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下沉市场找工作,不敢用BOSS直聘

2024-04-04
求职界的电梯战神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五环外(ID:wuhuanoutside),作者:刘奕然,编辑:车卯卯,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每场春招、秋招、裁员大潮下,各个招聘软件总会轮流崩一次。24年的三四月,随着“智联招聘崩了”冲上热搜,求职招聘的大战再度无声打响。

一个城市中打工者心照不宣的秘密,就是无论当下找不找工作,手机里始终留个招聘软件。

闲着没事、工作不顺、晨会挨骂、业绩不达标,都是随时翻翻看机会的理由。而每当打工人想要看看新机会时,耳边总会响起一句熟悉的“找工作,跟老板谈。”

无论坐电梯还是乘地铁,蓝绿色的广告,总会适时穿插在打工人最疲惫的生活场景中。

电梯广告病毒性的传播,给了BOSS直聘极高的大众普及度。大家会在和陌生人同乘电梯的尴尬静默中听完整段的“升职!加薪!”,不堪其扰的同时,再点开BOSS直聘看看有没有人对自己感兴趣。

一线城市中,这个线上招聘大厅帮不少年轻人实现安身立命。不少求职者和企业,共同使用BOSS直聘,痛恨BOSS直聘,又离不开BOSS直聘。

而随着新一批人开始逃离北上广,当用户迁徙、平台拓张到下沉市场时,BOSS直聘在下城市场中又将是什么光景?

找工作困境,从已读不回变成已读乱回

找工作最煎熬的一步,就是等待。投了简历等回消息,盼着面试邀请,等着工作offer。

已读不回,是这个过程中最残酷的回和审判。似乎打工人前半生的一切努力,都不值得对方花几秒回复一句——“不好意思,暂时不合适。”

傅江还记得以零经验的应届生身份找工作时,从投简历开始就能感受到被挑挑拣拣,花了300块钱找人帮改的简历,在投向一个个企业邮箱后石沉大海。

轮番海投又挫败后,傅江开始锁定用BOSS直聘。至少他能确定对面hr真的看过他的简历,面试的紧张感能在提前聊过后被弱化不少。

“我毕业4年以来从应届生到跳槽,两个城市3份工作都在BOSS直聘上找到的,虽然要学会筛选着投,但在至少这个软件是效率挺高的。”

BOSS直聘在履历不深的年轻人心中的确很有地位,哪怕都是求职速配,但总归不至于落空。傅江记得,刚毕业的时候即使没有工作经验,每天也能收到7、8家公司的“对您感兴趣”。

电梯广告只能帮平台打响知名度,真正能让BOSS在众多招聘软件杀出重围的原因,还是要归结在一个“聊”字上。

找工作,对很多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来说,就是个等待被挑选的买方市场。

BOSS直聘则非常精明,打出“跟老板谈”的功能标签,看似是把主动权的天平向求职者稍稍倾斜。

但如果用久了就能发现,BOSS直聘的确能帮你找到工作,但没说能帮你找到好工作。

在BOSS直聘上找工作,更像一场密集的集体相亲,你总归能配对,但无人能保证你在这段关系中是否幸福。

工作了几年后,傅江开始把“工作不顺就看看BOSS直聘”作为一种心理疗法。

“现在这上面鱼龙混杂,没事就翻翻也不是为了换份工作,是为了安慰自己,和BOSS上岗位相比我的工作已经很不错了。”

过去几年中,傅江也曾经想过投身进入逃离北上广的大潮中,24年开年,他计划不如变化地赶上了裁员大潮,2月份以来,他就开始工作地点切回老家看看行情。

在一二线城市求职,最简单的判断标准已经不是工作量和薪资。在这个圈层中,已读不回就是最粗鲁的回应。下沉市场求职的困境,正逐渐从已读不回演变至已读乱回。

他问:是否有双休,对面答:已经成家的不考虑;问:试用期多久,对面反问:你是什么星座,最后还要hr反问他“请问已读不回是有什么顾虑吗?”

