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撩车 | 全球超100万人等呼吸机救命,但特斯拉们当不了“救世主”

2020-04-16 10:51

《海外撩车》是创业邦《撩车》的全新内容板块,我们致力于发现那些海外汽车圈的人与事,带你“撩”动全球汽车产业的新机会。

跨越山与海,翻越那座墙,这是《海外撩车》的第1篇推送。

作者 | 若然

编辑 | 大湿兄

“我人生中最可怕的一天,发生在大约一个多月前…”

一向以“强势示人的特朗普,在当地时间4月14日的白宫例行简报会上,透露自己曾被国内呼吸机出现严重短缺吓到。

“我的团队成员告诉我,全国各地还有13多万台呼吸机的需求量,但我们还缺少上万台的呼吸机。”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疫情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4月15日7时,美国累计确诊602,989例,累计死亡25,575例。

纽约州长库莫怒斥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抗议不力(图源:CNN)

在美国疫情不断蔓延之际,各州呼吸机告急。不久前,纽约州长科莫还因为呼吸机,与政府进行了一轮隔空交锋。

科莫向联邦政府要3万台呼吸机,结果就送来400台。科莫直接喊话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你们来选吧,该把呼吸机给谁用?

而西班牙更加硬核,直接派出世界最好的A400M型军用运输机,从中国运走了950台呼吸机。

疫情蔓延的态势越发严重,欧美国家呼吸机缺口究竟有多大?“特斯拉们转产呼吸机,能否拯救欧美于水火之中?”

如果你懒得读

不如换个姿势

可直接戳下方图片看视频

↓↓↓

欧美呼吸机缺口有多大?

作为提供呼吸支持的重要设备,呼吸机是治疗呼吸衰竭患者的重要手段之一。对于重症、危重症患者而言,呼吸机就是救命的机器。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分析,新冠肺炎患者中有13%的重症患者和6%的危重患者需要给予及时的呼吸机治疗。当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数量猛增之后,呼吸机迅速成为“香饽饽”,变成欧美各国争抢的对象。

美国确诊病例分布图,更新于美国时间4月14日(图源:纽约时报)

先来看需求端。在美国,以疫情最严重的纽约为例,3月19日,州长科莫就喊话称,纽约总共需要3万台呼吸机,缺口2万多台。加州、路易斯安那州呼吸机短缺数量也不在少数。

而美国医院协会预计,疫情大爆发时,美国可能将有多达96万人需要使用呼吸机。但目前美国医疗机构拥有的呼吸机约为16万台,国家战略储备中的1.7万台呼吸机也即将用尽。

“呼吸机刚下生产线就会被运走,就连办公室员工都上了生产线。”Hamilton Medica(世界最大的呼吸机制造商之一)驻瑞士的首席执行Andreas Wieland表示,“但这也并不能解决呼吸机短缺的现实问题。”

在欧洲— —

意大利,确诊病例已超16万,按世卫组织公布6.1%的重症转化率算,大约需要9700台呼吸机,但全国呼吸机数量仅在 4800 台左右;

西班牙,确诊人数突破13万,排在第三,大约需要7900台。而西班牙重症监护协会在调查全国250个ICU病房中的149个发现,这近60%的ICU加起来,只有2487台呼吸机;

英国,据NHS(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统计,目前储备了8175台呼吸机,但需求总量为3万台;

德国相对较好,政府3月中旬便向该国最大的呼吸机制造商追加了1万台呼吸机订单,但交货日期将持续全年。

据东兴证券估计,美国与德、英、法、意各国的呼吸机需求缺口总计可能接近100万台。另外,欧盟委员会于3月25日披露,全欧洲呼吸机的供应链只能满足需求量的10%。

而在供给端,据东兴证券研报显示,五大国际知名呼吸机厂家合计产能约为301台/天,难以在短期内满足本国防疫需求,国外出口订单更是紧张。

荷兰医疗技术企业飞利浦,每周生产大约1000台呼吸机,计划5月中旬前产量翻一倍,第三季度前实现四倍产能提升;

意大利国内最大的呼吸机制造商Siare产量已经翻倍,每周可生产150台,且推迟了向印度等其他国家的交货,以满足本国需求;

德尔格Draeger已经接受德国政府1万台重症监护呼吸机的订单;

瑞士Hamilton医疗目前已经将年产量提高了30%到40%,每天可生产大约80台呼吸机。

但产能仍远远不能满足国内对呼吸机的需求,而由于缺乏呼吸机,悲剧几乎在国外每天上演。

“最让我感到恐怖的是,在两个病人和一台呼吸机之间,我必须做出决定,或者说其他人必须做出决定。而谁会得到那台呼吸机?”曼哈顿西奈山医院(Mount Sinai Hospital)的肺科医生霍曼·普尔(Hooman Poor)说。

在意大利和西班牙,一些医生在社交媒体上爆料称,由于呼吸机数量有限,医院已经限制60岁以上的老人使用呼吸机,优先安排给年轻人,医生同样面临对患者“生命的取舍”。

车企入局能解燃眉之急么?

