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鸭爆火18天后

2023-08-07
Eight
海外消费
智能床垫套
最近融资:种子轮|600万美元|2014-07-01
我要联系
爆款的短暂繁荣与长久创新。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零态LT(ID:LingTai_LT),作者:赵梦秋,编辑:胡展嘉,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如果你还没有听说过妙鸭相机这款应用,说明你已经落伍了。”

作为一款AI写真的微信小程序,号称“生成一个专属数字分身”的妙鸭成为继ChatGPT之后,科技圈第二个出圈产品。你只需要上传20张包含人脸或上半身的照片,然后支付9.9元,就可得到各种风格的写真,其效果堪称让海马体“失业”,让用户对其效果感到惊叹。

自7月17日上线后,妙鸭相机微信热度指数一度高达18786610,百度指数也显示上线后3天热度高达7646。

对于妙鸭相机的火爆以及由此引发的担忧,8月3日,妙鸭相机产品负责人张月光在今日接受界面新闻等媒体采访时表示,妙鸭相机并不是冲着“替代海马体、天真蓝”去的,在他看来,线下摄影为客户所带来的真实体验是无法被取代的,妙鸭相机会更多地去服务欠发达地区、有需求却很难享受到精品摄影服务的用户。

但毋庸置疑,在中国互联网公司都陷入百模大战的当下,妙鸭相机的出现,堪称破坏式创新,但爆款的诞生,也让人对其长远发展深感担忧,纵然妙鸭相机在短期内名声大噪,但这种光环也仅仅持续了两周左右的时间便开始式微。微信指数显示,7月31日,妙鸭相机指数下降到3108966,相比高峰期,跌了84.5%。同期百度指数为3041,相比高峰期,跌了60%。同时,妙鸭相机的小程序评分也跌到了2.4分。

从爆火到归于沉寂,从人人追捧到人人弃之,多少爆款总是在这种速生速死中循环上演,妙鸭相机能打破这个魔咒吗?在关注妙鸭相机取得的骄人成绩之外,应如何去对待爆款的生命周期和长久命运?

一、从流量到用户,妙鸭完成了精准收割

鲜为人知的是,妙鸭相机背后的团队来自于阿里大文娱——优酷。

通过企查查不难发现,该应用所属公司是未序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是张龙,而张龙同时也担任优酷视频(西安)传媒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未序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背后和阿里关系密切,除了法定代表人张龙是优酷的高管外,该公司监事冯云乐也同样还在优酷、盒马、高德、钉钉、飞猪等阿里系公司任职。

而优酷也对外宣称,“妙鸭相机”为优酷内部创业项目。据相关报道显示,该项目目前由资深产品专家张月光带队,而张月光曾先后负责优酷短视频、直播等业务团队。

虽然早年曾入职阿里,但张月光后来离职加入了字节跳动,并担任过时光相机等产品负责人。因此不难猜测,早年间时光相机的经历或许启发了张月光做妙鸭相机。而这点也得到了优酷的员工证实,优酷内部员工向零态LT(ID:LingTai_LT)表示,妙鸭相机确实是张月光的创业项目,张月光亦是2020年重回老东家——成为一名阿里文娱的中层。

这次妙鸭相机突然火爆,可以说让张月光一战成名,但仔细分析这块产品火爆背后,不难发现,一是找到了用户High点,二实现了快速变现。妙鸭相机不仅在年轻人群中成为爆款应用,甚至打动了很多中年人。从用户反馈来看,妙鸭相机精准把握了人性对于“美”和“便宜”的需求。

图片

当人们看到自己的AI照片,或娇俏,或端庄,或气质的时候,忍不住会分享美照。而分享的动作则会引发新一轮的裂变。这点对于脸上已经有了沧桑感的中年人来说,尤其受用。从商业模式上说,妙鸭也抓住了变现的痛点。9.9元门槛,就颇为巧妙。不到十块钱,是很多人微信钱包里的零头,不管是学生党还是上班族都可以轻易拥有。相比于海马体、天真蓝一张写真照399的价格,“简直太亲民了”。

相比免费的AI照片生产软件,妙鸭相机也解决了“次抛”的尴尬。要知道,大部分用户也只会使用一次AI照片生成软件。所以抓住首次付费窗口尤其重要,从这点来说,妙鸭相机在收割用户流量的同时能做到立马变现,算是稳准狠。

但收割结束后呢?在外界还在担心妙鸭相机如何维持流量和热度,商业化能否持续时,爆款B面的问题便开始显现。

二、妙鸭B面,恒久的用户体验与隐私难题

任何事物都有B面,妙鸭相机也不例外。

虽然得到了大量用户追捧,但妙鸭相机并非完美的不可挑剔,甚至因为隐私和数据安全问题,遭到了上级监管部门的点名批评。

首先是使用体验方面。使用妙鸭相机,需要用户至少上传20张正面照片,这其实是一个相对高的门槛。很多用户吐槽,“20张真心劝退,我连凑出5张都困难。”除此之外,这款应用也时常卡顿。笔者多次在听到有人有类似的吐槽:“自己也想生成AI写真,好不容易凑够20张照片后,系统显示:你前面有5454个人正在制作数字分身,预计需要等12小时30分钟。”

