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三张”而治,美团“三王”鼎立,张一鸣和王兴在打什么牌?

花心社 2020-03-16 20:05

编者按:本文转自花心社(ID:hxtalk),作者万能的社长,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八岁的字节跳动和十周岁的美团,都在近期进行了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

3月12日,张一鸣发布全员信,宣布进行组织架构调整。此次调整后,张利东为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抖音CEO张楠将担任字节跳动(中国)CEO,而张一鸣,将领导公司全球战略和发展,更专注于长期重大课题的探索和战略思考。

至此,字节跳动形成了张一鸣、张利东、张楠“三张”组成的“三驾马车”格局。

在字节跳动组织架构调整的前一天,正值成立十周年的美团宣布,对到家事业群进行了新一轮组织调整,此次调整后,外卖业务将由美团高级副总裁兼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亲自统领。

再加上CEO王兴,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美团的“三王”架构,也基本成型。

张一鸣和王兴,这两个福建龙岩老乡,从饭否的共同创业经历中走出后,最终,一个创办了字节跳动这个旗下拥有今日头条、抖音等多个日活数亿产品的流量帝国,一个创办了美团这家数千亿市值的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霸主。

时间来到今日,伴随着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的完成,字节跳动在张一鸣的带领下,开启了更为激进的全球化征程;而美团,则在“Food+Platform”的战略基础之上,开启了一场无边界的扩张冒险。

在这场无限游戏里,字节跳动和美团,一个向左,一个向右,走向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01

“三张”卡位,字节跳动“三驾马车”?

张利东进入字节跳动,是在2013年。

这一年,全国报业市场的竞争如火如荼,京华时报也正处于其发展历史上的关键时期,而张利东,已是这家京城大报的副总经理兼广告中心主任。

当时,张一鸣刚开始自己的第五次创业,新产品今日头条也才刚刚上线没多久。今日头条的盈利工具——信息流广告上线,还要再等一年。

张一鸣是如何说服张利东加入当时还一片空白的今日头条,在互联网上,流传着这样一则真假不明、颇具戏剧性的故事。

当时,为了挖到张利东,张一鸣一见到张利东,就随手在白板上写了一套推导今日头条盈利模式的公式,这样的操作,让张利东很是震撼。

彼时,传统媒体的广告模式正遭受剧烈冲击,执掌京华时报广告业务的张利东自是感同身受。来到今日头条后,张利东负责的,依旧是商业广告业务。

从负责一家纸媒的广告业务,到带领一家互联网公司开启商业化进程,这对张利东来说,并不陌生,只是换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赛道。

张利东所带领的今日头条商业化团队,很快就抓住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下,信息流广告业务大爆发的机遇。2015年,今日头条信息流广告上线的第二年,这款信息流资讯产品的广告营收达到了15亿元。

直到现在,7年时间里,字节跳动孵化出多款日活过亿的国民级产品,营收规模呈现几何式增长,人员规模超过10万人,但作为字节跳动合伙人、高级副总裁的张利东,为这家互联网巨无霸企业带来巨额营收的角色,始终没变。

张利东也因此一直被视为字节跳动的“财神爷”。

随着此次组织架构调整的完成,从商业化负责人,到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中国职能总负责人,张利东的权力也得到了空前的扩充。

根据张一鸣的内部信显示,此次调整后,字节跳动中国的战略、商业化、战略合作伙伴建设、法务、公共事务、公共关系、财务、人力等全部纳入张利东的管辖范围。

张利东,字节跳动”二号首长“的角色,已是呼之欲出。

字节跳动中国业务总负责人张楠,是典型的产品经理出身。在加入字节跳动之前,她创业做了一款图片社区产品。后来,这款产品被张一鸣收购,张楠也随即来到字节跳动。

张楠在字节跳动的一战成名,是她一手推出了抖音和火山等短视频产品。字节跳动对短视频的的规划,最早是在2014年,但真正投入到短视频战场中,是两年后的2016年。

◆张楠

张楠曾在2019年抖音首届创作者大会上透露,2016年年初,公司重新开会讨论短视频的方向,“觉得还是不能放弃”,抖音便是在这个背景下创立的。

此后的事实证明,这个选择无比正确。抖音上线17个月后,日活突破了一个亿,三年后,这个数据突破了3个亿。目前,抖音日活已破4亿。

2018年,张楠被任命为抖音CEO兼公司市场品牌负责人,全面负责抖音、火山、市场品牌等业务。此外,张楠还牵头公司的相机业务,带领团队研发出轻颜、剪映等新产品。

直至此次调整,张楠开始全面协调公司中国业务的产品、运营、市场和内容合作,包括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搜索等业务和产品,肩负起了更大的责任。

伴随着两员大将的履新,并扛起字节跳动中国业务的大旗,作为字节跳动掌舵者,也是字节跳动灵魂的张一鸣,将开始以字节跳动全球CEO的身份,花更多时间精力放在欧美和其它市场。

至此,由张一鸣统领的全球市场,加上张利东和张楠负责的中国区业务,共同构筑起了字节跳动的全球业务版图,字节跳动的“三张”组织格局,已经形成。

02

“三王”阵营,美团新时期的“铁三角”?

