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火的短剧游戏,其实还在试验期

2023-11-25
短剧游戏化:互动剧能否注入新生命?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深瞳商业(ID:DEEP-FOCUS),作者:沈拂衣,编辑:楚青舟,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有鹿选鹿,无鹿重开”

“再选一千遍还是郑梓妍”

“只想给浩浩一个家”

如果你也刷到过这些语录,就知道这款真人模拟恋爱游戏有多么无孔不入了。

图片

被批男凝、开后宫、媚男的《完蛋!我被美女包围了!》,还是火速霸榜Steam国区热销第一名、全球第四。

仅用500万元制作成本、40多元售价,就创造了超3400万元的收益。更带动了A股影视游戏公司的股价飙升,甚至AI概念股也连带涨停。

资本正涌入短剧、游戏市场,奇树有鱼等多家上市公司已在布局短剧业务,或开发真人互动影视游戏。

图片

未来,或许会有一波将短剧游戏化的“复古”玩法,也会有将游戏真人化、剧化的新维度玩法。但这两种玩法的前景如何呢?

目前已经透支了概念空间的这片新市场,真会是下一个风口吗?或许我们还需要更多冷思考。

一、短剧游戏化:互动剧能否注入新生命?

说起《完美!》,其实在制作和宣发上都更偏向短剧,游戏观感也很有短剧的质感。

制作方小有内容CEO陈俞荣也承认,他们更倾向将这个真人模拟恋爱游戏视作是“互动影像”,拍摄时的分镜、场景也采用短剧的呈现方式。

可以说,它更像是将短剧给游戏化了。

对影剧做游戏化处理,增强观剧时的互动体验,这在2019年曾掀起过一个“小风口”——互动剧。

互动剧自欧美而来,通过交叉网状情节结构、加强叙事互动性、多结局导向,来增加观众的观剧主体性。

最早的则要数1967年的第一部交互电影《Kinoautomat》,观众可以用手边的红绿按钮,决定电影剧情的走向。

最近的有Netflix《黑镜:潘达斯奈基》(2018)《贝尔对战荒野》(2019)。

其中《黑镜》观众可用触屏或遥控器选择,存在70多种剧情分支选项,对应7个结局和两个彩蛋,内容时长312分钟,体量之庞大可见一斑,对于制作方的资金投入要求自然也更高。

在我国先吃螃蟹的是优酷2017年的古装武侠互动剧《忘忧镇》,水花不大。

值得一提的是互影科技,先后推出了《古董局中局之佛头起源》(2019)和《明星大侦探之头号嫌疑人第一季》(2019),选择探案悬疑类内容、依托大IP展开互动剧集,显然是更聪明的一种做法,两部豆瓣评分都不错。

《古董》的选择点在于破解机关谜题、与日军斗智斗勇,“师徒关系”的冷热也是互动的结果之一。

《明星》的选择点在于搜证、提审、指认真凶等环节。

依托对话、QTE、解密多种玩法,不过体量还是不及《黑镜》,《古董》长度20分钟,《明星》单集25分钟×6集,中视频支撑不起太复杂的支线剧情,互动难度太高则容易劝退观众,整体体验感还有提升空间。

与探案冒险类互动剧的好评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倍受吐槽的真人恋爱互动剧。

桃厂紧跟风口推出的《他的微笑》,剧情是“菜鸟职场小白女主+偶像练习生五选一”的模式,片长260分钟创新高,剧情本身难逃尴尬狗血,互动内容缺少吸引力,豆瓣评分仅5.1。

此外还有2020年初腾讯视频与一零零一联合推出的互动剧《拳拳四重奏》,依然被吐槽“演员演技尴尬”“没兴趣和四个男主互动”。

曾经引起各大平台连番下注的互动剧,缺乏破圈作品与后续,观众很快便感到乏味。

个别成功案例,大多需要依托知名度高的大IP衍生,才能吸引观众“试吃螃蟹”,原创的几个因剧本硬伤、互动不佳,倍受诟病。风头过后,只留下一点波痕,互动剧也从而成为了一个伪风口。

而如今短剧盛行,品类齐全,是否可能给互动剧注入新的能量呢?

