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剧席卷横店,杭州百万年薪抢人

2023-11-21
快乐+
上海企业服务
小微企业财税云管理平台
最近融资:Pre-A轮|未披露|2015-05-01
我要联系
24小时入账3000万,杭州多家公司开出百万年薪抢人,竖屏短剧还能蒙眼狂奔多久?


图片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陈法善、高宇哲,编辑:刘杨,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熬夜花50元追完一部竖屏短剧,恋爱还是看别人谈比较有意思”“看完想离婚,让老公重新追我一次,感受一下成年人之间那种极限拉扯的爱情”“看后智商-100,快乐+1000亿,真的好容易上头”……

多位粉丝毫不掩饰自己上了短剧的瘾。

一集只有一两分钟,一部短剧一个晚上就能轻松追完。以前的电视剧是往剧情里插爽点,短剧则是往爽点里插剧情。最受欢迎的“男频”,多为底层男性逆袭、赘婿拜候封相;“女频”则是甜宠霸道总裁、仙侠虐恋,粉丝完全不用快进,就能直接高潮,像极了当下快节奏生活的“精神鸦片”。

上瘾的几千万用户纷纷买单,让投资只有几十万、一周拍100集的短剧,轻松收割数千万、乃至上亿元票房,成功接力直播,成为新的造富风口。

赚钱的“快”感让横店超九成的剧组都在拍竖屏短剧,也让直播生意“做不下去”的杭州眼红。

于是,杭州的直播基地摇身一变,成了短剧工厂;几周前还在做直播生意的KOL,转身就要进军短剧市场;原本网红云集的杭州滨江区,成了短剧新的集散地,多家公司开出百万年薪抢人。

跟短剧的快节奏相似,从事短剧行业也讲究“快”:拍摄制作周期短,买量快速筛出爆款,更重要的是趁监管空窗期,蒙眼狂奔。

01

杭州要抢横店饭碗?

“横店已经被短剧占领了,影视城里、别墅、酒店,到处都是拍竖屏短剧的,占比估计有90%。”多位横店影视从业者表示。

疫情期间,来横店拍戏的剧组骤减,让横店传统影视产业经历了至暗时刻,“横漂”的群演找不到活,大量店铺关门成了横店“寒冬”的注脚。

“来横店快两个月了,只拍了五天戏,生活费都不够了,不知道下一场戏在哪里。现在拍电影、电视剧、网剧的剧组很少,竖屏短剧适合我的角色不多。”50多岁的“横漂”张默说。

受年龄限制,张默只能在一些影视剧里扮演特型中老年角色,而网剧主要招30岁以下的年轻演员,这让他觉得自己跟风口擦肩而过。

竖屏短剧的这波热潮从2021年就已经兴起,内容制作的核心是爽点,跟草莽时代的直播带货一样,一部手机、几个人就能开工,但如今,一个竖屏短剧剧组可以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总导演、选角副导、主配角、场务、灯光、摄像、道具等,小二十人成了标配。

巨大的需求让短剧演职人员工资水涨船高。横店某剧组副导演对《豹变》表示,之前一位龙套演员一天工资100多、200元,现在前景演员普遍500元起,形象好点的特型演员每天工资1000+。

“前阵子一位演员开价1000多元,当时嫌贵,没聊下来,等两小时后电话过去,工资给到1500,但人家已经没档期了。”该导演说。

11月15日,在“演员工会”小程序上,《豹变》随机统计了前50条横店演员招募信息,其中有33条是短剧剧组发布的,占比近七成,年龄多要求为20多岁。

图片

横店短剧演员招募需求火热

竖屏短剧狂飙背后,是一个月赚100倍的暴利。一位在横店影视产业试验区经营道具生意的老板对《豹变》表示,前阵子他向一个短剧投资了75万,一个月充值流水接近1亿元。

这样的暴利让眼下风头正盛的直播带货也望尘莫及。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网络表演(直播与短视频)行业发展报告(2022—2023)》显示,截至2022年末,直播行业主播账号累计开通超1.5亿个,但腰尾部主播处境艰难,95.2%的主播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

严重的产能过剩让“直播电商之都”杭州也不得不瞄准微短剧风口,抢横店的饭碗。

位于杭州东北部的临平区云裳城早在2021年3月就成为全国首家淘宝直播示范中心,当直播带货进入下半场,“弃播从剧”,变身成为临影厂,准备跟横店、各大电影制片厂抢生意。

