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峰医院大火背后:「神医」创始人与血管瘤「医疗王国」的崩塌

2023-04-20
ee
北京移动互联网
面向女生的新一代场景社交
最近融资:|2016-01-06
我要联系
一场医院火灾致29人遇难,背后的长峰医院也被层层拨开。带有“神医”色彩的创始人,重金营销,营造权威性的套路,一切看起来都十分眼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李鑫、佘伟航,编辑:邢昀,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据央视新闻报道,4月18日12时57分,北京市丰台区消防救援支队接警,北京长峰医院住院部东楼发生火情。13时33分,现场明火被扑灭;15时30分,现场救援工作结束,共疏散转移患者71人。截至4月19日9时,经转院救治无效,29人遇难。长峰医院院长及现场施工人员等12人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目前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北京长峰医院火灾致29人遇难,备受关注。而在大火发生的一个半月前,北京长峰医院刚刚召开了火灾防控会。其公众号发布文章《防风险、除隐患、保平安——北京长峰医院严格落实火灾防控措施》,要求“提高认识,加强组织领导”“加强火险预防,确保万无一失”“加强日常巡查,注重隐患整改”。

目前北京长峰医院官微已将“防火”文章删除。

位于北京市丰台区靛厂路291号的北京长峰医院,是一家以血管瘤、脉管畸形等疾病为诊疗特色的综合二级医院,是长峰医院集团在北京的唯一分支医院。北京之外,长峰医院集团在上海、南宁、广州、西安等20城开设医院。

据北京长峰医院官微历史信息,长峰医院集团在2019年跻身2018届艾力彼全国“社会办医·医院集团”排行榜前100名。此后直至2021年,该集团都“荣膺此榜单中的前100强称号”。2017年,北京长峰医院股份有限公司(870890.OC)成功在新三板挂牌,成为新三板首家血管瘤领域医院公司。

此次医院火灾造成的人员伤亡规模较大,背后的长峰系医院也被层层拨开。

01“神医”汪文杰

综合长峰医院官方的各种介绍来看,2003年在湖北鄂州落地生根,从一家血管瘤专科医院做起的长峰医院,经过多年的发展,完成了在北京、上海、重庆三个直辖市及全国3000万以上人口省份十多家连锁医院的布局,成为全国最大的血管瘤、脉管畸形诊疗医院集团。

不断壮大的过程中,长峰医院在2018提出计划在5年内全集团医院数量要达到100家,甚至要走向国际,“长峰医院还将开展广泛国际合作,从中国走向全球”。

长峰医院迅速发展壮大的背后是一位拥有传奇经历的创始人——汪文杰。

在公司新三板挂牌的官方文件中介绍:汪文杰,1969年8月出生,大专学历; 1992年6月至2001年6月,在鄂州市中医院临床工作。2001年6月至2006年5月,任鄂州中医血管瘤专科医院院长。2006年5月至2009年11月,任北京丰台长峰医院院长。

而在配合公司宣传的一系列文章,比如《长峰挂牌系列故事:当年“三顾茅庐”请专家,铸就今日血管瘤“王国” 》《汪文杰:专注血管瘤治疗20年再攀新高峰》中,汪文杰身上多了很多“神医”色彩。

出生医生家庭,父亲是当地小有名气的血管瘤医生,汪文杰学的是中医,毕业以后分配在了一家中医院上班,并一直向血管瘤与脉管畸形这个医学边缘学科展开医学攻坚。

26岁时成功研制出了化瘤膏Ⅰ号、Ⅱ号;29岁时,又研发出血瘤康Ⅰ号、Ⅱ号,还获得国际传统医学会授予的“华佗杯金奖”。

在这个过程中,湖北省一个患肝血管瘤的领导,因不想进行创伤性的手术治疗,找到汪文杰,在他复合型治疗方案的悉心治疗下,这位领导的肝血管瘤治疗取得了满意的结果。

出于欣赏,30出头的汪文杰便被这位“贵人”作为青年科技人才引进到了湖北鄂州中医院担任副院长,专门分管血管瘤的治疗。

后来汪文杰又成功地为另一位北京的领导人治愈肝血管瘤,北京也开始“争抢”汪文杰,这时他萌生了自己做一家医院的想法。

02 长峰系扩张

在长峰系官方的表述中,2006年,我国开始进入医疗改革的发展期后,北京丰台长峰医院在解放军总医院一批专家的支持下,经过系统改制成立,建筑面积达到10000平方米,开放床位500张。

到2017年,新三板挂牌时,显示公司拥有11家子公司,3 家孙公司,成都、重庆、西安、贵阳、郑州、南昌、鄂州等均有设立连锁医院。

一篇宣传文章提到,“看血管瘤,到长峰”已在西南地区血管瘤患者中广为认同。

新三板挂牌是长峰医院在资本市场的高光时刻。借助资本力量,长峰医院试图加速扩张。

据2016年的公开转让说明书,长峰医院登陆新三板前,共有24名股东,其中16名为自然人股东和8名为非自然人股东,其中不乏长江资本、苍梧投资等券商系投资基金以及独立资产管理公司等。

对长峰医院而言,上市的A面,是一个扩张里程碑;但其B面则是和投资机构的对赌。

2016年2月,刚刚股改后的长峰医院进行第一次增资,引入战略投资长江资本和长洪投资。但投资人的钱并非白拿,长江资本、长洪投资、长峰有限与清鸿投资、洋澜投资、汪文杰等18名股东签订对赌协议,协议内容包括长峰医院2016年至2018年的业绩承诺,以及2019年12月31日前完成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

