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和印度的“出海之战”,正在东南亚打响

志象网 2020-02-25 07:54

图虫创意-519149945722372173.jpg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志象网,作者罗瑞垚,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2015年9月,东南亚的出行巨头Gojek正在迅速扩张,一场与Grab的遭遇战也一触即发。但这时,高速增长的需求让它的服务器掉了链子,重压之下季度崩溃。

服务器是所有互联网公司的命门。

关键时刻,Gojek经投资人红杉资本指点,在班加罗尔找到了“外援”来解决技术问题。印度创业公司Code Monk临危受命,救Gojek于水火之中,最终被Gojek纳入麾下,创始人之一Sidu Ponnappa也一路升任到Gojek的工程高级副总裁。

他领导着Gojek在班加罗尔的250人团队,其中有超过150名的软件工程师。

此后,东南亚的公司开始纷纷效仿Gojek,东南亚另一出行平台Grab、印尼最大电商平台Tokopedia、和印尼OTA平台Traveloka等都在班加罗尔建立了技术团队。

原因很简单,作为历史上的软件外包之城和如今的“印度硅谷”,班加罗尔聚集了大量“物美价廉”的技术人才,这让求贤若渴的东南亚公司趋之若鹜。不约而同地,它们把印度作为了自己的人才储备池。

与此同时,不少印度公司也从中嗅到了机会。印度早期风险投资公司3one4资本的创始合伙人Pranav Pai发现,有越来越多的印度公司开始进军东南亚,它们都意识到了那里的机会。

“为什么要等着它们(东南亚公司)来印度雇佣我们来创建公司,”Pranav Pai对志象网说,“印度公司决定,让我们创建自己的公司然后去拿下那边的市场吧。”

3one4资本旗下的人力资源SaaS公司Darwinbox,在去年10月拿到了1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它的业务早就进军到了东南亚。

Darwinbox之外,印度的酒店连锁品牌OYO、医疗保健公司Practo、票务平台BookMyShow、眼镜电商独角兽Lenskart也将业务扩展到了东南亚。红杉资本、Flipkart创始人创立的xto10x等风投和孵化器也将目光对准了东南亚。

为什么是东南亚

如果将东南亚看作一个整体,它与印度很相似。

东南亚的6亿人口中,有一半以上年龄在30岁以下,拥有全世界最活跃的3.5亿互联网用户。简而言之,它是除了印度之外的另一个“希望之地”。

印度的很多科技公司,都早早地盯上了东南亚这块“肥肉”。因为地理上接近,东南亚有大量印度裔移民,文化上同样受印度影响,本土互联网科技发展仍处在早期,印度公司有天然的优势。

Darwinbox就是看准了这种相似性。在接受志象网采访时,Darwinbox联合创始人Rohit Chennamaneni称,亚洲市场拥有相似的工作文化,让它有机会诞生属于自己的甲骨文公司。

在他看来,亚洲的公司,都面临着政府层面规则多变、公司结构迅速变迁等情况,且文化中多级审批、透明度等因素也与西方国家存在差异,所以甲骨文、SAP等全球巨头不一定完全适应亚洲公司的需求。

相较而言,东南亚公司的组织结构及在人力资源科技方面的普及程度,其实与印度更为相似。Rohit Chennamaneni说,现在Darwinbox的产品在东南亚市场的增速已经超过了印度。

印度票务平台BookMyShow在2016年就进入了印度尼西亚,随后又扩展到了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去年12月,在拿到了新加坡Jungle Venture的投资后,将东南亚的业务拆分,总部放在了新加坡。

BookMyShow东南亚的首席执行官Kenneth Tan对志象网说,东南亚的市场正在快速增长,尤其是用户的娱乐需求正在上升。它同时也很复杂,需要良好的本地经验和人脉,票务平台的重点更是要满足本地化的需求。

“对BookMyShow来说,东南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市场。”Kenneth Tan说。

决战东南亚

作为“新兴市场”的东南亚,是美国科技巨头全球版图中不可或缺的一块。中国公司开启出海之路后,地理位置近、华人文化影响大的东南亚也成了毫无争议的第一站。

相比中国和美国的科技创业生态,印度创业公司总体上都比较年轻,印度拥有13亿人口,是世界上仅次于中国的大型单一市场,大有可为。但它也早早就进入了东南亚市场。Pranav Pai就直言,“中国和印度的公司将在这个区域展开竞争。”

