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无虚席”的NBA中国赛,意料之中,心平气和

西西弗评论 2019-10-17 18:46

编者按:本文转自西西佛评论,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NBA中国赛湖人对网队的比赛观众人数很多,有人说是“座无虚席”。从现场照片,我看到的还是有空座的。我们姑且认为就算是满座吧。社交媒体上出现了不少对相关主管部门和观众的指责。指责比赛不应该办,指责球迷不应该去看。

首先表个人观点:我认为中国赛继续举行是理性选择,无可厚非。而观众去看也不应该过于苛责。整个事情是意料之中,我们也应该心平气和。

指责我是哈美舔狗的朋友,请稍微给一点耐心,看完全文后再骂。

1.

首先,全场满座不代表民意。在关于香港事件的文章中,我反复强调一个观点,大批人游行上街并不一定能代表主流民意,同样,NBA中国赛满座也并不能代表主流民意。

中国至少有几千万NBA球迷,在上海周边能去看的球迷少说一千万,就算90%的球迷抵制、还有上百万潜在球迷,可以填满1万多座位的梅赛德斯中心几十次。满座既不能代表中国人民的主流看法,也不能代表NBA球迷整体的主流看法。只要有10%的球迷愿意去看,就足以让球场满座。

此外,球票是不实名可以转让的。就算最初买票的人义愤填膺拒绝去看了,理性选择也是转让给其他愿意去的人挽回一些损失。难道只有撕了球票才算爱国。这个也要求太高了吧。

满座代表不了什么民意,我们也没必要生气。

2.

上一篇文章结尾写到“对NBA这个事情,适可而止比较好”。这句话被许多朋友骂。这里面我解释一下,适可为止意思是继续要求莫雷道歉,也可以抵制火箭队,停止转播火箭队比赛,停止销售周边。毕竟莫雷赚了我们的钱,反过来伤害我们的感情,抵制天经地义。但犯不着抵制整个NBA。

毛主席说 统一战线就是朋友搞的多多的,敌人搞的少少的。抗战时,对国民党反动派还要分投靠日寇的伪军,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顽固派和抗日爱国将领三类呢。对第一类投敌的肯定坚决打击,对第二类顽固派要打击和影响感化相结合,对第三类要搞统战交朋友。

莫雷事件发生后,哈登做为火箭队头号球星很早就表达了歉意,而威少也以穿唐装的态度表达了一定的善意。在反华情绪高涨,麦卡锡主义沉渣泛起的美国,这个已经是非常友好的表现了。即使和稀泥两边不得罪的萧华,在美国舆论一边倒的情况下,保持一个中间态度也挺不容易了。这好比一个国民党抗日将领,即使再亲共,也不可能站到我们一边公开发表言论。能表达中立两不得罪态度就不容易了。要统战争取而不是一棒子打死。

在美国的四大运动中,NBA是最草根的,很多体育明星也是苦出身,对中国也是最友好的。NBA应该是统战对象,而不应该当成敌人。

这次NBA中国赛满座,最大的负面影响会是,美国媒体大概率会冷嘲热讽,说中国民众嘴上抵制,身体诚实。另外美国媒体会把企业因为民意产生的抵制行为,说成政府对企业的干涉。美国媒体一直把中国的企业描绘成政府的傀儡。这次的民间和企业的抵制也全部被定义成政府的封杀。这次的满座,美国媒体一定会说中国人离不开NBA,抵制是政府行为等等。继续封杀NBA,肯定这类的说法会甚嚣尘上。

美国媒体对中国的偏见是一贯的,我们也没办法。后面几天肯定会看到很多我们不舒服的报导,大家就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吧。

3.

抵制nba对中国有什么好处。上一篇文章我也写了,可以减少中美之间的服务贸易逆差,可以控制减少美国的文化输出。最近有篇文章把NBA事件和当年的日本类比,说NBA是服务于美国情报部门对外输出文化腐蚀中国青年的。

这个事情部分正确吧。抵制NBA确实能减少一点点服贸逆差。但从宏观和长远的视角看,抵制对我们真的有好处吗?在文化领域的竞争中,我们难道不应该与美国正面交手,战而胜之吗?头一埋,把对手拒之门外,躲进小楼成一统有用吗?把别人拒之门外,是无法让中国站在世界之巅的。中国要引领世界,必须要文化输出,把我们的文化推向全球的。

有朋友看到了现在的CBA,感到绝望。我们怎么可能战胜NBA呢?我们应该自信一点,有些看上去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实际都在我们身边不断发生。

