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还记得苹果垃圾桶?

2023-06-08
VIVE
美国生活服务
在线造型预约服务提供商
最近融资:种子轮|230万美元|2013-09-01
我要联系
Apple Vision Pro不够好,但是很重要。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伯虎财经(ID:bohuFN),作者:陈平安,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万众瞩目下,在6月6日凌晨的WWDC2023(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的现场,跳票多次的苹果头显——Apple Vision Pro终于现身,会上苹果CEO库克表示:苹果Vision Pro开启空间计算时代!

很难说这是不是一个好的发布时机。因为当下在资本市场搭台唱戏的早已不是元宇宙,ChatGPT以及GPT4的魔力让全世界都把生成式AI视作全要素生产率提升的钥匙。

为了元宇宙不惜把公司名改成META的扎克伯格在财报会上公开承认“元宇宙进展艰难”;微软、字节、腾讯等一众国内外大厂都在削减或裁撤元宇宙部门;此前增速一度喜人的头显市场正在进入负增长的时期。

苹果的股价变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资本市场对其的态度,北京时间6月5日晚间,苹果股价一度涨超1.4%。发布会结束后,苹果股价下跌0.76%,截至发稿,苹果的股价下跌0.21%%。

不过苹果的魔力就在于,虽然赛道整体低迷至此,他还是用新产品Apple Vision Pro征服了相当多的观众。伯虎财经总结了大部分参与了实机体验的评论,发现内容出奇的一致:

这就是未来。

即便这款产品的售价高达将近2万5千人民币(3499美元)。

01 价值两万五的新玩具

根据发布会内容和体验,以及和市面上的主流头显对比来看,Apple Vision Pro是一款相当成熟、缺点和优点都很明显的产品。

(图源:网络)

在一些方面,Apple Vision Pro是明显独一档的存在:

由于集成了摄像头、计算平台等,VR头显的重量往往超过一斤,比如HTC VIVE的重量就高达785g。而对于普通人而言,长时间佩戴一定会产生不适。

同时因为硬件和VR 系统设计上的局限,玩家们在使用VR时很容易因为前庭系统感知与视觉感知不一致,从而导致虚拟现实晕动症,这也是许多头显用户们常常吐槽的:“玩着很晕”。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苹果做了一些不计成本的研发。比如为了减轻头显的重量,苹果强调用了更轻的材料,虽然并未公布官方重量,但根据参与过实机体验的数码博主表示,重量在400g左右。

而为了让画面更真实,消除眩晕感,苹果一方面在Vision Pro上搭载了十多个高清摄像头、激光雷达等传感器,并通过M2和R1芯片,确保头衔的性能,消除延迟感:图像仅需12毫秒就能传输到显示器上;另一方面,相比于友商常用的LCD 和 OLED 屏幕,为了提高显示的精度,Vision Pro 定制了 micro-OLED 屏幕,单眼分辨率能达到4K。

(图源:网络)

此外当前同行们的设备在使用时都需要使用提供的控制区去进行操作。6月1日Meta抢在WWDC2023之前发布了最新的产品Quest 3也并没有配备眼动和面部追踪功能。但从发布会的演示视频来看,Vision Pro 大大简化了操作流程,眼球追踪技术使得你目之所及就鼠标一样,双手轻捻就是点击。

不过这样做的代价也很明显,那就是高额的售价。相比于同行Quest 3 128GB版本499美元的起售价,Vision Pro高出5倍的价格很容易令一般人望而却步。

虽然苹果为了丰富内容,专门开发了操作系统VisionOS,可以兼容苹果的应用生态,把过去仅仅容纳游戏的应用场景扩大到了办公等领域,同时还官宣迪士尼为自己的内容伙伴。但一方面,Vision Pro还是局限在一个固定的使用场景,在不插电的情况下,只能使用专门的外接电源,续航时间只有两小时;另一方面,在发布会上也未见杀手级的应用诞生,也还未形成产品的应用生态。换句话说,他的体验是独特的,但局限也很大。

对于Vision Pro具体的产量方面,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并不看好,他预测2023年可能不到50万台,低于市场共识的80万至120万台。据市场调研机构 TrendForce 报道,苹果 MR 头显将主要针对开发人员,今年的出货量可能不到 10 万台。