目前看,上市目标完成,但是业绩对赌没有完成。

典型如2016年,当时长峰医院承诺的净利润为9000万元。但其2016年净利润只有1890.13万元,同比下滑了18.49%。随后的2017、2018年利润表现同样不及承诺。

虽然业绩表现不佳,但是上市后的长峰医院依然资金饥渴。登陆新三板后,长峰医院分别于2017年3月和2021年12月进行了两次定向增发,包括仓廪投资、中信建投资本、长江资本、中信建投投资等参与投资。不过上述交易金额均未披露。

03 重金营销

在扩张过程中,为了获得更多客源,长峰医院在营销上砸下重金,通过百度竞价搜索等渠道的广告露出,让上网查询病状和就诊医院的病患们,可以看到他们的存在。

为了让任职医生看起来更可靠,长峰医院在多次宣传中升格自家医生为“国家级”“中科院的”,这些虚构的“头衔”让不少寻求名医的病患上当受骗。

央视2019年的一则报道让这些假专家现出原形。据报道,一位患者通过百度搜索引擎进入“长沙长峰医院”的网页后,有医生助理来询问患者病状并推荐患者去医院就诊。而警察调查后发现,这些医生助理并没有医学专业知识,只是医院请的“医托”客服,而医院中的医生只是普通医生,并非宣传中的知名专家。

在这次医托案中,长峰医院被曝出以每月10万的价格将长沙长峰医院的精神心理科承包给了医托运营方“山水医疗投资有限公司”,借助网络搜索引擎,这家成立仅1年半的山水公司,通过医托和虚构医生专家等手段诱骗了数千名患者。

《京华时报》更在此前报道,2004年丰台长峰医院就因在网络上发布虚假广告,冒充解放军301医院和现役军人的名义为医院作宣传,被处以20万元的罚款。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长峰医院销售费用为7971.84万元、1亿元、4700万元,销售费用率常年接近20%,历史高峰期超过30%。

图片

和公立医院相比,包括长峰医院在内的民营医疗机构依赖营销宣传,但过度的宣传也会挤占本应该投入到技术研发的资金,最终陷入重营销轻研发的恶性循环,不仅无法为患者带来更好的治疗服务,最终还会影响自身的发展。

数据显示,2020年、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长峰医院的研发支出,则分别为201.56万元、608.11万元、219.08万元。

长峰医院还擅长举办各种学术会议为自身造势。

《科技日报》曾报道,2013年5月,“全国首届血管瘤中西医诊疗学术交流会议”暨“全国血管瘤诊疗援助平台启动仪式”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隆重召开。而彼时的北京长峰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正是这场会议的承办方。宣传文中称,北京长峰医院探索出新的血管瘤防治路子,在医学上实现了三大突破,其一是发明研制出外敷、内服治疗血管瘤的纯中药制剂,填补了中药治疗血管瘤医疗技术的一项空白。

重金营销、营造权威性噱头等诸多行为,跟“莆田系”作风类似。

04 偿债压力盖顶

医院给人的感觉往往是营收、利润稳定,不过长峰医院近年的收入利润表现堪忧。

2019之前,长峰医院营业收入尚能实现两位数增长,但到了2019年总体停滞。由于疫情等因素,2020年和2022年曾出现过负增长。收入下滑,至于利润,2020年以来,长峰医院持续陷入亏损泥潭。

图片

利润亏损背后,是盈利能力的下滑。早年,长峰医院的毛利率曾一度超过70%,如今持续下滑已降至约20%。这背后,是收入增速不及成本增速。

典型如2022年半年报,长峰医院收入增速下滑5.2%,但是成本仍增长了6.7%。对此长峰医院的解释是,公司要从单一血管瘤学科向多学科发展转型,使得医疗设备及经营场所更新改造,以及相应的医疗药品耗材成本和医疗运营费用等方面投入不断增加。

图片

而在4月19日通报火灾情况的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消防救援总队副总队长赵洋表示,经初步调查,火灾原因系医院住院部内部改造施工作业过程当中产生的火花引燃现场可燃涂料的挥发物所致。

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北京长峰医院最早只有一两栋楼,规模很小,后来经历过多次扩张。发生火灾的大楼也是后来才被改建成医院住院部的,最早是一个酒店。后来酒店大楼被推倒重建,变成了医院的一部分。

不赚钱的长峰医院,资产负债率正逐步上升。上市当年,长峰医院资产负债率曾低至12.7%。但截至2022年6月30日其负债率已经达到71.6%的历史高位。

图片

长峰医院的短期偿债压力极大,截至2022年6月30日,其短期借款以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总和为7704.33万元,对比之下,长峰医院账面货币资金只有2822.96万元,资金缺口接近5000万。

资金压力盖顶,长峰医院只能变卖资产回血。

2023年4月12日,长峰医院对外披露公告,将向湖北庆柏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鄂州市素墨广告公司,出售其长沙湘城康复医院有限公司100%股权和广州长峰医院有限公司51%股权,作价分别为1500万元、535.5万元。

不过对比近5000万的资金缺口,这些变卖只能说杯水车薪。

如今,火灾引发的重大安全事故,让这家已经陷入危机的医院雪上加霜。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