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手拿,不用头戴,AI时代的无屏“手机”挑战iPhone

2023-11-24
创始人夫妇来自苹果,团队“含果量”极高。

图片

作者丨李霜霜

编辑丨海腰

Ai Pin还未正式与大众见面,就已被选为《时代》“2023年度最佳发明”之一。

11月10日发布的Ai Pin是近期备受关注的AI无屏幕可穿戴设备,它由初创公司Humane推出。两指之间智能操作,轻便的交互和简洁的外观,熟悉感扑面而来——这很苹果。

Humane的成立者是苹果前设计师Imran Chaudhri和他的妻子Bethany Bongiorno,这两个苹果老员工在屏幕交互等领域有1000项专利,离开苹果研究5年后,让屏幕“玩起了消失”。

图片

Humane创立于2019年,共获得4轮投资,于2023年3月8日获得最新一轮1亿美元融资。投资方是“全明星阵容”,包括Forerunner Ventures、高通创投、老虎环球、Valia Ventures、LG Technology Ventures、Sam Altman、Kindred Ventures、Hudson Bay Capital Management、Volvo Cars Tech Fund、微软、HICO、Top Tier Capital Partners、Lachy Groom等。

图片

目前,Humane共计获得融资约2.3亿美元,估值8.5亿美元。

据悉,公司大约有250名员工,其中近100名是苹果前员工。夫妇二人也将苹果iCloud、FaceTime的高级工程总监Patrick Gates挖过来当CTO。

据Humane预计,Ai Pin第一年的销量会达到10万枚。

一、一个“消失”,四个“不用”

Humane办公室位于旧金山SoMa社区,这里的底色是嬉皮士街区,同时又矗立着摩天大楼,YELP、LinkedIn、Uber都在其中。

11月10日凌晨,Imran和Bethany在SoMa社区的设计实验室通过视频发布了Ai Pin。外形上,它是铝材外壳材质,像一枚胸针。拥有两个指示灯,设备重量为34.2克,电池组重20克。在内部,搭建了2.1 Ghz八核高通骁龙芯片,4GB的RAM内存,8GB的ROM内存。

图片

Ai Pin售价699美元起,由于捆绑了T-Mobile上的定制化无线网络,用户还需向T-Mobile支付每月24美元的无限通话、短信和数据费用。

纽约时报描述:“这个让人想起《星际迷航》中佩戴的徽章的小工具,它的人工智能技术比Siri、Alexa和Google Assistant更进一步。”

具体而言,Ai Pin结合人工智能有“四不用”的特点。

它只有一个触摸板,不用屏幕交互。与苹果的Vision Pro不一样的是,Ai Pin要把用户从屏幕中脱离出来,减少用户对屏幕的依赖。用户通过内部的传感器,用手势或语音来做到拍照、接电话、唤醒助手来操作。

如食指和拇指互点,切换天气、日期、时间;倾斜手掌,选择菜单;合拢手掌,返回主界面。

图片

不用头戴、手拿,它是一个别在衣领/胸口的智能助手。Humane多次预告过产品外形。9月,Ai Pin公共场合的首次亮相是在巴黎时装周Coperni的2024 年春夏秀场上,超模Naomi Campbell翻领佩戴Ai Pin,展示了其完整外形。

图片

Imran表示:“Pin这个名字是一种隐喻而非物理状态,以唤起“将设备固定在衣物上”的感觉”。Ai Pin常用佩戴方式是通过磁力夹子(电池内置其中)磁吸固定。

不用连接智能手机,它是一个独立设备。相比手机,Ai Pin更类似于一个人工智能语音助手,用语音调动GPT。“它将记住你输入到笔记中的所有内容,根据你的图片、视频等,回忆起相关的内容。”Humane称,Ai Pin的内置人工智能 AI同时得到了 OpenAI、微软、谷歌、TIDAL、Slack 等公司的支持。

这个助手的功能有:帮助用户实时翻译,查看蛋白质含量,显示导航路线,遇险发出警报,查看物品价格,完成购买等。

不用再下载APP,Ai Pin搭载了自研COSMOS 操作系统。Ai Pin的核心操作是语音控制,通过AI Mic的软件连接GPT大模型。“我们不用APP,Humane的操作系统运行在设备和云端的人工智能体验,系统来选择合适的人工智能。这意味着您不再需要搜索、下载或管理应用程序”。

同时,Ai Pin内置了1300万像素的摄像头,拥有两个呼吸灯,告知用户或提醒他人Ai Pin的麦克风和相机正处于活动状态。

二、凭直觉让设备变现

第一代iPhone在2007年发布,重新定义智能手机,滑动解锁打开了触控时代,这个功能由Imran Chaudhri协助发明,他在苹果专注于用户界面和交互。

Humane创始人Imran夫妇俩曾在苹果长期从事硬件设计和软件工程工作,为苹果UI设计贡献了许多。Imran在他的个人网页展示了专利列表,如iPhone显示字幕的方法、iPad用户界面设计、滑动调整字体大小的方法等。

图片

1995年,Imran初入苹果,他的成长正处在乔布斯回归苹果期间。后来在Scott Forstall的带领下,Imran参与到OS X的Aqua界面设计。2008年,在设计iPad时他认识了团队的软件工程总监Bethany Bongiorno。Imran由乔布斯培养,Bethany领导着他的重要团队,两人相恋,成为彼此可靠的伙伴。

