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式烘焙大撤退,入局者打响“生死战”

2023-07-03
ee
北京移动互联网
面向女生的新一代场景社交
最近融资:|2016-01-06
我要联系
烧钱换增长行不通了,新中式烘焙品牌寻找新出路。

文/方亦

编辑/周雄飞

2023年,经济复苏成为各行各业的关键词。

旅游、线下餐饮、各地商业中心都迎来了巨大客流,熟悉的烟火气又回来了。但在一片消费提振声中,新中式烘焙行业却被按下了暂停键——别的行业等到春天,它却还没走出寒冬。

事实上,新中式烘焙自出现之时,就自带另类标签。2017年,鲍师傅一战成名,通过创新的肉松蛋糕和由传统小贝改良而来的肉松小贝,打响了新中式烘焙的“第一枪”。

原创小贝,图源鲍师傅官网

鲍师傅有多火?据其官方数据透露,即使在疫情最为严重的2020年,鲍师傅的小贝蛋糕依然卖了1亿个。彼时,鲍师傅的线下门店不到100家,但估值已经达到100亿元,也就是说,一个小小的鲍师傅门店,价值“1个亿”。

在“领头羊”效应催化下,众多新中式烘焙品牌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如两家来自新消费重镇长沙的墨茉点心局、虎头局渣打饼行(以下简称“虎头局”),就是其中的典型玩家。此外,诸如詹记、泸溪河等一大批新中式烘焙品牌也吃到了时代的红利,带来了中式糕点的全新定义和新的消费体验。

有段时间,这些品牌的店开到哪里,哪里就会出现排长队的现象。很多不了解这些的人,会怀着好奇心驻足观看。抖音、小红书、大众点评、美团等渠道上,达人的种草,消费者的疯狂拔草成为“标准动作”,中式糕点成为代购们哄抢的“网红”产品。

但遗憾的是,行业玩家们也走上了融资烧钱换市场的路,大多却还没长成巨头就被迫撤退。

众多新式烘焙店从狂风而至到偃旗息鼓,仅用了三年。今年春节前后,先是“牛角村”申请破产,紧接着虎头局渣打饼行被曝多地关店、公司倒闭,最近墨茉点心局也被曝出武汉门店全部关停……

这两年,关于新中式烘焙行业的撤退消息不断。但行业的另一面是,融资还在继续,投资人依然认可这块市场的价值,在泡沫出清后,各家都更理性地探索市场,幸存者或许还能跑通商业模型,等来春天。

1、新中式烘焙玩家,加速撤退

新中式烘焙行业上演的这场“大撤退”中,曾经红极一时的头部品牌是主角。

虎头局负面缠身,始于去年12月底。当时就曾被曝出拖欠员工工资、供应商货款及装修款。

对此,虎头局回应媒体的是:“为应对疫情影响,暂时性调整了部分非一线员工工资,占比较小。装修供应商因施工争议,正在协商尾声款,将积极与供应商沟通。因阳性员工暴增,临时关闭部分办公室,员工可远程工作。公司经营正常,随着员工康复,短期内将回复常态。”

一个月后,虎头局获得新一轮融资,融资金额数千万元,参投方为红杉资本和GGV纪源资本。这笔融资在彼时为处于困局中的虎头局送来了“雪中的炭火”。

但就结果来看,这笔“救命钱”并没有扭转虎头局一路向下的趋势。仅两个月后,虎头局再度传出倒闭、欠薪等传闻。

今年3月底,有自称虎头局员工的网友在自媒体上爆料,称“虎头局大概从去年4月份就开始裁员,裁员涉及员工达1000多人,且从11月份至今已拖欠员工近4个半月的工资。同时,拖欠供应商货款、房租、贷款、工资,累计可能高达2亿元。”

这似乎是去年12月份传闻的延续和升级。

对此,虎头局的回应依然强调倒闭信息不实,“确实在经过一些调整,正在努力恢复中”,并指出,“虎头局线上所有的店铺营销和运营均在正常进行中。”

当时有人打开虎头局天猫旗舰店,其“全球食品创新奖最具价值新品牌”的宣传标语还在,但进入“宝贝”页面上,却发现空空如也。而其京东的旗舰店也早在3月就下线了。近期,消费者搜索“虎头局渣打饼行天猫旗舰店”时,店铺已了无踪迹。

