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蒙背后的大佬,年入50亿

2024-05-16
外国客户的差评,中国企业的机会。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邱处机(ID:qiuchuji_1993),作者:邱鑫浩,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两部短剧,收入过亿。”

今年春节期间,凭借爆火的短剧《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裴总每天都想父凭子贵》,曾经被口诛笔伐的公众号自媒体“教母”咪蒙再次回到大众视野。

人们不禁感叹,掌握人性密码的那个女人,不管在哪里,都能混得风生水起。

不过咪蒙的成功也离不开一位男人的支持,他就是短剧投流公司点众科技的董事长陈瑞卿,后者是咪蒙御用的发行合作伙伴之一。

点众科技算是短剧行业真正的头部企业。从2011年网文起家,陈瑞卿2022年下半年带领点众科技转型短剧,并且很快做到了行业前列。

截至目前,点众科技拥有 “河马剧场”“繁花剧场 ”“点众阅读 ”“Webfic”“点众剧场”等产品,还有30万余册版权、超3亿月活用户,其每月制作的短剧达到近50部,2023年所有制作和发行的短剧超过1000部,在短剧市场的占有率接近25%。

在营收上,点众科技短剧等新业务已经超过传统的小说。两者相加,一年超过了50亿。

面对当下短剧的火热,陈瑞卿也有着清醒的认识。

在他看来,无论是直接付费观看的商业模式,还是逐渐同质化的内容,短剧行业都有着很大的进步空间。

“我们要从‘拼下限’变为‘拼上限’,这样行业生态才会更健康。”陈瑞卿坦言。

一、转型

事实上,短剧的前身是一些网络小说在各大互联网平台的营销短视频。而在正式进军短剧之前,陈瑞卿已经在网络文学领域深耕10年。

1994年,毕业于浙江大学计算机系的四川达州人陈瑞卿入职中国农业科学院品种资源研究室,担任公司的工程师一职。没过两年,陈瑞卿便辞职南下杭州,和师兄们一起创业,主要承接一些软件开发业务。

不过创业中途,陈瑞卿又于2000年回到中国移动旗下的卓望集团工作,用10年时间从工程师升到了副总裁,成为中国移动梦网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在移动的工作经历奠定了陈瑞卿后来独自创业的基础。2011年,由陈瑞卿妻子何春虹创办的点众科技正式成立,起初业务主要分销移动旗下的咪咕文学作品,而陈瑞卿则是在2013年才全职加入。

在陈瑞卿的操盘下,无论是2014年成立自有书库,上线安卓版快看小说,2016年上线H5网页,通过微信公众号获得业务增长,还是2019年在行业首创快应用产品,点众科技抓住了几次流量机会,将公司营收从几千万元推至2020年的17亿元。

图片

不过陈瑞卿也有失意的时候。2018年左右,国内网文市场起了变化,背靠字节跳动、百度的番茄小说和七猫小说开始搅局,他们想用免费阅读+广告的互联网原始商业模式,颠覆原有的付费阅读模式。

点众科技在这波浪潮下反应稍慢,新老势力的冲击和围剿下,公司的营收增长出现颓势。

“市场过于集中。2021年,网络文学行业的获客成本比2020年高了30%以上,比2019年高了一倍。“陈瑞卿后来感慨道。

春江水暖鸭先知。2022年年中,陈瑞卿发现很多点众的投流合作公司开始涉足微短剧。经过两个月的观察和思考,陈瑞卿突然顿悟,这不就是网络文学的视频化嘛?随着传播介质的变迁,陈瑞卿敏锐察觉短剧会是下一个流量风口。

于是陈瑞卿便在2022年下半年开始试水短剧。他先是将网络文学的投流内容,从文字转变为3~5分钟的短视频,在许多用户迫切希望追更后,陈瑞卿便进一步推动团队开始制作长篇微短剧。

陈瑞卿再一次赌对了风口。据 《2023~2024年中国微短剧市场研究报告》,2023年中国微短剧市场规模已攀升至373.9亿元,较2022年的101.7亿元增长了267.65%。而赶上这波红利的点众科技,其新业务短剧的营收更是超过了传统的小说业务,两者一年合计超过50亿元。

