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公司裁员凶猛,为何失业率却走低?

2023-06-05
和美
北京企业服务
致力于提供业界领先的云计算尤其是PaaS解决方案
最近融资:|2009-01-23
我要联系
加息对抗通胀会提高失业率的看法,或不适用当下美国的经济趋势。从2022年3月开始加息到现在,美国劳动力市场仍然表现强劲、通货膨胀率仍然在目标之上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财经十一人(ID:caijingEleven),作者:蔡婷贻,编辑:郝洲,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今年1月,谷歌宣布全球裁员1.2万人。4月21日,网约车平台Lyft宣布裁撤1200个职位。脸书在去年11月宣布裁员1.1万人的基础上,今年3月再裁员1万人⋯⋯创业公司数据库网站Crunchbase 的统计显示,今年前三个月美国高科技企业裁员人数就已经达到11.8万人。2022年全年裁员为14万人。

美国高科技企业自2022年下半年开始的大规模裁员一度引来美国经济是否将陷入衰退的担忧。

不过,尽管大规模裁员的新闻不断,美国失业率在过去12个月始终维持在3.4%-3.7%之间,美国就业市场已经28个月连续增长。5月5日美国劳工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非农失业率为3.4%,略低于3月的3.5%,创下1969年来新低。劳动力市场增加23.5万个工作岗位,超过经济学家预估的18.5万个岗位。非洲裔美国人的失业率降低到4.7%,在美国历史上首次降至5%以下。

美国经济和就业情况正经历一个奇特的阶段,经济学家和媒体很难准确预测。高科技企业大量裁员和美国整体劳动力市场的发展背道而驰,美联储试图通过连续加息来抑制通货膨胀,但并未看到预期中失业率上升的情况。

前白宫经济委员会顾问、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劳斯指出,“经过疫情造成的衰退之后,劳动力市场以异于往常的速度复苏。”

5月3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宣布连续第10次加息决定时指出,“我一直认为,这次很可能不一样,主要原因是劳动力市场那么多超额的需求。非常有意思的是我们在14个月内升息到5%,失业率维持在3.5%,甚至比我们开始(加息)的时候还低。”

罗斯福研究所经济学家布洛施(Justin Bloesch)对《财经》记者称,他也认为“这次真的不一样”。原本经济学家担心在失业率升高的情况下,薪资增长和职位空缺情况也无法得到缓解,但新公布的职位空缺数和辞职数都已出现下降,薪资待遇增长也已减缓。目前情况看来,大部分找工作的人都可以很快找到新工作,且未对雇主带来增长薪资的压力,“这对经济软着陆的前景有很大助益”。

劳动力市场结构性改变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美国劳动力市场出现大裁员,在2月-4月之间,美国劳动力市场减少了2200万个工作岗位。不少经济学家纷纷警告疫情将对经济造成长期伤害,但是后疫情时代却显示,经济学家一开始的担忧并未发生。不同行业间的用工需求变化和疫情过后美国人对工作看法的改变,反而导致劳动力市场出现严重不均现象。

2020年各行业大规模裁员时,娱乐业的裁员人数占42.3%、零售占8.8%,其他行业总和为48.9%,白领行业因为可以通过网络远程办公,就业情况变动较小。疫情带动电子商务,尤其是零售业大幅增长,高科技行业也在疫情期间快速扩张。服务业因为无法远程工作,在疫情期间成为裁员最多的行业。不过,当疫情在2022年中明显缓解,消费者从高度依赖线上消费转到线下,疫情期间受惠于“居家经济”的企业被迫缩减,劳动力市场出现历史性翻转。

线上零售龙头亚马逊2021年一季度营业额同比增加44%,获利增加220%,远超过华尔街投资人的预期。一直到2022年一季度,亚马逊多雇佣了17.5万人。但是随着俄乌冲突爆发和疫情的减缓,2022年一季度的营收增长只达到7%,亚马逊的营业额增长不如预期,亚马逊面临控制成本的挑战。今年4月26日,亚马逊宣布云计算和人力资源部门执行裁员,其线下全食超市(Whole Foods)也将进行全球和区域供应链重整,“在扩展的过程,简化我们的工作和改善运营”。

高科技企业的高调裁员制造了美国劳动力市场进入裁员潮的印象,不过2022年11月投资银行高盛的报告指出,高科技业的雇佣人数在美国就业市场占比并不高,包括线上出版、搜寻引擎等,只占0.3%。

布洛施指出,“幸好裁员只局限在科技业,部分原因是他们过去三年的过度扩张。”

