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市场疫情下回暖,沉寂已久的创业者抓紧“占坑”

懂懂笔记 2020-05-02 10:21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懂懂笔记,作者木子,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二月初公司还没完全复工,就已经有订单‘砸’过来,是两家地产中介公司。”张海(化名)是深圳一家科技创企的联合创始人,公司主要从事的是VR、AR应用的开发。

疫情之下的2020春季,对于很多中小复工企业而言都是一道难过的门槛,但是他和周围一些VR应用开发创企,却似乎看到了一些希望。

VR点餐、AR导购试水

“公司在去年底基本上已经把两轮融资的钱花光了。”

张海和伙伴创业于VR概念火爆的2016年。他告诉懂懂笔记,当时确实赶上了好时候,在开发了几款VR早教应用后,公司顺利拿下了天使轮和A轮的融资。由于当时的VR、AR属于叫好不叫座的领域,虽备受资本的追捧,但缺少切实的市场需求,“用户渴望体验新鲜的技术,但市场尚未形成为VR内容买单的习惯。”

2017年开始外部环境趋冷,新的融资无望,为了生存公司开始承接一些VR、AR应用开发的小订单。但行业的市场价值被低估,低价订单也难以维持公司的经营。从2018年~2019年,两年时间融资已经见底。

不成想,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在2020年初悄然引发了需求的小爆发,也让经营陷入困境的他稍稍松了一口气。

2月初两个救命的小订单,源于一些房产中介平台的积极自救举措:为了帮助疫情期间不方便看房的用户“实地考察”,平台计划制作线上看房应用,借助VR技术,实现全景看房。

这并非是什么新概念,开发的难度也不大,客户告诉张海,只要能够尽快完成甚至愿意追加预算。

正在为公司前景担忧的张海,瞬间兴奋了起来,接到第一个咨询电话后的当晚,就在线上组织团队熬夜加班赶进度了,“如果做好节流的话,这两单至少能让(公司)在上半年活下去。”

让他惊喜交加的是,刚刚完成了订单开发之后,新的需求陆续到来,“二月底之后的十几天,有一家进口车4S店要开发在线VR展厅,有一个教育机构想开发VR课堂,还有两家快消品经销商想开发AR导购,前后拿下了好几单。”

张海坦言,类似VR看房、VR课堂、AR导购的应用和内容开发,团队之前也做过,但当时感觉企业做这些更像是为了噱头、概念营销。“今年不一样了,客户对待项目的需求很扎实,甚至是不计成本。”

让他啼笑皆非的是,上周还有一家连锁餐饮品牌说要开发VR点餐,要求将所有的菜品都做成三维形式,可以360度旋转。“可以看到所有企业客户,都希望通过VR或AR技术弥补实体经营受阻的难题,更直观地向用户呈现真实的产品。“

在和一些行业用户沟通时,张海发现了一个趋势,尽管很多企业的项目负责人都不了解VR、AR技术和内容,也不确定这种技术是否能为经营创造经营上的突破,但和许多企业寄希望于网红卖货一样,VR、AR几乎成为他们在特殊时期下心理上的“救命稻草“。

据中小企业协会近期发布的一项调研报告显示:超过八成的中小企业表示经营受到了较大影响,近九成企业的账上资金支撑不到三个月。对很多中小企业而言,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VR、AR也罢,网红卖货也罢,都成了一些企业尝试自救的重要方向。

或许有了“一线生机”,或许是要乘胜追击,一些VR、AR创业团队除了2B市场之外,更是瞄准了2C的蓝海。

VR游戏有机会 创企抓紧“占坑”

“大家抓紧一点儿尽快搞定,时间很紧迫。”

在深圳南山一间共享办公区的小会议室内,周晓鸥扯着嗓子向伙伴们喊着,反复强调目前时间紧迫,大家要加班加点赶上进度。

他告诉懂懂笔记,去年团队还是从事VR、AR商业应用的开发,但是春节之后,他却决定转型——开发VR游戏。从二月底复工至今,他带着团队一直忙于策划新的游戏方案,尽管仍面临版号、资金的挑战,但他还是决定做了再说,“今年有不少互联网巨头、投资机构都在关注VR游戏,我认识的一些同行都开始转向这个新领域了。”

