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首日大涨68.47%,比尔·盖茨追投,香橼盛赞“早期特斯拉”,薛定谔凭什么?| 海外头条

若卡 2020-02-28 13:14

创业邦

00:00 00:00:00

编者按:

《海外头条》是创业邦推出的海外栏目,服务于广大创业人群,为他们提供专业、有启发性和实用性的海外讯息。

栏目通过分享优秀的行业热点文章,帮助创业者打开新思路,洞悉全球市场动向,掌握大企业背后的秘密。创业不应盲目,张开眼睛看世界,才能找到新风景。

很多人熟悉的思维实验“薛定谔的猫”,提出这一实验的是奥地利著名物理学家薛定谔。

2月6日,一家名为薛定谔(Schrodinger)的药物研发软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因为有大牌投资人的加持和香橼公司的力挺,股价一路上扬。

这家公司成立于1990年,作为科技公司,历史并不算短。据说,当今正在开发的实验药物,都有薛定谔的身影。

2018年公司曾披露,最大的20家制药公司都在使用了它的软件,以获得药物发现方面的帮助,其中一些已经披露的合作伙伴包括制药巨头拜耳和赛诺菲。

一家软件公司去做药物发现,两者似乎毫无关联。但出人意料的是,薛定谔A轮就获得了华尔街大佬大卫·肖(Davide Shaw)3100万美元的独家投资,比尔·盖茨(Bill Gates)之后更是参与了多轮融资。

2月6日上市之后,空头机构香橼研究公司(Citron Research)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报告中称,薛定谔公司是过去五年来“最重要的IPO”,甚至将其比作“早期特斯拉”。香橼从不避讳对一些科技公司的批评,却对薛定谔大加赞赏。

报告产生的影响立竿见影,上市首日,薛定谔的发行价从最初的17美元持续上涨68.47%。截至目前,股价已经涨至46.38美元,总市值达28.5亿,一时间引得各方投资机构关注。

薛定谔CEO 拉米·法里德(Ramy Farid)在2019年公司获得8500万美元E轮融资后接受采访,他表示薛定谔有良好的商业环境,有令人惊叹和极富耐心的投资者,有专业的软件工程师,目前在所属领域内没有商业竞争对手。

那么,薛定谔公司到底是做什么的,各方大佬又为什么对它如此感兴趣?

本期推介Xconomy网站的文章《薛定谔首次公开发行,为实现内部增长》(Schrödinger Sets Course for IPO to Support Growing Internal Pipeline),作者Frank Vinluan对这家公司做了详细介绍。

要知道,传统药物的发现所需时间十分漫长,合成数千个分子才能识别一种候选药物,平均需要花费4到6年时间,成本也因为耗时变得极高,全球制药行业每年在研发上花费约1800亿美元。

软件公司薛定谔就开发了一种软件,旨在加快开发药物的过程,提高效率。

这款软件可以评估数十亿分子,准确预测分子的关键属性,使药物研究人员能够找到最适合合成和测试的分子,从而将合成过程缩短至两到三年。该业务占薛定谔当年销售额的33%,约2200万美元。

药物的发现虽然是薛定谔软件技术的当前主要关注点,但是,分子设计难题还广泛存在于其他行业,比如能源、航空航天、半导体和电子显示器,材料科学产业也正处于认识到计算方法在分子发现方面的潜力的早期阶段。

这些行业都可以成为潜在市场,薛定谔称它已经有了一些其他行业的客户,只不过还不是当前业务的主要部分。

自1990年成立以来,薛定谔主要通过上述软件帮助其他公司开发药物,2018年,薛定谔正式开始建立内部药物通道,现在有五个全资拥有的处于发现阶段的项目,都是关于癌症的。

之后,薛定谔还将开始临床工作,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提交申请,在人体中进行测试。

截至2019年9月30日,该公司收入为5970万美元,同比增长21%。尽管收入不断增长,薛定谔仍然没有盈利,但这并没有把比尔·盖茨吓跑。

从香橼的报告可以看出,薛定谔之所以没有得到行业媒体的足够关注,是因为它所从事的事情和商业模式“太过复杂”,很难解释清楚。但一家有着世界级的科学团队、通过软件和人工智能成为分子模拟领域领导者的公司,拥有着难以估量的发展潜力。

香橼称,每隔几年,就会有一家“概念公司”申请上市,最近的一家是特斯拉。自从特斯拉上市以来,已经过去了近10年,它成功地颠覆了交通运输业,并永远地改变了电动汽车的性能和商业接受度。

许多投资者认为,特斯拉更像是一家高增长的软件公司,而不是汽车公司。薛定谔同样被寄予厚望,它通过软件加速了药物的研发过程,使化学的发展超越了人们的想象。

除此之外,薛定谔和特斯拉同样得到了“大牌投资者”的支持,这些投资者在早期阶段就发掘到了长期利益。

特斯拉得到了谷歌的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的支持,后来又得到了甲骨文(Oracle)的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的支持。

薛定谔的支持者名单更加令人印象深刻,因为其中包括比尔·盖茨、D.E. Shaw的创始人大卫·肖、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药明康德(WuXi App Tech)、Deerfield和GV等。

投资者愿意为具有颠覆性潜力的制药公司支付高额溢价,再加上香橼将其与特斯拉的对比,薛定谔相当于多了三分之一的股票价值。或许两家公司还有一个相似之处,那就是都尚未盈利。

不过,就像薛定谔CEO说的那样,投资者们既看好这家公司,又极富耐心,说明用科技颠覆一个领域本就不容易。薛定谔先要追上特斯拉的增长速度,它的高光时刻还在未来。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