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全球第一家盈利的大模型公司IPO!前谷歌科学家创业12年,红杉、真格押注

2024-04-24
以2022年AIGC收入计算,出门问问在全球位列第8,亚洲位列第1。

图片

来源丨创业邦(ID:ichuangyebang)

作者丨巴里

编辑丨关雎

图源丨香港交易所


4月24日,历经二次递表的“AI独角兽”出门问问(2438.HK)成功在港交所挂牌。出门问问IPO定价为3.8港元/股,截至发稿,出门问问报于每股3.1港元,总市值46.24亿港元。

作为全球率先盈利的⼤模型公司,出⻔问问的港股IPO,也意味着其成为了2024年的“AIGC第⼀股”。

出门问问是一家以AIGC与语音交互技术为核心的大模型公司,主要有AIGC解决方案、AI企业解决方案、智能设备及配件等三大业务板块,已推出多模态大模型“序列猴子”,并应用于旗下魔音工坊、奇妙元等产品。

2012年,出门问问由谷歌前科学家、世界级自然语言处理及人工智能专家李志飞创办。睿兽分析显示,该公司共完成7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真格基金、SIG海纳亚洲、Google、大众汽车集团等,累计融资额超2.55亿美元。2017年,公司获得1.8亿美元融资,突破10亿美元估值,成为独角兽。

图片

根据灼识咨询报告,以2022年收入计算,出⻔问问在中国 AI 语音技术以及自然语言处理(NLP)软件领域市场份额为1.4%,位列第三。

2022年,公司AIGC解决方案的收入达570万美元,就收入而言,占全球AIGC市场份额约0.9%,按2022年来自AIGC产品和服务的收入计,出门问问在全球市场位列第8,并于亚洲位列第1。


图片前谷歌科学家

从“出道即巅峰”到“变档加速”


出生于湖南一个普通家庭的李志飞,从小就有着成为一名科学家的远大理想。

此后,他也实现了年少时的目标。他有一份出色的履历:

1999年,李志飞离开南京理工大学出国留学,2004年入读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计算机系,进入该校全球顶级语音识别和自然语言处理实验室,期间开发了学术界主流开源机器翻译软件Joshua,并获得博士学位。

毕业后,李志飞拿到IBM、微软、谷歌、雅虎、Facebook等一众互联网巨头的offer,最后选择加入谷歌翻译实验室。在谷歌期间,李志飞主持开发了谷歌的手机离线翻译系统。

顶着前Google总部科学家、世界主流机器翻译开源软件Joshua主要开发者的背景,李志飞在当时可谓非常稀缺的人才。

图片

出门问问创始人兼CEO 李志飞 图源:出门问问

2012年,李志飞在拿到红杉资本和真格基金的天使投资之后,从谷歌辞职,回国创办了上海羽扇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并立志打造下一代移动语音搜索产品——“出门问问”。

李志飞曾说过,真格、红杉、SIG等早期投资机构“是投资我的个人背景以及我的团队,还有我们在技术上做出的一些demo。”

崇尚谷歌工程师文化的李志飞毫不掩饰自己的梦想——做中文版的Google Now 。创业之后,李志飞召集到了一批来自斯坦福、马里兰、南大、浙大、复旦、上海交大等中美著名高校的工程师,组建了“出门问问”的核心创始团队。

彼时,在一众创业者中,李志飞可谓是“出道即巅峰”。

面向To C消费级场景,出门问问陆续推出了出门问问手机App、AI智能手表TicWatch系列、AI真无线智能耳机TicPods系列、智能后视镜TicMirror、智能音箱TicKasa系列等人工智能软硬结合产品。

2018年,公司开启了ToC和ToB双轮驱动的战略。面对ToB企业级市场,出门问问发布了首款已量产的AI语音芯片模组“问芯”。此外,还宣布2018年将在全国范围新开20家线下智能体验店。

到2019年,公司规模已接近1000人,包括智能手表、智能音箱、智能手环、智能无线耳机、智能车载等六七条产品线。为了快速增长,公司海外渠道分为北美、欧洲、东南亚三个区域,分别由三个完整的独立团队负责。