乔布斯的逝世对苹果的直接影响是管理层变动、客户关系转移。而对Imran来说,苹果公司的价值观发生了变化。

Imran夫妇在2016年底离开了苹果,成立“Humane”,“hu.ma.ne”的意思是“人类和计算之间的下一次转变”。

有人猜测他离开苹果的原因是:苹果的创新突破越来越少,无法满足他的创作。Imran表示:“我们知道我们的未来不在苹果。要去探索下一阶段,即使可能没有确切答案。——但这一点非常重要。”

2018年,Imran夫妇做出决定,自筹资金建立3人办公室开始设想。

2021年,Mac OS X20周年之际,Imran发推祝贺。大众关注到了Humane正在筹划创新技术。

2023年3月,Humane从华丽投资阵容中筹集到1亿美元资金。

2023年6月,在Imran的TED演讲中,AI让设备“消失”还是一个未来。

Bethany热衷于建立和领导高绩效团队来解决复杂问题,而Humane潜心研究了5年时间。在Sam Sheffer的节目中,Bethany分享,当她觉得Humane的进度太慢时,Imran则会说,这是它该有的样子。在疫情中建立公司,风雨飘摇中运营团队,Bethany的领导力起了重要作用。“作为一个领导者,在艰难时刻让成员知道我会努力解决问题,告诉他们‘没关系,我们可以继续前进’。”运行Humane让她觉得保持耐心对项目进展有很大的帮助。

Imran则是一个相信直觉的人,这一点他和Bethany达成了平衡。Bethany会同时思考和处理多件事情,Imran理解她的天马行空,用她幻想搭建真实,让Ai Pin从一个疯狂的想法变成实物。

此外,Imran耗费了大量时间去了解每一位员工的故事,和他们建立联系和信任。还没有产品,Imran就坚持要在官网上展示Ai Pin细节的每一位制造者照片,讲述他们的故事,这吸引了大批人才。Bethany解释,这是因为Humane在建立基于价值观的公司。

Bethany知道,她和Imran的初创公司不会从0开始。他们有“苹果基因”,员工列表“苹果含量”极高,团队约90人都是苹果前员工。如开发了手机/平板Face ID的Adam是软件工程经理,前苹果工程副总裁Rubén是技术顾问,设计了iCloud照片的Josh是产品设计师。此外,还有来自谷歌、思科、英伟达、Uber、Sony、LG等知名公司的专业人士。

图片

三、没有App

在Humane创立之初,Imran夫妇希望设计一款更简约的设备,让用户自然交互,同时功能更强大,Ai Pin的设计灵感由此而来。

然而,Ai Pin发布后,质疑声高过支持声。它取消第三方APP的概念首当其冲。

智能设备如手机、平板已经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Ai Pin断开应用生态等同于将互联网设备变为单机设备。以其切断Facebook、TikTok为例,相当于斩断娱乐消遣为主的消费人群接入。此外,听音乐需使用Ai Pin官方合作的Tidal平台,音乐种类丰富性大打折扣。

网友认为:“个人觉得不现实。隐私性保护没有手机好,游戏体验差,清晰度比不上手机。它可能会成为智能手表,但不会演化为手机。”Ai Pin仍有设备的硬性问题待解决,如设备回答问题时响应有几秒延迟,若是用户不注释视觉提示屏幕会有更明显的滞后感。

有人注意到,Ai Pin做装饰品很时尚,但作为一款可穿戴设备并不防水。Humane在产品常见问题解答中有这样一句话:“您的Ai Pin和电源配件不应暴露在水中。”这限制了它的使用场景,在暴风雨、出汗或做容易溅水的家务时不方便佩戴。

此外,据The Verge报道,Humane的发布视频中有两处事实错误,并且都对应了Ai Pin的核心功能。一个是接入GPT语音助手后,Ai Pin谎报了日全食最佳地点。一个是视频中测量Imran手掌中约10颗杏仁的蛋白质含量是错误估计,Ai Pin所估计的15g蛋白质需要75颗杏仁提供。网友认为,这是机器视觉+GPT-4联合犯下的常识错误,而且无法回答消息来源。

图片

Bethany面对质疑声表示,他们没有想过替代智能手机,只是为了让人类与科技的关系真正无屏化。

对Ai Pin的隐私争议,外观上,Humane在设备上放置了“信任灯”,以提示设备摄像头何时处于使用中,麦克风系统则必须由用户手动激活。系统设置上,购买Ai Pin的用户会被邀请通过受保护的门户登录,数据只存在本地而不会用于大数据训练。

图片

Meta AR项目前负责人Mark Lucovsky则对此陈述了一个矛盾:“设备对隐私的重视反而会阻碍突破性功能的诞生。”

未来数月,将会有数款硬件设备推出。Ai Pin这类可穿戴智能设备的大众市场之路还待开拓。十余年前,谷歌推出Google Glass时面临强烈的隐私争议。现在,即使是号称最好VR头盔的Quest Pro,John Carmack也直言它绝对不是性价比高的消费市场的头显。

Sam Altman强力助推的可不止Humane一家公司,他也在和前苹果首席设计师Jony Ive、孙正义洽谈开发一款新的人工智能设备,噱头也是“AI界的iPhone”。

不过,Imran夫妇毕竟是乔布斯带出来的学生,他们坚信老师的观点:“即使对客户有利的东西可能对我们的商业模式或公司来说并不好。也要尝试推动创新、创造,同时为自己的客户而战,就像试图转动一艘巨轮一样。”

所以,Ai Pin可能是2001年的iPod,刮起一阵风后便消失,也可能是2007年的iPhone,抛砖引玉打开AI智能设备的大门。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