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天空“线上蹦迪”,音乐人走向直播

娱乐产业 2020-02-10 08:06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娱乐产业,作者 蹦迪。

这个春节突然多出来的假期,让原本已经冷却的诸如生鲜O2O、在线教育等行业再次迎来高光时刻。而因为“宅”不能实现的看电影、音乐节、演出一系列户外活动的中止,也让万物皆可直播成了受欢迎的杀时间的消费方式。

其中像摩登天空的“宅草莓不是音乐节”的线上直播,帮助很多躺到长蘑菇的年轻人们实现了一场在线蹦迪,动辄几十万的在线观看人数几乎相当于草莓音乐节一年线下观众总和。

实际上往前看,演出O2O直播曾风光无限,其中汪峰、王菲、TFboys的演唱会直播最具代表性;并催生了像乐视音乐、野马现场、腾讯视频live music等以音乐演出直播为主的平台,如今只剩下后者。

放到现在互联网语境下,直播已经足够成熟,内容从原有的游戏、秀场扩展到音乐、电商各个领域,用户观看直播的消费习惯也基本培养完成。可以说,这是“宅草莓不是音乐节”能够吸引众多线上观众的前提所在。但不要因此产生“音乐演出+直播”爆发的错觉。

摩登天空、街声、滚石音乐、

线下夜店纷纷开直播

“云蹦迪”各不同

从2月4日到2月8日,摩登天空联合包括新裤子乐队、海龟先生、盘尼西林、黑撒、黄旭等在内的70余组音乐人,以「Hi,我也在家」为主题,以“音乐人宅家分享+2019草莓音乐节演出现场“的形式,做连续5天的直播活动「宅草莓不是音乐节」,每天直播时长6小时左右。

也就是说,在摩登天空的直播间,观众既可以看到去年草莓音乐节线下演出精选,还能看到音乐人在家涉及音乐制作、美食料理、宅舞等多种内容,比如黄旭一边说唱一边进行抖音上比较火的平板加速挑战。

另外,2月6日街声也在B站开始了“no live house ,WE LIVE HOME”的线上直播,每天晚上9点至10点半持续一个半小时,一直到2月9日,音乐人阵容有傻子与白痴、老王乐队、草东没有派对、皇后皮箱等20多组音乐人。直播内容则是这些乐队往日线下livehouse演出录制内容。

元宵节这天,滚石唱片也带着自家艺人开启了为期两天的live直播,第一天有独立音乐唱作人鞠起、邓加宇宙;2月9日则是原创音乐人达西在干嘛和独立音乐人制作人马文Marvin。

值得一提的是,不像摩登天空、街声选择在B站直播,滚石唱片将直播放在了小红书,且各个音乐人以自己的账号进行直播,也就是说,不同的音乐人你需要去到不同的直播间进行观看。娱sir看下来,觉得与平时我们看到的网红直播并没有太大区别,无外乎聊天、吉他弹唱。摩登天空的”音乐人宅家分享”部分其实与滚石唱片这个并无太大差别。

除了音乐公司,线下夜店、酒吧受疫情影响也开始了线上蹦迪,像北京工体很有特色的一家夜店——PH酒吧,最近每天都在抖音上进行直播,每场在线人数几千不等,音浪则维持在3W左右,按照1:10的兑换率,1块钱等于10音浪,相当于一场直播下来打赏收入在3000左右。对于夜店自身来说,也算是一种自救方式。

曾经的音乐演出直播元年

摩登天空、街声的直播让娱sir想起了2014年所谓的“演唱会直播元年”。这年8月,汪峰“峰暴来临”演唱会和乐视音乐联手,首次尝鲜演唱会O2O付费模式,歌迷只要支付30元(预售价),便可提前2天在乐视TV超级电视和乐视网跟进演唱会的直播筹备,并在当日与现场歌迷一起欣赏演唱会。这是我国第一次真正意义的线上线下均采取付费形式的演唱会。上线12小时内直播订购6000人次;到8月4日24点直播+转播全部结束,该场演唱会累计共有超过75000人次在线购买了直播门票。

这让很多人看上了“音乐演出直播”的蛋糕。作为受益者,汪峰投资了音乐演出现场直播服务平台“野马现场”,到了第二年,乐视音乐加大演唱会O2O投入。腾讯视频LiveMusic2016年直播王菲“幻乐一场”演唱会,创下218万预定;2017年其直播的TFBOYS四周年演唱会预订人数更是突破410万人次。

但这些创造惊人数字的演唱会都依托于大咖,涉及到高额的音乐视频版权,再者头部音乐人的稀缺,导致演唱会直播无法实现大规模扩展,付费模式更难以为继。可以类比数字音乐专辑,只有流量明星、大咖音乐人才能创下销售纪录,但仅依靠这些人又不足以支撑整个市场。

腾讯视频LiveMusic倒是避开了“抢版权”的思路,通过自制、采买、合作等多种策略,涵盖了在线音乐视频市场中的演唱会、音乐节等,且其直播几乎都是免费形式,收入主要依靠广告。

现在,摩登天空、街声把过去的演出拿到线上来进行直播,也是属于无奈,线下音乐节无法行进,在这个节点进行一些直播,反而可以吸引一大波无聊在家的观众,实现品牌的心智植入,最终有助于线上到线下的转换。至于通过直播实现自救,弥补线下损失,对于音乐公司显然不够。

云蹦迪不重要

音乐直播才是重点

如果条件允许,人们肯定更愿意选择到现场看音乐节,听演唱会。云蹦迪的盛况只属于当下,在人们娱乐方式极度匮乏、时间无处挥霍、无地可去的情况下才成立。

在这背后,蕴藏的不是演出直播的机会,倒是音乐直播的想象力。前面说到,摩登天空、滚石唱片其实都做了一件相同的事情,就是让音乐人进行直播。

在腾讯音乐娱乐的财报里,我们可以看到全民K歌、酷狗直播在音乐直播上的赚钱能力。网易云音乐更是推出了专注于音乐直播的Look直播。

相比秀场直播个人魅力,音乐主播更多依赖唱歌能力、作品表现来吸引粉丝。对于腰部音乐人来说,可以通过直播来扩展自己的影响力,实现粉丝转化,更重要的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他们,在表演上会比非音乐出身的主播更为专业。随着音乐综艺的式微,音乐人上升通道变得更为狭窄,短视频、直播成了为数不多的方式。音乐公司不仅可以借助直播推新人,也可以实现更好的音乐宣发。

受疫情影响,线下演出短时间内难以恢复正常,直播对于音乐人而言,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收入来源。同时,也可以实现互动,保持粉丝黏性。毕竟在互联网环境里,露脸机会一旦减少,粉丝就可能会被其他人吸引过去。

如此来看,摩登天空、街声、滚石唱片的线上直播,与其说是演出直播探索,不如说是音乐直播初体验,跟上直播短视频的步伐,才会挖掘到更多的机会。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