定位切换至小城市的第一天,傅江觉得自己像刚踏入人才招聘中心的生面孔,猝不及防地被人塞了一堆垃圾传单。

图片hr慧眼识珠,透过枯燥的简历看穿有趣的灵魂

“日结”“兼职”“居家办公”等字眼高频出现在下沉市场的求职主页上,热闹的信息箱,尽是下沉求职市场的荒凉。

“我能理解年头不景气,工作不好找小地方就更难,但平台审核机制也有问题。”

然而在以“找工作难”为底色的过去一年中,在求职者和企业的双面焦虑下,BOSS直聘的月活用户开始不断攀升。2023年,BOSS直聘平均月活达4230万,同比上涨47.4%;同时全年付费企业客户数为520万,同比上涨44.4%。

庞大的求职数据中,为BOSS直聘贡献显著增长和营收的正是下沉市场。汇总信息中,本科学历求职者在五线城市中的增幅最为显著。

傅江在BOSS刷了两天小城市的招聘信息,发现这个平台上的下沉求职市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几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白领”。

野蛮生长的下沉求职市场

在一二线城市工作过的年轻人,看过BOSS直聘上野蛮生长的下沉求职市场后,都会或多或少的水土不服。

傅江终于明白为什么网上那么流行“轻体力劳动”了,毕竟城市每向下一个线级,能找到的脑力劳动工作就越少。

他以地级市老家为定位,分别在一系列求职软件中添加了“运营”的求职意向。

猎聘上的岗位寥寥无几,不符合求职意向的岗位就不予用户推荐。前程无忧等软件会推荐一些相近的岗位,契合度不高,但看起来尽力了。

只有BOSS直聘不同,推荐的满屏岗位都写着“别挑了,有饭吃就不错了。”

划过4、5条运营的工作后,下方全是傅江意想不到、甚至从未听说过的岗位。电影观看员、塔罗牌心理师、物业保安、短视频演员和猪场饲养员,就业市场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被大大打开。

他划回最上面那几条运营岗位,点开不光工资大缩水,详细介绍里实际招的都是底薪2500的销售和主播。

“这样推还不如不推,哪怕没有岗位,我都会觉得是环境的问题。BOSS推这些,让我觉得我就只配这些。”

图片运营半生,归来还是电话客服兼销售

下沉市场,显然是BOSS直聘在2023年中的主要发力版块。

去年全年中,二线及以下城市的收入贡献超过了60%,同比提升了5个点,相应提升的还有小微企业的收入贡献,BOSS直聘变成BOSS充值。

如果将视角调整到小城市求职者一方时,就是越来越多匹配度极低的工作、照标注薪资至少缩水8成的工资,和如同网页垃圾弹窗一般的打招呼信息。

前台文员工作范围拓展到公众号、小红书、短视频的运营和剪辑,底薪2500后还要加上一句“按单提成”,被备注时间自由的运营,自由权限在一天自选时段直播10小时的范围。

最真诚的boss会直接把岗位写成:(供住)招两个憨憨陪我混日子。实际上,招的是底薪3000的“住家主播”,招聘末尾还会添上一句“老板真的是人傻钱多”。

傅江仔细一看,这家公司地址在他老家最知名的那座“骗子大厦”里。

BOSS直聘像是一个掌握求职平行宇宙的地方,首先忘记你关于“找工作”的一切认知。在这里,兼职日结80一天、做六休一,时薪轻松跌破个位数。

“我能看出不靠谱,你也能看出不靠谱,但年年总会有急着找工作的小孩刷BOSS直聘之前,以为会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哪怕我们可以在“小城市机会少”上达成共识。但是名不符实的岗位、有风险隐患的公司,在平台仔细掌握审核标准之后,依然泛滥成灾。

2023年中,每年贡献5000元及以下的小型客户同比变化增长最快,较上一年增加了51%。

图片BOSS直聘在下沉市场可改名叫BOSS只招销售

傅江连在BOSS上换了几个城市看看招聘信息,如果说一二线城市发布的岗位,企业是希望一人能担起多职的六边形战士。

那下沉求职市场,就是先用大量信息把你搞晕,让人觉得工作不一定在办公室,生活处处可以工作,工作也处处可以开展。

求职者进入寒冬,BOSS直聘刚迎初春

过去一两年中,求职者普遍觉得工作难找,企业也常常陷入招不到合适员工的困局。在这个期间,只有BOSS直聘确实打实的过上了好日子。

看得久了,傅江开始觉得任何软件的尽头都是充会员。不管是想要推送的职位更精准,过滤掉不匹配的消息信息,还是投简历时让hr先一步看到自己,调整自己的求职竞争力,只需要花68元办一个包月会员。

