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汽车工会历史性突破:下一个目标就是特斯拉

2024-04-24
他们在底特律呼风唤雨,迫使二大车企损失惨重。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郑峻,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他们在底特律呼风唤雨,迫使三大车企损失惨重;他们可以直接左右大选结果,让白宫被迫更改政策;他们令马斯克高度警惕,让特斯拉严防死守。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在美国南部实现了历史性突破,而下一个目标就是特斯拉。

“如果加入工会,我就关闭工厂,不做了。”看过Netflix纪录片《美国工厂》的观众,都会对曹德旺的这句话有着深刻的印象。这部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的影片客观记录了中国企业家曹德旺在美国俄亥俄州设厂以及劳资关系发展的全过程。

十多年前,曹德旺的福耀玻璃接手了一家被通用汽车关闭多年的工厂,投资了超过两亿美元进行改造,雇佣了2000多名工人,开出了高于当地平均薪酬的工资,准备大举开工生产,满足美国本地车企客户的需求。

但是曹德旺很快就发现了在美国设厂的重重困难:当地缺乏熟练技术工人,需要从中国调遣技术骨干进行培训,美国工人也对福耀工厂的工作强度有着诸多不满,无法拿出中国工人的工作效率。

图片

更令他烦躁的是,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一直在试图发动工人投票加入工会。这才有了曹德旺的那句狠话。令他安心的是,最终福耀玻璃俄亥俄州工人并没有投票加入工会。

为什么美国企业如此抵触和害怕工会组织?为什么马斯克的特斯拉会如此高度警惕和严防死守,不惜遭到处罚,也要强烈抵制工会的宣传渗透?

大众田纳西工厂加入工会

美国全国劳工关系委员会(NLRB)上周五宣布,大众汽车在美国田纳西州查塔努加(Chattanooga)的汽车组装厂已经通过投票,决定加入UAW。大众汽车也已经认可了这一投票结果。

在为期三天的投票中,该工厂3613名参与投票工人有将近四分之三(73%)支持加入UAW工会。这是大众汽车田纳西州工厂过去十年来的第三次工会投票。2014年和2019年,此前两次工会投票都没有达到成立工会所需的简单多数票。

查塔努加工厂是大众汽车在美国的最大工厂,于2011年建成投产,最初主要生产帕萨特车型,近年来转向生产SUV车型途昂(Atlas),并在两年前开始生产电动车型ID 4。大众汽车在美国销售的大部分车型主要来自于墨西哥工厂;按照美墨加贸易协定,墨西哥组装的汽车进入美国是免关税的。

在投票加入UAW工会之后,田纳西工厂的工人们发表声明欢庆胜利。“身居高位的人告诉我们,查塔努加不是创建工会的地方,现在也不是创建工会的时候。但是我们赢得了工会投票,南部的工人们,现在是时候站起来争取更好的生活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美国南部地区八十年来成立的第一个汽车工人工会,而且无疑会引发连锁突破。UAW下一步目标是南部诸州的十多家其他汽车工厂,包括丰田、本田、现代、日产、奔驰、宝马和沃尔沃等等。

因此,美国最大的工会组织“劳工联合会与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也对大众工厂的工会投票结果表达了祝贺,称这是田纳西州和美国南部地区工会组织的历史性里程碑胜利。

图片

奔驰在阿拉巴马州伍德斯托克(Woodstock)的组装厂下个月就会进行工会投票,很可能会成为UAW的新会员。UAW对投票前景表示乐观,因为该工厂超过半数工人都已经签名支持成立工会。

突破南部地区对UAW来说意义重大。因为他们的势力主要集中在五大湖区,尤其是底特律三家车企,他们旗下的数十家工厂都已经加入了UAW。但在美国南部地区的十多家汽车组装厂,UAW却始终无法实现突破。

这是因为美国南部诸州的法律更倾向于保护企业利益,而对工会的成立与扩张设置了更多的障碍。举例来说,美国南部诸州都有“Right to Work”的法律,允许工人自己决定是否加入工会和支付工会费。这一法律极大限制了工会的影响力,削弱了他们统一工人与企业进行劳资谈判的筹码。

