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一流的创新,需要闲暇

2020-05-18 07:49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混沌大学,作者王石,本文系5月16日,万科创始人王石登上混沌大学的讲台,分享的科技强国以色列和颇具传奇色彩的犹太人的创新故事,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大家好,这次混沌和我沟通的课程是如何应对疫情后的复工复产,说你怎么来说闲暇啊。

为什么选这个话题?主要想借这个场合和大家聊聊我过去两年最大的一个感触,如何和以色列学习创新。

创新强国以色列

提到以色列的创新,我们就会想到以色列的滴灌。发明滴灌这个人,是以色列基布兹(集体农庄或者人民公社)的一个工程师。

这个滴灌技术到了什么水平呢?最开始的一个孔里面滴出来的水,和一公里之外的孔里面滴出来的水,速度大小都是一样的。

按照我们的理解,地形不一样,距离不一样,压差是很容易出现变化的。但是现在的滴灌技术已经完全解决了这个问题。

再比如滴孔其实离土地非常非常近,如果控制不好,土地上的植物和泥土可能会把滴水孔堵上。但是现在这些问题已经完全解决了。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以色列的创新和技术能力。

2010年上海世博会以色列也有一个非常小的展馆。我当时也去参观了。因为以色列这个馆非常小,馆长就介绍说,我们以色列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国家,所以我们只展览了三个非常小的东西。

第一个就是滴灌技术。第二个是微型芯板,芯板里的核心技术,据说全世界只有五个国家能生产。第三个是糖衣药丸,可以喝水吞服,但它是个医用的微型摄像机,吞服以后,顺着人类的肠道,可以做一个彻底的检查。

仅仅凭这三个东西,就可以让大家深刻地感受到,提起创新就是以色列。

如何向以色列学习创新?如何将以色列的创新机制孵化到中国?这是我去以色列游学的初衷。

安息日

一场被提前计划好的放空

刚开始我也是奔着学习创新去的。但是去了以后,给我冲击最大的什么呢?不是创新,而是以色列人特别会休息。

在耶路撒冷最繁华的大街上,每天晚上都汇聚着下了班来唱歌跳舞弹琴的人。

在特拉维夫的沙滩上,美女警察背着冲锋枪享受日光浴。

在街头,可以看到下班后的军人背着冲锋枪,在街上拉小提琴卖艺表演。

在以色列夜晚的大街小巷,充满了欢乐的氛围。

其中,对我冲击最大的还是以色列的传统节日——安息日。在以色列,安息日每七天一次,从周五下午日落开始到周六下午日落结束。

得益于在以色列生活的2年,我和以色列人在一起一共过了40多个安息日,而每和他们度过一个安息日,总能让我对这个充满创新力的民族产生新的认识。

  • 开放和平等。

首先每个家庭的安息日是对外开放的,向左邻右舍开放,向不认识的人开放。

只要你提前打个招呼,说我去你家过安息日,基本上没有拒绝的。甚至有什么样的情况呢?有一次我约一个同学一起过安息日,他说对不起我母亲住院了,所以没法举行安息日了,但是他说,你不用担心,我会告诉我的朋友,让他来接你去他家里。几乎是没有犹豫地说可以去他朋友的家里。

所以安息日可以开放到让一个陌生人来家里,这是让我感到十分意外的。

也正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我得以去不同犹太人的家里过不同风格不同状态的安息日。

  • 绝对不工作。

不工作到了什么程度?