今年,是美团成立十周年。

在疫情面前,虽然美团刻意选择了低调,但受疫情“黑天鹅”影响,各地均出台了相应的人员和交通管控措施,美团的核心业务外卖就此遭到空前挑战,再加上因疫情期间涨佣所引发的争议,还是把美团推上了“风口浪尖”。

在人声鼎沸之下,一则关于美团到家事业群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的消息,差点被淹没了。

3月11日,《晚点LatePost》报道称,当日晚间,美团到家事业群进行了新一轮组织调整,美团原外卖事业部总经理韩建被调任到家事业群研发负责人,而外卖业务将由美团高级副总裁兼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亲自统领。

美团到家事业群,成立于2018年10月。当时,美团进行了上市后的首次大规模组织架构调整,在此次调整中,美团组建了两个事业群,到家事业群正是其中之一,王莆中为到家事业群总裁。韩建担任外卖事业部总经理,向王莆中汇报。

◆王莆中

直到此次调整,韩建从外卖事业部总经理岗位上调任,王莆中亲自执掌外卖业务,原外卖事业部的其他部门负责人,同时转向向王莆中汇报。

在2018年的这一次组织架构调整中,美团宣布,将战略聚焦Food + Platform,以“吃”为核心,打造多层次的科技服务平台。

作为”吃“的重要场景,外卖是美团业务核心中的核心。外卖业务归王莆中直管,也被外界解读为”王莆中重回外卖一线迎战阿里“。

这句话产生的背景是,在美团宣布到家事业群组织架构调整的前几日,有媒体报道,饿了么和口碑所在的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宣布了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其中,口碑和饿了么融合并调整为三个事业群。

几天后,支付宝宣布全新升级,外卖、酒旅等业务入口出现在支付宝首页,同时饿了么入淘,支付宝和淘宝开始与阿里本地生活打通。

围绕本地生活服务,美团和阿里之间的一场大战,已经在所难免。于美团而言,王莆中的角色,直接关乎到美团外卖业务在这场大战中的胜败,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王莆中加入美团的时间,是2015年4月。加入美团后,王慧文从外卖配送高级产品总监,一路干到集团副总裁。2018年年初,王莆中晋升为集团高级副总裁,成为美团最年轻的高级副总裁,理由是“在和饿了么的对战中表现出色”。

而王莆中和美团之间的牵线人,是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

◆王慧文,来源:笔记侠

王慧文,是王兴在清华大学的同学,是睡在上下铺的兄弟。早在2005年,两人就共同创办人人网的前身校内网,后来,该项目被卖,两人各自辗转,王兴去做了饭否,王慧文做了一款房产网站。

2010年,王兴创办了团购网站美团网。同年,王慧文加入。早期,在美团内部,王慧文和王兴都被人称为“老王”,地位可见一斑。

此后,惨烈的“千团大战”爆发,王兴和王慧文、干嘉伟这三个美团早期的灵魂人物一道,硬生生从中杀出一条血路。后者曾是阿里巴巴的第67号员工,阿里中供铁军的缔造者之一,后于2017年离开美团。

从团购网站血拼中杀出重围的美团,于2013年11月,在王慧文一手打造下,上线了美团外卖,试图在饿了么、百度外卖等一众强敌环伺中强行突围。

直到2015年10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为美团点评,美团才真正站到外卖一哥的位置上。2018年9月,美团终于在香港上市,创下香港上市公司 IPO 多项记录。

为美团立下汗马功劳的王慧文,也凭借此前的多次绝地反击,奠定了自己在美团的地位。

虽然从股权等多个维度来看,王莆中还远远称不上美团的”三号人物“,但王莆中掌管着美团业务的核心——美团外卖,这也是美团Food + Platform战略的基础,从这个角度来看,王莆中所在位置,格外重要,将其与王兴、王慧文共称新时期美团的“铁三角”,也不为过。

只不过,三个“老王”的这台戏,充满了变数。其中,最大的变数当来自于王慧文。

今年年初,王兴在内部邮件中公布,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将在今年12月退出公司具体管理事务。而早在去年年中,王慧文就已开始陆续从美团旗下多家子公司的高管队伍中退出,疑似为交接做准备。