因此,诸多外国车企在美国建厂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远离五大湖区,在南部诸州开设工厂,不仅可以获得更低的成本和更为有力的监管环境,还可以避开工会势力。而特斯拉的工厂设在加州和德州。

当然,这些州除了监管偏向企业,不利于工会组织扩张之外,还给车企提供了更多的招商优惠待遇。举例来说,为了吸引Rivian投资50亿美元建厂创建7500个就业岗位,佐治亚州和亚特兰大政府提供了至多15亿美元的诸多优惠政策。

罢工六周换来加薪四分之一

企业巨头和工会组织的对抗从来都是美国一大传统。在美国,工会组织更像是企业和工人之间的经纪人,收取工人的工会费用,代表工人与企业进行劳资谈判,为工人争取最大化利益。以UAW举例,他们的工会费是工人薪酬的1.44%,而UAW的主席肖恩范(Shawn Fain)的总薪酬高达45.43万美元。

显而易见,没有哪家企业愿意看到自己员工组建工会。因为这意味着他们未来会面临工会的强势谈判压力,被迫提升薪酬水平和福利待遇。企业的重大决策也必须与工会进行商议,更不得随意关闭工厂。在谈判无果的情况,工会甚至可以组织集体罢工,与企业进行强硬对抗。

底特律三强之所以在与日系汽车的对抗中处于下风,始终受制于UAW是一个重要因素:不仅人力成本比日系车企高出一大截,重要的企业决策都需要与工会讨价还价甚至做出妥协。这也是马斯克坚决反对UAW进入特斯拉的根本原因。

但从工人的角度来看,工会组织是实现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最有效手段。只有通过政治影响力和谈判能力强大的工会组织,普通工人才能在与企业巨头的博弈中争取到尽可能多的利益。没有UAW的强势谈判,底特律汽车工人就不可能享受到远高于其他产业工人的待遇与福利。

图片

每隔四年,UAW就要与底特律三强重新签订劳资协议。由于无法达成劳资协议,去年9月至10月UAW发动5万多名工人,在美国40多家工厂举行了为期46天的大罢工,给三大巨头带来了超过5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UAW最初要求给工人加薪高达40%,遭到了车企的坚决抵制。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抨这一加薪总额超过1000亿美元,会导致车企破产,不利于工人的长远利益。但UAW却回击称,过去几年车企高管的薪酬上涨了超过40%,却只给工人加薪了6%,这显然是不公平。

罢工持续到第六个星期之后,底特律三强最终还是扛不住损失,先后接受了给工人加薪25%的劳资协议。这是UAW过去二十多年来最大的加薪幅度。未来四年,UAW的工人基本年薪将达到8.5万美元(不包括加班费)。

逼迫白宫调整环保政策

在美国诸多行业工会中,UAW有着最为特殊的政治影响力。这不仅是因为汽车产业对于美国经济和就业的意义,更是因为UAW在职与退休工会成员数量接近百万,再加上他们的亲人家属,直接影响着数百万张选票。而且UAW所在的五大湖区是美国政治选举最为关键的摇摆地区,直接左右着大选结果。

虽然UAW让底特律三强在劳资协议中损失惨重,但有时他们也会和传统车企利益一致。去年4月,美国环保署曾经在新排放标准的初步意见中提到,2032年美国电动车销售占比应该达到67%。这一硬性规定随后就遭到了传统车企和工会的共同反对。

UAW主席肖恩范公开发出警告,由于对拜登政府的电动车转型规划存在担忧,他们需要慎重考虑是否支持拜登的连任选举。对致力于连任的拜登来说,失去UAW的背书是不可想象的,这上百万张工人选票以及他们的家人亲友,直接关系到大选成败。

今年出台的美国环保署最终排放标准明显降低了对电动车的要求,不仅没有对车企制定具体的电车占比要求(此前规划是制定60%的硬性比例),更没有像加州或者欧盟那样制定明确的燃油车禁售时间标准。按照新的排放规定,美国市场的车企可以继续发布销售各种燃油车型。这或许会让不少激进环保组织感到失望。

