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VC投资圆桌对话:AIGC将引领下一代移动互联网崛起

2023-08-31
AIGC有一个比较大的痛点,当用户规模增长时,边际成本是几何形往上递增,所以需要在产品不成熟时就做商业化探索。

8月22-23日,2023 DEMO WORLD企业开放式创新大会在长三角G60科创走廊策源地松江隆重举行。本届大会由创业邦主办,松江区经济委员会、松江区投资促进服务中心、国家级上海松江经济技术开发区、松江区泗泾镇人民政府、松江区佘山镇人民政府协办。

大会以“拥抱开放”为主题,邀请200+跨国公司及本土企业创新领袖,聚焦开放式创新,通过演讲分享、报告发布、榜单评选、案例展示、需求对接等多种方式,推动全球创新资源在行业中的流动,加速世界各地的企业在中国成长。

会上,温润投资管理合伙人罗月庭、新希望集团昇望基金合伙人范冠廷、蒙牛创投管理合伙人高航、三七互娱投资副总裁刘雨、新加坡电信Innov8中国董事总经理苏放在《创新生态,双向奔赴》圆桌对话中的精彩观点如下:

1.罗月庭:作为个人消费者,我认为拍摄过程中的体验和情感,是妙鸭等线上产品无法取代的。

2.范冠廷:我们希望有掘金梦想的创业者把我们当成掘金的铲子。

3.高航:新型人工智能技术给传统企业带来了一次质的飞跃机会。

4.刘雨:未来在虚实融合的人机交互形式下,XR会大幅提高消费者的交互体验。

5.苏放:AIGC有一个比较大的痛点,当用户规模增长时,边际成本是几何形往上递增,所以需要在产品不成熟时就做商业化探索。

以下为对话内容,由创业邦整理:

罗月庭:请各位介绍一下自己和所在机构,包括主要的投资方向,如果在上海有落地项目也可以借此机会分享一下!

刘雨:我是三七互娱投资副总裁刘雨。三七互娱是国内A股游戏上市公司,我们的投资分为两条主线,一是我们上市公司相关的投资主体;二是基金层面的投资,也包括海外的全球化投资。

在2018年之前的投资,我们也叫投资1.0时代,我们主要投资游戏和文娱内容,包括影视、动漫、音乐、艺人经纪,教育社交等相关方向。在2018年之后的2.0时代,我们更加关注文娱科技以及AIGC相关的工具类底层技术,AI叠加传统应用场景以及AI原生相关的细分方向。

高航:我是蒙牛创投的高航,我们主要关注两个方向:一是围绕产业链上下游进行投资,从上游的牧场端、种植端、履约端、生产制造端到营销端。二是关注人工智能、大数据、生物技术、低碳环保和合成生物学技术, 希望能把我们的产品从乳制品往功能乳制品、精准营养产品去转型。

苏放:我是来自新电投资的丹尼,我们总部在新加坡,在美国硅谷、北京、以色列特拉维夫都有团队,是一个全球化配置的基金。我们是经典的CVC,投资方向要和新电集团主营业务、战略创新、策略创新紧密配合,所有的投资都要围绕创新业务的方向。

范冠廷:我是来自新希望昇望基金的范冠廷。新希望集团是国内领先的肉蛋奶综合食品提供商。在投资方向上,我们会布局大食品生态,从食品科技到消费品牌、消费供应链、基因编辑等领域,覆盖了一整条完整的产业链,我们会基于新希望庞大的场景和生态能力,来赋能更多的创业者,做更多的食品消费侧投资。

罗月庭:我来自温润投资,温润的母公司是上市公司温氏股份,主业也是农牧食品。2022年温氏投资和核心管理团队一起成立了温润投资,传承着温氏的文化和产业背景。我们主要关注消费和科技两个方向。今天创业邦给我们嘉宾抛了一个商业案例“妙鸭相机”,想听听各位对这个产品的评价,以及在商业化落地上什么样的创业项目更有潜力?

