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睿开始焦虑,B站进退两难

牛刀财经 2020-06-17 07:08

文丨吴大郎

出品丨牛刀财经(niudaocaijing)

B站UP主再起波澜。

6月14日,知名UP主“巫师财经”在微信公号发布视频,宣布自己将退出B站。

对此,B站官方回应称,此前已经与“巫师财经”签订长期内容合作协议,“巫师财经”宣布退出B站存在单方面违约。

而“巫师财经”表示与B站从法律上并未建立合同关系,也未享受任何有关资源、获取相关收益,对协议是否生效和相关责任认定,会通过法律程序各自举证。

根据双方公开的信息,“巫师财经”于4月15日寄出《bilibli深度合作协议》,时隔一个多月未收到双方签字的合同,又于5月19日发函表示撤回此前的签字效力。

6月2日,B站回复了电子版盖公章的合作合同,认为合同已经生效。一方认为合同未生效,一方则认为已经签约完成。

双方在之后,又根据协议生效与否的问题进行了一场唇枪舌剑,虽然结果不明,但巫师离开的态度非常坚决,为此不惜与B站对簿公堂。

作为B站从零成长起来的UP主,“巫师财经”在创作两个月内就收获了一百万用户的关注,并且获得2019年BILIBILI POWER UP最佳新人奖,也被视为B站“破圈”的典型UP主之一。

截至6月15日,“巫师财经”在B站的粉丝数为311万。此前它曾因抄袭备受争议。

事实上,“巫师财经”并非第一位出走B站的UP主。此前包括“渔人阿峰”、“老四赶海”、“渔农阿阳”、“玉平赶海”、“老渔民阿雄”等一批赶海UP主,纷纷离开B站入驻西瓜视频。

UP主相继逃离B站,这也反映出了B站知识UP的困境。甚至有评论称,这场“分手”大戏,并不只是利益之争,而是中国视频网站PUGC进程中,不可绕过的一环。

B站开始变“老”

不知不觉中,曾经的“小破站”变成了一只市值超过110亿美金的独角兽。

今天的B站拥有超过1亿的月活跃用户、3800万的日活跃用户,从二次元内容社区起家的它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互联网社区,也是被市场认为最接近YouTube的泛内容视频网站。

如果不是2019年的跨年晚会“最美的夜”赢得了好评阵阵的高光时刻,B站出圈还没有如此被人们所关注。B站在狠狠地表扬了一把年轻人之后,也给很多60、70、80后再次带来了焦虑。为什么说是再次?上一次是90后。

B站这几次的破圈活动,最尴尬的是90后。因为90后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是,自己这一代人,以后不再是资本市场最关心的群体。

正如当年90后被投资人认为是消费观最正常的一代,00后、95后,其实更多就是一个90后的延续和翻版。今天你是后浪,明天就会变成前浪,只不过换了一个人群。

B站每一次的破圈,每一次的市值暴涨,实际上,这是另一个资本故事,关于年轻人和未来想象力的故事。

第三次破圈行动的《入浪》,展示的所谓的年轻人成长遇到的烦恼和困惑来看,都是新瓶装旧酒。这些所谓的人生命题,是每一代人都面临的,并不因为新人群的出现就有什么变化。

B站破圈,首先要确认的就是破的是什么圈子?公众近期对B站的争议,来自于其三次破圈行动。分别是跨年晚会、后浪、入浪。

从这三次的活动来看,B站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破圈。而破圈背后的意思,是扩大用户基础。

根据B站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当前B站的用户数据是,平均月活用户达到1.72亿,移动MAU达到1.56亿,两项数据指标同比增长70%和77%。

出圈带来了用户飞涨固然是一件好事,但这也引发了一些用户群体之间的冲突。其中最主要的表现就是,新老用户之间的矛盾激化。

以往的B站只是一个小众的二次元平台,并且由于独家的番剧吸引了第一批向心力极强、粘性极大的用户。在这些用户的口口相传中,B站的用户也在慢慢增加,并且二次元爱好者依旧是其主力军。

比较统一的看法是,B站的用户群体非常年轻。艾瑞数据显示,B站用户中24岁以下占比43.73%,25-30岁占比33%左右,31岁以上的用户只占22%。

如果说B站过去一年用户快速增长,正在从原先的人群破圈的话,那B站目前取得的成绩,只能说是从二次元小众文化圈层,开始向大范围的年轻人群体渗透。

陈睿在最新一季的财报电话会上表示,在今年第一季度,新用户的画像跟过去几个季度没有太大区别,而新用户的平均年龄是20岁左右,其中超过50%是三线及三线以下的城市。

相比于B站当前的用户人群结构,B站在年轻群体中的渗透率已经很高了。所以,B站是什么?目前来看,能达到的是一个年轻人社区产品。

所以B站的破圈,并不是二次元的这样的一个圈层的破圈,而是在年龄层上有进一步的突破。

但是对于贴着“二次元”、“小众”等等标签的B站来说,破圈之后也并不代表坐享其成。对于老用户来说“B站变了”,用户的归属感成为问题,而接受更多文化涌入的B站,同样要面临着其他文化带来的冲击。

在4月份B站用户转战A站事件,就是典型问题之一。在破圈之后,B站的诸多老用户在明星粉丝大规模刷票,B站息事宁人之后,大举回归曾经的“二次元基地”A站。而A站更是打出“AC一直在,爱一直在”的情怀牌,让诸多用户纷纷感慨“回家了”。

