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赛道被投资人集体抛弃

2024-07-09
当一个行业被投资人集体抛弃时,我们有两个选择,一是逃离这个行业,寻找一个新的行业,将前一次的经历再重复一遍,二是在这个行业继续挖掘结构化的机会、挖掘更底层更优质的项目。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超越S曲线(ID:beyondinvest),作者: 李刚强,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2021年7月,国家颁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俗称“双减”),一纸文件将在2021年初达到如日中天的在线教育行业打到奄奄一息。彼时,在线教育领域的头部公司猿辅导达到了170亿美元左右估值,作业帮也超过了120亿美元估值,其他如VIPKID、火花思维等各类公司估值也达到了数十亿美金。双减政策发布之后,在线教育行业的上市可能性(至少10年内)被完全浇灭;而专注于投资这个行业的投资人则面临着群体的考验——那个曾经自己擅长、并且创造了极佳案例的行业从此不复存在,而自己将何去何从?对于他们来说,更大的煎熬来自于,曾经自己是基金赚钱的明星,现在却变成了基金里赔钱赔的最多的投资人。这种强烈的反差带来了一种诡异的职场感觉,但凡你在办公室角落见到有人窃窃私语,你总会觉得他们就在议论你。有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人据说因此而一度抑郁,让人唏嘘。——这是政策变化导致的一个赛道被投资人集体抛弃。

2018年,港股正式推出18A的上市制度,鼓励创新药上市;随后2019年科创板第五套标准的推出,也为医疗领域的公司上市打开了一道窗口。在疫情、上市窗口红利、创新药人才回流等各种红利的加持下,创新药公司在20年火力全开、市值不断攀高,给投资人创造了极好的汇报。但在经历了2019、2020年的资本狂潮后,2021年下半年开始,创新药集体陷入了连续急剧下跌的状态,大量创新药股票市值从高点时的上百亿港币掉到10亿港币,且没有流动性。究其原因,一方面,大量创新药公司也只是“伪创新”却因为一时泡沫估值巨高;另一方面,创新药周期长、投入大、投向市场所需时间长,长期处于大量投入、却见不到产出的状态,使得整个资本路径没有形成闭环,投资人最后选择用脚投票。时至今日,和2020年的高点相比,医疗行业的投资事件已经降到不足一成,大量医疗投资机构面临募不到新钱、不知道怎么投、更退不出来的状态。医疗领域的资深投资人朋友调侃说“医疗投资已经凉的透透的了”。——这是商业没有形成闭环导致的一个赛道被投资人集体抛弃。

2021年,中国新能源销量突破350万辆,造车新势力蔚小理的市值一度突破1000亿美金,宁德时代的市值也突破万亿人民币,隆基绿能市值一度突破3000亿人民币。新能源车的势不可挡成为一种显学。2022年,光伏、锂电、氢能、钠电、固态电池、钙钛矿、储能、核聚变、超导,所有跟新能源相关的领域都成为被追捧的热门行业,越是技术先进、离商业化远的领域估值越离谱。可以说,整个2022年,全市场很少有不看新能源的投资人。然而,2023年,随着碳酸锂的价格从高峰时50万一吨降到10万一吨,锂电熄火、钠电的故事再也圆不了;随着储能被IPO窗口指导,储能项目融资也凉凉;随着光伏的去产能,光伏上市公司估值大大缩水,隆基市值掉到了900亿,钙钛矿项目靠ppt和实验室参数融资也变得艰难;唯独证伪周期还很长的核聚变还能在市场拿到一些融资。到2024年,锂电、光伏几乎已经没人看了;钠电,大家一听就摇头;固态电池估值早就透支;储能就是系统集成。整个新能源赛道似乎都被投资人放弃。——对于锂电和光伏,这是行业周期导致的一个赛道被投资人集体抛弃;而对于钠电、氢能、储能等领域,自始就是商业模式根本没成立

2023年4月,北森在港股敲钟,以mini IPO的方式勉强上市,到今天北森在港股的市值长期维持在20多亿港币。那些曾经按照18.6亿美金的投资人们欲哭无泪,却只能为自己当年的过于乐观买单。“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有投资人戏谑,北森一上市,其他saas企业都不敢、也没法上市了。整个saas赛道被一级市场宣判了“死刑”。今天,saas公司在国内融资困难、上市困难,市场也鲜有投saas的投资机构了。——这又是商业闭环导致的一个赛道被投资人集体抛弃。

很不幸,过去几年,我跟上述每个领域至少各数十位投资人进行过沟通和交流。行业高峰时,他们有多疯狂;行业被抛弃后,他们就有多痛苦。

医疗行业里,很多曾经知名的GP已经难以为继,完全募不到钱,将人员裁的不剩几个,只能用存量还在收管理费的基金来擦屁股(做退出清盘);新能源领域的投资机构纷纷转型去看制造行业、材料行业;SaaS领域的投资人则不得不转到AI赛道中去。

这些行业中那些曾经声名赫赫的独角兽企业要不已经因为花钱不断、流血不止,已经死亡;要不大刀阔斧的砍人、降成本,以维系更长久的生存;还有一些在不断的谈政府落地、返投、迁总部,想方设法获取资金,补充现金。估值已经不是创始人们在乎的事情,生存才是悬在创始人头上的第一要务,与此同时,还有如何解除掉当初的业绩承诺和回购条款。

历史好轮回,新瓶装旧酒。下一个重蹈覆辙的又会是哪一个赛道?抑或,在当下的环境下,是所有的赛道都会面临上述情况?

过去20年,中国创投市场一路向上发展。一个赛道风停了,大家还可以转到下一个赛道,换一个房间跳舞而已。虽然有些痛苦,但至少还有新机会。但今天面临的情况显然不一样,今天的音乐似乎要彻底停止,不是换一个房间接着舞,而是全场都熄灯了,音乐停了,不再有舞池了。

持有这种悲观论调,在今天必然是更容易获得共鸣。就像那句老话,“悲观者永远正确,而乐观者才能成功”。过去几年,熟悉我的朋友应该都知道,在每一次市场热潮时,我总是不合时宜的泼冷水,21年泼了新消费、22年泼了新能源,23年泼了硬科技,那个时候,很多人认为我是一个悲观者。在24年,当全市场都缺乏信心的时候,我却坚持认为,如果你longChina,当下可能是最好的投资机会

尽管有一百种理由让你不long China,但让我们坚定的long China的理由却只需两个:于国家而言,我们生于斯、长于斯,如果我们没有润的计划,未来将依然立足于斯;于行业而言,我们作为创投人,天生乐观也只有对未来乐观,才能看到未来的新机会。

回到本文的标题来说,当一个行业被投资人集体抛弃时,我们有两个选择,一是逃离这个行业,寻找一个新的行业,将前一次的经历再重复一遍,二是在这个行业继续挖掘结构化的机会、挖掘更底层更优质的项目。如果不是政策原因、商业模式不成立的原因,我反而更愿意继续在这个行业里挖掘那些被错杀的项目,挖掘那些因为周期性底部的项目。

举例来说,我至始至终认为消费领域存在着大量好项目,21年只是短暂的估值泡沫,但今天的估值已经回调到很合理的空间,最近上市的老铺黄金就是非常典型的案例;新能源行业也因为其周期性的特点,当下处于周期的底部,等到去产能差不多完成,新一轮景气周期又将导致基本面夯实、竞争力突出的企业崛起……

冬天来了,才是打猎的好季节。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来源:超越S曲线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