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K歌8年变迁:衰落的唱吧、赚钱的全民K歌与后来者

娱乐产业 2020-01-16 16:38

编者按:本文来源于娱乐产业,作者黑河,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春节临近,返乡迁徙带来的人口流动,势必会带动低线城市的娱乐消费。在娱乐方式本就匮乏的城镇中,沉寂了一年的KTV也将迎来短暂的热闹,成为返乡青年聚会聊天的阵地。

关于线下KTV的衰落,可以罗列出很多原因,其中离不开在线K歌APP的冲击。2012年一款名为“唱吧”的移动K歌APP的出现,将线下K歌的行为搬运到了线上,由此开始改变了用户的消费观念和行为。

自上线之日起便收获大量用户的唱吧风光不过几年,便被后来者腾讯旗下的全民K歌弯道超车。在腾讯音乐娱乐的财报里,全民K歌一直充当着营收核心的重要角色。

尝试上市已久却始终未能成行的唱吧声响逐渐微弱,最新的一次动静则是几天前开启的全新品牌战略升级,上线唱吧10.0版本,推出唱吧弹唱、智能混剪等全新功能。同时,还推出音乐创作者分成计划。亮相背后引发关注的却是其发布的弹唱功能在页面、玩法等方面与弹唱APP唱鸭高度相似,涉嫌抄袭。

另一边,刚进入2020年,阿里巴巴上线了K歌产品“鲸鸣”, 主打的是语音弹幕功能,在线K歌领域迎来新玩家。

唱吧的由盛及衰,全民K歌闷声发大财,音遇、唱鸭新产品的突起,共同构成了在线K歌的8年变迁路径。在这8年时间里,互联网更迭换代,面临新娱乐工具的兴盛,在线K歌市场也在进行自我革新,以抵御新社交新视频的分流。

唱吧“工具”时代

全民K歌“社交”时代

已经有过多次创业经历的陈华,在唱吧正式上线前一年便拿到了A轮融资。到了2012年正式上线,唱吧首日注册用户数量便突破10万,5天之内登顶APP store排行榜,上线一周用户就超百万,势头迅猛。

同一年,曾经与陈华一块在酷讯工作过的张一鸣创办了今日头条。这一年11月,快手GIF从纯粹的工具应用转型为一个短视频社区,几乎没人知道短视频未来的走向。

一路高歌猛进的唱吧在2013年10月用户数量突破1亿,其中月活跃用户超过3000万, 用陈华的话说,“唱吧开始成为无可争议的第一名。”2014年11月,唱吧用户已经增长至2亿。就在唱吧疾驰发展时,全民K歌进入了K歌市场。

这时的唱吧开始布局一系列周边产品,全民K歌上线的这一年,唱吧不仅布局手游市场,还投资了麦颂KTV,要在5年内开出2000家门店。这给予了全民K歌在主营业务上超越自己的机会。

转折点从2015年开始显露出来。该年4月,全民K歌的IOS版本下载量和百度指数首次超过唱吧。但唱吧此时风光依旧,湖南卫视出资1.63亿战略投资唱吧,并吸引了何炅、汪涵、谢娜三位明星投资人。

高速成长让唱吧开始思考上市的问题,却因估值原因美国上市梦碎,2015年8月唱吧拆除VIE架构,经过2016年的上市辅导,2018年上市辅导结束,至今依然没有上市圆梦。

主打工具的唱吧,除了占据时间先机外,却一直都未建立起自身的核心壁垒。再加上上市拖累,唱吧进攻布局也变得保守了很多,比如在直播风口兴起之时,一直在做与不做之间徘徊。种种原因叠加,有着流量、社交优势的全民K歌在2016年12月注册用户突破3亿,位居移动K歌APP榜首。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副总裁侯德洋曾表示,全民K歌之所以能快速发展,主要在于两大核心竞争力:第一,全民K歌拥有海量的歌库及高质量的伴奏技术;第二,传承腾讯社交链,借助微信、QQ,全民K歌在传播上天然具有社交基因。

这可能是唱吧衰落的一个因素,却不是唯一原因。数据显示,在2016年第一季度,唱吧还以65.2%的用户渗透率位居移动K歌领域榜首,到了第三季度其用户渗透率却已经下降到53.6%。如果唱吧能够在K歌上不断创新,或许全民K歌反超的可能将会大大降低。而实际情况却是,唱吧一直在通过技术手段提升用户体验,但在消费场景、互动玩法上却一直未能跟上用户的需求。

相比之下,全民K歌是怎么做的呢?2016年直播爆发之时,全民K歌上线了直播功能,而不是不像唱吧单独推出独立直播APP。随后全民K歌不断通过社区、在线歌房等内容板块建设闭环生态,打造丰富的社交场景。

音遇、唱鸭开启新模式

短视频提供新想象

在全民K歌超越唱吧成为移动K歌市场上的第一玩家,为腾讯音乐娱乐不断贡献营收的时候,区别于传统的K歌模式的产品在接连涌现。

2018年11月,腾讯音乐娱乐正紧锣密鼓准备上市,一款定位“社交K歌神器”名为音遇的APP走红网络,与全民K歌、唱吧不同,该产品通过劲歌抢唱、热歌接唱和全民领唱等游戏玩法来扩展K歌的趣味性。

去年5月阿里巴巴创新事业群发布了唱鸭APP,之后MAU保持月均超180%的增幅,并成功打入了年轻人群体,有超9成用户为95后。该APP以弹唱为切口来连接用户与音乐之间的互动。唱鸭APP负责人曾表示,现在的年轻用户已经不再满足于简单的被动听歌或者唱歌,他们最容易被忽略的需求是参与到音乐的创作中,因此满足用户的“泛创作”需求将开启下一个蓝海市场。在他看来,基于Z世代和圈层文化的崛起,音乐市场也将开启新赛道、新玩法。

不难看出,从唱吧开启的K歌工具时代,移动K歌早已不再停留于于简单的唱歌需求,用户需要在唱歌的过程中满足社交、互动需求,符合当下娱乐消费行为习惯的产品才能被新一代年轻人所接受。

短视频的普及,抖音、快手所培养的用户视频娱乐消费偏好也会对移动K歌提出新的挑战,如何在注意力稀缺的当下,用差异化特色产品来俘获年轻人的忠诚。

虽然现今众多K歌产品也都推出了短视频功能,但短视频与K歌如何更好地结合则是参与者需要探寻的答案。

答案可能在全民K歌手中,可能在后来者手中,也有可能在短视频平台那里。

本文(含图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布,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