他总结说,印度不同赛道的公司在东南亚各有侧重,SaaS公司一般先进新加坡,支付公司可能会选择缅甸、越南、菲律宾这些地方,印度尼西亚的竞争已经太过激烈。

Kenneth Tan称,BookMyShow在东南亚看到了很可观的增长,尤其是在印尼和新加坡,它已经成为了印尼的市场领导者之一。

“在印尼,我们作为主办方之一,推出了枪炮与玫瑰、后街男孩的演唱会,”他说,在新加坡,BookMyShow也已经与新加坡F1大奖赛及滨海湾金沙酒店表演秀达成票务合作。

在本土的印度市场,BookMyShow与电影公司合作,作为联合发行方负责电影的分发与推广。Kenneth Tan说,BookMyShow在东南亚的拓展,将有助于客户触达到东南亚地区的观众。

对不久前搅动中国市场的OYO来说,东南亚也是国际化路上非常重要的一站。它早早就进入了印尼和马来西亚。

2018年12月,OYO获得了同属软银旗下Grab注入的1亿美元,公司曾称,未来五年将在东南亚投资2亿美元,其中1亿美元在印尼,5000万美元在菲律宾。

尽管看似决心很大,OYO在东南亚表现平平,一直未能像中国那样迅速起量。

东南亚的业内人士认为,东南亚的旅游市场与印度仍有差异,因为旅游业发达,酒店入住率较高,所以业主并不倾向于将房间交给平台改造,因此本地的OTA平台多为轻资产模式,OYO的模式可能行不通。

但这并不能阻挡印度公司扩展的脚步。去年12月,印度眼镜电商Lenskart也同样从软银牵头的G轮融资拿到约2.3亿美元,进入了独角兽俱乐部。它在去年年初进入新加坡,拿到融资后,将继续向菲律宾等海外市场拓展。

生而国际化

作为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新兴市场,印度一直是全球巨头的兵家必争之地。Pranav Pai认为,在这个开放市场中成长的印度公司,文化中生来就带有全球化的色彩,向外扩张是印度创业者一直以来所受到的训练。

中国和印度的“出海之战”,正在东南亚打响.png

部分中国大公司在东南亚和拉美市场的动作,志象网整理

“东南亚的科技公司数量很少,在出行、外卖、支付等赛道,过来过去就是Grab和Gojek,”Pranav Pai说,而印度的竞争要激烈得多,每个赛道都会有上百家公司,所以去东南亚对印度创业者来说是很自然的选择。

印度尼西亚的电商平台Tokopedi在印度的诺伊达建了技术团队,它的工程团队主管Vishal Gupta也这么看。

“印度已经完成了科技公司白手起家的阶段,人才济济。在东南亚,大学数量有限,工程师人数有限,找到合适的人才来构建技术更是一个巨大挑战。” 他说。

在Pranav Pai看来,人才充足导致的激烈竞争,让印度公司早早地就开始思考国际化。相对而言,中国市场的消费能力更强,更有深度,所有创业者更倾向于先把本土市场做透,再考虑出海。

成立仅4年的Darwinbox,已经在全球拥有了200家客户,未来两年的目标是1000家。在新加坡和印尼,BookMyShow已经和Grab达成了合作,在它的平台上提供电影和演出票,它还计划继续和其他电商玩家合作。

印度创业者对东南亚的关注,也让资本闻风而动。红杉印度一直都在东南亚地区投资,2019年年初,它更是推出了新的加速器Surge,加大对东南亚的关注。

印度本土电商明星Flipkart的联合创始人Binny Bansal,也在告别Flipkart后,联合两位前同事创立了xto10x,为高速增长阶段的公司教授规模管理、架构建设等知识。

值得注意的是,它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Jia Jih Chai,曾任东南亚最大的分类广告公司Carousell的增长和战略高级副总裁,而xto10x的愿景之一就是为印度创业公司的国际化助力。

软件行业的外包服务曾对印度经济做出过可观贡献,“出海”对于印度公司来说,从来不是一件新鲜事。

纪源资本的投资人童士豪曾对志象网表示,印度的高管更国际化,创始人也具有国际视野,相比中国公司,印度公司也有能力获得更多的国际客户。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