体育领域,美国和欧洲其实是平分秋色的。欧洲有足球、F1等等。真正美国压倒性的文化输出,是好莱坞的电影业。

从上面的图表中,我们能看到好莱坞在全球电影业的支配地位。只有中日韩土耳其四个国家的19年截至目前的票房冠军不是好莱坞影片。好莱坞在全球的支配地位比体育强得多。

电影行业,在中国最近1-2年可以说是风雨飘摇,朝不保夕。影视公司股票崩盘,资金断裂。行业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实际上,19年中国电影行业,可以说创造了中国,乃至全球电影业的历史。

2019年,春节档末尾,我看了《流浪地球》,看完后,做为一个科幻迷,真的有热泪盈眶的感觉。并不是电影有多好,《流浪地球》和好莱坞的顶级影片比,还有相当距离。但我真的没想到,中国能排出这样的科幻片,中国的科幻片能取得将近50亿的票房。然后暑期档又出了一个接近50亿票房动画片《哪吒》。

让我们回到5年前,2014年,中国国产片中只有几部喜剧片能取得票房成功。而喜剧本身就是跨文化门槛高,好莱坞不擅长的类别。如果那时,有人和我说,中国的英雄动作片能够获得超过50亿票房,中国的科幻片和动画片能获得接近50亿的票房。我一定会认为这个人发烧了在妄想。要知道,科幻、动作、动画这三个电影品类是好莱坞最擅长的全球类别,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在这三个领域对好莱坞发起挑战。

然而,2017年,战狼2的奇迹震惊了市场。为什么战狼2很多人黑,就是大家不相信中国人能拍出50亿票房的动作片,把这种成功归结为民族主义情绪。但流浪地球和哪吒出来后,大家都习惯了。

现在在本土市场,中国人在科幻动作动画三个领域是可以挑战好莱坞影片了。而5年前,是完全不可思议难以想像的。当年电影开放好莱坞大片分账引进时,很多人也惊呼中国电影业要完蛋了,但现在呢?

我们必须感谢这三部电影的导演,团队和投资者。他们为了一个梦想,完成了一个几年前无法想象的不可能的任务,在好莱坞最擅长的类别,在中国市场打败了好莱坞。中国观众用自己手中的电影票,支持了这个梦想。

2019年到9月底,全球排名20位的影片中,只有两部中国影片排在第8第9。到年底,估计全球前20还能增加中国机长和我和我的祖国两部。剩下都是美国的。中国影片,已经是这个全球抵抗一点好莱坞霸权的最后阵地了。我们应该为中国电影和电影人感到骄傲!

4.

再讲一个比影视更人人喊打如过街老鼠的文化产业,游戏业。

2019年,刚刚的一个新闻。美国游戏行业的老大,动视暴雪把他最大的IP使命召唤和腾讯合作开发移动游戏。上线后横扫全球市场。

而动视暴雪的另一个顶级IP暗黑破坏神,也和网易合作开发移动版本。这个所谓的合作开发,其实就是老美用老本出IP,中国人做产品。

如果拿个类比,就好比迪斯尼自己不拍复仇者联盟5,请博纳来拍;不拍星球大战9,请光线来拍。为什么动视暴雪这么做,就是因为中国游戏厂商的移动游戏开发能力已经超越了美国对手。他们对自己开发已经缺乏信心,为了赚更多钱,只能拿出自己压箱底的IP,和中国厂商合作。

游戏行业全球有1400亿美元市场,是电影行业的3-4倍。而移动游戏占整个市场将近一半,也是增长最快的市场。全球移动游戏市场2018年前10位的游戏,中国厂商占6个。

移动游戏,中国厂商的全球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50%左右,在整体游戏这个领域,10年后,相信中国厂商的市场份额也能超过50%。在一个游戏这个市场规模排行前列的文化子类别,中国厂商的总市场份额成为全球第一指日可待。

CBA打败NBA是很困难的。但是,20年内,出现一个中国人组织管理的,影响力超过NBA的全球性竞技赛事,是绝对有可能的。打赢NBA,不一定靠CBA,可以靠别的。

5.