“我原本预期2023年公司短剧全年营收为5亿元,但在不足两个月就达成了这个目标。”陈瑞卿至今还记得短剧那种锐利的势头给他带来的震撼。

二、秘诀

和传统影视剧类似,短剧行业一般也分为剧本、拍摄、剪辑、宣发四个环节。扣除成本后,最后的利润由四家分成。

依托于30万册的自有小说和此前的宣发经验,点众科技切入的正是短剧生产最重要的两个环节——剧本和宣发,拍摄和剪辑则交给合作伙伴。

过去一年多,随着大量资本和传统影视人才的涌入,短剧的产量呈现井喷之势。但据业内人士透露,行业的爆款率一般在20%左右。而DataEye数据显示,今年2月短剧热投新品榜TOP20中,点众科技却独占六席,它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微短剧是风口和趋势,但一定得找到自己的优势。你要想杀出来,必须得有好内容。”对于爆款秘诀,陈瑞卿提到的第一点就是内容。

点众有一半的员工是编剧,对剧本要求非常严格。据陈瑞卿透露,点众内部实现赛马机制,会让不同的人做一个内容,交叉验证,不好的直接淘汰,光是剧本的淘汰率就超过了50%。

在制作方面,点众科技也践行着创新合作的特点,放手让团队以及合作伙伴尝试新的内容。“我们在创新方面就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资金,有时候合作伙伴非要拍一个新内容,我们也说服不了他,那就只能让他拍,一起尝试。这个世界能说服人的,只有南墙。”陈瑞卿谈到。

而在投流团队方面,除了内部200人,点众外部活跃的分销人员更是达万人以上,并且拥有全国最大的微短剧分销平台,其单部微短剧的素材能做到同行的10倍以上。

密集多角度的投放下,点众短剧的爆款率得到显著提升。

三、创新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短剧行业看似赚钱,但只有业内人士才知道,他们其实都是给平台打工。“为了得到更多曝光,我们在短视频平台上的投流成本占到了总成本的80%-90%。”

按照这样计算,一部短剧要回本,消耗的充值流水要超过500万元。

而且随着供给的不断增加,行业的利润还在不断摊薄。“现在点众科技生产的微短剧中,一半能回本,亏的占30%,20%能赚钱。总体来讲,我们还在投资阶段。”陈瑞卿坦言。

要想突破投流成本的限制,其中一个办法可能就是通过独家的好内容建立自己的流量池。

目前来看,观看一些投流短剧都是要跳到微信小程序或者短剧app平台。作为介于短视频和长视频之间的内容形态,短剧还没有一个头部的平台,这也许就是点众们的突围机会。

当然,要想做到这点,点众必须在内容上做出很多创新,摆脱当下短剧霸道总裁、恋爱复仇等题材的同质化怪圈。

图片

对于内容,陈瑞卿也有自己独特的思考。过去短剧多是对文字的视频化展现,现在陈瑞卿提倡应该用戏剧的创作方法做短剧,更能产生一些经典的作品。

在故事来源上,除了点众已有的一些IP,陈瑞卿也倾向于向经典的影视剧、民间传说和港片传奇致敬。最近他就正在思考,如何用短剧的形式翻拍《黄飞鸿》系列电影。

“未来短剧将成为,继好莱坞、韩剧、日漫和网文后的第五大文化现象。”陈瑞卿对短剧的发展很有信心。

除了投流成本,影响短剧发展的还有目前比较单一的商业模式——付费观看。

目前来看,大部分80~100集、体量在150~200分钟的短剧,价格达40~100元,与院线电影和长视频平台的会员价相比,它们的性价比较低,而且内容质量也差了不少。

再加上低价甚至免费的盗版短剧横行,昂贵的正版价格劝退了不少消费者。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短剧的利润空间。

“短剧行业要可持续,商业模式就必须变。”为此,陈瑞卿从2023年就开始缓缓推进点众商业模式的变革,于同年9月在河马剧场APP上线了免费内容。

曾经充值业务占了点众营收的99%,但河马剧场APP的商业模式却以部分VIP会员付费与广告收入为主。

此外,点众科技也在努力拓展更多to B业务、to G业务。比如品牌定制剧,还有与政府部门合作的文旅短剧,这也是目前大多数短剧公司正在寻求的出路。

“只要短剧市场存在,就一定会跑出新的商业模式。”在陈瑞卿看来,这样的改变还可以更多。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