历经2018年的疯狂扩张,2019年摆在出门问问面前的是“变档加速”的大调整。

在智能音箱赛道,出门问问直接与小米、百度、华为等巨头正面交锋,面对巨头的补贴行为,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这也是李志飞第一次意识到,与巨头的竞争非常可怕。“这样的增长不可持续,越增长亏损越厉害。”

首先是业务线精简,只保留了智能手表、智能车载2个产品线,20家线下门店全部关掉。其次,公司人数从千人规模精简到500人。

“投资者人只看营收上的增长,不看效率,也不看亏了多少钱。如果公司的底子不好,一旦没钱了无法继续融资,这种增长将不可持续。”

在李志飞看来,公司早期带着技术光环,被投资者与合作伙伴赋予了不切实际的期望。到发展中期,大家发现,这些前沿科技,无论是技术还是商业化都很不成熟。而后者,正是中国AI独角兽公司们共同面临的尴尬现状。

坚持下来的出门问问,终于在2021年完成调整,走上“U型”曲线的上升阶段。

2021年,to C业务智能手表占公司营收的80%以上,智能车载等to B业务营收占比不到20%。李志飞表示,“我们基本上可以做到收支平衡。智能手表的出货量可以到几十万台,整个海外市场的需求暴涨。”

图片

图源:出门问问

2023年,出门问问推出了通用大模型“序列猴⼦”。该模型具备多模态⽣成能⼒,能够理解并⽣成⽂本、⾳频、图像、视频和3D内容,同时⽀持语⾔⽣成和语⾳识别等不同任务,为AI解决⽅案提供坚实的技术基础。

除了序列猴子,出门问问还推出AI配⾳平台“魔⾳⼯坊”、⼀站式数字⼈制作平台“奇妙元”、企业AI交互式数字员⼯⽣成平台“奇妙问”、“魔⾳⼯坊”海外版“DupDub”等。


图片

中国最早盈利的大模型公司

AIGC年复合增长率超300%


睿兽分析显示,成立至今,出门问问共完成7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2.55亿美元,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真格基金、谷歌、圆美光电、SIG、歌尔声学等。

IPO前,李志飞持股26.72%,联合创始人李媛媛持股3.02%,雷欣持股3.00%。李志飞等三人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32.74%。

机构投资者方面,SIG持股17.03%,Google持股13.26%,红杉资本持股10.92%,歌尔股份持股10.03%,真格基金持股3.07%,俞敏洪的晋盟控股持股2.47%。

另外,整个2023财年,李志飞的薪资总额(包括以权益结算的股份支付开支、酌情花红、津贴和实物福利等)高达654.3万元人民币。

尽管公司重回上升轨道,但出门问问的上市之路并不顺利。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7年,李志飞曾表示计划两年内寻求IPO,或许会在美国或香港上市;2018年接受采访时,他又称计划在2019年底或2020年上半年上市;2019年,又传出公司正寻求筹集1亿美元资金,并计划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的消息。

但对于这些融资消息,出门问问表示不予置评。对于在科创板上市,公司则表示“我们感兴趣,有计划上”。随后四年,出门问问上市似乎不了了之。

终于在2023年5月,出门问问首次递表港交所,不过后以招股书失效告终。这次IPO提上日程是去年12月二次递表的结果。

招股书显示,2021-2023年,出门问问的收入分别是3.97亿元、5.02亿元和5.07亿元,其中来自AI软件的收入从2021年的0.60亿元增长到2023年的3.4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40%,对应的收入占比从2021年的15%上升到了2023年的67.7%。

按业务划分,出门问问的收入主要由AI软件(包括AIGC解决方案和AI企业解决方案)与AIoT硬件构成。其中,出门问问AIGC解决方案收入占比最高,且近年来增速较快。

其中,AIGC解决方案在2021-2023年的收入分别为682.2万元、3985.7万元和1.18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超300%。

目前,出门问问在全球的用户数已超过1500万,涵盖内容创作者、企业级客户及消费者。其中,自2020年以来,面向内容创作者的AIGC解决方案拥有超1000万用户,付费用户约86.5万。

灼识咨询报告显示,以2022年收入计算,出⻔问问在中国 AI 语音技术以及自然语言处理(NLP)软件领域市场份额为1.4%,位列第三。同时,出⻔问问也是亚洲起步最早、收⼊规模最⼤的专注于⽣成式 AI 领域的技术公司之⼀,亚洲为数不多的拥有通用大模型能力的公司,以及亚洲AICopilot技术应⽤的领导者和先⾏者。

