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搭档梁建章,42岁清华女学霸,投身第三次创业

2024-07-06
以前的一切辉煌归零,又从零开始创业。

图片

作者丨赵晓晓

编辑丨关雎

图源丨姚娜供图

43 岁这一年,姚娜决定再次创业。

这已经是她第三次创业,并且是去美国。这次她选择跟随趋势,做个AI公司。她跟还在观望的投资人说,“这就是生产力革命。”

筹备过程很快,她在ChatGpt上学习了三个月的英语,签证下来后,她带着儿子,每人拉两个行李箱,在去年 7 月落地美国波士顿。

图片

姚娜拍的波士顿

姚娜用 9 个月的时间,找到合伙人、确定公司创业方向。今年 5 月,姚娜的新公司成立——EvoSmart,围绕中小企业在线市场和销售的业务场景做AI Agent。

姚娜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之后去了美国的巴布森学院留学,攻读了数据分析与机器学习方向 MBA。毕业后入职谷歌中国,是当时首批全球雇员之一。也曾任职豆瓣、宝宝树,以初创团队成员的身份参与了公司的早期建设。

2013 年姚娜第一创业,创办了海外民宿预订平台“大鱼自助游”,后被途家收购。2018 年又和梁建章一起创办了社区共享育儿平台“摩尔妈妈”,拿过晨兴基金、真格基金等机构的投资。

2022 年ChatGpt横空出世后,姚娜觉得“我的机会来了。”过往的工作经验都像是为这次创业做准备,她已成为一个“综合型”人才,懂运营、懂业务、懂管理、BD能力强。

从关掉上一家公司,到这次AI创业,姚娜等了三年,中间也空白了三年。姚娜是80 后这批创始人的典型代表,喜欢折腾,善于把握时机,不怕苦,眼里永远有光。

误打误撞的职业经历

姚娜在研一的时候入职谷歌,那是 2004年,谷歌刚上市,也在筹备进入中国。

加入谷歌算一次意外。当时姚娜在看实习机会,投给几家公司的简历里并没有谷歌,电话是谷歌打给姚娜的,问她“谷歌在中国建office,有没有兴趣加入”。姚娜的第一反应是,“什么谷歌?谷歌什么公司?”

姚娜回忆,谷歌当时的CEO是埃里克·施密特,他招人的策略是“用最贵的工资请全世界最好的人”。在中国,谷歌只从北大、清华、复旦、人大、浙大等最好的大学里选人,成绩背调到小学。接到面试通知的,一天内要应付10 轮面试。

图片

创始人姚娜

姚娜符合谷歌的招聘条件,她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后来又去美国巴布森学院读攻读了数据分析与机器学习方向的MBA。

太多顶尖人才在这个阶段加入谷歌,比如拼多多黄铮、小米集团联合创始人林斌、小米集团联合创始人洪锋、兰亭集势创始人郭去疾、阿里合伙人蒋凡等。

再早一点加入的是创新工场李开复、光速中国宓群、百世物流创始人周韶宁、宝宝树王怀南等,当时对应的职位分别是谷歌大中华区总裁、投资总监、联合总裁、市场公关。他们组成了 20 几人的谷歌中国小团队。

后来姚娜才知道被录用的原因:眼里没有权威,虽然什么都不懂,但敢于挑战;思路活跃,不太像一般中国学生;英文不怎么好,但敢说。“他们觉得我很‘谷歌’,虽然没有技术背景,还是招我进去了。”姚娜说。

进入中国的谷歌以“赶超百度”为目标,重心放在广告上,姚娜一组两人负责谷歌关键词广告(AdWords)的商业化落地,黄铮在谷歌时也曾负责过一段时间该业务。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业务给谷歌带来了稳定的收入。

姚娜记得,有一次开会,时任CEO施密特让他们闭上眼睛再睁开,然后说“你们知道公司赚了多少钱吗?”2006年,Google的广告收入约为106亿美元,“相当于广告系统每秒有336美元进账。”

感觉谷歌的工作没有挑战后,姚娜在朋友戴钦(戴后来成为豆瓣阅读CEO)的介绍下去了豆瓣。2008 年,成立三年的豆瓣陷入财务危机,背后有经济环境的原因,也有豆瓣自身问题,用户已经 200 万,豆瓣还处在烧钱、没产品、没营收的阶段,也没能再拿到融资。

创始人阿北想商业化,找了姚娜三次。在一个下雨天,清华科技园一家咖啡店里,和阿北最后一次聊完后,姚娜加入了豆瓣,成为10 位员工的其中一员。

姚娜重新设计了豆瓣的商业模式、营销策略、成本和销售结构,一个月签下了两个大单,帮公司度过了经济危机,获得盈利能力。这是豆瓣第一次商业化。

阿北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大的决策会更多听从自己的内心,不符合他价值观的事情会被立马叫停。他是一个好的产品经理,但有点不食人间烟火,很多人对阿北的评价是“很骄傲、很清高”“拧巴,很难信任谁。”这也注定了别人很难与其相处。