短剧受众广,目前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10.12亿,而最近半年内,一半以上的短视频用户看过3分钟以内的微短剧/微综艺/泡面番。

且短剧数量这一两年爆发式增长,2022年规划备案数达2775部。国联证券预测,今年短剧市场规模可以达到200亿以上。

各大中长平台也对微短剧开始扶持,抖快则着力打造精品,与行业头部公司联合开发项目。

与传统影视生产中的To B模式不同,微短剧是偏向C端的,天然与互动剧的调性合拍,一些微短剧也是由影视剧衍生而来,如《唐朝诡事录》的衍生短剧《大唐来的苏无名》,能够给互动剧较为深厚的观众基础。

此前较热门的互动剧大多需要明星出演的加持,例如潘粤明、林更新、明侦嘉宾等,而微短剧平台自带流量,快手日活超2.6亿,也能给短剧改成的互动剧带来一些关注度。

互动剧想要借短剧“复活”,真正的难度还在于制作和观剧环节。

微短剧中适合用于互动的题材其实前人已经试错出来了,探案悬疑、冒险闯关的受众面会更广,恋爱模拟类考验剧本与演技。

微短剧目前热门类别是霸总、甜宠、古风、虐恋,热题材扎堆,本子内容多少就有些重复和单一。

一旦改成互动剧,剧本必然试图穷尽种种剧情走向,是不是也可能造成“看完一部剧就等于看了N部剧”的观剧效果?

如开发其他品类题材,如探案、冒险、科幻等,制作成本也随之上升,又失去了微短剧“以小博大”的内在优势,事难两全。

另一方面,号称“用土味收割中年人”的短剧,往往用强反转、强爽感等特质来让观众上头,但假如选择权交到观众手里,这种被编剧脑洞牵着走的“上头感”无疑会削弱许多,也不怪网友说互动剧“编剧偷懒”、“不做取舍全摆上来”了。

事实上,编剧非但没偷懒,反而更累。

互动剧本身在编写中需要安排众多支线,有的是借由问题解决的场景分裂出来,例如《古董》里观众引导潘粤明角色解开重重机关,有的是借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物品选择来分裂路径,在《黑镜》中有许多。

可以再无交叉,也可以在某个节点再次交汇,导向不同的结局版本。

这种叙事框架和传统的线性叙事截然不同,对编剧能力无疑是要求很高的。一旦剧情衔接处理不当、影视画面不够严谨、某个支线剧情不够饱满有趣,观众的交互体验就会大打折扣。

此外,短剧平均几分钟一集,通常前面5-10集免费,后面付费。

快抖20集左右的短剧单部售价不超过10元,但小程序短剧普遍80-100集,一集的价格在一块多,整部看下来也要几十元。

目前的短剧是编剧留够了悬念和噱头,引导观众集集“解锁”,如果融入互动模式,观众真的会为“自己的脑洞”而坚持看完整部吗?还未可知。

还有一点,影视剧和游戏受众的重合度,或许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很多人看电视时只是作为工作、学习、健身时的“背景音”,并没有想要参与影视剧的互动。

2021-2023年,Netflix将热门剧集改编成游戏,却惨淡收场,只因大多数订阅用户并不玩游戏。

简单说来,剧情分支过少,容易遭遇网络剧情曝光,影响互动剧购买率;剧情分支过于复杂,则成本飙升。

再叠加其他难度值——观众未必能买账、演员演技未必能达到“同场景不同剧情”的表达要求、游戏互动植入节点未必巧妙、目前VR技术对互动剧的支持有限。

目前阅文集团、唐德影视、光线传媒、掌阅科技都有进军短剧、开发相关IP的布局。

技术上,华策影视在互动剧这块还是有探索的尝试,已上线“影视剧本智能创作系统”,自研适合微短剧开发的垂类模型,并搭建LED虚拟影棚,助力虚拟人制作;芒果超媒已布局5G、AI、VR技术,自主研发互动剧制作平台。三七互娱投资VR产业,开启短剧布局。

这些动作可否为互动剧的未来赋能,还需拭目以待。

总的说来,短剧的游戏化在技术突破、精品内容出圈前,还只是处在高概念的试验阶段。

二、未来真人短剧游戏,前途未卜还是大有可图?

短剧游戏化和游戏短剧化,因为归属不同平台,面向不同用户群体,咱们分开讨论。

资本涌入短剧游戏战场是显而易见的趋势了,那么,《完美!》能给我们后续的真人游戏化哪些启示呢?