相比面向企业的VR、AR应用开发,他更笃定于面向大众市场的VR游戏。力排众议后,他决定目前的开发主要面向棋牌、桌游类小游戏。“我觉得,今年是做VR游戏最好的时机,很多人宅在家里,自然需要游戏娱乐。”周晓鸥表示,许多用户长期“家里蹲”,缺少线下娱乐生活,自然也催生了多元化线上娱乐需求,这让他再次看到了VR游戏发展的新机会。

从伽马数据发布的《疫情防控期游戏产业调查报告》数据可以看到,今年第一季度,移动游戏市场收入高达近550亿元,创下历史新高,同比增长率也超过49%。显然,一轮新的游戏热潮正在席卷宅家用户的“钱袋”,VR游戏也会迎来更大的机遇。

“你可以看看,游戏行业这么火,但有多少普通用户在玩VR游戏?这还是一片蓝海。”周晓鸥分析,VR发展开始的前几年,由于受制于设备价格昂贵,专业开发团队少,导致VR游戏一直不温不火。“关键是行业能拿得出手的游戏,其实并不多。”

尽管随着行业发展,一部分游戏平台上线了VR游戏,但玩家群体仍然十分有限,“就说VR游戏的数量,最大的平台应该是Steam,但线上只有不足两千款VR游戏,绝大部分是射击类、动作类游戏,玩法过于单一了。”

VR游戏精品少,良莠不齐现象明显,粗制滥造作品经常备受到玩家诟病,同时小游戏精品严重匮乏。周晓鸥希望在VR游戏市场爆发之前,开发几款小而美的作品,“VR游戏讲究质量,而不是数量,小游戏的机会更大,最近沟通的投资方对此也都蛮有兴趣的。”

无论是VR、AR应用也好,VR游戏也罢,都有设备适配的老问题。那么未来硬件是否会继续成为VR、AR行业难以逾越的门坎?

5G能否打破硬件桎梏

“无论是VR还是AR游戏,都需要设备有足够的运算能力,说白了硬件还是一个门槛。”

周晓鸥告诉懂懂笔记,硬件设备一直是限制VR、AR行业发展的桎梏。想在HTC的VIVE上畅玩VR游戏大作,需要配合一台性能不俗的主机;与华为VR头显相匹配的终端,也只能是其高端旗舰机型。即便是红极一时的AR游戏《Pokémon Go》,玩家也不可能用一台入门级手机体验到良好的效果。

“可以说,相比手游和网游,VR、AR游戏对设备的友好度一直不高,不是谁都有能力购买专业、高端的VR设备,支撑游戏的运行。圈内都在爆赞V社的Alyx,可是有几个普通玩家在玩?”

在张海眼里,VR、AR应用内容的开发,同样也面临相同的问题。

在和一些商业客户沟通时,他发现很多企业的潜在目标用户并非拥有高端手机的人群,有的用户群甚至可能在大量使用千元机。

“虽然VR、AR的普通商业应用没有游戏对设备机能的要求那么高,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要求。”除了高端、专业的设备之外,目前绝大部分用户体验VR、AR技术的设备都是手机,很多千元机产品无法支撑应用、游戏所需的运算需求,“以在线看车的VR应用为例,我们在开发中,测试发现很多款入门级安卓手机无法完美运行,包括iPhone 6也只是勉强能跑起来。”

因此,无论是应用还是游戏开发团队,都只能降低对设备机能的要求,并在实用、内容方面多下功夫,尽量做小而精的游戏和应用,以适配更多的用户终端设备,“好在已经5G时代了,VR、AR对于设备的依赖也将大幅减少。”

周晓鸥强调,随着5G的普及,VR、AR游戏和应用的运算大都可以在云端完成,即便是大制作也将会完美地运行于中低端设备上,“作为创业团队,现在要做的就是尽早占好坑。”

【结束语】

对于沉寂已久的VR、AR行业而言,无论是5G的普及,还是疫情下用户对于线上娱乐的需求增加,都只能说是一些“可能”的机会,但这些潜在利好已经让众多创业团队看到了一丝希望。

在科技巨头再次试探VR、AR市场之时,很多创业团队也在抓紧时间抢占坑位,要么在短暂的消费需求里迅速掘金,要么开始进行长远的娱乐、商业市场布局。很可能曾经“叫好不叫座”的行业魔咒,会在后疫情时代被骤然打破。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