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420亿,“哪吒的爸爸”用20年时间打造新势力出海第一

2024-07-10
中国新造车头部五家新势力,即将齐聚港交所,共书“五子登科”的佳话。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华商韬略,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6月26日,哪吒汽车母公司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这意味着国内轰轰烈烈的新造车运动,即将迎来阶段性的收官之战——

哪吒是目前唯一一家具备实力但尚未登陆资本市场的造车新势力。

新能源汽车是过去十年中国最残酷,也最振奋人心的产业故事之一。从曾经的市场换技术到自主品牌众星灿烂,中国汽车工业完成了艰难但辉煌的进化。从0到1完成造车的新势力,无疑是当中最受瞩目,也一度备受质疑的群体之一。

如今,昔日的门外汉都已经成长为小巨人,外界当初对于互联网跨界造车的动机与方法的质疑也逐渐开始退却。不过,在众多造车新势力当中:

哪吒汽车却是一个相当特殊的存在。

哪吒创始人方运舟,在造车新势力中是唯一受过汽车工业多年浸润且拥有技术背景的掌舵人。哪吒的主要高管也都出身于传统车企,与其他造车新势力相比,被认为是新势力的哪吒汽车,也更具有浓厚的传统汽车企业影子。

方运舟所代表的,是中国传统汽车工业老汽车人面对新能源革命的一次突围。几年前,面对声势浩大的新能源革命,众多汽车老兵纷纷跳入洪流,其中代表人物便是哪吒方运舟与威马沈晖,以及高合丁磊。

如今,随着威马与高合的黯淡离场,转身四顾,方运舟成为传统汽车人逐新之路上的最后牌手。在过去最残酷的这场新造车淘汰赛上,他不仅带领着一群汽车老兵让哪吒汽车活了下来,而且成为了一个极特殊的存在。

01

哪吒虽然习惯性被列为造车新势力,但掌舵人方运舟则是从传统车企时代开始,就与中国新能源汽车事业休戚与共。

2000年,曾在奥迪工作多年的万钢上书国务院,建议发展新能源汽车,以此实现国内汽车行业的跨越式发展。万钢的上书得到了中央的肯定,对电动汽车三核心技术的基础研究突破和产学研项目火速上马。

随后,万钢被邀请回国,先是担任同济大学汽车学院院长,2007年被任命为科技部部长,成为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举足轻重的人物。当然,这是后话。

万钢上书国务院一年后,2001年,科技部启动了“863计划”电动汽车重大科技专项,累计投入8.8亿元。而当年年底,刚刚成立的奇瑞的新能源汽车研发项目便成功跻身国家“863”计划,帮助奇瑞完成这一壮举的重要推手,便是方运舟。

方运舟出生于1975年,1998年从汽车界的黄埔军校合肥工业大学汽车系毕业。彼时,尹同跃刚放弃自己在一汽如日中天的工作,回乡创业,用市里面给的30万注册了公司,这家公司便是日后鼎鼎大名的奇瑞。

方运舟在看到奇瑞风云样车,以及尹同跃等人创业热情的感召下,对民族汽车工业的发展产生了无限向往,于是加入仅成立一年的奇瑞。起初,他主要从事发动机附件系统方面的研发工作,2001年转入奇瑞的“清洁能源汽车专项组”。

在方运舟转入奇瑞新能源项目组的第一年,合肥一家铅酸电池厂希望奇瑞做一辆铅酸电池车,这个任务恰巧落在了方运舟所在的新能源项目组。

此时,新能源汽车国家 863 计划还未正式启动,距离马丁·艾伯哈德和马克·塔彭宁联合创立“特斯拉汽车公司”、比亚迪收购秦川汽车厂也还有两年。这个超前尝试,不出意外最终失败,跑了 20多公里,以“七八个人把车推回来”而结束。

但项目的失败带给了方运舟新的启发,“如果把电池驱动与发动机驱动结合起来,使用混合动力,岂不是更好?”熬了十几个大夜之后,方运舟拿出一份混合动力汽车可行性调研报告。因字迹潦草,还不得不委托妻子誊抄了一遍。