一是打破壁垒搭配出奇迹,切中心理空缺打开局面。

《完美!》虽爆火,却不是凭空而来。模拟恋爱游戏这个品类的承袭是脉络分明的。

20多年前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日本起源的宅男游戏“Galgame”如《白色相簿》《Clannad》,再到国内乙女游戏,剧情、形式与玩家体验一直在创新,但始终还是2D动画形式。

“恋爱模拟+真人短剧”的组合拳也并不是INTINY的首发,不过之前大多是互动剧的范畴,运用在游戏领域则是一个新创举,也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图片

此外,国内主流的恋爱游戏是女性向的,例如《恋与制作人》《光与恋之夜》。而男性向恋爱模拟游戏很少。

类似《奇点时代》就是看准市场缺少此类产品而做出来的,且很敏锐地着力于提高玩家体验度,在一般AVG的基础上,采用大量剧情分镜图、手绘动画、BGM转场音效。

图片

玩家体感在《完美!》则被更好地满足了,比起《奇点》因NTR桥段爆雷(男主目击白月光和其他男子一起)招黑,游戏中的6个女性角色则完全是“男性友好向”,各自有她们的魅力所在,演技肉眼可见比某些流量还好,至少能让玩家说出“把爱我演得情真意切”,美好到近乎科幻的程度。

《完美!》能横扫一众3A游戏大作,只能说沉浸式真人恋爱游戏精准狙击了男性用户心理——抛除世俗成功属性的“loser”也能被无条件地支持与爱着,一众游戏玩家在评论区大发溢美之词,94%的好评率可见宅男群体是多么受用。

但游戏制作方或许只是恰巧摸对了脉门,对社会心理缺少更深入的研究。河马游戏一官宣正与INTINY合作,蓄力开发针对女性用户的“帅哥版本”,在网上立刻遭到一众女玩家吐槽,INTINY工作室发出声明模棱两可地“辟谣”。

图片

说起来,这类乙女游戏的真人版效果倒未必会比纸片人香,《代号:海》的扑街还历历在目,在女性思潮风行的当下,真人版本演绎得不好,极有可能成为“大油田”和“万人捶”。

最关键的还是创新,无论对卷生卷死的短剧,还是游戏领域而言,这都太稀缺了。

后续真人游戏如果还是在《完美!》这个模式上打转,用户新鲜感已稀释,同质产品效果不会太好,如果再往前一步,像有些网友说的“调高mod自由度”,则容易突破审核尺度,引发负面舆论。

不妨延续“搭配出奇迹”的模式——试试“真人恋爱+”,例如和卡牌、冒险、仙侠、开店、种田等品类形式玩“拼多多”。但同时也要明白,《完蛋》的走红与它爽感直给、集中突破玩家心理防线不无关系。

当下市场的僵局,也有商业游戏氪金套路过多而让玩家倍感心累的原因,倒不如像《完蛋》的简单套路“40多块你买不了吃亏”。

搭配其他模式尝试破圈固可一试,更要合理安排游戏盈利点,迎合玩家心理。

同样,比起制作极其精良的2D版游戏,真人版游戏在制作质感上未必要一味追求精良,毕竟你不可能在对手的巅峰打败对手。

略带一些“糙感”、“原生感”乃至“土味”,走反差路线,或许更贴合当下都市人“反精致”“爱玩梗”的心理,反而有出其不意的亮点和效果,反差认知带来的猎奇传播是无与伦比的传播效率,《羊了个羊》、《完蛋》以及社交平台上的“土味博主”的走红,也正暗合了这一点。

游戏说白了,能满足心理就是最底层的逻辑。就像尼采说的:“人最终喜爱的是自己的欲望,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

二是瞄准互动核心精选剧本轻量级路线

《完!美》的成本并不算高,拍摄+后期制作与互动设计加起来500万左右,作为一款现象级真人游戏,口碑与热度是难以复制的。

而用户也会对后续之作的细节、质量提出更高的要求,假如要拥有更丰富的剧情链条、解锁更多恋爱场景、升级互动体验,都意味着成本“蹭蹭蹭”地上涨,也就难以为继。

如果要开发其他品类的真人游戏,相比恋爱模拟游戏,天然的制作成本就更高昂一些,因成本问题后期崩塌的可能性增大。

拿前几年红极一时的《隐秘守护者》来说,这部由New One Studio开发的互动叙事类游戏,以谍战剧为题材,让玩家体验爱国热血大学生肖途的角色,在抗战时期的上海开展地下工作。

游戏形式是简单的“做选择”,“谍战题材+良好剧本+真人效果”,吸引力拉满的《隐秘》在steam2019年2月底已攀升到全球热销榜TOP1,却在身陷发行平台之争后,被爆解散。