一年后,姚娜从豆瓣辞职,谷歌的同事跟她说,“王怀南创业做了宝宝树,你可以去看看。”

2006 年,刚从谷歌辞职的王怀南和易趣网创始人邵亦波一起创办了母婴社区网站宝宝树。姚娜是在2009 年加入的。

和阿北的“反商业社会”不同,走过雅虎、谷歌的王怀南,思维很活跃,有好想法都会去试一遍,资源整合能力很强,想去哪个领域就快速进入,失败了就哈哈一笑,再换下一个方向。

姚娜跟着王怀南参与建立了公司的生态系统,包括广告营销、早期教育线下商店、团购流程、早教包等。姚娜评价王怀南是个天马行空的艺术家,精力旺盛,经常拽着姚娜在早上 6 点开会。

姚娜跟着三家公司走过了搜索时代、UGC时代,到后来的共享经济时代,但都不是事先计划好的,就像武侠世界里,在山里修炼的大侠,出山后碰到很热情的城主,就加入了,“没想那么多。”

遇见创业时代

姚娜第一次意识到创业时代来临,是在2007 年,她在五道口的报刊亭买了一本《创业邦》杂志。她心中蓦然一动,明白一个新时代到来了。

2012 年,姚娜创业,没做搜索、没做UGC,她看到了境外自助游的趋势,做了民宿预定平台——大鱼自助游,想打开年轻人喜好的非标、碎片化旅行市场。

图片

大鱼团队

和大多数境外民宿平台不一样,大鱼自助游选择台湾作为切入点,是当时所有的民宿预定网站里唯一一家做台湾市场的,网站上线一年后,台湾自由行对大陆全面开放。

姚娜印象很深刻,上线第一天的第一个小时,就有528块钱进账。后来的新增用户里,还有新浪网的副总裁,“他一边用一边打电话骂产品做的还不好。”爱彼迎的创始人还从美国飞过来,想收购大鱼,拓展亚洲的民宿市场。

跟着当时的境外游趋势,大鱼先后上线日本、泰国、越南等国家。那个时候,中国出境游 70% 在亚洲,这里面又有50%在港澳台。大鱼的用户和供应商增长很快,到 2015 年,大鱼基本覆盖了亚洲的所有国家和地区,用户破百万,民宿供应商有 25 万,期间还拿到经纬创投和斯道资本、携程的两笔投资。

2017 年,携程撮合大鱼和途家的并购,一年后途家收购了大鱼,这也是途家首次整合海外民宿行业。在这之前,途家已经完成了境内短租交易平台的整合,包括收购携程和去哪儿的公寓民宿业务、收购蚂蚁短租等。

收购大鱼后,途家的计划是在 2020 年上市,后来赶上了疫情,上市进程搁浅。

收购完成后,梁建章找到姚娜,问她想继续创业还是就做个高管,姚娜选择了创业。当时姚娜刚生产完,她自己调侃,“同一个月内,卖了一家公司,生了一个孩子。”

图片

姚娜刚休完产假

梁建章提供了方向,他一直困惑于如何更好地解决生与养这个问题,姚娜结合在宝宝树的经验,提出了社区共享育儿的概念,育儿和给全职妈妈找点有价值感的事情做,两件事可以一起实现。

2018 年年初,在大鱼原来的办公室楼里,姚娜买了一个蛋糕,几个老员工聚在一起,摩尔妈妈成立了,从决定创业到公司成立,只用了三天时间。

图片

摩尔妈妈创业团队

摩尔妈妈是国内首个社区共享育儿平台,业务模式是,在一个社区内,有空余精力和时间的妈妈们可以“共享”自己的育儿时间,有托管需求的妈妈则可以预订育儿时间,以此来平衡育儿成本和女性事业之间的矛盾。

到 2020 年,摩尔妈妈平台有 3000 多名早幼教老师,线下站点 10000 多个,覆盖的城市有北京、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也有再偏远一点地方,比如佛山。姚娜的思路是,哪里有需求就去哪里。

途家上市止于疫情,摩尔妈妈起于疫情前期,还在疫情期间稳定扩张过,但后来也止于疫情。

第三次创业

摩尔妈妈关闭后,姚娜经历了一个月的低谷期,为了摆脱这种状态,姚娜给自己制定了一个自驾游计划,边玩边去了解一个城市的业态,用另一种忙碌的方式放空自己。

2021 年 8 月,姚娜从北京出发,往山东方向走,然后再调转方向往南走,江浙沪、广东深圳,每路过一个收费站就停下歇一脚,在这个城市住上几天。最后一站是海南,然后再从海南返回北京,时间是 2022 年的 6 月。

