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乐」一哥跌倒,经销商6亿元被套牢

雷丁汽车是如何倒下的?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佘伟航,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核心提示」

从1月创始人举报当地县委书记,自爆资金链断裂,到5月申请破产,曾经的“老头乐”一哥用近四个月时间走完最后一程,杀死雷丁汽车的到底是谁?

“雷丁始终不差钱”,在公司如日中天时,创始人李国欣极度膨胀,意气风发的他还在一次拍卖会以3.45亿元天价拍下画作《黄山汤口》。

彼时,雷丁汽车在2016年-2018年连续三年斩获中国低速电动车销量冠军,市场占有率一度超过30%。

成立于2008年的雷丁汽车,最早主攻低速电动车这个细分赛道,由于竞争对手较少,低廉的售价切中了下沉市场消费需求,雷丁汽车走上快速发展的道路,成为潍坊市昌乐县少数叫得出名字的企业,公司旗下卖的最好的产品就是“老头乐”电动车。

然而从2023年1月李国欣实名举报当地县委书记,称昌乐县政府不愿为雷丁汽车提供抵押物续贷支持,导致企业融资出现问题;到5月公司申请破产重整,跟当年李国欣口中的“不差钱”截然相反,一系列波澜背后都指向雷丁汽车断裂的资金链。

实际上,从2022年开始,就有经销商站出来举报雷丁汽车的诈骗行为,不少经销商称自己在交了货款后雷丁长期不交付汽车,公司甚至在停产情况下让经销商继续支付车款,不少经销商走投无路只能到雷丁汽车总部门口维权。

目前雷丁公司的官网已经无法访问,其公众号也停更于3月8日。澎湃新闻5月12日援引多名受访企业主称,李国欣及其家人已经身在加拿大。

曾今的“老头乐之王”为何会沦落至此?

被拖垮的经销商

“雷丁破产,雷丁经销商家破人亡,我目前已经被‘骗’了60万,现在门店被迫关门,负债累累,不得不出来打工谋生计”。

张阳是河南的一家汽车经销商,面对雷丁汽车申请破产,他生气地告诉《豹变》,自己从2022年下单的雷丁汽车到现在还没有交付,货款也打了水漂。

在被问及为背后缘由时,张阳无奈地说道,“雷丁汽车的业务经理说打款越多,越早安排车,打款后各种理由推脱,不发车”。

除了张阳,全国范围内还有不少经销商遭遇钱货两空。

辽宁的经销商吴东是东北区域经销商维权小组的负责人之一,他告诉《豹变》,雷丁汽车一共套取了经销商6.38亿元,“这个数据是当地政府在雷丁汽车财务系统中查验得到的,就我目前知道的,最多的有一个经销商同行被欠了1000多万”。

吴东说,自己目前也被欠了50万左右,在这一阶段的维权过程中,进展并不顺利,要回货款遥遥无期。

在和车企的商业合作中经销商往往更为弱势,代销汽车本身是一项重资金的生意,通常都是先款后货的模式,动辄几十万的资金对于经销商来说本就是店面运转的“血液”。

吴东告诉《豹变》,雷丁汽车以雷丁芒果为诱饵套取货款的手段没有下限,“让我们去昌乐县的银行贷款,但是贷款并没有打款到我们这边,而是打款给了雷丁工厂,如今贷款也快到期限了,不少经销商还被打入了黑名单。”

更令吴东气愤的是,获取贷款后的雷丁汽车以多种理由不发货,雷丁公司的员工一边不断诱导经销商持续打款获得更快发货的资格,一方面却将剩余不多的汽车产品私自销售换取更多的资金,“我们接到雷丁销售人员降价卖库存车的电话,才知道自己被骗了,他们最后的那批车本来是应该发给我们这些已经打款的经销商的”。

经销商作为汽车销售的毛细血管,在汽车品牌拓展市场的过程中发挥着不小的作用,本应该与车企相互配合、相互成就,而雷丁汽车暗度陈仓的行为,实际上已经暗示了公司的危机。

在套取经销商资金的计谋被识破后,“区域经理没多久就辞职了,后来连电话也不接了”, 同样在辽宁的经销商刘燕告诉《豹变》,自己在汽车代销行业有十多年的经验,跟雷丁汽车合作也有三年多了,没有想到之前守信的雷丁会这么坑自己。

在被问及后续有何打算时,刘燕说道,“手底下的四个员工都辞职了,如今400平米的店面目前就我和家人两个人在工作,我们现在也在找律师准备起诉”。

一边要应对贷款到期的偿还问题,一边要处理消费者的汽车售后问题,雷丁汽车创始人“跑路”后,经销商却无法“隐身”,只能咬牙苦熬处理雷丁汽车留下的一地鸡毛。

破产早有预兆

“我是雷丁汽车创始人李国欣,实名举报昌乐现任县委书记王骁……对企业断贷,逼企业破产倒闭。”李国欣于2023年1月在网上发布举报视频,称昌乐县政府逼迫雷丁汽车虚增产值,因没有积极配合才受到打击报复。

这次举报中,雷丁汽车的资金链困境也被创始人李国欣爆出。

在一份网络流传的聊天记录中显示,李国欣多次联系当地县委书记,请求当地政府继续为雷丁汽车担保贷款,不要让银行断贷。在这份聊天记录中还提到,“目前融资三十多亿但只交割了两亿”。

