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大战里的隐形赢家

罗超频道 2020-05-25 14:17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罗超频道(ID: luochaotmt),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视频行业集体受益。QuestMobile数据显示一季度短视频总使用时长同比增量在各类App中依然稳居第一,同比增长高达80%。不只是短视频,视频市场均已迎来爆发式增长。三大新战役正在改变视频行业格局。

在抖音与快手针尖对麦芒时,2020年微信低调内测视频号,给短视频市场增加了新的变数。尽管腾讯在短视频市场已有诸多探索,但视频号被公认为是腾讯短视频距离成功最近的一次。仅次于朋友圈的入口,内容创作者们的热情,差异化的平台定位,均让视频号看上去充满潜力。

在短视频市场迎来新的挑战者时,抖音与快手则不约而同地扑到直播业务上。Questmobile数据显示,今年2月快手上看直播的用户量占日活用户的比例达到50%,而抖音观看直播的用户量占日活用户的比例仅为28%。对于当前的直播渗透率两者都不满意,抖音强调美好、快手突出老铁;抖音高调挖来罗永浩、快手大力支持董明珠……短视频平台上直播开播成了现象。在抖音快手外,聚集“后浪”的二次元平台B站、占据搜索入口的百度以及“猫狗多”三大电商平台均在发力直播。

长视频领域,尽管“爱优腾”三巨头格局已经成型,然而B站却从一个独特的角度切了进来,凭借着独特的社区文化和商业模式,脱颖而出。在答题才能成为会员、没有贴片广告、二次元游戏等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商业模式外,在影视剧等自制内容上不具备优势的B站,在原创内容上形成了特色,越来越多的创作者在B站UP更多内容,帮助B站获取更多用户与时长。有可能成为中国版YouTuBe的B站,正在对长视频市场格局构成巨大冲击。

短视频、直播与长视频,三大核心视频领域全部都在上演新的战役。而新战事的关键点均在于两个字:内容。内容是视频平台存在的原因,是它们获取用户的唯一价值。平台打仗,创作者受益,各类视频平台争夺的焦点在于内容创作者以及MCN等组织,最终目的是内容本身。

内容创作者迎来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他们在不同平台创造着精彩纷呈的视频,有的是个人创作,内容创业、职业副业、兴趣爱好、记录生活;有的是企业组织,品牌营销、内容带货、媒体转型……各有目的。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个“人人都是视频创作者”的时代。

相对于图文而言,视频创作门槛较高。理论上来说一个人只要不是文盲就可以写文章、发微博,然而制作视频却不是如此。要制作精美、优质和创意的内容,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很难的,正是因为此,让创作者们更好地创作内容的视频生产力工具,成为视频大战的“第二战线”。

01有人前线打仗,有人后方送枪

1985年,世界第一款数字视频剪辑和效果合成产品“ Harry”就已诞生,迄今为止,视频剪辑软件已有35个年头。35年科技与媒体产业均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互联网先是从无到有后,移动互联网诞生,且先后经历3G到5G的多个阶段,视频行业先后长视频、短视频(先横后竖)、直播等阶段。视频剪辑软件依托的计算设备从PC到手机到PAD、性能不断增加,交互方式从鼠标键盘向触屏不断升级,面向人群从专业人士向大众小白人群普惠发展。

专业类视频剪辑软件最具代表性的是Adobe旗下的Premiere等产品,曾牢牢占据数字创意软件市场的核心位置,后Adobe顺应时代趋势推出Premiere Pro、Adobe Spark等新产品,与苹果iMovie、Final Cut Pro、Sony Vegas、Movie Maker、Autodesk Smoke等均可被归为专业视频剪辑软件之列,它们功能强大、专业、全面。然而却已无法满足时代需求,一方面不支持“小白化”操作,使用门槛高,更适合专业人士,不适合“人人都是创作者”时代的“轻剪辑”。另一方面,它们的操作逻辑大都是针对PC时代的交互,不适合如今日益流行的基于手机/平板随时随地的“轻创作”。

近年来,随着视频创作平民化风潮,一波面向大众的消费级软件正在兴起。

一类玩家是视频平台,创作者属于它们的“雇佣军”,是其内容的核心来源,因此头部视频平台会给创作者提供武器支持,市面上出现了剪映、快影等大同小异的APP,被广大视频创作者所熟知。

