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门店全关,老字号许留山,留不住了?

2023-05-22
深圳门店全部关闭,中国内地门店仅剩二十多家,百年老字号许留山已不复往昔。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红餐网(ID:hongcan18),作者:简煜昊,编辑:王秀清,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自2021年末被传出香港的最后一家门店关闭后,时隔一年半,许留山再传出关店的消息。据南都·湾财社5月16日报道,位于南山深圳湾科技园的许留山门店已经关闭,这也是许留山在深圳的最后一家门店。

而红餐网从大众点评搜索发现,除了深圳之外,许留山在广州和上海的门店也已经全部关停,北上广深四大城市中仅剩北京还有一家许留山门店。

作为几代人的港式甜品启蒙,许留山已风光不再。

01内地门店陆续关闭,知名老字号再陷闭店风波

据南都·湾财社报道,许留山在深圳的最后一家门店——位于南山深圳湾科技园的许留山门店已经关闭。

从现场的图片来看,门店外整齐摆置的一列露天桌椅已经布满灰尘,只剩门店内的黑墙上还留存着一些品牌过去的辉煌事迹。而从隔壁物业管理人员的表述中得知,这家门店已经关闭一两个月了,在关闭之前,这家许留山的生意就已经非常冷清了。

目前,在深圳搜索许留山只能搜到一家名为许留山餐饮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但按照该地址实际走访后发现,该地已经换成了一家装修公司。

事实上,许留山关店迹象早有发生。

2020年3月,许留山香港公司接连多次被爆出拖欠租金的丑闻,多个业主向香港高等法院上诉,要求许留山支付拖欠租金。彼时,登上热搜新闻的许留山还曾通过官方微博发声称,“这可能是许留山60年以来最火的一次”,并一再强调内地门店的营业状况不会受到影响。

但现实是,由于许留山香港无力偿还债务,多个债权人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法院颁令许留山香港公司清盘。

2021年11月末,许留山关闭了香港的最后一家门店。

而国内市场的发展也并未如许留山官博所预料的那样。香港门店全部关闭后,许留山在内地的门店也开始接连关闭。

据广州日报的报道,2021年,许留山宣布退出香港大本营时,广州还有两家门店正在营业,分别是五月花商业广场店和领展购物广场店。但到了2022年,这两家门店已经停止营业。

红餐网近期到达广州五月花商业广场店时发现,原许留山门店的位置已经替换成了一家名为“新概念九龙冰室”的店。在这家新店的评论区,还能看出许留山曾经存在过的痕迹,不少到店用餐的顾客都会用“以前许留山的位置”作为门店引路标准。

△图片来源:大众点评截图

不只是广深,许留山的关店现象还蔓延到了内地其他城市。

目前,许留山在上海、广州、深圳、武汉和重庆等地的门店均已关闭。红餐大数据显示,截至5月19日,许留山在中国内地仅剩20多家门店。

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许留山官方账号也已经停止更新,许留山官方微博的最后一次更新还停留在2020年7月,官方微信公众号则在2020年12月之后再无更新。

在许留山最后一条官方微博的留言区内,有不少网友对许留山会员账号无法登录、退卡无门、客服人员不回复、卡内余额无法消费等问题表示了愤怒,并表示希望许留山官方能给个说法。

△图片来源:许留山中国官博

02几代人的甜品回忆,巅峰时门店数曾超300家

在很多80、90后的记忆中,许留山可谓是港式甜品的启蒙。这个在香港发家的甜品品牌,曾凭借一份“芒果西米捞”火遍全港,甚至享誉世界。

公开信息显示,许留山起源于20世纪50年代。当时,一位名叫许留山的广东普宁中医推着小推车,在元朗街头卖起了龟苓膏。在赚到第一桶金后,许留山的儿子用父亲的名字开出了一家凉茶铺,这便是许留山的雏形。

此后,随着香港街头凉茶铺越来越多,许留山也转变了发展思路,进行了一次出人意料地创新——在凉茶铺中卖甜品和小吃。1992年,许留山独创了“芒果西米捞”,把传统港式糖水里的西米与芒果汁混合,再在面上盖上半个新鲜芒果。

△图片来源:许留山中国官博

在那个只有红豆沙、龟苓膏的时代里,“芒果西米捞”的出现打破了香港市场对于“广式糖水”的认知。有不少内地游客顶着交通不便的压力,专门为这一碗“芒果西米捞”奔赴香港。

许留山也因此一举成名,也成为了港式美食的文化名片。在之后的发展中,许留山从甜品到饮料一手包揽,推出了杯装的鲜果爽特饮,也开创了全新的外卖饮品模式。

当时香港坊间流传着一种打趣的说法:“香港什么山最多,许留山最多”,据港媒报道,香港曾一度有超过50家的许留山门店。

名气打响之后,许留山也开始将门店拓展到更多的地方。2004年,许留山开始陆续在深圳、广州、上海、杭州、武汉、重庆等各大城市开设分店;2012年,许留山开始走出国门,先后到达了马来西亚、韩国、新加坡、美国等多个国家。

据南方都市报的报道,巅峰时期的许留山在全球开出了超300家门店。

03中式甜品式危,新茶饮将更胜一筹?

从享誉世界到如今日渐式微,许留山的发展让人唏嘘。有业内人士直言,许留山的式微背后有多方面的因素。

据了解,在许留山进驻马来西亚市场的前三年内,许留山家族的许炳城就已经把“许留山”全部股权陆出售给了马来西亚的投资公司Navis Capital;2015年,黄记煌母公司煌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又以交易价5亿港元全资收购了许留山。自此,许留山已经完全脱离许式家族的管理。

许式家族不再管理许留山之后,品牌的管理也开始混乱起来。在被煌天国际收购后,许留山开始开放加盟。

某茶饮品牌创始人表示,当时许留山放开加盟看重速度却疏于管理,导致加盟店经营失衡,门店水平参差不齐,许留山由此走向下坡路。但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是,过去几年,新茶饮的飞速发展,也对整个中式甜品赛道的发展带来了冲击。

中式甜品的消费场景有限,消费频次较低,又极度依赖堂食体验,外卖不友好。 相较之下,与之客群高度重合的新茶饮,消费场景却便携百搭,分流了不少消费者。

比如在产品上,喜茶、七分甜、ARTEASG等品牌都推出了“杨枝甘露”的产品,这相当于对中式甜品店的杨枝甘露进行了改良,而且茶饮店的杯装方式也更便于顾客携带,自然也更受消费者青睐。

一个很明显的现象是,在深圳最后一家许留山一公里范围内,仅奈雪的茶门店就有四家。

部分中式甜品明显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开始和新茶饮合作,想以此实现“转型”。比如,2022年5月,把新式茶饮品牌小满茶田并入满记甜品母公司“智港集团”,以此实现甜品与新茶饮的融合。

但目前来看,中式甜品与新茶饮的融合是否能走出一条新的特色道路,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