02 谁还记得苹果垃圾桶

苹果在头显的开发商经历了相当漫长且曲折的时间。2015年,苹果收购了AR公司Metaio和面部追踪公司Faceshift,由此开启了长达八年的研发之路。

苹果CEO库克对于AR的青睐无需多言。2017年在接受采访时,库克公开表示,AR是一个像智能手机一样伟大的想法。2021年底,库克再度表达了对AR的看好,称“元宇宙和AR显然是两个不同的词语,我只会称之为AR。”

而在AR硬件的呈现上,苹果内部出现了一些分歧。和我们现在看到的仍然难逃头显窠臼的Vision Pro不同,原本设计团队希望在攻破更轻薄的技术路径后再发布,这个争议一直持续到了发布会的前三个月。同时苹果内部对于Vision Pro的前景也不太乐观,根据外媒报道,苹果硬件技术高级副总裁约翰尼·斯鲁吉就曾担心Vision Pro的研发投入会影响到手机芯片的研发。

根据新浪微博博主手机晶片达人爆料,Apple 的头戴装置Vision Pro 用的2颗5nm 处理器 Staten与Bora早在3年前的2020年第四季就已经投产了,产品隔了快3年才发布,可见得这个产品开发之漫长。

同花顺整理的Apple VisionPro 的硬件成本清单显示,Vision Pro 光是物料成本就高达 1509 美元(约人民币 10743 元),成本最高的硬件分别是:

- 二片内屏占 700 美元,为成本最高的零组件,由索尼供应;

- 其次则是组装费 130 美元,由大陆厂商立讯精密独占;

- M2 处理器 120 美元,由台积电代工。

不过从结果来看,苹果还是选择了那个较为冒险的选择。虽然社交网络上盛赞,苹果重新定义了音乐播放器,重新定义了智能手机,重新定义了平板,但实际上,在这些成功的产品背后,也有许多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开发却结局惨淡的产品。

比如苹果曾公开承认Mac Pro‌ ——因为其圆柱体的外形被用户们非正式地称为“垃圾桶”,再比如被乔布斯一句“你是想和我一起改变世界,还是想卖一辈子糖水”骗来苹果,并亲手将其挤走的约翰·斯库利主持开发的Apple Newton。

当时约翰·斯库利已经预见到了移动办公的大趋势,并花费5 亿美金做出了Apple Newton。不过由于价格昂贵(售价1000 美金)、使用体验差等原因,最终Apple Newton惨淡收场。

但这场失败恰好为后来苹果在智能手机的成功埋下了伏笔。Newton团队在乔布斯的引导下参与了电脑系统Mac OS X的开发,而 iOS 手机系统的诞生也正是基于这套系统。

在《苹果重回1996》一文中,我们曾认为,当下苹果的局限并不是业务不挣钱,洽洽相反,苹果是这个星球上盈利能力最强的公司之一。但苹果的问题是,旧的产品在老去,新的产品还没诞生,无论是汽车还是头显。

不管是从体验还是参数,Vision Pro都是业内独一档的产品,但它并没有像iphone那样做到重新定义行业的程度。无论是内容上的确实,续航上的不足,过去繁重的设备,都足以说明这款当品虽然足够成熟但或许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颠覆。

在这个不确定成为唯一确定性的当下,Vision Pro或许而正是那双扇动未来风暴的蝴蝶的翅膀。

03 写在最后

Vision Pro推出后,大家讨论最多的就是苹果入局后对于XR赛道的带动。元宇宙熄火的原因是多方面,从其本身来讲,想要达到大家理想中的效果,难度还很大。虽然一些研报表示,当下光学显示等技术已经发展的较为成熟,但距离消费级产品还有一段距离。

六月份发布vision Pro,2024年初发售,苹果照例留出了半年以上给开发者进行开发。但内容补足是这么多年以来整个行业共同的难题,不是苹果一家个完成的。

这也是为什么郭明錤在发布会前发文称,更值得投资者关注的是苹果的人工智能相关业务,“长期而言,苹果AR/MR头戴装置的成功关键因素在于能否与AI/AIGC高度整合。”

虽然库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使用了ChatGPT这款聊天机器人,并对其感到兴奋。他还透露,苹果正在密切关注这项技术,并有一些独特的应用场景。但相对于其他大厂比如谷歌、微软而言,苹果的慢人一步是资本担心的原因。

而从产品生态的角度来说,vision Pro最大的好处是填补了场景的空白,特别是在汽车业务进度受阻,各车厂纷纷弃用carplay的前提下。因为vision Pro,微博也诞生了#苹果汽车会不会没屏幕#的讨论。

Apple Vision Pro不够好,但它本身就已经让人充满期待。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