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o能否重塑音乐市场的商业模式

2024-05-28
Suno的出现或许是AI改变市场、改写商业模式的一次预演。它在让普通人成为音乐创作者的同时,也对专业音乐创作者构成了挑战。事实上,Suno已经成为音乐市场之中的一股力量,它正在改变专业的音乐创作,冲击功能性的音乐市场。音乐市场来到这样一个奇点时刻,它必须为自己找到场景才能在Suno的压力下活下去。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窄播(ID:exact-interaction),作者:李尚阳,编辑:邵乐乐,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音乐似乎一直是一个有门槛的事情。在没有留声机和唱片的年代,音乐商店会把创作的乐曲制成印有乐谱的活页(sheet music)售给顾客,花费不菲的顾客还要学会钢琴才能在家欣赏到音乐。这样的音乐始终是少数人的。

数字音乐时代,随着spotify、iTunes等流媒体音乐平台的普及,听音乐成为人人都可以享受的事情,但音乐创作对普通人还是稍显遥远。

如今,Suno正在逐渐改变音乐创作者和听众之间的失衡局面,整个音乐世界因为Suno迎来了奇点时刻。

Suno是一款人工智能的文本到音乐的生成器,由来自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团队开发,其核心功能是通过文本提示词引导模型输出对应的音频,生成能够结合人声和乐器的逼真歌曲。

相比一些难以落地的AI能力,Suno等AI音乐生成工具已经在重新定义专业的音乐创作,并在重塑整个音乐行业。

市场已感知到suno的商业价值,Suno刚刚宣布完成了1.25亿美元B轮融资,投资者中包括知名的风投公司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和风险投资基金 Founders Collective。本轮融资后 Suno 的估值将达到 5 亿美元。

所以对Suno的观察,也许是我们之后理解AI、把握AI重塑未来商业、产业逻辑的一个参考样本。

音乐界的chat GPT

自去年发布到3月,据国内AI产品榜(aicpb.com)数据,Suno实现了连续每月千万级的访问增长量,到4月,Suno保持38.04%的增幅,达到3176万访问量。在AI音乐生成领域,Suno月访问量是第二名的八倍之多。

图片

「我们的目标就是让每个人都能将脑海中的音乐灵感,

通过简单易用的工具,转化为实际的音乐作品。」

Suno AI首席执行官和联合创始人Mikey Shulman说。

就目前来看,Suno面向C端的策略是成功的。

Mikey Shulman曾表示,大多数人不会演奏乐器,也搞不懂复杂的音乐软件,并且音乐听众的数量远远超过音乐创作者,这是如此的失衡。

所以,Suno的存在就是要找到音乐听众和音乐创作的一种平衡。

图片音乐生成AI产品榜(aicpb.com),Suno断层第一

我们或许可以理解Suno获得如此流量的其中一个原因——傻瓜式的音乐生成解决了音乐听众和创作者之间的鸿沟。作为一款AIGC工具,其抓住用户的核心就是降低用户的使用门槛。

Suno打破了以往AI音乐创作的逻辑,利用文生音乐(Text-to-Music),用户仅仅需要用一段文字描述此时的创作想法,或者直接给出一段现成的歌词,选取音乐风格后,不到一分钟,Suno就能生成两首旋律迥异的歌曲。

而之前的AI音乐生成软件更像是专业音乐创作者的辅助工具,如网易天音虽然声称「一键AI写歌」,但想要真正的一键写歌还是要掌握一些基础的乐理知识,不然面对「和弦编辑」这类的字眼总要抓耳挠腮。更加专业复杂的工具如Aiva,虽然支持调音系统,但操作的复杂和要求的专业已经让一般的用户望而却步。

图片网易天音和弦编辑页面

图片

AIVA虽然支持专业的调音系统,但操作界面对普通用户来说仿佛天书

创始人Mikey Shulman称Suno是一个音乐民主化工具,或许这有两层意谓。一方面如我们刚才提到,Suno降低了音乐创作的门槛,音乐小白也能创作音乐。更重要的是,Suno迅速对齐了音乐小白和音乐专业创作者之间的差距,两者的界限因为Suno正在模糊。