2021-2023年,出门问问的毛利率分别为37.5%、67.2%和64.3%。尽管2022至2023年营收增长率有所下降,但相应年份的毛利润和毛利率仍保持较高水平。

其中,2021-2023年间,AI软件解决方案的毛利率始终在60%以上,最高达93.8%。其中,2023年,AIGC解决方案毛利率为92.2%,AI企业解决方案为80.9%。相比之下,智能设备及其他配件的毛利率最高为2021年的33.1%,并在2023年降至21.5%。

值得一提的是,出门问问在2022年就已实现扭亏为盈,2021-2023年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0.73亿 、1.09亿和0.18亿元。换句话说,出门问问已经是、且可能是唯一一家实现了盈利的大模型创业公司。

尽管净利润略有下滑,但这主要由于出门问问对研发的持续投入。

2021年至2023年,出门问问研发费用分别为0.92亿元、1.19亿元和1.55亿元。公司强调,由于所处的AI行业技术不断进步,需要投入大量资源,包括财务及人力资源,以紧跟AI行业的最新发展,从而公司扩大供应范围,并增强公司解决方案在市场上的竞争力。因此,公司预计将继续在研发方面进行大量投资。

招股书显示,本次出门问问IPO所募资总额中,主要用于未来三年开发和扩大多模态大模型“序列猴子”规模,解决方案开发及营销,寻求潜在战略联盟、投资及收购,以及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等。


图片

AI创业者不得不关注的六点反思


对于跌宕起伏的创业经历,李志飞曾在2021年与创业邦进行过一场独家对话,附上他的几点反思,希望能够给AI创业者带来启发:

1、创业者需要成为出题高手

创业就像出题,需要定义题目是什么,要为哪些用户提供什么样的解决方案,解决哪些痛点,最后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技术创业者比较了解技术的边界,找到题目可以在解题的过程中形成壁垒。

绝大部分技术创业者都不是出题高手,而是解题高手。技术是一个从左到右或者说自始至终的过程,而出题是以终为始倒过来的一个商业驱动过程,天然就是有冲突的。

2、AI公司最大的问题是虚胖,估值越高后面越痛苦

当前AI公司普遍进入下半场,上半场可能大家可以吹牛,但下半场因为马上就要看到终局,结果必然非常残酷。

今天的AI公司无论是估值还是团队规模、对外承诺都是虚胖。这是一个不正常的发展路径,缺少踏踏实实的发展。AI公司需要有一个合适的成本结构,比较强的工程落地能力,以及场景闭环能力。很多知名的AI公司没有经历这样一个正常的发展路径。

3、科技公司独立生存,需要打造有壁垒的商业模式

科技公司需要找到可持续的刚需,用技术手段打造一个有壁垒、可持续和可规模化的商业模式。除非能永远靠融资或者被收购,否则要成为一家可以独立生存的公司,就需要形成自我闭环。

4、不能把科技公司做成亏钱的外包公司

很多科技公司把自己做成了一个亏钱的外包公司。

纯粹的软件外包公司是不亏钱的,但是过去很多AI公司很大的问题是,100元的成本因为竞争关系只收60元,这是AI公司必须要避免的。避免成为一个亏钱的外包公司,而是应该做一个研发成本可以被边际化的产品公司。

5、科技公司必然要有很多试错

100个技术里面有10个能成功,对人类科技的贡献就已经很好。

科技公司的问题是拿着锤子找钉子,在做技术创新时,不能纯粹只是造锤子,钉子在哪都不管,需要的是一些以终为始的思考。但如果只是盯着钉子再去找锤子,这也不是科技公司的模式。科技公司必然要有很多试错,否则做的就不是前沿科技,而成了运营公司。

6、不应该为了融资而融资

为了融资而融资没有意义,相反会很痛苦。

资本进来,会放大公司的本色。如果公司本色不错,商业模式清晰,资本会起到积极作用。

如果公司没有一个可持续性的商业模式,盲目增长的代价最后都要悉数奉还。技术的投入不一定有产出,很多时候是有去无回。


图片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