图片

也有传言是因为商业回报率不足,据说投入超过千万元,拍摄两年,演职人员达到上百号人,服化道也尽显精良。

与其一味追求场景优化等让成本飙升的要素,不如瞄准互动叙事核心,深化互动选项的深度,优化叙事结构,让真人游戏剧情更紧凑。

例如打着《隐秘守护者》“继承人”的真人互动游戏《深海》,空有“程序员勇救被绑架的未婚妻”的悬疑外壳,却剧本单薄、毫无悬念感,互动选项设置也缺乏意义,反而失去了互动游戏本该有的优势。

三是借助AI技术,释放真人游戏的无限空间

说到缩减成本,自然会想到把AI技术融入游戏开发流程之中。根据脉脉高聘发布的《2023游戏行业中高端人才洞察》,将近95%的游戏从业者已向AI打开怀抱,AI在游戏行业的运用将触及PME三端(P生产M营销E玩家)。

消息称,掌趣科技已和LAYABOX合作,将原有的LayaAir升级成AI游戏引擎,为游戏开发者提供“最易用的AIGC引擎生态”,对游戏开发生态的革新意义非凡.

图片

前端生产环节,是AIGC当前最亟待开发,且与成本关联最紧密的用武之地。在情节策划、场景搭建上可发力不少,此外还有任务、对话、关卡、地图、道具生成等游戏世界相关的建设。

利好未来解谜、探案类的真人游戏。不仅如此,还可以根据玩家信息、历史行为,为不同玩家生成“定制款”的游戏路径和体验,甚至不同结局版本。

避免类似《完蛋》被游戏主播公布所有人物攻略、解锁全部场景,以致失去可玩性的问题。

而与真人游戏最息息相关的,是AI可以智能合成真人化的NPC角色,类似Mantella这样的AI Mod,还有ACE技术,足以让NPC具备与玩家灵活交流的自主意识和沟通能力,不再依赖于设定好的台词。

尤其是《完蛋》这类生活向、现实向模拟游戏更有发挥空间。《完蛋》中的死党老六、房东大叔、隔壁病友等NPC都成了网友玩梗的一环,甚至玩笑说“求开发攻略房东版本”。

图片

AI定制款的NPC还需要技术上的进步,在情感交互、识别记忆用户内容等方面加以完善,以免NPC遗忘“进度条”的怅然若失。

《完蛋》部分玩家表示,“游戏通关后仿佛失恋一样”,说明对真人(或AI真人模拟)游戏,人类可能不由自主会投入更多的现实投射、情感寄托,AI仿真人NPC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防止游戏中的真人扮演者在现实中的言行“塌房”、“滤镜破碎”等问题,像《完蛋》的林乐清扮演者王星辰在抖音直播时“手撕”另一演员,就让不少玩家直呼下头。

在玩家体验环节,AI赋予玩家自行定制玩法、“训练”NPC的权力。类似芬兰Roleverse公司的冒险游戏《Roleverse》,就是让玩家定制游戏世界,犹如“我的世界”;

再如《蛋仔派对》同样利用AI创造了用户共创的内容生态。假如真人(或AI真人模拟)游戏也开放玩家定制的话,还需限定定制范围,同时让指令符合社会道德、法规要求。

目前,紫天科技旗下的河马游戏已联合奇树有鱼,将推出多部模拟恋爱互动影视游戏,主打同类型不同场景、题材的序列开发,覆盖中式恐怖悬疑、玄幻修仙、真人恋爱等热门主题。

例如《开棺》《误入寻仙宗》《哥哥,加油啊》等游戏产品预计于明年内上线运营,这一批后续作品的市场效果,将检验真人游戏是否真的具备长线投资价值。

在“真人+游戏”风口下即将上线的,是百纳千成与大鱼快游、bilibili游戏联合出品的长篇真人互动影游《隐藏真探》,处于内测和报批阶段,当前预约人数已达到十几万,上线后的口碑好坏,对于真人游戏的前路明朗与否,也是意义颇大的。

显然,《完蛋》让互动影游重返大众视野,借力当下势如破竹的短剧,以及AIGC燃起的影视游戏产业变革,看似前景一片光明,但我们也不能忘记曾在2019年昙花一现的互动剧伪风口。

同时,不得不承认,互动影游在市场研究、生产成本控制、工业技术成熟度等方面还有许多亟待解决的难题。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