面对全球呼吸机紧缺的局面,美国走出了一条“曲线救国”的路线。

在这条路线中,一种是改装其他类型的呼吸机,以满足新冠肺炎患者所需呼吸机的标准。

上周,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一项紧急使用许可,允许将用于包括麻醉气体机和持续正压呼吸机在内的设备,改装为呼吸机使用。这大大降低了呼吸机生产的门槛,意味着拥有其他类型呼吸机注册证的厂家可以提高产能。

另一种则主要是各类跨界企业正在尝试制造出全新的呼吸机。

图源white house

“让我看看你们有多厉害”(图源:Twitter)

4月2日,特朗普再次宣布动用《国防生产法案》,点名要求通用、福特和特斯拉跨界生产呼吸机,法拉利、劳斯莱斯等车企也都表态,愿意转产包括呼吸机在内的医疗设备。

截止目前,福特宣布与通用医疗合作,未来100天生产5万台呼吸机,之后每个月再生产3万台;

通用汽车与美国政府签订了近5亿美元的合同,8月底前交付3万台呼吸机,首批6132台呼吸机,将在6月1日交付;

特斯拉上周则直接展示了一款呼吸机的原型机,使用的多是Model 3的零部件,例如触控面板、计算机系统、锂电池以及车载泵、压缩机等。

不过,获得车企响应还只是第一步,像呼吸机这样昂贵的医疗设备,要想从无到有造出,并且还要短时间内实现大规模量产,并非易事。这其中牵扯到资金投入、生产线改造、技术壁垒、完善供应链以及质监审批等多个问题。

Airon A型通风机,将由福特和GE Healthcare制造(图源:福特汽车)

首先在资金方面。呼吸机本身造价不菲,据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的呼吸治疗师兼名誉教授 Richard Branson 介绍,普通医院级别的呼吸机需要 2.5 万美元,而一台具有所有最新功能的 ICU 呼吸机的价格可能是这个数字的两倍。

此外,每个零部件供应商都需要额外支付费用以加快交付速度,带来费用将会是几十亿美元。以目前美国确诊人数增长的速度,要想实现所有重症患者一人一台呼吸机,美国政府和呼吸机生产商未来投入的资金将会不计其数。

其次,医疗设备生产有很高的技术壁垒。企业需要掌握软、硬件核心技术,包括压力驱动系统、传感器、过滤器和阀门等,核心算法需要不断优化才能达到最优状态。与改造生产口罩的相比,难度系数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此外,生产线改造也是车企转产呼吸机的壁垒之一。比如建设无尘车间,生产流程也要符合医疗生产标准。

据东兴证券估计,从零起步的跨界企业可能要花费18个月才能实现量产。国内医疗设备厂商鱼跃医疗则指出,在常规状态下,即便是专业医疗设备制造商,生产一台呼吸机也可能要花费超过40天的时间。

呼吸机零部件拆解图(来源:venteclife)

最关键的是,车企还要面临供应链短缺的难题。

一台呼吸机由成百上千个零部件组成,而配件供应商通常横跨几大洲。

“任何国家的呼吸机制造公司,都要去找配件,而这些配件供应商常常又是同一批人。” 美国经济周期研究所首席执行官马库斯·夏巴克称,关键硬件集中度很高。

这也导致呼吸机的某些关键零部件很难找到替代品。比如空气压缩模块的压缩涡轮,基本被德国和瑞士供应商牢牢掌握;传感器则是日本SMC和美国霍尼韦尔的天下。

而如今,随着疫情冲击,工厂停产影响,很多供应商无法第一时间向车企提供零部件,这无疑拖累了呼吸机的生产速度。

在与医疗设备制造商Ventec展开合作后,通用汽车原有的供应链企业转产呼吸机配件,据称至少能解决95%的配件需求。但仍有37种必要配件需要全球采购,而第一批配件要到4月6日前才能交付。

欧美国家抗疫

只缺呼吸机吗?

呼吸机制造商Ventec高管Brooks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说:“新冠肺炎患者真正急需的是一台功能强大且精确的重症呼吸机。” “如果不是,他们将无法被救治。”

美国研究机构National Jewish Health的肺科医师Ken Lyn-Kew博士更加直言不讳,他告诉《时代》杂志,使用不符合重症监护标准的呼吸机治疗患者,是“令人恐惧”的。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和美联社的最新文章则指出,一些医院报告称,使用呼吸机的冠状病毒患者的死亡率异常高。医生们担心呼吸机会在某些情况下对患者造成伤害,正在放弃使用这些机器。

美联社报道称,一般情况下严重呼吸窘迫患者接上呼吸机后,死亡的概率是40%至50%。但在纽约市,使用呼吸机的冠状病毒患者死亡率达到了80%。

中国和英国也有类似报告。一份英国报告显示,使用呼吸机的患者有66%死亡。

简而言之:即使是最先进的、功能齐全的重症呼吸机,也远不能保证患者会被治愈。

通用汽车的工人正在改组汽车制造厂(来源:通用汽车)

此外,专业的呼吸治疗师同样短缺。在患者使用有创呼吸机后,大约每10台呼吸机就需要一位专业的呼吸治疗师调试并进行例行检查。和呼吸机同样缺的还有专业医护人员。

这是一项全天候的工作,需要特殊的专业知识,从插管到管理和监测氧气流量再到清除肺部分泌物。同时,还需要药物辅助,以使患者在插管时保持镇静,而现在这些药物现在也供不应求。

呼吸系统护理专家Branson表示,“如果没有病床,没有护士照顾病人,没有呼吸治疗师操作呼吸机,没有医生决定最佳治疗方案,那么世界上所有的呼吸机都是不可能让患者康复的”。“我知道全球都在关注呼吸机,但我们过于关注它了。”

“目前来看,保持社交距离,是很重要的防疫手段。” Branson补充说。“当然,药物或疫苗才是最终的解决办法。”

参考: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s/615380/we-need-more-ventilators-heres-what-it-will-take-to-get-them/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20/world/coronavirus-news-usa-world.html

https://www.vox.com/recode/2020/4/10/21209709/tesla-gm-ford-ventilators-coronavirus

东兴证券《医药行业:专题报告之一:为什么呼吸机那么紧缺》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