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下演唱会醒了,粉丝的梦却碎了

2023-05-15
线下演唱会市场迎来 “报复性”复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作者:陈桐,编辑:美圻,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五部手机两个鸟巢却容不下一个我!高价跪求门票转卖!

就在上周,五月天时隔四年后在北京首开演唱会的门票刚开票,做足抢票攻略苦练手速的粉丝,依然眼睁睁看着多个平台门票瞬间售罄,无奈的wmls(五月天粉丝昵称)只能一边吐槽抢票难、一边忍痛高价求转票。与之相对应的,则是一些黄牛手握多张门票,在网上堂而皇之加价兜售。

不仅仅是五月天,今年周杰伦、薛之谦、李宇春、张杰、华晨宇、张韶涵等几乎每场演唱会都是开票秒无、人人求票。连日来,抢票失败粉丝们的吐槽、愤怒、自嘲乃至咒骂,经常被刷上微博热搜。

因为疫情停摆三年的线下演唱会累积了太多需求,火爆是预料之中的,但如此夸张的售罄速度和通过正常渠道却抢票无门的现实,都让人再次看到,这个市场究竟有多混乱,水有多深。

01一票难求、贵到离谱

沉寂3年后,线下演唱会市场迎来 “报复性”复苏,从天王天后、顶流巨星,再到新生代人气歌手,今年都不约而同扎堆开启了巡演。从三月开始,演唱会官宣场次之多、咖位之大、频次之密甚至超过了疫情之前。

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不完全统计,2023年已经官宣和计划中开启的演唱会超过200场。除了已经开唱的周杰伦、薛之谦、张韶涵、华晨宇、张杰和刚刚开票的五月天,张学友、陈奕迅、李宇春、刘若英、梁咏琪、张信哲、谭咏麟、周华健、毛不易等歌手都将在多个城市陆续开唱。暌违三年,遍地开花的演唱会引来了无数乐迷的欢呼。

然而,如此密集的开唱并没有缓解抢票的难度,今年所有的演唱会门票几乎都是开票秒光,粉丝动用了多人多台手机,制定了多条攻略抢票,依然是一票难求。

今年三月,老狼北京演唱会一票难求、摇滚迷们网上到处求票;水木年华乐队2023巡回演唱会首站宜宾站座无虚席;在歌迷的一片“安可”声中,华晨宇演唱会宣布加场;杨千嬅“MY TREE OF LIVE”世界巡回演唱会广州、厦门首两站每场超过2万人次的门票均为十秒內售罄,其中广州站售罄后的缺货登记高达11万……

当连续被压抑了三年“去现场”的需求被一朝释放,线下演出市场的热度必然开始一路狂飙。

周杰伦在香港的第7场演唱会依然盛况空前,不仅场内2万人坐满,场外还有8万人“蹭听”,买不到票的歌迷,挤上海滨长廊,席地而坐大合唱。更离谱的是,5月11日晚,香港警方接到一名男子报案,称其在演唱会场地附近的中环码头遭遇抢劫,被一名中年男子抢走两张周杰伦演唱会门票,总价值1760港元。为两张门票不惜以身试法,想必是绝望后冲动的“铁粉”了。

抓狂崩溃的不仅是周杰伦的粉丝,5月9日,五月天北京演唱会开售,5秒之内,6场近30万张门票部售罄。随后,“谁抢到了五月天门票”“五月天抢票”等话题即刻登上热搜。

在一票难求的同时,今年演唱会的票价也普遍上涨,。李佳琦最近一条微博下的首赞热评,也变成:“哥!把五月天门票价格打到原价!”

抢到票的幸运儿也吐槽,花着最贵的钱却体验着乞丐待遇。有观众在买票时多问了几句,主办方就态度恶劣。薛之谦的演唱会,有观众花700多块买的票却看不到舞台。华晨宇杭州演唱会1280元一张的内场票,观众只能在烂泥地里全程站着听歌。

02票都去哪儿了?

