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富豪抄底中国电商

2024-02-21
京东、阿里巴巴经历了长久的股价低迷后,在2023年第四季度吸引了一些超级富豪低调买入。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涌流商业(ID:Tide-Finance),作者:涌流,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京东、阿里巴巴经历了长久的股价低迷后,在2023年第四季度吸引了一些超级富豪低调买入。

2月中旬,最新披露的2023年四季度投资组合显示,由巴西富豪亚历山大·贝林(Alexandre Behring)领导的私募股权公司3G Capital Partners买入了京东70万股,同时退出了在谷歌母公司Alphabet和芯片设计公司Arm的持股。

这一进一出,可能表明这位知名投资人对电商企业未来的判断。该机构同时减持了亚马逊13.5万股、阿里巴巴12.5万、拼多多10.5万股;增持了Meta Platforms A类股至9.25万股。

也是在第四季度,“大空头”迈克尔·伯里(Michael Burry)增持了阿里巴巴和京东,以季度末市值来看,这两支股票成为他的Scion Asset Management的最大持仓。伯里最早在2022年底就购买了这两支股票,押注疫情后消费复苏,期间态度转变、卖出,2023年下半年再度增加押注。

过去一年,阿里巴巴ADR下跌了26%,市值较 2020 年底的峰值失去了约3/4。同样是一年,京东股价下跌超过54%,比巅峰已下跌70%以上。

拼多多情况不太一样,一样经历了低迷,但过去一年股价上涨了45%,近期股价最高接近150美元,稍低于历史最高177美元。第三季度收益公布后,拼多多的市值推高至1955亿美元,超过阿里巴巴的1826亿美元,成为电商第一股。

缓慢买入

3G Capital 成立于 2004年,在消费品领域的多笔投资让其声名显赫,目前它由Alex Behring和Daniel Schwartz 领导,他们管理巴西创始合伙人及富有朋友们的资产,包括哥伦比亚的圣多明戈家族、瑞士网球冠军费德勒等。

3G Capital也是巴菲特常合作的商业伙伴。2013年,3G Capital团队和巴菲特联手收购了番茄酱大王亨氏,并在2015年主导了亨氏与卡夫食品的合并,创造一家市值近1000亿美元的食品巨头。

3G Capital还将汉堡王与加拿大咖啡连锁店Tim Hortons合并,由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提供资金,如今已经发展为上市公司Restaurant Brands International。13年时间,3G Capital最初投入16亿美元,已经实现收益114亿美元,还有上市公司27%的股份,使该交易成为单一收购公司有史以来最赚钱的交易之一。

如今,3G Capital Partners投资组合的变化,为其在新一年的投资思路奠定了基础。

2023年第一季度,该机构持仓中新增阿里巴巴,9.5万股、季末市值971万美元。2023年第二季度,持仓中新增京东和拼多多,分别是8万股、5万股,季末市值273万、346万美元;同时阿里巴巴增加至16.5万股、1375万美元。

第三季度,该机构进一步买入拼多多和阿里巴巴,分别增加至20.5万股、21.8万股。第四季度,他们选择削减了近半的拼多多和阿里巴巴,分别降至10.5万股、1536万美元;以及12.5万股、969万美元。同时,将京东大幅增至70万股、市值2023万美元。

以第四季度末市值计算,3G Capital Partners合计持有的中国电商京东、阿里巴巴、拼多多价值合计4528万美元。

“大空头”押注

“大空头”迈克尔·伯里(Michael Burry) 比3G Capital Partners更早进入中国电商投资者行列。他在2008-2009年金融危机前看空了美国抵押贷款市场,获得了显赫的声誉和近10亿美元的利润;又因为《大空头》一书和同名电影为大众所知。现在,他也在押注股价遭受重创的巨头阿里巴巴和京东。

伯里的投资公司 Scion Asset Management 在2022 年第四季度买入了5万股阿里巴巴ADR、7.5万股京东ADR;押注这两支股票会随着消费复苏起飞,当时这两家公司是投资组合中最大的持股,占资产的20%。

不过,后来的糟糕情况让Burry改变了看法,他在2023年第二季度出售了两家股票。

第三四季度,他们再次买入两支股票。截至2023年年底,按市值计算,阿里巴巴和京东分别是组合中第一二位,价值581万和578万美元。

巴西富豪Alex Behring和“大空头”Michael Burry在四季度都买入的京东,面对着比对手阿里巴巴和拼多多更复杂的情况。

京东2023 年第三季度收入 2477亿元,同比增长 1.7%;实现 Non-GAAP归母净利润106 亿元,同比增长5.9%。但如今的消费者对价格敏感,预计京东将在低价策略上持续加大投入,这可能导致未来利润增长承压。

直播电商的兴起,也进一步侵蚀传统电商的份额。相比于同行,京东对国内市场的依赖度更高。京东也在将目光转向海外,试图实现多元化。

电商寻路

2月19日,京东确认正在考虑向英国零售商Currys 提出收购要约。Currys是一家电子产品零售商,在8个国家拥有800多家门店,2.8万名员工。交易正处于初步阶段,还无法确定最终是否会提出任何报价。不过声明发布后,Currys在伦敦股价上涨了37%。

进军海外市场、缓解国内经营压力,对于京东来说是合乎逻辑的经营举措。美中不足的是英国等市场也在经历消费疲软,好处是当前交易估值可能更划算。

阿里巴巴的多元化国际业务稍好。除了速卖通,阿里国际数字商业集团还运营着东南亚的Lazada,欧洲的Trendyol、西班牙的Miravia、南亚的Daraz。阿里巴巴第三财季营收小幅增长5%,达到366.7亿美元;其中核心数字零售和在线业务淘宝和天猫的销售额同比增长2%,达到181.8亿美元;国际电商业务销售额同比增长 44%,达到40.2亿美元,全球对价格便宜的产品需求都强劲。对于糟糕的股价,公司刚刚批准将股票回购计划增加 250 亿美元。

拼多多抓住了同样的出海机会,其海外平台Temu在2022年9月推出,经济实惠的产品让消费者蜂拥而至,让它成为美国和欧洲许多地区下载量最大的应用,蚕食亚马逊和Shein的份额。根据市场研究公司 Earnest Analytics的数据,Temu 在美国折扣店中的市场份额从2023初的2%增加到2023年11月的17%。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