而买了会员之后,匹配的职位确实改变了,从赤裸裸的销售变成套了一个壳子的销售。本质不变,但可能会让求职者内心舒服一点。

然而对BOSS直聘来说,求职者充会员也只占了营收的一个小分支。

作为大型线上求职速配平台,大量求职用户才是BOSS直聘吸引企业端付费的基础筹码。先用铺天盖地的“找工作,跟老板谈”吸引大量求职者形成用户规模,利润也是在这之后开始节节攀升。

BOSS直聘在拿下白领用户层面有着绝对竞争力,但随着近两年的白领职位缩减,博士硕士本科生一起在一线城市卷生卷死,BOSS直聘也开始想要吞下更多的市场份额。

在《2023中国蓝领群体就业研究报告》中,蓝领群体规模达4亿人,占比超过53%,几近白领人群的两倍。

蓝领和下沉市场,是BOSS直聘瓶颈期的最佳突破口。

BOSS直聘的23年Q4财报中,蓝领对BOSS直聘整体收入的贡献从28%升至34%。

BOSS直聘所盼望的春天来了,只于下沉市场求职者而言,刷两天BOSS,你会觉得新闻里看的北大毕业送快递、大厂高薪程序员回乡开网约车,一切都不算什么稀奇事。

图片23年第三季度,成功向更高处生长(图源:boss直聘公开信息)

如果想回老家生活,真就没法在老家工作吗?在连刷一阵BOSS直聘后,傅江觉得“实在不行就回老家”这个备用计划,远比留在一线打拼更加可怕。用BOSS直聘在小城市找工作,找人冲kpi的hr已经算是整个求职市场最善良的人。

“有人动不动叫你下个APP做笔试,或者说试用期没工资,要么就是以培训你的名义卖课,即使投诉这帮人也会卷土重来的,卷土重来的时候还会在主页给你重新推一遍。”

精准算法,高效完成更精准的添堵。

以BOSS直聘当前的发展来看,头部招聘软件已照顾到行行业业,包括自由职业。

平时爱刷BOSS直聘的求职者可以发现,无论处于全国几线城市,总有那么几个打着“居家办公”标签的企业一年四季都招人。审核、客服、线上老师和写手的海量兼职下,真正靠谱的工作永远是水中捞月。

“万变不离其宗,骗钱和苦力,只是十年前贴吧的套路被搬到BOSS上了。”

图片

“再不追就晚啦”刺痛着求职者的敏感神经

春节以后,BOSS直聘迎来连连喜报,2024的金三银四求职旺季,月活和付费企业客户的数值都开始创历史新高。第一季度的营收预期,将同比增长28.3%-30.7%。

各方似乎都在感叹“年景不好”“找工作好难”,四处在探讨求职技巧和面对裁员如何自救,BOSS直聘正喜于啃下蓝领和下沉市场。

同时段,傅江的BOSS直聘上,“沟通过”一栏上的数值是4302,作为一名有几年工作经验的普通求职者,失业后一个月,在BOSS直聘上确诊他的职场寒冬正式来临。

结语

找工作过程中,招聘软件就是求职者和企业间的唯一信使。焦虑于找工作的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早上睁眼和晚上睡前都先看看招聘软件,生怕有什么机会在忽视中落空。

一天投出去无数份简历,每次点开都在希望和失望之间反复升降。

在互联网上,所有招聘软件都被求职者们归类为各有各的难用。起出“BOSS直骗、前程堪忧、智障招聘”代号的背后,是一批一批充满希望又再次绝望的求职者。

人在小城市,通过BOSS直聘投递简历,像刚接触互联网时不知能投向哪里、又盼望着回复的电子漂流瓶。

在越下沉的地方找工作,越能凸显人际关系的重要性。也曾有不少年轻求职者,以为BOSS直聘等软件会是熟人社会的破局者,那些曾经需要托托关系的靠谱工作也能摆在明面上竞争上岗。

但至少直到现在,BOSS直聘离这个愿望还是遥遥无期。

*本文中均为化名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