跟横店主打秦汉、唐宋、明清等古装大制作不同,临影厂更侧重现代街景,也有红墙青瓦布景供轻度古装剧拍摄,契合了当下短剧的制作需求。11月9日,临影厂举办首届杭州微短剧大会,抢占行业高地。

除了当地政府提前布局,杭州吸引短剧人才自然少不了“钞能力”。在BOSS直聘上,杭州多家公司为短剧负责人、总编开出了百万年薪,薪资是同期不少直播负责人岗位1.5-2倍。

11月初,杭州一位服装直播带货的KOL在自己的微信群宣布,将进军短剧行业,已经带队去横店考察了数日。

“杭州服装带货基本到头了,短剧会打倒直播,滨江已经有一堆人在做短剧。”该KOL称。

02

24小时入账3000万

七天制作一部短剧,生命或许只有24小时。

判断一部短剧能否大火,标准是24小时充值金额:如果能火,就加预算、买量,如果反响平平,就砍预算,甚至自生自灭。

起初,有剧组在充值突破600万元时便预定庆功蛋糕,后来门槛提到千万级别。7月,《哎呀,皇后娘娘来打工》24小时充值金额1200万元;8月,《闪婚后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24小时充值流水破2000万元;11月,《离婚后,她带六宝惊艳全球》把门槛抬高到3000万元。

如今,没有突破2000万元,都不好意思发庆功海报。

花半个月筹备、拍摄,上线就吸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竖屏短剧赚钱风口是无数网友用几十、几百元一点点堆出来的。付费方式一般有两种:一种是交365元年费,可随意看平台内短剧;一种是按集付费。

以近期在抖音热播的《温言如故错赋流年》为例,前11集免费,12-99集每集需要支付200K币,追完整部剧至少需要支付129.8元。而腾讯视频会员包季、包年费用为50元、178元,跟短剧相比便宜不少。

付费追番的模式在网文时代就已经存在,不算创新,但胜在人多,总体收益相当可观。2022年,快手短剧日活用户超2.6亿,其中超50%的人已经养成追剧习惯。巨量引擎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短剧日均消耗的广告费在5000万元以上。

图片

2023年字节系短剧消耗走势图

上述导演表示,去年,横店一家公司投资七八万元拍短剧,最后充值金额几千万元,公司直接起飞,现在All in短剧。

就眼下的行情来说,短剧几乎是不会赔本的买卖。多位横店从事微短剧制作的人士表示,如果是拍过爆款的导演、演员,很多短剧公司会直接买断新剧,为投入兜底,保证制作方不会亏。

“类似九州文化这样的公司,采购短剧的报价,一集能给到一万元,回报还是很可观的。”一位参演过多部短剧的演员说。

但如果没选对导演、演员,或者布景、拍摄让观众一眼就觉得很差,还是可能会亏钱。“60%-70%不会亏。投资50万,充值20万,多少能赚回来一点,不会全亏完。”一位横店短剧投资人表示。

在经历两年野蛮生长后,短剧逐渐对准备捞快钱的投机者说“不”。在发展初期,一部短剧投资可以低至十万,用手机拍摄,但目前各方面成本都在涨价,投资可能要接近百万。

多位短剧从业者向《豹变》确认,平台收剧的标准也在不断提高,要保证制作精良,不收低质量的剧,试错的成本、风险比之前大很多。

“最开始短剧擦边比较猛,有的挺暴露,现在要求高了,偶尔会有点擦边,要不然一点没有,观众不买单,只是没那么放肆,尺度没那么大。”上述从业者表示。

03

被禁投流,灰产接力

刺激情绪的短平快爽剧,受众多为下沉市场。殊不知,用户花几十元嗑的CP,或许至少有一半进了水军的腰包。

短剧爆火后,已经衍生出一条完整的推广产业链。11月2日,原本做面膜微商的沈凡发了第一条短剧朋友圈:“今天忙一天了!新项目强势启动!太火了!0投入手把手教你!”

