK的母公司曾被上海市虹口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

上海市虹口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

上海市虹口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21年10月13日,我局执法人员前往上海美目美佳科技有限公司位于上海市虹口区瑞虹路 181 号地下 1 层 LG-18 室的经营场所进行检查。该店主要售卖隐形眼镜,其店堂内悬挂的隐形眼镜“早安系列”广告,有“高分子材料 更薄、更透、更锁色 高分子内覆膜工艺”表述。隐形眼镜属于医疗器械。未在该广告内发现医疗器械广告批准文号,以及“请仔细阅读产品说明书或者在医务人员的指导下购买和使用”的内容。现场当事人亦无法提供该份隐形眼镜广告的医疗器械广告审查批准文号。”

而在更早些时候,该公司还曾因违法生产软性亲水接触镜,将从门店回收包装破损软性亲水接触镜翻新成新包装的软性亲水接触镜而被罚款995502.5元。

此外,在黑猫投诉等投诉平台,moody、博士伦、可啦啦等品牌也多次被消费指出存在质量问题。

不过,当资本退潮,监管加强,各大彩瞳品牌却仍在疯狂营销。

以moody为例,其仍然在不断发力“眼部情绪小剧场”,在推出了少女白日梦、甜心贩卖机等系列后,在2022年又推出了奶茶系列等全新系列;跨界营销则是另一主要方向,moody与动漫IP LINE FRIENDS、超写实数字人IP AYAYI、潮牌SMFK、潮玩IP RICO等都曾推出过联名产品,还于2022年9 月 宣布与星创视界联名开启彩瞳情绪空间站,并入驻星创视界旗下宝岛眼镜门店;此外,还曾在2022年邀请Yamy郭颖、姜思达等嘉宾拍摄了首支品牌态度片……

而在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和抖音等短视频平台,无论是搜索moody还是4iNLOOK等国产彩瞳品牌,也都能看到大量的“种草帖”和推广。4iNLOOK创始人陈裕也曾在2021年接受36kr采访时坦言,“当下红人、达人、KOL对品牌私域流量肯定是最有效、最快速触达的方式。”

“其实很多彩瞳都万变不离其宗,要想真的在设计上作出创新还是很难的,但是每家品牌可以玩不同的宣传概念,取各种比较有吸引力的名字。对于Z世代而言,这一套也蛮有效的。”一家彩瞳产品的代理商告诉锌刻度,“比如说什么纯正玻璃瞳、天生浅瞳、眼里有星空、泪光狗狗眼,都是近几年来比较热门的宣传点。”

“此外,每当明星或者博主的某款彩瞳得到了广泛关注,各大国产彩瞳品牌也往往会立即打出‘同款产品’借势高频营销。”上述代理商称。

眼珠上的生意,供应链是痛点

大浪淘沙后,目前我国彩瞳市场上的品牌主要可分三类:以强生、海昌、安视优、博士伦等主导的传统品牌;moody、可糖、可啦啦等新锐彩瞳品牌以及完美日记旗下“星月”之类的跨界品牌;彩瞳的渠道流通商及渠道品牌,如4inlook、百秀、视客等彩瞳集合品牌。

除了垂直玩家,美妆玩家也开始切入赛道。Colorkey、橘朵、稚优泉、VNK等玩家虽还未有自研产品,但已经开始与美瞳品牌展开了联动。

而摆在这些玩家面前的“蛋糕”的确诱人——Mob研究院预测,2025年,中国彩瞳行业市场规模可达500亿元,有望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市场。

这也就不难想象,为何不断有声音期待这条赛道跑出下一个“完美日记”。

但是在国外彩瞳品牌和国内许多小工厂推出的仿牌不断涌现的当下,国产彩瞳品牌想要实现品牌渗透率仍然道阻且长。

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彩瞳可复制性太强,市场竞争趋于同质化。

“现在市面上的彩瞳品牌太多太杂了,宣传包装也很同质化,甚至连品牌名字都很相似,国内的彩瞳品牌无论是杂牌还是新兴品牌基本上也是学着日韩彩瞳品牌的取名方式,以英文为主,所以辨识度真的很低。”00后赵欣芸是“眼珠子大户”,拉开她梳妆台下的小抽屉,满满一抽屉都是不同的“彩瞳”,“因为我更喜欢日抛彩瞳,所以一次性会囤下很多,尤其是遇到比较火的款式或者我喜欢的明星同款,我一般会一次性购入半年的量。”

而她告诉锌刻度, “现在不管是瞳代朋友圈里成千上百种品牌,还是什么大品牌旗下的副牌,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我其实并没有刻意关注某一个品牌,而是更多选一下款式和材质之类的。”

事实上,正如赵欣芸所说,材质正成为消费者筛选彩瞳的重要标准。在小红书等平台,就有不少博主对各大品牌的透氧量、含水量等做出对比评测。

图片来源:小红书@lizzie笠子

而材质则和供应链紧密相关。据《独具慧眼,2022新生代隐形眼镜消费指南蓝皮书》,高达3/4的调研对象都会倾向于购买拥有自有工厂及生产研发能力的品牌,他们对拥有自有工厂品牌的认知,也与选择购买的品牌高度一致。

然而,目前市场上的大部分彩瞳代工厂商都位于韩国和中国台湾。据“20社”此前报道,其中中国台湾地区的彩瞳生产量占全世界将近一半,而大陆还没有超过10条彩瞳自动生产线的代工厂出现。

而锌刻度搜索多国内的彩瞳品牌后发现,目前国内彩瞳大多出自甘肃康视达科技集团、吉林瑞尔康隐形眼镜有限公司和中国台湾晶硕光学。换句话说,很多不同品牌、不同包装的彩瞳实际上都出自同一家工厂。

值得一提的是,国产彩瞳品牌近年来也意识到了供应链的重要性,无论是4iNLOOK 还是NORVEY,都在获得融资后表示将用于公司供应链的投入。而MOODY,则似乎有意向斥巨资自己建设生产基地。

moody创始人慈然之前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及,“未来美瞳的竞争核心一定在供应链上。”

那么,在彩瞳赛道经历资本热推到遇冷这三年间,玩家们到底有没有好好修炼内功,或许很快我们就能知道答案。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