另一类玩家则是视频软件服务商,专注给视频创作者提供专业工具支持。在Vlogger、YouTuber、BUpper、微博大V中口碑较好的“万兴喵影”开发者万兴科技就是代表玩家,2019年其软件全球下载量接近上亿次,全球新增的付费用户数近500万。2020年万兴科技将品牌定位升级成“全球领先的新生代数字创意赋能者”,正是瞄准视频潮爆发的趋势,解决普通创作者在创作专业精品创意内容上的痛点。

在视频剪辑领域,万兴喵影是万兴科技旗下的明星产品,其和海外版Filmora系列产品支持多种语言,覆盖PC端和移动端,支持Windows、Mac、安卓、iOS等不同系统,风靡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过1亿用户。在桌面、手机版本基础上,万兴喵影Pad版本最近已通过荣耀平板新品V6首发面世。相对于剪映、快影等视频平台的剪辑软件而言,万兴喵影更专业;相对于Adobe这类重度剪辑软件而言,其更擅长“轻剪辑”,与擅长“深制作”的Adobe们互补。

任何产业的爆发都会让“军火商”或者说“送水人”受益。Adobe受益于数字创意产业快速增长,2019年市值突破千亿美元,营收高达90.3亿美元,同比增长24%,净利润25.9亿美元,同比增长52.9%。

不过,随着在线视频大潮的爆发,Adobe的地位正在被动摇。如果说视频生产力工具是创作者的武器的话,Adobe等专业视频剪辑软件就像是导弹一样,威力巨大然而却只适合特定场景,因为使用门槛高、携带不方便。视频平台的剪辑软件则是自动化步枪,每个士兵皆可装备,然而杀伤力一般。而正在兴起的面向普通创作者的专业视频生产力工具,则像是AK47这一兼具威力与普适性的“步枪之王”一样,迎来自己的黄金时代。数字创意软件产业有望迎来爆发。

02专业视频生产力工具成隐形赢家

诚然,相对于短视频与直播的火热而言,今年来密集出现的视频剪辑工具潮并未引发行业太大关注,但视频生产力工具正在悄然改变视频市场格局。

首先是“剪而优则创”,即工具终将向内容端发力。从内容制作工具到内容平台跨越的案例不胜枚举,比如快手原来只是一个GIF合成工具;再比如被字节跳动全资收购的美国短视频应用Flipagram最初是一款轻量级的视频编辑软件,每个人点击按钮就可以制作视频记录生活,可添加热门音乐是其特色功能。拥有万兴喵影的万兴科技持续发力视频模板资源,上线Filmstock资源商城,内置海量视频素材、库存音乐与特效等资源,让普通用户制作精品优质视频。

其次是“自建兵工厂”,即内容平台都要补足工具,且不断强化。有野心的内容平台都会布局自己的工具软件,原因在于:如果对手的剪辑软件很强大,就可能会掐住自己的脖子,比如剪映自称是“抖音官方剪辑神器”,用户制作视频结束后可一键分享到抖音,其界面会提示“直接分享到抖音会携带剪映标签,可获得更多曝光”,工具与自己的平台已打通,理论上剪映可以限制视频号号主、B站UP主的顺畅使用——虽然现在它没有这样做。

视频平台重视剪辑工具,不只是要补齐短板避免被卡脖子,更重要的一点是工具与平台可以协同,因为工具都已不只是工具,而是会具有素材资源库等内容特性。

最后是“结盟军火商”。视频平台都要布局剪辑工具环节,不过,不是每个视频平台都有能力或者精力去开发一款好的剪辑软件,仅仅是国内的短视频App就有超过100个,大都不是像抖音、快手这样的“土豪”巨头,而且即便是抖音、快手这样的玩家有了自己的剪辑软件,也不可能覆盖所有创作场景,特别是在专业内容上,创作者依然会用到第三方工具。

因此,视频平台不论现在有没有剪辑软件,与专业数字创意软件公司合作会是一个必然选择。一方面,平台基于内容特色、风格调性、创作者专业度等等定制不同的软件功能与素材资源,实现工具与平台打通,比如哔哩哔哩向专业视频软件开发商定制二次元、鬼畜、表情包相关素材;另一方面,平台借助专业视频剪辑软件之手争取优质内容创作者,给创作者提供从制作到分发到互动的一站式体验。

剪辑软件在视频产业不是一个“剪完即走”的工具,而是扮演最上游的角色,是视频创作的第一入口。因此,多款视频剪辑软件在4月集中面世就不让人意外,而在这一领域深耕多年的专业剪辑软件开发商如万兴科技们,也有望抓住这一波视频浪潮迎来第二春,成为视频大战的隐形赢家。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