在这期间,姚娜接触到了很多中小企业,他们分布在家具、灯具、纺织等制造领域,为应对疫情转型跨境、调整产品线、缩减订单,用自己的方式努力活着。

2022 年10 月,ChatGpt出来后,姚娜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击感,她连着两个月用ChatGpt去解决各种问题。当时很多投资人还在观望,姚娜就跟他们说,“这就是生产力革命。”

图片

姚娜拍的波士顿

去年 5 月,姚娜带着孩子前往美国,想看看那里已经发生了什么,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创业要先找好合伙人。姚娜找到了一位谷歌老同事,他在谷歌工作了近 10 年。从谷歌辞职后,曾在美国最大的家装设计平台Houzz、美国社交分享网站Pinterest任职,参与并领导过推荐系统、广告排名系统的开发。现在除了是姚娜的合伙人之外,他还是TikTok商业诚信客户体验部门的负责人。

找到共鸣、决定一起创业后,俩人开始找创业方向,他们也想过做个大语言模型,但觉得不是终极产品;做个工具产品,又觉得格局太小,很容易被替代。

直到去年 3 月,一个叫AutoGPT框架的发布——利用大型语言模型,能自动把一个大任务拆分成小任务,再用工具完成任务。由此开始,AI Agent被更多人关注。

比如,微软随后开发了AutoGen,OpenAI开发了GPTs、GPT-4Turbo和可定制AI Agent,两家公司的产品分别代表了一个更先进阶段的智能体。百度、阿里、字节也都开始切入这个方向。

基于当前的大语言模型,AI Agent是一种能够自主理解、规划决策、执行复杂任务的智能体。它与大语言模型的区别是,更像人,能主动去解决很多生活和工作中的问题,而不是问一句答一句。

关于其想象力,一个高赞回答是:“大语言模型只能编个贪吃蛇,AI Agent可以整出一个王者荣耀。”

斯坦福大学教授吴恩达提出AI Agent的四种主流设计模式是,“反馈+工具调用+规划+多智能体协作。”

到这里,姚娜之前接触到的零零散散的信息,一下子就串联起来了。

“太适合中小制造企业了。”姚娜说。她在谷歌维护广告搜索时,更多服务就是江浙沪的中小企业,2021 年的那次自驾游,也让她更进一步接触了这些群体,他们要处理大量数据、业务流程复杂、效率低。

去年 5 月,EvoSmart成立,围绕中小企业在线市场和销售的业务场景做AI Agent,通过将AI Agent集成到在线营销和销售的整个工作流程中,为全球的中小型企业赋能。

“一端是消费者需求的多样化与个性化,另一端是中小企业的包容度与灵活度。”其合伙人说。

这是一个确定的趋势

越来越多的现象表明,Agent将是AI下一个爆发点,并且这个爆发点已经到来。

它能带来一系列好处:大幅降低企业的生产成本,提高效率,根据市场需求及时调整策略,规避风险等。它能被应用到各种场景:协同办公、医药、零售、房地产、旅游、金融、制造业等。

吴恩达说,AI Agent工作流将在今年推动人工智能取得巨大进步——甚至可能超过下一代基础模型。比尔·盖茨认为,“谁能主宰个人助理Agent,那才是大事。”

姚娜训练的AI Agent不只是一个自动化工具,服务的另一端是,通过对工作流的梳理,重新定义在线销售和客户服务的角色;分析来自社交媒体的实时数据,预测市场趋势,指导供应链生产。监控生产、制造和运输全过程,收集数据,输出更好的销售方案。

在姚娜的接触中,制造企业的厂二代们都在学AI,关于Agent的各种名词和训练流程,他们张口就来。

Agent不是新概念。上述合伙人最早接触Agent是早年在学习reinforcement learning(强化学习)时,他认为,现在流行的AI Agent,或多或少借用了强化学习中Agent的概念,背后的技术推手是基础模型能力的提高。

随着能力边界扩大,Agent会逐步被应用到企业和渠道里的多个环节里。从创业者的角度来理解,姚娜和合伙人对当前趋势的预判是,“这些不会一夜发生,但会快速演化。”

在 43 岁这个年纪,姚娜最大的收获是重新回归战时状态,她曾空白了三年,又有用了9 个月的时间再次把自己填满。

空白的那三年里,姚娜被拉着参与了各种可能成为创业方向的话题,各行各业的人不分时段出现在姚娜家里,聊当下的热点,论证一下做成项目的可能性,聊过之后就散,过一段时间又聚在一起。这个活动也有了名字,叫“娜姐的客厅。”

姚娜参与讨论过很多项目,五花八门,有提议开职业学校的、也有提议做家庭教育指导师、教育博主、开养老院的,或者去开个MCN机构,大模型火了之后被邀请搞大模型。但姚娜总觉得点不对。

她觉得现在是很好的创业机会,每个细分赛道都可以用Agent重新做一遍,“大家不要再两眼无光了。”她拿自己举例子,43岁,一个人带着孩子在美国,从零开始。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