尤其是升级后的V3版本,已经把AI音乐生成的意义上升到对人类音乐、专业音乐创作的挑战上,Suno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大量生成包含人声、具有复杂曲式结构、媲美专业音乐水准的音乐作品,因此在一众的AI音乐创作工具中一骑绝尘。

新鲜感往往是AIGC应用获得流量的一个关键因素,但如何保持新鲜感和用户粘性对它们来说是一个恼火的问题。一些产品在发布的第一个月获得大量关注,之后却迅速地经历用户流失。红杉资本的研究指出,生成式AI应用的用户留存率中位值仅为14%,而这个数据在头部的一些消费级公司却能达到60%到65%,像WhatsAPP甚至可以达到85%。

不过,Suno似乎解决了这个问题,发布到现在,能够不断吸引新用户,也有相当的用户粘性和留存。

做到把流量变为留量,社区和可玩性是Suno必不可少的手段。

Mikey Shulman曾在采访中表示,每天登陆网站的人中,听歌的人比真正去生成音乐的人还多。人们不会一直有创作音乐的需求,但能听到足够多的有趣的音乐会成为人们留在Suno的动力。

Suno首页设置了Showcase和Trending板块。这两个板块展示了用户发布的作品,推荐播放量和点赞量靠前的音乐供其他人播放、点赞和分享。

人们在Suno上不仅可以听到Suno把感冒胶囊的说明书一本正经地唱出来,也能欣赏到重金属风的经典儿歌《让我们荡起双桨》,双桨霎时变成核动力桨。一首《stone》的播放量超过160万,点赞超过14000次。其他的作品观看也在10万以上。

也就是说,Suno能够凭借近乎零成本、高效率,让这些神曲频频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这些出圈的神曲自带流量也吸引更多人去创作。

图片Suno的showcase板块

此外,Suno在4月12日的更新中增设了explore(beta)板块。深蓝的页面右侧是密密麻麻各种音乐风格和流派,用户可以滑动鼠标到某一风格,点击左下方的播放按钮就可以探索韩国巴克莱、摇滚西塔琴等新的音乐风格,这进一步增加了Suno的丰富度和可玩性。

图片Suno的explore(beta)板块

专业音乐创作的生产力工具

但对于专业的音乐创作者来说,Suno也有硬伤,比如精细化控制的问题。Suno目前并不支持音乐分轨,也不支持修改。如果一段音乐唯独只有中间的钢琴弹奏不是令人满意,对于创作者的唯一选择就是重新生成。

一位从事影视原声带(OST)歌曲制作的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绝大多数的OST创作还是以原创为主,人不能完全掌握Suno生成的音乐品质,「它不可能百分百理解导演的意图和要求,所以还不如人工做。」

尽管Suno存在各种瑕疵,并有人质疑其商用能力,但音乐公司创始人小旭直言,Suno在音乐创作方面已不输专业音乐制作人,尤其在中低端音乐领域,「Suno的制作水准和速度已远超人工。」

一些音乐公司虽然坚称Suno只在专业音乐制作人需要灵感时提供帮助,但当他们由Suno生成一首还不错的歌曲时,会通过人工扒带的手段转换成可以编辑音轨的MIDI格式。在过去,机器是辅助人类创作音乐的工具,而现在,这样的角色被倒转过来,人类在为AI生成的音乐做小修小改。

不过,小旭团队目前仍在用人工制作音乐。小旭强调,「现在的AI创作并没有进入到商业化,对AI音乐工具的定位仍然是作为人工创作音乐的辅助角色。一方面是要对客户负责,我们不能拿AI创作的歌曲糊弄客户,一方面是现实原因,我们不清楚AI创作的音乐应该如何向客户收费,而且AI创作音乐的版权归属目前在国内仍是一个灰色地带。」

虽然对Suno的疑虑和争论此起彼伏,但肉眼可见的是,Suno正在改变整个行业音乐制作的工序和分工

工业时代的音乐创作往往需要5-6个工种的配合,涉及到作词、作曲、录音、混音和演唱,有必要的话还需要一个编曲。但如今,专业的音乐创作也许只需要一个人就可以。ChatGPT可以帮助写词,Suno可以直接生成音乐,ACE可以帮助混音,甚至使用Mid journey、Runway、Sora可以帮助生成宣传图和MV。