商店不开门,宾馆不营业。

不能做饭。不是安息日不吃饭,安息日的饭要提前做好。有一次有邻居来按门铃,我打开一看是个大胡子,他让我去他家一趟。我以为他邀请我过去过安息日,于是很高兴地去了。进去以后他给我指了一个电饭煲。我才发现我会错意了,他只是请我来帮忙启动电饭煲。

不能按电梯。我住的公寓有三部电梯。其中有一部会提前设置好,安息日每层都停,方便犹太教徒使用。

不能发名片。有一次我带一个在以色列做投资的中国朋友,去一个大律师家里过安息日。我朋友知道这个大律师在英国很有名,他很开心,见面的时候情不自禁递了张名片过去。我心里想,哎呀,忘了提前打招呼不能递名片。结果大律师犹豫了一下就接过来了。我这位朋友还在等对方的名片。这位律师就说,名片我会给你的,但不是今天。

但更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不碰钱。

有一次我和朋友去一个犹太会堂参加安息日,看到里面写着慈善捐款的小广告,上面写着如果你们来享受了安息日,愿意的话,可以顺便对慈善事业做点贡献,数额不限。

我和朋友那天玩的非常开心,走的时候就商量,得做点贡献,于是我们决定一人捐300谢克尔(大约600人民币)。我们把钱放在拉比的面前,准备离开的时候,没想到拉比说,你们把钱拿走。今天是安息日,安息日我们是不碰钱的。

所以你可以从这几件小事里面看到犹太教对安息日的遵守。他们坚信是上帝创造这个世界用了六天,到了第七天的时候,就必须休息。

这一天必须得放空的,不能劳作。这一天必须是交流的。和家庭成员的交流,和左邻右舍的交流。在这一天,女性的地位是被歌颂的。在犹太家族里,安息日的主题一定是男主人歌颂太太,孩子歌颂母亲,以此来达到家庭的和睦关系。

安息年和禧年

历史的循环不息

如果仅仅到这一步,还不能说明问题。安息日是7天一次,安息年是7年一次。

安息年干什么呢?庄稼是不种的,果园是不能修整的。庄稼不种我们还能理解,因为我们也有休耕的传统,让土地休养休养。果园不一样,果园不修整,照样硕果累累,但是又不能收怎么办呢?

犹太教规里面有一条,果园的园主不可以收,但是穷人可以来摘。我觉得这个规定非常有意思。

现在我们还可以看到有些果园主人会写上,今年是安息年,需要的人请来摘果子吧。

在以色列的大学里,还有一个“学术假期”。学术假期一般来讲也是7年一次。学术假期做什么呢?大学老师带薪做你想做的事情,去你想去的任何大学游学,没有任何教学任务。

从安息日到安息年,在犹太教的圣经《塔木德》里还记载着一个“禧年”。禧年是七七四十九那一年之后的一年,也就是第50年。所以犹太教徒可以在那两年连续休息两年。

根据塔木德对历史律法的记载,禧年的时候,奴隶主必须释放奴隶,给予他不当奴隶的权利。

安息年和禧年,从某种意义上,可以称得上是现代慈善制度的雏形,其本质目的在于让社会组织重归平等,让所有人回归起跑线重新竞争。

为什么一流的创新

需要闲暇

说了这么多,和创新有什么关系?

我们的工作,如果本身能够和生活的乐趣结合起来,往往是最好。但这种情况可遇不可求,一般来说我们的工作更多的是我们谋生的手段。

我们现在国内有一种很流行的现象叫“996”。“996”是什么呢,是基督教里面的清教徒精神,一定要努力工作,是清教教义。

在美国工业化时代,清教徒精神曾经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美国第一代的大企业家,福特、洛克菲勒、卡耐基身上都是有明显的“996”精神。

所以在中国现代化的道路上,“996”有他的积极意义,但是我们要学会如何创新,如何让我们的生活更有效率,显然仅仅停留在“996”上是不够的。

经过了改革开放40多年的高速发展,我觉得我们的民族到了必须反思的时候,在追求经济效益的道路上,我们是不是太匆忙地往前走?