这里的三十多亿所指的是,2022年11月,雷丁汽车宣布完成的32亿元A轮融资,这次融资由潍坊市潍城西部投资发展集团领投,山东省市国有资本、产业和民营资本跟投。

作为昌乐县为数不多的“明星企业”,雷丁汽车一直备受当地政府照顾,在“今日昌乐”微信公众号上,有不少宣传雷丁汽车的文章。

从举报内容来看,李国欣将雷丁汽车的困境归结于当地政府的断贷。不过,这可能只是压倒雷丁的最后一根稻草,雷丁危局早在四五年前已显现。

成立于2008年的雷丁汽车,主要依靠低速三轮、四轮电动车,即“老头乐”业务发家,在政策管控不严的当时,这类低速电动车在三四线城市比较吃香。

市场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雷丁汽车的年销量分别达到15万辆、21万辆和28.7万辆,年销售额一度突破120亿元,连续三年稳坐低速电动车的冠军宝座,市场占有率一度超过30%。

这也让雷丁汽车成为潍坊市昌乐县的标杆企业,因此和当地政府也开启了一段蜜月期。一边是当地政府和银行在融资上的支持,一边是销量数据的节节攀升,顺风局里创始人李国欣忘乎所以地说出“雷丁始终不差钱”。

然而,这一切在2018年发生了大转折。六部委发布《关于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的通知》,要求各地开展低速电动车的整改工作,同时要求禁止增加低速电动车产能。

这突如其来的政策让长期在蓝海赛道中安逸享乐的雷丁汽车一下子慌了神,为了企业的生存,雷丁汽车不得不转型汽车生产,为了能快速获生产资质,雷丁在2018年4月收购陕西秦星汽车有限公司,获得新能源商用车和特种车生产资质。2019年1月,以14.5亿元收购川汽野马汽车,获得新能源汽车、传统燃油乘用车、客车的生产资质,前后多次大手笔的投入让雷丁汽车现金流岌岌可危。

让雷丁汽车始料不及的是,在大把砸钱转型之后并无法为公司带来乐观的业绩。市场数据显示,主打产品雷丁芒果在2022年的累计销量仅20556台,这与初期计划的40万销量相比有很大差距。

一边是前期大量资金的投入,一边是转型后的入不敷出,雷丁汽车在不断地折腾中失血过多。有经销商爆料,2022年11月雷丁汽车已经停产,但是直到2022年12月,雷丁汽车的销售人员还在疯狂诱导经销商提前打款,通过压榨经销商来为自己输血。

实际上,上游供应商们更早就感知到雷丁脆弱的资金链问题。中国裁判文书网中关于供应商与雷丁汽车的诉讼显示,从2021年末到2022年7月,雷丁拖欠货款的纠纷越来越多。

自身没有造血能力,雷丁汽车必须寻求外部融资,这也就有了后来的那笔32亿的A轮融资。但是面对雷丁汽车在市场上的节节败退,投资方产生了动摇,最终这笔被视为救命稻草的资金并没有到位,气急败坏的李国欣便在网上发布举报信。

山东省后续成立了省市有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进驻昌乐县调查核实有关情况。不过到目前调查信息没有披露更新。

这一鱼死网破的举动并没有为雷丁汽车换来更多的生存空间,举报风波仅过了四个月,雷丁汽车就申请破产。

会有人接盘吗?

李国欣曾表示自己坚持“三不”原则,不吹牛、不融资、不输血。但是在雷丁汽车破产前,这三个原则他都没有坚守住,既吹了“不差钱”的牛,又拼命地想要32亿A轮融资,还套取经销商的货款为自己输血。

给市场埋下大雷后的李国欣则被爆出逃加拿大,在破产前还在海外注册公司,有掏空公司转移资产的嫌疑。

有经销商向《豹变》透露,昌乐县政府向他们承诺要加快推动雷丁汽车的重组,吸引其他机构来接盘完成转型计划,后续也将继续造车销售以偿还欠款。

不过,这其中难度不小。

《2022年中国低速电动汽车行业发展现状及行业发展机遇分析》称,预计2022年我国低速电动汽车产量为24.32万辆,需求总量为23.74万辆。产能已经大于需求,进入了买方市场。另一面是政策的不断收紧,包括北京在内的多个城市出台了相关规定,“老头乐”汽车的生产销售和上路都受到更加严格的管控,低速电动汽车行业将有较大幅度的萎缩,低速电动车品牌的转型势在必行,不转型便只能消失在市场之中。

但是不少低速电动车在业务转型的路上都遭遇了失速困境。2017年河北御捷车业获得长城汽车投资,并改名为领途汽车,推出的数款纯电SUV市场表现惨淡,后又转型纯电微型车,水花也不大。2018年山东丽驰宣布与北汽制造战略合作,但是在入局新能源汽车后最终也隐身。

如今新能源汽车赛道已经变天,今年以来威马、天际和自游家等多家企业已经倒下,这些企业和雷丁汽车相比,技术积累、资金、资源都更胜一筹,但是最终仍回天乏术。

而今年以来燃油汽车开启疯狂降价的模式,加剧了整个汽车市场内卷。

新能源汽车行列比亚迪、特斯拉等多家头部车企牢牢把控着市场的主要份额,微型车行列则有五菱宏光mini等独占鳌头,不少尾部新能源车企无法躲避被兼并和破产的命运,新进场的车企想要分一杯羹更非易事。

低速电动汽车品牌等小玩家在技术、资金和市场资源等积累上远不如市场中的“汽车正规军”,在转型后会面临一段较长时间的适应期,而这段动辄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并不是谁都耗得起,从一个“坑”到另一个“坑”的生存难题将长期困扰着急需转型的汽车品牌们。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