彼时,国家“863”计划即将启动的风声已经开始在行业内传递,奇瑞于是果断决策,立即启动了申报新能源汽车研发项目的程序。

2003年3月,奇瑞新能源初创团队自主研发的第一辆新能源汽车正式上线,方运舟也因此在奇瑞有了从最开始负责混合动力汽车,到替代燃料汽车,再到电动轿车等清洁能源汽车前沿技术研发的一系列履历,并在日后担任奇瑞新能源技术公司副总经理一职,成为奇瑞新能源项目“4人小组”成员之一。

2012—2014年,奇瑞新能源已经实现盈利,每年达到几百、上千万元,成为国内首个盈利的新能源公司。

在奇瑞工作的16年之后,2014年,方运舟离开奇瑞新能源,北上攻读清华博士后,师从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教授、2017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的欧阳明高。

欧阳明高参与孵化的氢能源核心企业亿华通早已成功登陆科创板和港交所,带出的学生包括哪吒汽车创始人方运舟、智锂物联创始人李立国、链宇科技CEO秦宇迪、昇科能源CEO褚政宇……

方运舟北上攻读清华博士后的2014年,特斯拉在中国大陆交付首批Model S,马斯克前往中国,亲自把钥匙递到雷军、李想、曹国伟等第一批车主手上。同年,特斯拉宣布开放所有技术专利,成为点燃中国新造车运动的火种。

一场声势浩大的新造车运动在中国拉开了帷幕,除了李斌、何小鹏、贾跃亭等一批互联网创业者表现得趋之若骛外,同年10月,汽车老兵方运舟联合亿华通、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等清华大学背景的机构和企业,以及前奇瑞老同事,共同在浙江桐乡成立了合众新能源,也就是后来的哪吒汽车。

图片

▲桐乡工厂

不过,方运舟虽然在汽车行业拥有近 20 年的经验,并且是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第一批参与者和见证者之一,但当时投资机构们并不看好传统车企背景的公司做智能电动汽车,这也注定了方运舟要带领哪吒走一条比拥有互联网背景的同行们更加艰难的路。

02

2024年3月28日,在北京亦创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小米汽车发布会上,雷军给车圈带来了一股“小小的雷式震撼”。他所展现的号召力与小米的品牌力,在粉丝的尖叫声中,让一众汽车大佬们放下身段,在抖音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

实际上,在新能源汽车造车这件事上,无论是资本亦或者群众的关注度,始终对互联网派给予了更多的偏爱。

互联网跨界造车的课代表主要以李斌、何小鹏、李想等人为主,其中李斌更是凭借易车、嘀嗒出行、摩拜单车几个经典案例,被誉为“出行教父”;而何小鹏和李想分别靠UC、汽车之家早已实现了财富自由。

这些互联网出身的造车新秀是含着金钥匙出生。资本层面,这些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打过硬仗、胜仗的人,只要一张嘴,就让深谙代理人战争的BAT与秉持“投项目就是投人”的VC们走不动道了。而在品牌营销层面,粉丝经济、性价比、爆款思维……小米珠玉在前,蔚小理学得飞快。

相比于风头无两的互联网造车派,传统汽车老兵方运舟带领的合众汽车,放在当时百余家造车新势力面前,并不算惊艳。

当蔚来、小鹏拿着百亿小目标开局时,合众汽车并没有拿到明星VC的钱,早期主要股东来自于嘉兴下辖的县级市桐乡市政府。

直到2017年底,知合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斥资12.5亿元投资浙江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并完成控股股东变更,合众的全部投资规模才刚刚超过20亿元。

整个2018年,哪吒见了200多个投资机构,但没有获得新融资。在李斌“没有200亿不要造车”的宣言里,哪吒的资金规模多少有些差距。

缺乏金钥匙,哪吒只能把钱花在刀刃上,技术出身的汽车老兵方运舟也有自己的判断。

创业伊始,方运舟就认为新能源汽车还有30年黄金赛道,2035年-2040年,能源互联网后行业将会发展成为智慧交通,真正实现高阶智能驾驶。

从一开始,哪吒汽车就选择了艰难但正确的路,坚持技术自立,让技术尖货快速落地为科技现货:技术自研是哪吒汽车的一项长远布局。

图片

即使在2019年,随着造车新势力开始面对交付大考,一起迎来至暗时刻,蔚来、小鹏、理想均距离ICU仅临门一脚,哪吒汽车也一度陷入经营困境,哪吒汽车没有收缩研发线。哪吒汽车CTO(首席技术官)戴大力曾表示:“哪吒汽车不做技术期货,不空谈PPT技术,我们努力把纸面的蓝图,转化为实际的技术和产品。”

