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明创投周志峰:以颠覆性新技术,研发出真正满足需求的人形机器人产品

2024-05-27
央视《对话》栏目日前邀请了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周志峰作为投资人代表与包括宇树科技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兴兴,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启明创投投资企业北京银河通用机器人创始人王鹤,上海交通大学博士生导师、上海智元新创联合创始人闫维新,北航机器人研究所名誉所长、中关村智友研究院院长王田苗在内的企业代表与业内专家代表,参加以“人形机器人:向人而生”为主题的节目,共同探讨人形机器人的当前发展和产业未来。

近年来,人形机器人行业正在全球范围内获得前所未有的超高关注。央视《对话》栏目日前邀请了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周志峰作为投资人代表与包括宇树科技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兴兴,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启明创投投资企业北京银河通用机器人创始人王鹤,上海交通大学博士生导师、上海智元新创联合创始人闫维新,北航机器人研究所名誉所长、中关村智友研究院院长王田苗在内的企业代表与业内专家代表,参加以“人形机器人:向人而生”为主题的节目,共同探讨人形机器人的当前发展和产业未来。嘉宾们围绕机器人的最优形态、人形机器人的应用场景及其与其他热门领域的显著区别等话题展开讨论。

image.png

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周志峰

以下为经精编整理的对话实录。

01/当人形机器人发展得比较成熟时能无缝融入人类生活

央视《对话》:市场上有观点认为今年是人形机器人的商业元年,您怎么看呢?

周志峰:我们在2015年投了第一家人形机器人公司,过去近10年中,每两至三年就能看到一家新公司成立,但在近12个月,我们见过的中国人形机器人初创公司有30多家,平均下来基本上每周有一家,创业公司这么高密度地诞生,这么多的人想涌入这个行业,让我对这个行业充满了信心。

央视《对话》:人形究竟是不是机器人的最优形态?

周志峰:“机器人”这个词是1920年在一部小说中提出的,之后的众多文艺作品都将机器人拟人化,其实这一形态代表的是人性,因为人天生亲近跟自身比较类似的形态。

第二,我们现在所有的物理环境,地形、地面等全是为有双足双臂的人类而设计的。比如爬楼梯,如果不是双足的机器人,就无法完成。当人形机器人发展得比较成熟的时候,可以无缝融入人类生活的现有环境,无需对物理环境的大的改造。所以从长远来看,我觉得人形机器人是一个终局。

央视《对话》:你最希望机器人在哪个场景中出现?

周志峰:我最感兴趣的是陪伴场景。我们之所以要研发人形的机器人,就是因为人类对人形机器人最有亲近感。试想一下,有一个人形机器人陪我一起看球赛,在看北京国安队的比赛的时候,我说“这球守门员怎么守的?”,人形机器人能够像好朋友一样立即给予回应,而不是我孤零零地观看比赛,这种互动感和陪伴感是无与伦比的。

对于我的父母而言,他们最缺少的就是陪伴,如果一款机器人能在儿女不在的时候陪着他们聊聊天,说说家长里短,我觉得这个陪伴的意义最大,这也是人形机器人最应该发挥的功能。

02/研发出真正满足需求的产品需要实现技术与产品的匹配

央视《对话》:您在投资领域深耕,是否总结出现在投人形机器人,和以往投很热门的领域如医疗、互联网、新能源汽车等相比,会有什么不同吗?

周志峰:我觉得人形机器人和其他热门领域最大的区别其实就是,0到1阶段面临的挑战更大。消费品、互联网等领域,企业在创业阶段,底层技术相对比较成熟,创业者更多做的是组合创新,把已有的要素用更新颖的方式去组合,研发出一款产品,实现PMF(Product Market Fit),即产品市场匹配。

但对于人形机器人,我觉得最难的是在0到1过程中的PMF之前还多了一个TPF(Technology Product Fit),即技术与产品的匹配。这不是利用已有的要素去做一个组合就行了,而是真的要一种颠覆性新技术。这个就很难,因为“具身智能”、人形机器人的关节技术、双足步态算法等,全部在快速迭代中。在底层技术还在动态发展时,怎么能够驾驭这种动态的发展,同时做出有用的、满足需求的产品?我觉得这是一个全新的能力要求,这点非常难做到。

提问:大概是几年前,Alpha Go曾经打败了世界公认的围棋棋手李世石。既然AI可以战胜思维上实力强劲的人类选手,那以后人形机器人有没有可能超越梅西、博尔特呢?

周志峰:2016年3月,Alpha Go战胜围棋圣手李世石是发生在虚拟世界中。人类告知机器人李世石下了这一步,然后算法得出下一步该怎么走,所以那是在一个数字空间虚拟世界中,人工智能用对抗生成算法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赢得了人类世界的复杂游戏。

但我觉得在未来10年、20年,很难有机器人球队战胜梅西率领的阿根廷队。因为踢球是发生在物理世界,而非虚拟世界,要有人与物理世界之间的接触,包括人与球、人与场地,还有天气影响,物理世界的不确定性因素或多样性因素太多,会使机器人足球队需要输入的信息太复杂。

第二,单个人形机器人作为足球运动员可能可以达到一定水准,比人类运动员还厉害,但足球比赛是一场11个人的游戏,它不是在2×11,即22种可能性中选择最优解,而是在2的11次方的可能性中选最优解,这对于人工智能的算力、算法的要求复杂度太高。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