过去歌曲的小样是由专业歌手负责完成的,音乐公司有的时候需要教歌手怎么演唱,之后还有录和混的工作,而如今,AI已经完成了对歌曲demo制作80%的替代,ACE和synthsizer V(AI歌声合成工具)的制作质量和上限已经可以满足音乐公司内部demo的要求。

AI对音乐制作流程的简化似乎意味着,音乐制作团队似乎不再需要那么多人了。小旭音乐就明确表示,公司40多名员工将在今年减至一二十名,录音师和游戏语音配音都在优化之列。

目前,小旭音乐腾出了更多的精力和空间到图像和视频领域。这家一直制作游戏音乐的公司,最近成立了AI音视频组,6、7人的团队中就有两个作图师和一个AI视频师。

「我们在音乐业务方面掉的肉,会选择从其他的地方补回来。音乐的业务是在下滑,但可能会长出比如视频这样的新业务。」

音乐市场的奇点时刻

草台回声创始人戈非接受《音乐财经》访谈时说,Suno会淘汰掉大部分音乐行业中称之为「做行活」的音乐人。或许3到5年内,90%的音乐创作者都要被替代,最后可能只剩下5%甚至1%的最顶尖的创作者。

人和Suno的差别在哪里呢?小旭认为,在音乐知识或者技术上超越Suno不太可能,所以音乐专才会被最早替代,而真正能活下去的,一定是极有个性和极富审美的音乐人。

我们或已能瞥见这种未来,规模庞大的音乐团队越来越少,Billie Eilish和她的哥哥在自家的小卧室创作出的音乐赢得了六项格莱美的提名,未来,Billie Eilish的故事将成为常态。

作为专注游戏音乐近二十年的音乐人,小旭认为未来的功能性音乐市场会呈现两极分化的局面。一方面,市场日益工业化、社会化生产,它的需求庞大,但非常廉价;另一方面,高端音乐市场会被保留,但这部分市场需求非常少且可能会十分昂贵。

可能的情况是,Suno将成为大众音乐市场的主流供应商,它可以代替专业的音乐制作公司,不间断地生成大量音乐产品。

成本优势非常明显。如今主流的AI音乐生成工具大多采用会员订阅制,每月订阅价格大多在20到30美元,部分订阅价格在50美元,即使把所有的AI音乐生成工具都订阅一遍,每个月的花费只是在3000元人民币左右,这对于一家公司来说几乎是零成本。

届时,音乐工业化生产的时代可能会真的来临,「只是时间问题,也许就是两年后。」小旭说,只是市场对Suno的陌生和信息差,才为这些音乐制作公司争取到一些短暂的生存空间。

不过,正如消费品工业化之后呈现的高低两个极端趋势,总有人需要音乐讲故事,总有人需要找到汉斯季默(知名电影配乐作曲家和音乐制作人)配乐,哪怕付出更高的成本,「依云售价15元,普通的水只要2元,因为依云要比其他的品牌更会讲故事。」

照此趋势,整个音乐消费市场也要完成转向,社交、场景、体验也许就是答案

这两年,周杰伦、伍佰的演唱会总会成为微博话题的热点,各地文旅也在发力演唱会、音乐节。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统计,仅在2023年的上半年,全国演出票房收入达到167.93亿元,同比增长673.49%,观众人数6223.66万人次,同比增长超十倍。

大的音乐公司、流媒体平台也在借助AI音乐,探索挖掘用户的社交需求。在网易云音乐推出的「Suno AI」专区中,不仅有Suno AI音乐歌单,还有Suno AI歌曲的热门排行榜,话题#你能听出这是AI歌曲吗?目前阅读量264万,参与讨论超4000。

图片

未来,Suno这类的AI音乐生成工具对网易云这类追求UGC社区感的音乐平台而言,意义巨大,用户将不再只是听众,只能制作自己的歌单,或者出现在评论区,每个人也都有机会成为音乐的创作者,音乐社区的UGC属性将会被充分激发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