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中东开公会,土豪打赏40万美金

2023-03-18
合伙人
上海社区社交
一个专注于服务创业者的垂直社交应用
最近融资:天使轮|数百万人民币|2013-12-31
我要联系

当中国商家们忙着在东南亚经营TikTok小店时,在中东地区,一批TikTok直播公会正埋头掘金。

人口约为5亿的中东地区,用户确实“土豪”,点点数据统计称,TikTok在2022年营收(不包括广告和电商)Top5市场中有两个都是中东国家(沙特、阿联酋),沙特和阿联酋的单月直播营收可达1亿美金。

2021年5月,迪拜商工会与TikTok签署协议,设立并启动迪拜商工会-TikTok学院,提供为期四周的教育计划,培训1000家中小企业在TikTok上创作内容发展业务。随后在9月,字节跳动号召国内直播公会进入中东市场,加速发展当地直播生态。

彼时,中东本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直播公会、MCN,甚至没有“主播”这个职业。而今,已有数百家公会在中东市场竞争。李毓峰创办的Superstar就是最早加入并且存活至今的中国公会。

中东一向比较保守,但是这个地方对网红的热情并未受影响。Superstar他们帮助一个网红在8个月内,粉丝从4000个增长到130多万。旗下头部主播一个月收到的打赏有40多万美金,平均每天2万美金。

品牌工厂与Superstar的交流过程中,李毓峰讲述了自己在中东地区做公会的创业历程。他透露,目前在中东直播和短视频代运营已经开始形成商业模式,大量阿拉伯本土咖啡、服装品牌会主动找过来合作。

“阿拉伯人也讲圈子,外国人很难融入”

品牌工厂:是什么契机想要在中东创业做公会的?

李毓峰:我毕业于美国匹兹堡大学,双修的是金融跟电影,毕业之后我在凤凰卫视实习过一段时间,之后就来给家里的传统外贸生意帮忙了。2019年我来到迪拜做沉香生意,这个生意很特殊,受众群体都是阿拉伯本地人。当时生意做的还不错,正好遇上疫情就没有回国了。2021年的时候字节邀请中国公会出海到中东地区来,想要刺激一下海外生态,正好我有朋友拉着说一起试试,就得到了这个消息。那个时候赶上疫情,国内很多公会都出不了海,所以我就抱着玩一玩的心态想着跟朋友一起试一下。

品牌工厂:你们可以说是在中东落地的第一家中国人的公会?现在有多少个签约主播?

李毓峰:不敢说百分百,但我们可以说是第一家做出比较有规模的直播基地的。我们当时选择在迪拜落地第一个直播基地,有14个直播间,后来在土耳其也开了直播基地,今年要在中东再扩一个百人直播间,正在装修。现在签约主播系统里面应该有4000多个主播。

品牌工厂: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在迪拜做第一个直播基地?

李毓峰:迪拜是阿联酋国家,可以说是整个海湾地区经济最发达、最开放的城市之一。我们说的开放,不只是说在生活方式层面,更多的是说政策层面的开放,比如你可以在迪拜以比较低的成本去注册公司,并且迪拜比较支持外来者来这边创业。

品牌工厂:您在最初做贸易的时候就和很多阿拉伯人有接触,在和本地人交流的时候,觉得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李毓峰:很多人会觉得中东人好像人傻钱多,其实不是,他们非常聪明,特别是做生意上面。而且他们很讲究圈子,阿拉伯人的圈子,外国人是很难打进去的,因为你不是阿拉伯人,你不是他们家族的,即便你可以讲他们的语言,能很好的沟通,能成为好朋友,但是你永远不可能像他们家人一样。

品牌工厂:中国人很难融入到本地人的圈子,那你们会找本地合伙人吗?

李毓峰:没有本地合伙人,但我们的管理层有很多本地人,主要做主播的管理、维护和培训。我们的员工都是阿拉伯本地人,公司里除了我可能就一两个中国人,更多的还是通过阿拉伯员工让他们去沟通,这个会比较好。

品牌工厂:你们是怎么发掘签约主播的?他们在全职做主播之前都从事什么职业?

李毓峰:各行各业都有,像我们签约的有在政府上班的,之前做警察,有模特,有歌手。只要他有才华,想做网红,我们联系他或者他主动联系我们的都有。我们有一个比较繁琐的面试过程,其中一个环节是一定要让他试播一下,看一看观众的反应怎么样。主要的衡量依据是这个人的反应速度、跟观众的互动能力,是不是精力充沛,才艺怎么样,唱歌好不好听,是很综合很主观的评判。

品牌工厂:你们公司大部分主播是什么年龄、什么性别的?

李毓峰:男男女女都有,我们的签约主播年龄有20多岁的,也有30多岁的,甚至还有一些40多岁的,但还是年轻的比较多。TikTok娱乐直播和抖音的底层逻辑是一样的,大家的偏好也是差不多的。

“他们不把在公会上班当工作,首先要扭转观念”

品牌工厂:最开始做公会的时候,遇到了哪些问题?

李毓峰:感触很深的就是中东人也拍视频、做直播,但是他们不把这个当成一个职业,这是最大的一个区别。

比如说迪拜本地人在政府部门上班,下午两三点就下班了,下班之后朋友喝咖啡,一起拍一个短视频,搞搞怪跳跳舞唱唱歌,开一下直播,也不在乎直播的环境有没有好的背景、周边安不安静、灯光充不充足。他们纯粹以一种业余爱好娱乐的形式去做这个事情,这是最大的区别。

另外在阿拉伯人的传统观念里,不会把在公会上班当做一种工作。我们当时有招过一个形象很好的模特,但一个月之后,就心里面一直拿不定主意,后面就走了。

所以我们当时在迪拜孵化网红的时候,首先要扭转他们的观念,这些网红来了之后,我们要劝他辞掉之前的工作,全职的来做这个事情。从别的国家来迪拜的,我们不仅要给他发工资,还会给他提供住宿,让他有时间拍视频、做直播,这个是我们做的很多的一件事。

我们还要不断和他们沟通,给他们鼓励,告诉他们其实这是一个professional的事情,你未来可以直播、可以带货、可以电商合作,是很有发展前景的。

品牌工厂:除了要引导主播转变观念,还有什么困难?

