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马斯克突然访华的一点看法

2023-06-01

2023年5月30日傍晚,艾隆·马斯克的专机突如其来地降落在北京;此后24小时之内,他闪电式地会见了三位部长级官员,然后转飞上海,视察了当地的特斯拉超级工厂。若无意外,他将在6月1日返回美国。这次访问实在是太突然、太意外了,导致资本市场尚无法充分判断其意义:过去两天,特斯拉的股价是大涨的,但是港股和中概股的情况相当复杂(总体上先跌后涨)。

目前市场的一致意见是:马斯克访华肯定对特斯拉有利,这一点不用分析也能知道。但是对国内经济、地缘政治格局等宏观面的影响,还非常难以估量。我相信接下来的几天之内,投行经济学家和自媒体肯定会努力咀嚼本次访问的新闻稿,试图找出背后的隐喻。不过,我倒是有一些直截了当的看法,与大家分享:

  1. 马斯克访华,是我国在对美关系错综复杂的局势下,试图实现“政冷经热”局面的一次努力。这样的努力还会继续,但效果尚待评估。
  2. 马斯克与此前访华的库克,是最能彰显“中国在全球产业链分工中的不可替代性”的外籍企业家,但他们的企业在中国的地位又都有些微妙;能否化解这种微妙性,需要考验当事人的智慧。

先说第一条。毫无疑问,中美关系是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没有之一;遗憾的是,从今年2月以来,双方的互信受到了一连串的破坏。由于中美双方对许多国际重大问题的看法并不一致,要恢复互信绝非易事,指望任何一方单方面大幅让步都不现实。在这种情况下,“退而求其次”不失为一种对策:如果布林肯或耶伦暂时不能来华,那么至少库克和马斯克可以来华。

事实上,就在马斯克访华的同一时间,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正在上海参加摩根大通中国投资峰会,同时参会的还有星巴克、辉瑞等多家跨国公司的CEO;我相信除了参加峰会之外,他们肯定还有其他密集日程。一言以蔽之:我国期待在对美关系中营造一种“政冷经热”的局面。这种局面在此前的对美、对日、对欧盟关系当中都曾经出现过。因为美国是一个以自由市场经济为主的国家,在遵守法律的前提下,企业有巨大的自由裁量权;如果它们认为中国足够重要,也可以反过来对本国政策施加影响力。从过去的经验看,“政冷经热”只是一种手段,最终目标还是恢复到“政经双热”的格局中去——就像乒乓外交的“小球推动大球”。

我们不能高估企业家访华本身的意义,毕竟他们在中国也就会停留48-72小时而已。这些跨国公司的CEO习惯了一年四季无休地横跨各个时区,一次访问算不了什么。要知道,在上次访华之后,库克几乎立即访问了印度!不过,马斯克的这次访华,得到的接待规格确实明显较高,官方色彩明显较浓。这或许说明,从库克访华到马斯克访华的短短一个多月内,又发生了很多事情。无论如何,当前的国际关系相当复杂,这就是港股和中概股市场(甚至包括A股市场)满腹狐疑、纠结不已的原因。

如果马斯克在结束访问之后,以个人角度发表一个详尽的总结陈词,我们就会知道得更多一点。遗憾的是,我觉得这种事情不会发生——虽然很多人认为马斯克是一个低情商、直肠子的技术宅,但那仅仅是人设;他其实精明得很,只会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他在公开场合只会发表一些谁都不得罪的、照本宣科的言论,不太可能提供什么有效信息。

再说第二条。苹果的库克和特斯拉的马斯克,是近期访华的最受瞩目的跨国企业家,得到的接待规格也最高(马斯克更高一些)。其中逻辑不难理解:

  • 他们的企业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程度最高,最不乐意看到“脱钩”的发生;
  • 他们的企业同时也以中国为重要市场,甚至以中国为最大的海外市场,所以更愿意看到一个富强、高速增长的中国。

相比之下,摩根大通、星巴克、辉瑞……要么并不同时在上述两方面依赖中国,要么对中国的依赖程度较浅。“政冷经热”的突破口,只能是苹果和特斯拉这样的公司。不要忘记,就在马斯克访华的同一天,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宣称“很关注美国企业在中国的遭遇”——只要中国照顾好马斯克,就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击这种宣称。

耐人寻味的是,苹果和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地位,近年来似乎有一些微妙。它们仍然是各自领域里的最强者,但是国产品牌的赶超努力没有停止,双方的竞争日益激烈、日益超出正常的市场竞争范畴。具体而言,苹果挡住了华为、小米、OPPO、vivo……等国产手机品牌的上升道路;特斯拉则给比亚迪、蔚来、理想、小鹏……等国产造车势力造成了阻碍。一部分消费者和媒体会大声抗议说,华为遭遇制裁的背后可能有苹果捣鬼,而特斯拉大幅降价明显就是冲着中国造车新势力来的——不论这是否事实,但很多人就是这么想的。

在某些人看来,最好的情况是:让苹果和特斯拉继续为中国制造业带来更多需求,但是让它们少从中国市场赚走一些钱。很遗憾,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发生。因为苹果和特斯拉利用中国产业链所制造的产品,很大一部分本来就是为了在中国销售;中国区的业绩还显著影响着它们的财务业绩和股价,从而间接影响了它们在中国扩产的能力。

由此带来了一个更加值得思索的问题:苹果和特斯拉(以及其他一些跨国企业)对中国供应链的重要意义,以及它们与本土品牌之间的竞争关系,二者孰轻孰重?后者会不会影响到前者,前者又会不会对后者发挥作用?这个问题对于特斯拉而言更加微妙,因为特斯拉是直接在中国拥有工厂,而不像苹果通过富士康等合作伙伴在中国进行生产。我相信马斯克访华时很可能探讨了这个问题,只是我们暂时还不知道探讨的细节。

总而言之,马斯克的突然访华,既不是中美之间“政冷经热”格局的开始,也不是结束。严格地说,我们尚未真正进入“政冷经热”的阶段,只是存在这样的愿景而已。在库克、马斯克和杰米·戴蒙之后,肯定会有更多类似量级的跨国企业CEO访华——如果英伟达的黄仁勋或者微软的纳德拉在一个月内出现在北京和上海,我绝对不会感到奇怪。但是,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对于这些CEO而言,到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国家走一趟、呆上两三天,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当他们回到美国之后,是否愿意重新检视对中国市场和供应链的看法,乃至反过来影响本国的大政方针,那才是真正的挑战所在。

还需要强调一句:吸引跨国企业CEO访华、彰显中国在国际供应链中的地位,是促进经济持续复苏的一个重要方向,但不是唯一的方向。例如,内需的复苏、房地产等固定资产投资的复苏、地方财政和老龄化等问题,可能比外向型制造业所面临的问题更加复杂。如果能把对美、对欧等对外关系搞好,当然可以解决许多问题;但如果把经济运行中的所有问题都归结为对外关系问题,那也是过度简单幼稚的。相信富有经验的人能够理解我的说法。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