虎头局门店,图源虎头局渣打饼行官微

直至4月底,虎头局也坦承了自身的不利处境。其发布了公告,称“品牌总部受到巨大冲击,电商部分也因不可抗力影响无法正常运营,因此决定暂时关停电商平台的业务,重启时间待定。”

在线下,位于北京五棵松的门店,也早就改换门头,成了某新中式汉堡门店。“去年看着装修、开业无数人排队、买点心还限购,这么快就干不下去了?”一位消费者对连线Insight说道。

来得快,去得也快,虎头局是不少新中式烘焙店的缩影。

相对于虎头局“被曝料-否认-融资-再被曝料-再否认……”的路径,另一家网红品牌墨茉点心局打的是“直拳”。

今年2月起,墨末点心局在北京的两家门店被曝关店;3月,其在杭州湖滨银泰in 77店停业,并宣告品牌撤出杭州。6月,武汉15家门店全部处于歇业闭店中。对此,墨茉点心局一位工作人员回应称是“公司决定”。

事实上,从去年底到近日,墨末点心局创始人王瑜霄都在反复向媒体强调,其正在从全国性的快速扩张转向专注湖南本地市场。2023年的战略是聚焦湖南,重点在加强店员、店长以及后台管理层的培训体系,希望在湖南本地门店数目扩充至150家。

可以看到,同样是长沙的网红品牌,虎头局激进,墨茉点心局谨慎。但在2023年,他们的命运轨迹都指向了收缩。在应对策略上,虎头局选择等待资本“输血”,墨茉点心局开始退回湖南本地运营。

相对于两家还在“挣扎”中前行,另一家新中式烘焙品牌“牛角村”则被传出“已申请破产”的消息。

6月底,据界面新闻报道称,社交网络上流传出一份北京12315对牛角村烘焙三里屯店一名储值卡会员投诉内容回复显示,”北京牛角村餐饮管理公司已向北京破产法院申请破产,正在进行破产清算,会员预付卡储值金也纳入破产清算债权债务,公司银行账户均已冻结。”

牛角村门店,图源牛角村烘焙微博

从“十次路过九次排队、明星投资站台”的网红品牌,到破产清算,牛角村如今走到了关店破产欠债的“爆雷”终点站。

虽然导致行业玩家陷入困局的原因各异,但就今年上半年赛道的情况来看,新中式烘焙赛道玩家的日子都不好过。此时,还未倒下的品牌,如何看清形势、如何选择,就格外重要了。

2、烧钱换增长的时代过去,玩家们急寻出路

从头部玩家的发展看,它们几乎都经历了初期快速融资、烧钱换增长、急速做大估值的历程。

资本力量助推,品牌快速发展,快速做大估值,单店估值过亿或近亿。理论上讲,头部的玩家们做到了。

红餐产业研究院统计的数据显示,2021年,烘焙领域投融资数量共21起,其中约一半涉及新中式烘焙领域。其中,表现最突出的莫过于墨茉点心局和虎头局,这些站在风口上的新消费品牌,曾创下一年内斩获知名机构多轮融资的记录。

比如墨茉点心局。2021年成立后遭到众多投资机构的争抢。2021年上半年,连续获得今日资本、清流资本、美团龙珠等机构的三轮融资,融资金额高在数亿元,单店估值上亿。

相比之下,虎头局的风头更劲。2021年,成立仅两年的虎头局一年内完成了三轮融资,投资机构里不乏红杉资本、老虎环球基金、GGV纪源资本等明星投资机构。当时就有传言称,在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后,虎头局估值20亿元,单店估值近亿元。

但估值上去了,真的意味着这个品牌可以从此走上巅峰了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互联网的玩法或许在行业发展初期有效,但随着互联网红利消失及人们消费习惯的变迁,再想延用老招数,已经很难奏效。

烧出去的钱却是实打实的,在行业最火的阶段,他们新店选址基本瞄准了流量大的购物中心,尤其是一些集餐饮、影院、儿童乐园于一体的高端购物中心。于是,消费者可以在一些高端的、客流量大的购物中心看到新中式烘焙扎堆的身影。

这种打法实质上和新能源车企放弃传统的4S店销售模式,转而选择扎推入驻购物中心异曲同工,以至于在某些知名的购物中心,新中式烘焙开出了一条街。

比如在北京五棵松华熙负一层,当年的虎头局在餐饮街中间,泸溪河则在靠近新能源汽车门店的显眼位置,再比如在国贸360,商场负一层是要现做现烤坚持做匠心品质的鲍师傅,但在一楼临街的商铺则是国内装修的泸溪河。