在失去了干嘉伟之后,王兴又将失去王慧文这员大将。谁将补位王慧文,值得关注。

03

美团扩张,字节出海

2007年,从校内网卖身的失意中走出的王兴,不甘心就此错过社交网站勃兴的这一波红利,创办了饭否。

在这里,王兴和张一鸣这两位福建龙岩老乡有过短暂的相聚。王兴,是饭否的创办人,张一鸣,是饭否的技术合伙人。但是没多久,饭否网被关,两人分道扬镳。

此后,王兴转投互联网团购领域,在“千团大战”中与5000多家团购公司展开贴身厮杀,并与2018年9月,将美团送到港交所,市值超五千亿港币。

张一鸣则在创办房产搜索网站久久房后,最终从信息分发中嗅到机会,在打造了“搞笑囧图”和“内涵段子”之后,又拿出今日头条等产品,并创造了字节跳动年营收过千亿的奇迹。

同为老乡,又曾是合伙人,在创业的道路上,两人在各自的轨道上左冲右突,竟然走过了诸多不同与相同的轨迹,背后,则是两人内心中的变与不变。

王兴,是无边界;张一鸣,是不设限。

美团,进入外卖领域的时间,并不是最早的。外卖真正开始萌芽,最早可以追溯到2011年前后,当时,主营在线团购的美团网,正深陷千团大战中杀红了眼。直到2013年,千团大战结束,美团才正式上线美团外卖,切入外卖领域。

此时,大众点评已经成立了10年,张旭豪的饿了么,也已成立了5年时间。

反观美团,从团购到外卖,美团用了3年时间,不断修正自己的航道,才最终找到了外卖这条道路。而直到与大众点评合并,美团才最终在外卖领域站稳脚跟。

借助于外卖领域的高频流量,美团不断扩展边界,业务范围也逐渐涵盖了餐饮、票务、酒旅、出行、生鲜、在线金融等领域。

在外界的眼中,美团“没有边界”。

无论是千团大战时期,与老牌票务网站携程等展开对酒旅市场的竞争,还是后来与饿了么、百度糯米在外卖领域的拼杀,以及与滴滴出行在在线打车领域的争夺,似乎没有什么是美团不能做的。

基于Location,靠前者聚拢高频流量,靠后者盈利,是美团Food+Platform战略的基本打法,在这个基础之上,美团的触角将会延伸的更远、更广。

就在美团不断拓宽业务的外延,建立起一个庞大的业务王国之时,张一鸣和字节跳动的扩张之路,却走上了另一条不同的道路。

在最新的这起组织架构调整中,张一鸣表示,随着其对世界的丰富性和文明的演化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我们“要更认真思考和外部世界的关系,对外部世界的贡献。”

除了完善全球管理团队工作,张一鸣表示,其将重点关注超大型全球化企业的管理、科技公司如何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以及思考和规划教育等新战略方向。

很显然,字节跳动的扩张路径,是聚焦全球业务。

在内部信中,张一鸣透露,目前,字节跳动已是一个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有超过6万名员工的公司。在产品层面,截至去年7月,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总DAU(日活跃用户)超过7亿,总MAU(月活跃用户)超过15亿。

字节跳动的全球化战略,最重要的突破口便是TikTok在海外市场的发展,而TikTok目前在海外的遭遇,也是让字节跳动最为头疼的事情之一。

TikTok,即抖音海外版,是字节跳动出海战略中最为成功的产品。数据显示,截止到目前,其全球总下载量已超过18. 2 亿次,是全球下载量最高的移动应用。

在数据一路攀升的过程中,TikTok也始终面临着诸多问题。除去商业化不太理想,以及遭受巨头围剿之外,更大的风险来自于监管。

公开报道显示,从2018年开始至今,TikTok曾多次因内容及数据安全问题,被要求下架或者禁用。

愈发严峻的监管,也给字节跳动的全球化战略增加了不少困难。为此,在此次全员信中,张一鸣表示,其将会花更多时间精力在欧美和其它市场,和Alex一起把字节跳动全球管理团队完善。

Alex朱骏,正是TikTok的业务负责人。张一鸣亲自抓海外业务,也可看出其对出海和全球化战略的关注和倚重,而这,也是未来相当长时期内,字节跳动不断扩张的动因。

虽然在扩张的路径上,王兴和张一鸣走向了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但在这场无限游戏里,两人有着很大的相似性。

2017年6月,王兴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说,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过多的思考边界和终局是错误的。”王兴又补充说,竞合才是新常态,这一点,所有人都要接受。

对于同样一个问题,张一鸣也曾表达过类似的观点。在2017年年底的乌镇大会上,在被问到如何理解头条的核心与边界问题时,张一鸣回答道:“满足用户需求的我们就做。别人没有满足好的,我们也做。如果别人已经满足得很好,或者没有太多空间,我们就不做。”

稍有不同的是,对于竞争的态度,张一鸣的原话是:“竞争关系考虑得很少,我们更多还是考虑用户需求,创造价值。”

参考资料:

1、《干嘉伟:多年周旋在阿里与美团之间》,电脑报,2017.12.08

2、《饭否里的王兴:揭秘一个寡言创业者的隐秘内心世界》,腾讯棱镜深网,2020.01.01

3、《字节跳动的二号人物》,燃财经,2020.03.14

4、《美团高级副总裁王莆中重回外卖一线 带队迎战阿里》,晚点LatePost,2020.03.11

5、《美团外卖组织调整后王莆中亲自统领?回应:常规升级》,新浪科技,2020.03.11

6、《再论美团的边界和核心》,Bianews,2019.06.05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