突如其来的世纪疫情还令美国人重新思考工作的意义。2022年美国就业市场出现所谓“大辞职潮”,不少就业人士试着重新找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疫情期间美国至少5000万就业人口辞职,在抖音国际版TikTok上甚至出现分享给上司辞职信的风潮,美国劳动参与率从2020年2月的63.3%下降到4月的60.1%,即使告别疫情之后,劳动参与率到2023年4月仅回升到62.6%。

遭受疫情冲击最大的线下服务行业在后疫情时代受到严重缺工的影响。美国商会在4月30日的报告指出,“我们每天都听到几乎来自各州、各个行业、不同规模的成员企业抱怨,他们在雇佣员工上面临所未有的挑战。” 数据显示,“我们有1000万个工作需求,但是只有570万个失业的人,相较于2020年2月,180万名劳动人口消失了”。

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首席经济学家彼得森(Dana Peterson)将美国劳动力市场分成三个部分:第一类是受益于疫情和低利率而大幅增长的行业,如高科技、建筑、仓储和运输,在疫情后期开始面临调整;第二类是认为可能出现的经济衰退不会持续太久而“囤积”劳动力的企业;第三类则是仍然在积极地雇佣人员,这类行业是劳动力市场看起来非常活跃的主因,这类工作通常不能远程办公,这包括餐厅、酒店、航空业、医疗看护等。另外,美国的州政府和联邦政府正面临退休和离职潮,因为政府部门无法像私营企业可以弹性加薪,政府部门也面临严重缺工的情况。

部分行业的雇主急于招聘,进而导致劳动力市场过热、劳动薪资增长幅度过快,被美联储认为是促成当前通货膨胀仍未趋缓的一大原因。4月20日鲍威尔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论坛指出,美国劳动力市场呈现“不可持续的过热现象”。

不过,劳动力市场的紧迫需求意味着雇主必须在雇佣条件上妥协,例如不再要求大学毕业,这样的趋势为边缘族群带来更好的就业前景,如少数族裔人士、教育程度较低人员、年轻人、残障人士、有犯罪记录人员等。布洛施指出,“能看到这样的改变真的非常美好。这也是为什么美联储需要找到一个能让经济软着陆的做法。”

失业率和软着陆

2022年1月,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7.5%,创下过去40年的新高。美联储开始通过加息来冷却过热的美国经济,其中包括供给大于需求的劳动力市场和一路上涨的薪资。

美联储官员希望美国经济最终能实现软着陆——希望通过升息让雇主减少设置新的就业岗位而非裁员,同时在减少新岗位下避免大幅涨薪来吸引员工,借此缓解通货膨胀的压力。

不少经济学家对美联储能否精准地达到这一目标感到怀疑。IMF预估美国需要将失业率推高到7.5%,也就是600万人失业才可能抑制通货膨胀。

美国劳工部前部长罗伯特·莱克(Robert Reich)指出,美联储加息其实是把对抗通胀的负担转嫁到低收入的工人身上,应该停止通过加息来冷却经济。

美联储不断加息究竟是否可能引发经济衰退甚至失业潮,引发不少经济学家的关注。经济学家穆雷·萨布林(Murray Sabrin)认为,裁员趋势总是早于经济衰退,接着这个趋势就会加速。他认为裁员潮会从高科技业和银行业蔓延到其他行业。

不过,保罗·克鲁格曼指出,经济学家从历史经验上认为加息对抗通胀会提高失业率的看法或不适用当下美国的经济趋势。从2022年3月开始加息到现在,劳动力市场仍然表现强劲、通货膨胀率仍然在目标之上,“这是否意味着美联储做的还不够?或许是,但是美联储也可能已经做太多,只是我们还没完全看到之前升息的效果”。

克鲁格曼认为,从2021年秋天公布的数据(78%的美国成年人表示个人财务状况为“舒适”)来看,即使通胀率略高于目标值的维持时间长于预期,劳动力市场仍十分强劲,失业率暂时提高也不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不过,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不认同这样的看法,他在5月23日发表文章指出,美国劳动力市场仍然过热,美联储的工作还没结束。

很多迹象已经显示经济正在放缓,只是这些迹象需要时间反映在物价指数上。5月25日美国商务部公布数字显示,美国一季度GDP同比上涨1.3%,相较于2022年四季度2.6%的增长率,美国经济增长速度已经明显放缓。

但布洛施对软着陆的可能仍有信心,美联储显然正朝着暂停或考虑更缓和的加息方向前进。不过,他也警告,美债违约和金融市场的混乱将是弱化劳动力市场的最大变数。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