虽然压抑三年后线下演唱会暴力反弹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抢票如此之难还是惊呆了许多人。李荣浩南京演唱会票价被炒到4000元,几百元的演唱会门票加价数千元转卖,连黄牛都开始抱怨“今年是所有人都看不懂的一年”。

平价的演唱会门票都去哪儿了?首先,门票与歌迷比例严重失调是诸多粉丝都抢不到票的主要原因。

五月天北京鸟巢演唱会三面台极限开座,大麦单平台每场放票不少于3万张,6场18万张,打破了华语歌手单站最高人次纪录,加上其他平台,总票数预计超过30万张。即便如此,和庞大的观众群相比依然是杯水车薪。据了解,大麦网显示想看人数超过230万,人与票的差距太过悬殊,歌迷抢不到票就会成为常态。

另一方面,黄牛锁票也是抢票难的根源之一。5月13日,五月天演唱会主办方华乐非凡发博否认与黄牛勾结,称售票公开透明。

然而,粉丝们一边眼睁睁看多个平台门票瞬间售罄,另一边社交平台上不少黄牛号乘机打着“100%真票保证”的幌子,溢价兜售门票,不少座次比原票价格翻倍有些甚至高出1000多元。即便主办方没有和黄牛勾结,但事实表明,黄牛确实通过各种渠道将大量门票收入了囊中。

图片

现在的黄牛,不仅有先进的抢票软件作技术支撑,还组织招募大量人力在票务电商进行抢票,形成了成熟的上下游链条。上游黄牛人脉广,有和主办方直接接触的机会,他们会直接找到主办方或者票务电商商谈,成为代理,收取大量门票将其卖出。

为了利益最大化,有些主办方和票务代理电商也乐于私下和黄牛“合作”。他们可能会偷偷自留部分门票,拿到二级票务市场,将门票抬高价格卖给黄牛。比如明面上卖一万张门票,但主办方有可能只在抢购的时候放出了一千张,另外九千张则高价卖给黄牛。

事实上,在艺人、经纪公司、票务公司多方分成之下,主办方单靠普通票往往赚不到钱, 加价卖给黄牛是行业心照不宣的潜规则。从这一点来看,主办方更像是“第一手黄牛”。这些从主办方手中直接拿票的被业内称之为大黄牛,有实力的大黄牛一般不和消费者直接接触,他们往往会招收下游黄牛,下游黄牛则手握上游黄牛给的大量门票,在网上或现场加价转卖。

除了黄牛屯票外,在正式开票前,演唱会主办方也经常为酒店、媒体、体育场馆、艺人代言品牌方等大客户预留一些优质内场票,这些内部票也会有一部分流向市场,和黄牛票一起加价转卖。

很多时候,供需失衡以及主办方与票务、黄牛的利益关系共同促成了一场演唱会的溢价。当然,被潜规则裹挟的普通歌迷才是最无辜的受害者。粉丝们掐点抢票发现秒空,转头却看到黄牛们手里囤积了大量门票,这种心里落差太大了。在黄牛和主办方以及票公司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真正喜欢音乐的歌迷和现场的围墙正变得越来越高。

03市场复苏、乱象频出

今年线下演唱会市场的火爆让沉寂了三年的行业“措手不及”,除了门票难抢、黄牛泛滥,音响拉胯、场地简陋、退票无门、现场体验糟糕等乱象也是层出不穷。在演出市场快速复苏之下,这些都重创了观众对线下演唱会的期待值。

自3月19日以来,薛之谦“天外来物”巡回演唱会衢州站发生了乐迷大规模要求退票事件,至今仍在社交舆论场上持续发酵。不少买票观演的观众接连表示,场内413区、717区、238区位置不乏被旗杆、控台、音响、LED等设施遮挡,无法正常观看。

而为了抑制黄牛倒票,一些演唱会推出了“强实名+不可转赠+不可退票”的规则,这一套组合拳在把黄牛们逼到角落同时,也成了误伤普通歌迷的双刃剑。

不久前,梁静茹上海演唱会已经有200多位观众拉了一个微信群来维权退票,以往的电子票可以转赠也可以直接退票,但现在因购票人信息填错、重复购票、工作或考试时间冲突的粉丝,只能眼睁睁看着数千元的门票作废。

对此,网上不少人发出灵魂拷问,表示买卖关系太不对等,普通购票人就是待宰的羔羊。“现在的演唱会根本抢不到平价票,只能从黄牛手中高价买票,而极少数抢到票的幸运儿,付钱时又根本看不到座位,有个紧急情况还不让退票,简直是霸王条款,粉丝没有一点话语权,太不公平。”

在通过抢票的重重难关之后,走进现场的观众也嗨不起来。周杰伦之前的几场演唱会普通存在音响爆音、歌声微弱、荧光棒掉漆等诸多槽点。一位歌迷笑称,“哥明明可以直接抢的,却还是陪我们唱完了全场——他真的,我哭死。”

无论对于观众还是从业者,大家都是历经忍耐与煎熬,好不容易等来了市场的复苏与回暖。三年下来,行业急需“回血”的焦虑可以理解,但在短视频平台越来越强势,线上演出越来越丰富的今天,线下演唱会如果不能快速解决这些痛点,给观众打造更好的体验,保贵不保质的演唱会很快浇灭大家的热情。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