一个国家的崛起,最先崛起的是经济,然后才轮到军事科技和文化。

美国经济超过英国,成为全球第一是在1894年左右。而美国成为世界经济老大三十年后的1924年 美国只有6-7个诺贝尔奖,德国法国都有超过20个。1955年,美国才能为诺贝尔奖排名第一的国家。在1924年,文化上,美国人还被认为是粗鄙的暴发户乡巴佬,是文化沙漠。美国的文化走向全世界,是在二次大战以后,那时离美国成为世界经济老大已经过去了五十年。

最近,日本科学家屡屡获得诺贝尔奖,社交媒体上又引发了一轮“日吹”,说日本怎么怎么好,中国科研体制有多大问题之类的。依我看,日本爆诺奖是理所当然的。从科学家做出诺奖级别的成果,到获得诺奖,平均都要20-30年时间。比如2019年因为发明锂离子电池获得诺贝尔奖的吉野彰的主要获奖研究成果是在1985-1991年时间开发的。离现在已经30年时间了。而一个国家从大规模花钱做研发,到赶上先进水平可以做出诺奖级成果,也需要20-30年时间。加起来,从国家大规模投入研发,到诺奖需要50-60年时间。中国真正开始花大钱做研发,也就是最近10年的事情,还需要10-20年时间,中国才能开始陆续出诺奖级别的成果,到大规模爆诺奖,估计还得40年左右。

更何况,日本的富强并大规模投入研发,不是二战后经济起飞后才开始的。明治维新后,日本已经花很多力量做科技研发了。1949年日本第一个诺贝尔奖(物理学奖)获得者 汤川秀树的获奖成果是在1935年左右做出的。日本在二战前,已经能出诺奖级别的研究成果了,比我们早跑了很多年。

之前我在《新时代的论持久战》一文中写到,中国和美国的斗争,是一个持续几十年的持久战,是长征。

美国从经济总量世界第一,到诺贝尔奖世界第一,走了差不多60年。从经济世界第一,到文化世界第一,也差不多走了60年。这还是因为两次世界大战彻底打残欧洲,才做到的。如果中国的经济总量在2030年能超过美国,科技和文化上超过美国,估计需要更长的时间。我们要有耐心和坚持。

6.

文化领域的超车,往往是弯道超车,是通过新兴的文化领域超车。美国文化领域超越欧洲,不是通过文学戏剧和音乐,是通过电影和电视这个二十世纪新兴的文化领域。日本的文化输出,是靠动漫这个新兴领域带动,游戏紧随其后。中国的文化输出到全球,也一定从新兴的文化领域开始。目前,游戏,特别是移动游戏,就是中国文化输出的先锋军。中国游戏产业一年在海外的收入,应该超过100亿美元,远大于好莱坞影片在中国的总票房,也远大于NBA在中国的总收入。游戏,一定会成为中国第一个全球第一的文化子品类。从长远看,中国厂商一定可以在这个领域取得支配地位。

二十世纪电影电视取代了文学和戏剧,成为最主流的文化产品。二十一世纪,短视频、游戏、VR、互动电影电视,大概率和二十世纪的电影一样,成为最主流的文化产品。在这方面,中国人已经默默的跑在了全球前列。

7.

做为爱国者,我们应该做的,不是抵制和封锁NBA,而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努力让中国在文化领域,一步步的向前。

中国电影人,你们是全世界好莱坞之外仅存的阵地。《战狼2》《流浪地球》和《哪吒》,你们打响了反抗好莱坞电影霸权的第一枪。

而那些辛辛苦苦做游戏产品,发行到海外赚美元的中国游戏人,你们是中国文化输出的先锋队。移动游戏,是所有文化领域中,中国第一个做到全球第一的子领域。如果百年后,写中国的文化输出的历史,这些影片和游戏,都会在历史上留下印记。

那些把抖音这样的互联网文化产品推向全球的互联网人,你们引领了全球的潮流,让西方的政府都恐惧来自中国的文化入侵。

那一点一点为文化领域走向全球耕耘的人,和那些在制造业领域让“中国制造”走向全球的人们一样,都在为中国崛起贡献自己的力量。

如果有人说,游戏和抖音不能称之为文化产品。我们要告诉他们,文化不仅仅是传统文化,只要是中国人做出来的文化产品就是中国文化的代表。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在他们刚刚出现时,都是被主流社会鄙视的下里巴人的文化。电影在刚诞生时,也被鄙视是下等人的娱乐。现在,谁敢说红楼梦不是中国文化,好莱坞电影不是美国文化。王国维在谈到诗的衰落时写道 :“诗之唐中叶以后,殆为羔雁之具矣.... 写之于诗者,不若写之于词者之真也。至南宋以后,词亦为羔雁之具,而词亦替矣。此亦文学升降之一关键也。” 什么是文化,人民喜闻乐见的就是文化!

我对中国有信心,对中国文化有信心。我相信,我们能看到中国文化产品输出全球的那一天。我们不抵制NBA,我们要做出自己的具有全球影响力的NBA。这一天也许还遥远,但我们坚信终将到来。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