泸溪河门店,图源泸溪河官网

来一个地方可以打卡3-5家网红店,新中式烘焙品牌掌握了年轻人的流量密码。对于品牌而言,扎堆虽然可以造势,但竞争压力无疑呈指数级增长。

如何留住用户、提升交易,是这些新中式烘焙玩家眼下最紧要的事情。毕竟靠打卡获得用户的方式,能否撑起这些零售门店的业绩,还需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此外,这种疯狂拓店模式最大的弊端还在于需要持续投入“弹药”,而来源要么是持续融资,要么能自供自足,否则一旦资金链断裂,前期铺的摊子有多大,后期的损失就有多惨重。

说到底,新中式烘焙本质上是餐饮门店,更需要遵循的是零售逻辑,而非像过去的“烧钱换增长”。

加之行业在经过狂飙的三年还未跑出真正的巨头,曾经几个高歌猛进的玩家也不同程度地按下了暂停键。因此,在市场趋于冷静、融资难度加大的背景下,更多的玩家开始寻找新出路。

如虎头局为了缓解资金压力、托动社会资本助力,宣布放开加盟,并启动海外业务孵化;又如墨茉点心局则决定把战线收回湖南,试图在自己的大本营打造出一些极致的模型,优化生产流程、用工厂来解决效率问题,弱化现制、简化门店装修,以节约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在网红品牌大行其道时,一些老牌玩家的创新和跨界开始风声水起。如老字号稻香村在百年前的苏州旧址重开新店,打造了一个集民俗、美食、文化、城市记忆为一体的“国潮主题店”,店里即有传统糕点,也有传统的创意产品。

就此可见,就在虎头局、墨茉点心局等新品牌压缩战线的同时,老品牌玩家们却开始做起了跨界和创新,这也意味着烘焙行业未来的战火不会偃旗息鼓。

3、竞争格外激烈,还有投资人在下注

当新中式烘焙赛道曝出关店、收缩等消息时,依然有投资人相信市场的前景。

今年1月初,一直在行业里低调的泸溪河完成了首轮融资,由百联挚高资本和龙柏资本联合领投,融资金额高达数亿元。

同样在1月,一度被困在关停、欠薪消息中的虎头局也被曝出获得数千万元的新一轮融资。

这两轮融资虽然意义不同,但至少向外界表明,看好新中式烘焙赛道的机构还在持续投入,资本们更希望找到的是“可以为他们赚到钱”的标的。

纵览行业发展现状,诸如墨末点心局、虎头局这样的网红已经陷入后劲不足的困境,一些跟风、模仿的新中式品牌还在各地开花,或许前车之鉴足以让他们警醒。此时,一些能真正潜下心来做创新产品、优化盈利模型的品牌,才能笑到最后。

但需要注意的是,烘焙行业竞争本就激烈,网红不等于长红,创新、健康、美味、性价比四大要素缺一不可,这是他们获得消费者认可的关键。模式健康、高质量发展、市场前景广阔则是他们获得资本认可的新标准。

在这种背景下,这些品牌们想要在市场上站稳脚跟,则需要结合烘焙行业和新消费品牌的经营规律,找到自己的差异化优势,提升自身的产品创新能力以打造更具竞争力的产品矩阵,以及专注供应链管理水平的完善与提升。毕竟“国潮”“明星”“裂变”等营销外壳只能带来一时的光鲜亮丽,最终能否做到长久健康发展,还得靠内功。

修炼“内功”,是一个需要下苦功夫的事。好在,行业里已经有一些苗头。比如一些新入局者更聚焦于对传统中式糕点的创新,而不再局限于麻薯、小贝、雪媚娘等“初代网红”产品。此外,在场景零食化、产品无糖或少糖化、品牌国潮化上的创新等,使得行业开始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相比于曾经做烧钱做增长、打造网红店的思路,一些品牌开始意识到要回归零售本质,寻找更佳的盈利模型。

这些动作,对于正处在舆论漩涡的新中式烘焙行业而言,无疑起到了提振作用。

一个行业成熟的标志,一是资本和市场趋于理性,二是头部玩家跑出“范本”式发展路径。

用这个标准去衡量眼下的新中式烘焙行业,前者已经成为共识,而后者则还在等待入局者给出答案。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