对美国环保署此次妥协的正式排放标准,传统车企和UAW都表示了欢迎。在得到拜登政府的妥协让步之后,UAW再次表示他们会支持拜登政策连任。拜登也在国情咨文演讲中邀请了UAW主席肖恩范来到现场,进一步笼络了与工会的关系。

在大众汽车田纳西工会投票之后,总统拜登当天晚上就发表声明,对UAW的历史性扩张表达了祝贺,并再次宣称自己是工人的朋友。“我很荣幸过去与汽车工人一道努力争取历史性扩张,现在我很骄傲可以与汽车工人一道在大众汽车工厂成立工会。”

马斯克对工会严防死守

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Rivian和Lucid这三大电动车新势力都没有加入UAW。目前特斯拉在加州弗里蒙特、德州奥斯汀以及内华达拥有汽车组装以及电池工厂,这些工厂从未进行工会投票。

UAW对特斯拉的攻坚战已有多年历史。早在2017年2月,特斯拉在硅谷弗里蒙特工厂的工人就开始准备成立工会,向工人发放宣传材料,并且向特斯拉提交创建工会的请愿书。工人们指责特斯拉工厂的劳动强度过大,而且缺乏安全保护,导致多名工人受伤。

马斯克对此如临大敌。根据法庭文件显示,工作非常繁忙的他第二天就亲自会见了四位工人代表,试图劝说他们放弃创建工会的想法。随后马斯克又亲自指示特斯拉HR总监托勒达诺(Gaby Toledano)如何“隔离”这几位工人领袖,将他们调离工厂担任“安全问题专员”,从而阻止他们与其他工人接触。

此外,特斯拉还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阻止工会宣传活动。弗里蒙特工人发布规定,禁止工人在衣服上佩戴工会标志,禁止工人在停车场散发工会宣传材料。此外,特斯拉还开除了一名要求成立工会的工人代表。

劳工组织随后提出了诉讼,2019年加州当地法官判决,马斯克反工会的诸多行为和公开言论违反了关于成立工会的法律。法官下令马斯克对着工人们公开朗读以下法律条文:“美国联邦法律授予你们以下权利:组建、加入或协助工会,选择工人代表与我们进行谈判,与其他雇员共同维护利益和防护,或是选择不参与上诉活动。”

截至目前,特斯拉在加州和德州的工人们也没有加入UAW工会。“如果马斯克没有有效采取措施,任由工人们加入工会的话,那年特斯拉就不可能让工人们加班加点,日夜赶工组装Model 3。这家公司也许就在那年垮了。”特斯拉硅谷研发部门的一位工程师这样说。

今年年初,特斯拉决定给美国工厂的工人加薪。UAW主席肖恩范发表声明,强调特斯拉给工人加薪是好事,但加薪幅度却远低于预期,而且特斯拉工人加薪之后的薪酬还低于UAW工会成员的标准,而且特斯拉工人的工作时长也高于UAW的工人。

显然,去年通过罢工迫使底特律三强给工人加薪25%,成为了UAW最值得骄傲的业绩。在加薪之后,特斯拉工人的时薪是22-29美元,而UAW工会的底特律三强工人的时薪则是25.25-36美元。而且根据此前达成的薪资协议,2027年UAW的工人时薪将达到30.60-42.95美元。

此前特斯拉工人拒绝加入工会,主要原因是他们相信特斯拉的增长前景,即便薪酬并不算高,工作强度较大,但只要在特斯拉工厂坚持下来,就能获得基于表现的期权奖励,从特斯拉股票飙升中获利。

图片

马斯克毫不掩饰自己对UAW的鄙视。2022年,他在推特平台上斥责UAW从工人那里偷走了数百万美元,而特斯拉却通过股票期权让很多工人变成了百万富翁。“UAW的口号就是努力从汽车工人们那里偷钱!”

然而,现在特斯拉陷入了销量下滑的困境,今年以来股价更是下跌超过四成,去年取消了员工的奖励期权,近期更是宣布全球裁员10%。现在特斯拉对工人是否还有足够的吸引力,让他们继续抵制加入UAW?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