随后沈凡又发了几组照片,晒身边朋友做短剧推广,号称日入10万。当晚沈凡便招到50多个代理,“咨询即成交,只要你们听话照做,保证每一个人100%都有收获”。

自那天起,沈凡的朋友圈换了种画风,从小姐姐敷面膜,变成了晒短剧分佣流水:“闻到钱的味道没”“一天收入8万-10万”“每天2分钟就可以搬运好一个作品!50岁,60岁的阿姨都会,你觉得还成问题吗?”类似的“鸡血”在她朋友圈频频出现。

沈凡算了一笔账,参与短剧推广将获得充值金额52%-73%的分佣,即用户充值100元,代理最少能抽成52元。不过,其中只有0.9%由抖音小程序推广计划直接分成,剩下的51%将由沈凡所在的公司再分配。这无疑增加了翻脸不认人的风险。

在黑猫平台上,有用户投诉称,推广的短剧好不容易成了热门,但自己只拿到0.9%的佣金,剩下的51%平台装傻充愣,故意不结算分成,自己一毛钱都没拿到。

“只结算金额少的分成,大额订单就是不结算,不管怎么联系小程序客服、投诉,都没有用。”该用户称。

从参与短剧推广的账号实际表现看,想赚到钱并没有那么容易。广东的程飞抖音粉丝恰好破千,11月10日开始参与短剧推广,5天时间里,发布了15条视频,效果最好的只收获了5个赞,两个赞及以下的视频有8条。显然,这样的流量没有为他带来佣金,原计划带货的商品橱窗GMV也为0。

浙江一位抖音服务商运营总监对《豹变》表示,上级代理不需要投入太多成本,只要发展下线就能抽佣,相当于空手套白狼,所以给出的分佣比例很高,但小白用户没有流量、账号矩阵,想赚到钱很难。

手上有很多号,批量操作的,才可能赚到钱,但也有侵权、封号的风险。”该运营总监说。

依赖买量的短剧想要爆火,就必须花大钱推广,让短视频平台成了幕后大赢家。而代理们试图不交广告费,就白薅短视频平台流量的羊毛,使得“抖快们”自然对其不会心慈手软。

沈凡也证实了这一点:“哪部剧火,我们就抄哪个,但是只搬运粉丝不多的账号发布的视频,用工具去掉水印,就能直接发。抄袭大号容易被投诉封号。”

沈凡在代理商群晒出了学员多账号运营,并表示,这个号没流量,那个号上;那个号被违规了,还有其他的号,反正每天都能创收。

图片

沈凡晒出的学员多账号运营

实际上,在短剧产业链里,沈凡及代理商只喝到了汤,肉主要被抖音、快手、微信小程序吃到了嘴里。

据国联证券测算,2023年短剧市场规模可达到200亿以上,行业处于快速增长期。这相当于2022年国内电影票房的66%,也就是说,短剧用了两三年,就快赶上电影市场花了几十年才达到的规模。

虽然短剧充值金额高,看似很赚钱,但有相当一部分钱需要用来买流量,买量成本甚至可达充值金额的八成,通常,买量费用由短剧平台支付。

“先投个50万、100万,如果效果好,再投150万、200万。平台承担的风险大,能拿到充值金额四至五成的分佣。”上述横店短剧投资人说。

在近两年抖音、快手举办的多场行业论坛上,都把短剧作为亮点作为展示。其中,2022年,快手星芒计划共出品短剧200多部,播放量破亿的超过100部,付费用户增长480%,可见短剧强悍的吸金能力。

而将短剧配上字幕,便可到海外再赚一波。2023前三季度,中文在线旗下海外短剧平台ReelShort在iOS、Google Play净流水分成达48万、223万、1484万美元,半年增长了31倍。这促成近期短剧概念股暴力拉升。

而这也能成为新的灰色地带。“在国外卖了1000万,回来说就卖了10万,谁知道呢?”有业内人士表示。

短剧在野蛮生长后,监管的紧箍咒正越收越紧。继2022年11月广电总局利用三个月时间,组织开展“小程序”类网络微短剧专项整治工作后,11月15日,广电总局将再次开展为期一个月的网络微短剧专项整治工作,除了加强内容审核,还将短剧APP、小程序纳入日常机构管理,建立“黑名单”机制等。

11月15日,快手发公告,下架十几部违规短剧。11月16日,127部短剧被抖音禁止投流,相当于被判死刑。从剧名看,多与鬼怪、封建迷信、情色有关。

多位业内人士坦承,监管红利是短剧成为赚钱风口的重要原因,长剧中不能出现的鬼怪元素、灵魂摆渡故事却能被短剧小程序收录,未来监管收紧是必然趋势,现在要做的就是蒙眼狂奔。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默、沈凡、程飞为化名)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