范冠廷:在AIGC领域,我举一个最近可以商业化的案例。我们新希望草根资本从2016年开始孵化了一个团队,鲜生活冷链,从6000万注册资本到今年应该可以完成200亿元营收。在冷链服务市场中,每天全国正在运输的食材冷链车有30万辆,有15到16万辆都是我们派单的。如此之多的食材冷链数据,如此之多的人车货匹配,我们认为非常适合产业方做AIGC的应用。我觉得AIGC大规模在国内商业化可能是在产业端细分领域。

苏放:我们关注AI2.0三个层面的投资机会:一是底层的算力层面,帮助大模型公司节省训练和调优的算力成本;二是平台类公司,比如中国创始人在新加坡创立的一些AI2.0公司。而像妙鸭这种AIGC项目我不是很关注,因为不知道它的核心能力、技术壁垒在什么地方。

AIGC有一个比较大的痛点,当用户规模增长时,边际成本是几何形往上递增,所以需要在产品不是很成熟的情况下做商业化探索,但这对于B端用户来说体验不好。

高航:新型人工智能技术给传统企业带来了一次质的飞跃机会。比如在生产端,我们比较关注合成生物学,通过合成生物学的数字技术,可以让研发效率实现质的飞跃。蒙牛最近在消费者端也研发了“营养ChatGPT”,能够点对点帮助消费者获得健康营养体验。随着跨界技术让传统企业实现更好的迭代和结合,我们就能孵化更多成功案例,这也是未来产业和CVC的核心优势。

刘雨:在AIGC领域,国外斯坦福,国内的清华在技术方面领前。在模型底层,国内相比海外有2~3年的代际差,在中间层,国内外差距不大。在应用层有几个创业方向:1.自身掌握模型的底层技术,基于自有模型底层,形成数据闭环的业务场景和数据积累,产生飞轮效应。2.调用别人的模型底层,或基于开源模型去做差异化的商业模式。

从应用变现的角度而言,两种路径都没有太大问题,主要是从成本选择,包括技术、时间的角度去做商业化的尝试。妙鸭选择了第二种,它基于阿里云的算力和算法支撑,同时基于stable diffusion开源模型去研发,数据很难在场景里积累和沉淀,从这个角度而言这个应用的技术壁垒并不是很高。

从国内和国外商业模式差异可以看到,海外公司基于底层模型代际更优,应用层跑得更快。ChatGPT几个月内就达到过亿的用户量,妙鸭相机过去两个月在数据沉淀和用户下载量上增长也很快,但会不会是快起快落?这个是值得观察的。

国外很多应用也是基于开源模型去做调优,创新主要体现在商业模式上。Midjourney基于自研技术模型打通端到端应用场景,已经有很好的商业化变现,因为它在画风的艺术风格转换等方面能解决一些场景的应用痛点。妙鸭目前可以解决局部的痛点,产品构思到落地也就几个月时间,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并不认为它领先的时间窗口会很长。后续类似的商业模式也有机会能赶得上。

罗月庭:妙鸭相机让我首先想到了数码相机。几十年前数码相机刚出来时,成像能力比不上传统的胶片机,现在已经成为这个行业的主流产品,所以创新非常重要。从用户视角出发,我认为妙鸭相机是一种非常低成本,便捷的产品,消费者体验完之后会主动去传播。对于快速裂变之后的可持续性,我觉得需要更多时间去观察。作为个人消费者,我认为拍摄过程中的体验和情感,是线上产品无法取代的。

下一个问题是,在CVC投资领域,不同集团的策略差异很大,请问各位嘉宾所在创投基金的投资策略是怎样的?在主业强相关的投资,和市场化投资上分别是怎么布局的?