李毓峰:怎么把人家作为业余爱好的事情,引导他们改成职业是最大的困难。第二个困难比较细节,就是TikTok上面可以说没有实名制,网红就可以无限的开小号。

比如国内的抖音网红,如果要去开一个小号,很容易就被发现,但在中东不是的,今天可以开1个,明天可以开10个,只要有邮箱号跟手机号就可以无限的开。这个情况会导致什么?我们跟主播签约后,可能哪一天有人给他更好的待遇,或者说他因为什么事情不开心了,他完全有条件去另外开一个小号,那会导致我们之前做的所有工作都浪费了,这个是我们实实在在遇到过很多次的风险。

品牌工厂:那这个问题有解决方法吗?

李毓峰:暂时无解,哪怕我们有签约,但他的脱离成本比国内低得多。

品牌工厂:但是国内有很多案例,就是主播和之前的公会解约之后,新号的流量是没有原来那么大的。

李毓峰:几乎都是这样子,流量会差很多,但这也是一个过程,需要让他们去了解。有很多主播脱离了我们之后,他的成绩其实是很差的,因为没有专业团队帮助他,他们没有经历过这个行业,现在仍然处于初期,他不会看的那么远,也看不到那么远,他不知道原来粉丝会流失。

“中东人不睡觉,我们从晚上9点直播到凌晨6点”

品牌工厂:在中东直播的最佳时段大概是什么时候?

李毓峰:我们自己的主播一周播6天,有1天休息,基本上都是午夜场,就是晚上9点过后,一直播到凌晨6点,因为午夜场的流量比较高,阿拉伯人的生活习惯和中国人很不一样,他们晚上到两三点才睡觉。我当时做贸易的时候,经常阿拉伯客户凌晨一两点给我打电话,要来公司看点东西,我们也赶过去,搞完都三四点了。

品牌工厂:阿拉伯人的生活节奏是什么样的?

李毓峰:比如在政府部门的,八九点上班,下午两三点钟下班。工作时间比较短,下了班之后,就去和朋友聚会,顺带做点小买卖,他们对赚钱还是很有欲望的。然后就一直到夜里3点多才睡觉,我们老开玩笑说阿拉伯人不睡觉一直醒着,这边凌晨三四点直播间里还很火热的。

品牌工厂:那你们管理层的日常工作是什么?

李毓峰:初期挖掘主播的时候我们会花很多时间找主播,现在我们更多的是去孵化,日常工作就是内容创作,引导他们做视频内容的改良,比如大家一起开会讨论视频的脚本。另外就是对直播内容的控制,比如我们基本上是没有跳舞主播的。

品牌工厂:在中东地区比较受欢迎的视频内容有哪些类型?

李毓峰:日常夫妻互动,搞笑、整蛊的互动,都挺多观看的。我们拍的比较多的是跟着音乐去拍几个人的互动视频。剧情我们也拍,但比较少。随着文化的开放,我们发现Rap也有很多人喜欢,我们现在有一个男Rap主播,在很短的时间内粉丝涨到了60多万。

需要注意的是视频内容要讲究健康积极向上,因为毕竟是穆斯林文化的国家,不能拍一些太低俗的,或者太性感的内容,所以要注意内容的健康。还有就是坚决不能讲宗教,否则可能号就没了。

品牌工厂:中东地区语聊房的形式很火,你们在直播中也会连麦吗?

李毓峰:会的,在中东地区刷TikTok经常会看到很多人不露脸,把直播间弄得像语聊房一样,也有很多人喜欢的。我们有很多主播是全程不露脸的,也会有打赏。

品牌工厂:你们现在的营收主要靠什么?

李毓峰:靠直播打赏、商务推广和代运营。因为我们账号做得很好,有很多在很短的时间内把粉丝量做到很高的案例,比如我们在8个月之内把一个账号从4000个粉丝做到现在130多万粉丝。所以我们也在帮一些品牌做代运营,他把账号给到我们,我给他安排主播做内容,确保每个月有很多内容可以去发布,签约一般按6个月或一年。其中有很多是阿拉伯本地的品牌,像4s店、咖啡店、服装品牌、美妆品牌我们都有推广。

品牌工厂:你们签约的主播的收入会很高吗?头部主播的打赏收入能有多少?

李毓峰:迪拜的基础薪资大约是1500-2000迪拉姆(2800-3700元人民币),我们给主播的基础薪资都是5000迪拉姆起步的,然后就是打赏的分成。而且我们给他们提供住宿、签证、车配送。打赏的话,我们头部的主播一个月40多万美金,平均每天2万美金。

品牌工厂:TikTok电商现在在东南亚地区很火爆,未来你们也会加入到直播带货中去吗?

李毓峰:未来我们不只是一家公会机构,带货方向肯定会走的。从国内抖音电商的发展来看,我们认为直播带货在中东的发展应该是会很好的。我们对中东这个地方的判断是,只要你这个主播有足够的影响力,娱乐主播也很有可能做好直播带货。因为中东地区人口没有中国那么多,意味着直播带货粉丝跟视频娱乐粉丝的群体重合度很高,流量没有那么细分。我们先把主播孵化好了,等他有粉丝,有影响力了,再去聊带货,就水到渠成了。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