其次在隐私和数据安全问题上,妙鸭相机也有较大漏洞。妙鸭相机的用户使用协议称,“除了授予我方的任何其他权利外,您特此授予我方在全世界(包括元宇宙等虛拟空间)范国内享有永久的、不可撤销的、可转让的、可转授权的、免费的和非独家的许可,使得我方可以任何形式、任何媒体或技术(无论现在已知或以后开发)便用您的内容。”这意味着,用户的肖像和隐私可以被妙鸭无限使用。虽然在经过用户投诉之后,妙鸭相机已经更改此条内容,但这引发了外界更多对该问题的重视和思考。

一个用户上传的照片是20张,1千万个用户使用,就是2亿张照片,况且通过社交裂变,妙鸭相机的用户量和数据将会是指数级增长的趋势。

尽管当下看不到妙鸭相机的实际用户量,但对比国外的同类应用APP Lensa也能推算一二。Lensa输入10~20张个人照片,利用Al技术就能一次性生成多种风格的头像的APP,其最高单日下载量一度超过1500万,由此可以推断,妙鸭相机的数据量与其不相上下。接下来,海量的数据和用户肖像隐私将成为妙鸭相机需要重视的首要问题。

再次,在消费者权益保障方面,妙鸭相机依然有不够完善之处。7月27日,妙鸭相机被上海市消保委点名批评,称其微信团队的工作人员体验妙鸭相机,支付9.9元后,却没有换得想要的照片,但无法退款。上海市消保委称,也看到了一些其他消费者的投诉。比如有用户在该程序储值了6元却没法用于合成费用,要求退款,但对方保持绝不退款的态度。

在用户服务协议里,也并没有与退款相关的条款。唯一与退款相关的只有支付提示下方的一行“一旦购买成功,不支持退款”字样。

上海市消保委表示,支持并鼓励新技术催生新场景创造新需求,但企业在新技术的商用过程中也应该重视消费者权益。妙鸭相机在付款页面以灰色小字标注的“一旦购买成功,不支持退款”涉嫌侵害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多名律师也表示,妙鸭相机不支持退款的条款属于无效的霸王条款。

诸多问题的背后,是妙鸭相机短暂爆火之后,长远的发展困境。

三、AIGC的短暂繁荣与长久创新

虽然妙鸭相机的出现,让很多AIGC领域的创业者兴奋不已。但一个妙鸭相机火了,能说明AIGC的春天就要到了吗?

或许这句话还为时尚早。

首先AI生成图像的商业模式并不新鲜。合成相片其实是互联网上出现爆款应用最多的产品。除了曾经刷屏的“军装照”,美颜相机、魔漫相机、脸萌、小咖秀、ZAO等也都曾是互联网创业的“网红”爆款。只不过区别在于AI技术的进步层面,曾经粗糙的AI换脸术开始变得更像摄影机拍出来的真照片。从这个层面而言,妙鸭相机并非AI时代的大创新,而是在前任肩膀上迭代做得最好的应用。

虽然妙鸭相机的出现似乎让人们看到了AIGC落地的场景,但就本质而言,妙鸭相机目前依然停留在快速收割用户和流量的商业逻辑上。互联网创业流量与金钱划等号早已成为行业陈规,但无论是妙鸭相机,还是目前AIGC的各类应用,都证明了用过去的经验赚钱的路子正在失效。

图片

坦白来说,AIGC领域最核心的东西依旧是技术创新。

而当下每个行业的大模型训练并非一日之功,且成本高企,据国盛证券报告《ChatGPT 需要多少算力》估算,GPT-3 训练一次的成本约为 140 万美元,对于一些更大的 LLM(大型语言模型),训练成本介于 200 万~1200 万美元之间。以 ChatGPT 在 1 月的独立访客平均数 1300 万计算,其对应芯片需求为 3 万多片英伟达 A100 GPU,初始投入成本约为 8 亿美元,每日电费在 5 万美元左右。

所有的训练并不意味着产品一定能够让用户买单,在AIGC领域,并非最先赚到钱者能笑到最后。只有真正找到用户需求,解决用户问题的应用,或对产业提供新价值、实现降本增效的企业才真正能穿越周期。

从这个角度来说,妙鸭相机算是创新者吗?也算,也不算,或许,妙鸭相机接下来的发展路径,以及下一个18天还能否继续火爆,才是对这个问题回复的最好时机。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