在地产界,我们万科有一个绰号,叫万科运动员有限公司。

为什么叫运动员有限公司?因为万科提倡体育活动、提倡休息,提倡要适度休息。比如说珠峰上去了两次,现在的主席郁亮,他也去爬了珠峰,珠峰下来一个月内又去跑了马拉松,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万科的高管里面,有六个是跑完马拉松大满贯的。

所以一定要休息,一定要度假,这件事情和你的眼界和思考有关。

我们再回头看看,疫情面前我们焦虑有用吗?犹太教告诉我们,该休息休息,该放空放空。明天早上,太阳照样升起。

我们不信上帝,我们只能靠自己,通过休息和思考来调节自己,从紧张的焦虑中跳脱出来,重新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法。

创新仅仅依靠闲暇就够了吗

当然不够。创新最重要的根基仍然在教育和学习。

以色列的教育系统是非常先进的。他们的教育系统先进在哪里呢?并非在学校,而是在家庭教育和社区教育。

以色列的初中、高中和大学,和西方社会并没有任何区别。但是他们的犹太会堂中,有大量的社区活动,全家人会一起参与并相互交流,在这个过程中,孩子可以对一切问题发出质疑,甚至是上帝,而父母也会给予耐心和开放的回答和启发。这样的家庭教育在孩子的成长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这是和其他民族非常不一样的。

很多人比喻犹太人怎么爱学习呢?犹太人母亲会在书里面涂上蜂蜜,让小孩舔着蜂蜜读书,这个就有点民间故事传说色彩了。书涂上蜂蜜就没法长时间保管了对不对。

但是历史上有另外一个故事可以证明犹太民族对学习的信仰。

罗马帝国占领耶路撒冷的时候,曾经严厉迫害过犹太民族。但无论是多么困难的情况下,犹太父母仍然坚持让孩子去会堂学习塔木德、学习律法,要求这个孩子读书识字。

这里再举个很有意思的小例子,为什么日本的明治维新成功了,而中国的洋务运动失败了?有一组数据,说日本明治维新时期,成人国民的识字率是60%。中国呢,在1949年的时候,识字率还不到10%。

读书、识字、加上质疑精神,是一个民族保持创新力的重要原因。

沟通&QA环节

Q1:万科是大企业,可以提倡张弛有度和闲暇的创新。对于每天面对生死存亡的中小企业而言,什么样的创新才适合我们?

王石:很好的问题,万科也是从小企业起来的。但是以色列作为一个很年轻的弹丸之国,他的创新能力在大国当中也不遑多让。

小和年轻,不影响以色列的欣欣向荣。我觉得我们在创业的时候一定要问清楚自己一个问题,我们做企业是为了追求更大规模吗?自己希望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如果30个人规模是最舒服的状态,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做到300人。不是我喜欢的,也不是我能驾驭的,我们没有必要去追求,要先做好自己内在的调整。因为一旦你的目的仅仅是把公司做大,你的动作很大概率会变形。

万科运气比较好,但是做大了之后,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做大了的话,我就面临着永远做第一的压力,不能让第二超过对吧。不仅如此,你成了中国第一,你还想做亚洲第一,甚至世界第一。

但是我后来发现一个比较重要的事情,我发现我之所以成为第一,并不是我的本事有多强大,而是第二名掉队了。

所以当我们走在行业前面的时候,我们要警惕,我们被别人超过,不是因为别人比你强,而是你没有战胜自己。

Q2: 攀登珠峰,于您而言,完成是的物理上的征服还是心理上的征服?

王石:其实谈不上是征服,我是从最传统的路线,和登山团队一起登上去的。我本来是计划多登几次,但是60岁去哈佛念书的时候,就决定放弃了。为什么放弃了呢?

我觉得对我的年纪而言,去攀登知识的山峰与我而言更值得探索。时间精力有限,如果只能选一座,我优先选择知识的山峰。

第二个我是有个小野心的。我要成为世界上人类登顶珠峰最大年纪的人。我2003年登珠峰的时候52岁。当年人类登顶珠峰最大年纪的是个日本人,63岁。我第二次登顶珠峰的时候59岁。当年破纪录的还是个日本人,77岁。后来这个人又上去一次,在他80岁的时候。我说得了,咱不追求这个了(笑)。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