范冠廷:新希望集团的业务布局了一整条食品产业链,我们的投资方向有食品消费科技、食品消费供应链、食品消费品牌。比如最近很火的茶百道在港股上市,这是我们投资的一个案例。茶百道去年大概50亿收入,近10亿利润。疫情3年,第一年是1000多家店,第二年3000多家店,去年7000多家店,今年近万店了。在仓储物流和冷链食材采购上,我们帮茶百道做了不少事情。

新希望在供应链上有很深的积累,我们制定了两条投资策略:一、作为供应链合伙人投资下游的渠道、品牌,比如简爱酸奶,我们当初投资了9000万,退出时获得了20倍的回报。在简爱的发展过程中我们帮它在供应链上补强,铺到全国所有高端渠道。

二:作为食品产业链的场景合伙人,我们去投好的科技企业。很多好的产品需要场景来迭代,正好新希望拥有比较多元的场景,比如奶制品、养殖、醋、酱油等丰富的食品生态。所以我们和很多科学家走得很近。

苏放:我们集团的CVC投资策略相对直白,每年年初根据公司管理委员会的战略方向,自上而下去梳理投资主题,投资赛道,在第一季度形成投资方案。比如我们今年投资的赛道有6个,具体到每个国家,比如硅谷、中国、特拉维夫和新加坡等等。我们在新加坡和东南亚会看一些移动互联网红利偏尾部的机会。

此外我们会看一些亚太区的大模型平台,这个投资主题是由中国团队去做。我们不会去做纯财务投资,而是会去做战投。有些外企希望在投资之前,被投方和集团公司之间至少有partnership,签一个MOU或者一个合同,这样才能去投资。投资项目的投资窗口期非常短,我们不会强制要求被投公司和集团母公司之间签合同。只要看到双方有合作的可能性,我们就可以去投,这样既保证了业务协同,也保证了在限定周期内完成这个案子,基本打法还是比较传统的CVC。

高航:我们的核心战略就是两点:一是采购优势,蒙牛一年有将近1000亿收入,采购需要花费500~600亿元,所以我们需要在供应链上降本。这是我们在产业链上下游的投资逻辑。我们通过给被投企业订单、战略、人才、支持,来帮助它形成很好的生态系统。我们的策略是应投尽投,这是产业链核心的降本战略,所以一定要多投。

此外我们还要增效,增效一定要通过数字技术、低碳技术、生物技术来革命自己的产品。我们会关注抗衰、减肥、医美、母婴、宠物、大型畜牧,甚至农作物的安全,很多场景都有待开发,希望未来可以将整个产业链更好的升级。

我们和其他VC相比肯定价格更好,速度更快,决策更高效,比他们更懂。只有这样才更有机会。未来两三年是CVC退出的周期,我们需要向大家展示,产业资本也可以带来更好的回报、安全性、流动性、收益性。

刘雨:三七互娱从2015年以来,投资了过百个项目,50%都是游戏相关,25%是文娱科技,还有25%是偏内容向的影视动漫、音乐、社交、教育等方向。

2018年之后的文娱政策大环境发生了改变,文娱的发展方向偏向于更强的科技属性。我们现在也在找寻下一代信息入口。我们比较看好XR,尤其是AR的硬件入口,我们觉得长远来看是有机会替代手机。未来在虚实融合的人机交互形式下,XR会大幅提高消费者的交互体验。

所以我们的投资从两个维度开展:一是从内容层面,我们过往投了很多文娱内容。二是从内容交互体验层面,我们投了蛮多下一代硬件入口相关的交互硬件,也布局了交互传感相关的视觉传感、振动传感和脑机接口等。最近我们也在关注手势交互的传感交互技术和游戏等文娱场景相关的AIGC技术方向。

主持人:我们最后请每个嘉宾用一句话结束本次的对话环节。

刘雨:我们非常期待新一代技术突破之后,AIGC未来能引领下一代移动互联网的崛起。我们也非常期待国内大模型及应用层公司,有机会在算力底层国产化趋势及优化升价下,追上或赶超国外公司!

苏放:作为一个外资CVC,我们需要在国内依照自己的投资逻辑和角度来找到合适的标的。以前在找标的上花了很多时间,以后需要提高效率。

范冠廷:我们希望有掘金梦想的创业者把我们当成掘金的铲子。通过互帮互助,大家可以发现更大的机会,谢谢。

罗月庭:我和高总深有共鸣,在目前经济增速放缓,市场开始存量博弈、越来越卷的情况下,作为CVC并购投资,我们觉得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