2020年,大洋彼岸的特斯拉实现年度盈利,中国新造车纷纷走出ICU,穿越生死线。哪吒汽车也趁势完成了后续融资,并得到大厂青睐。后来,凭借差异化竞争与新能源汽车渗透率稳步提升,哪吒销量迅速上升。

一直以来,哪吒在技术投入上从不打折扣。据统计,哪吒总计投入了120亿元用于研发,研发占收入比达到30%。其中,用于关键的智能化研发投入达到了30亿元。

2023年,哪吒汽车发布了以5大“现货”技术为首发的浩智技术品牌2.0,这些技术成果,为哪吒S、哪吒GT、哪吒U、哪吒AYA以及未来推出的所有车型提供持续而强大的支持和推动力。同时,哪吒汽车还成立了零部件公司浩智科技智慧工厂,做到核心零部件自研自造,让技术尖货,快速落地为科技现货。

在这个技术迭代极快的行业,十多年下来,哪吒不但没掉队,而且销量一度登顶,靠的便是对于技术的坚守,科技普惠,让高品质智能电动汽车触手可及。

03

1999年,万钢带领中国留德汽车工业博士工程师代表团回国考察,看到中国汽车工业对于国外依赖后,大为警醒,所以才有了前文提到给国务院上书的一幕。

在燃油车时代,中国采用了合资方式,走以市场换技术的路线,中国汽车工业取得了初步发展。不过,在相当长时间内,本土品牌占据低端市场,中高端市场仍然以外资品牌为主。

中国汽车工业似乎陷入了一个尴尬境遇:外资车企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本土品牌却始终裹足不前。

千禧年初期,全球范围内爆发的能源危机及其对世界经济的冲击,让万钢和中国汽车工业看到了些许微光:从燃油车切换到新能源,实现跳跃式发展。

经过20余年的发展,中国新能源汽车已经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核心技术层,关键的三电中国均已实现自主,且位列第一梯队;品牌方面,培育了比亚迪、蔚来、理想、小鹏、哪吒、极氪、零跑等一大批品牌。

更重要的是,曾经只能偏安中国国内市场的中国汽车,也开始漂洋出海,问鼎国际市场,其中的佼佼者,便是哪吒。

图片

哪吒汽车作为成立仅十年的造车新势力,形成的“多酝酿、长发展、埋下去、求共赢”的“哪吒汽车出海模式”,成为中国新能源出海的典型案例。

今年1-5月,哪吒汽车新能源汽车出口16458辆,位列车企新能源汽车出口量第五,新势力车企出口量第一。截至5月底,哪吒汽车出口累计3.5万辆。未来,哪吒汽车将在香港建设国际总部,与上海全球总部联动。

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局势,新能源车“出海”之路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暗礁”,方运舟带领哪吒摸出了自己的经验,并将其命名为——“哪吒闹海”。

方运舟认为:第一,无国内不稳、无国外不强;第二,深耕本土化、因地制宜、多方共赢;第三,开辟“系统路径”。通过“闹海”让世界了解中国,了解中华文化价值理念,为“中国制造”出海贡献力量。

方运舟除了是哪吒汽车创始人兼董事长,还是全国人大代表。

作为技术专家,他主导并参与了一系列国际级、国家级、省级重点研发项目,包括十多个“863”项目;作为人大代表,他不断为新能源行业发声,在《人民日报》发表的《抓住新能源汽车发展新机遇》中,他开头便提到:“突破薄弱环节、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对于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头部企业而言,责无旁贷。”

万钢上书国务院24年、新造车10年之际,方运舟向资本市场、向中国新能源汽车事业交出的哪吒汽车这份答卷,也是作为一个汽车行业老兵的责任答卷。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