破圈之后B站的“二次元”被稀释,而A站在被快手收购之后配合其布局,浓缩“二次元”圈层。

按照跨年晚会总策划、B站市场中心总经理的说法,办这样一场晚会,表达的是B站从二次元社区转向覆盖更广人群、更多元话题平台的决心。

但是B站要意识到的是,目前还没有一款靠单个人群能够壮大起来的平台,很多人将B站比喻成中国的YouTube,但是在这个方向上,最直接的一个障碍就是,人群。

另外,很多人总是拿优爱腾来和YouTube对比,这三家主流的视频网站都在尝试UGC内容,但是没有达到相应的体量,很多人就在寻找一个能够在中国类比的产品。

实际上,这类产品早已经产生,那就是快手和抖音。

归根结底,B站破圈”是现阶段的必选项,但若是把控不好尺度,很可能牺牲会牺牲标签和用户粘性后,面临和优爱腾一样的同质化竞争。

“去游戏化”、“走直播化”

在国内互联网企业中,B站是个异类,这家公司的业务变现方式多种多样:游戏、直播、大会员、电商、广告、线下活动。

除游戏收入外,直播正在成为其一个新的增长点。2020年一季度,B站增值服务收入7.94亿,同比增长172%,财报中提到大会员和直播服务的付费人数增加,带动了增值服务增长。

陈睿更是自称过去5年B站最大的遗憾是没能早进入游戏直播领域。

迟到的代价不仅仅是收入,更是高昂的“入场券”。2019年末,B站以高达8亿元的价格,拿下英雄联盟三年直播权,远远高出行业评估的5亿元价格。随后又签下前斗鱼一姐冯提莫,传闻签约价格达5000万。至此,B站毫不掩饰向直播领域拓展的野心。

尽管与抖音、快手、斗鱼等直播平台相比,B站的直播还远远不成气候,但在B站的总体营收中,其比例已经比较可观。

毫无疑问,“去游戏化”、“走直播化”已经成为B站前行路上的主题曲。2019年第四季度,B站的直播和增值服务收入为5.709亿,约为其总营收的28.4%。

眼下,直播业务正在成为B站新的业务增长点。2019年,直播业务同比营收增长180%,达到16.3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上升到24%。相较去年的14%,提升了10%的份额。

此外,B站的系列人事动作调整,更加印证了其押注直播业务的决心。

3月16日大鹅文化原CEO王宇阳和COO王智开双双加盟B站,负责直播事业部。相关资料显示,王宇阳和王智开曾分别在YY、虎牙以及腾讯供职,具有多年的直播行业运营经验。

但抛开内容属性不谈,直播赛道的巨头已经够多了。即便B站的收入结构趋于健康,但每一项都不具备特别的竞争优势,是否会在不久的将来就迎来增长瓶颈尚不得知。

但据艾瑞咨询测算,2019年国内游戏直播和秀场直播的总规模约1000亿,其中秀场直播占比83%、游戏直播占比17%。YY和陌陌主攻秀场直播,虎牙和斗鱼主攻游戏直播。

而快手在秀场直播、游戏直播、电商直播等各个领域全面开花,堪称巨无霸。根据艾瑞咨询数据,2019年前三季度,B站在直播领域的市占率仅有1%,竞争更为惨烈。

陈睿曾说“B站的直播不是一个对外竞争型的业务,是B站内容生态的一个自然延伸,是一个内生型的业务。”但显然增值业务还需要靠外部因素推它一把。

此外,B站2020一季度广告业务收入2.14亿,同比增长91%,电商业务收入1.57亿,同比增长64%。广告业务和电商业务的收入占比均跌落至10%以下。

营收和用户增长都不错,但是B站的亏损在扩大。

2020年一季度,B站净亏损5.39亿,同比扩大175%,Non-GAAP口径下,B站亏损4.75亿元,同比扩大226%。成立十一年,亏损十一年,目前还看不到B站盈利的迹象。

倔强的陈睿

“我相信大家也都能够感觉得到,B站应该是越来越成为不仅是年轻人,甚至是我们周围的人,首选的一个文化娱乐消费方式。”在之前的电话会议上,陈睿表示,越来越多地听到周围的人不断地谈起B站的内容。

同时他判断,5G即将普及,视频会成为互联网最普遍的媒体形式,中国的视频用户数一定会超过10亿。

但同时,当B站逐渐大众化的过程中,为了最大限度地迎合各色各类人们的需求,只能逐渐走向平庸。“弹幕素质低”,“作品质量下降”是不少B站原住民对于现在的B站的吐槽,而且已经有不少曾经的大神级up主从B站隐退。甚至在4月份还出现了B站用户转战A站的事件。

陈睿曾经那一句“B站可以倒闭,但B站绝对不会变质”的承诺,成了很多老用户之间流传的一个梗。或许,陈睿并没有食言。

在老用户的眼中,B站的本质是中国的N站;而在陈睿和众多投资人眼中,B站要成为中国的YouTube。资本们所看重的不是二次元文化本身,而是其背后庞大的年轻用户与其所通向的未来。

那些热爱B站的老用户,自然是希望B站越来越好,但面对曾经的精神家园已不再纯粹也难免心生惆怅。

不管你接不接受,现实就摆在眼前:B站那些“用爱发电”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尽管在多数人眼中,B站一直和“年轻”、“活力”等关键词联系在一起,但在视频网站界,它其实算得上是一个老前辈了。

B站的前身叫Mikufans,最早成立于2009年6月26日。当时,视频市场上的巨头还是优酷、土豆、乐视和56,而后来长视频“三杰”中的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甚至都还没有诞生。

B站的老资格,由此可见一斑。但现在,在逐步迈向三次元的过程中,B站究竟能否平衡好这些二次元用户的利益呢?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

如果B站在未来的发展中,可以平衡好这一点,那么它就有希望摆脱“烧钱大户”的诅咒,真正让自己长大;如若不然,那它就有可能失去自己赖以生存的基本盘。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