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休学创业,这位95后打造的在线教育产品,火遍朋友圈,累计服务用户达1000万

小yu悠悠 2020-06-20 23:38

风变科技CEO刘克亮

今年是创业邦连续第十年推出“30岁以下创业新贵”榜单,也是创业邦首次把“30岁以下创业新贵”的舞台交给年轻的90后和00后们。在市场风云骤变,竞争局面更加暗潮涌动的情况下,通过解读这些年轻的创业新贵们,展现他们在各种前沿技术中的探索、深耕,他们的创业激情和创新意识,将如何影响并改变这个时代。这是本系列第 3 篇报道。

文 | 林翠萍

编辑 |杨绚然

图片设计 | 李斌才

摄影 | 张勇

他大二休学创业成立风变科技,致力于用技术推动下一代基础教育。

自嘲肄业生,但他打造的在线教育产品,熊猫书院、熊猫小课、风变编程等,每一款都做到了百万级的用户体量,受到用户不同程度的喜爱。其中风变编程的Python课程一经推出便刷屏朋友圈。目前几款产品累计服务用户已达1000万人。

不仅如此,风变科技也受到了资本的青睐。成立至今已获3轮融资,分别是来自联想之星的天使轮、梧桐树资本的A轮,以及GGV纪源资本、源道投资、慕华投资的B轮融资。

——他是风变科技CEO刘克亮。95后的他已经创业5年,这5年里,他也带领着风变科技很好地诠释了一个,在坚定大方向的前提下,如何“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创业故事。

肄业生的“教育梦”

风变的前身是一个基于高校的公益组织平台,它聚集了数百所影响力最大的高校新媒体平台的负责人,初衷是想改变大学里一些“懒散、堕落”的不良学习风气,刘克亮是这个组织的发起人之一。

受父亲的影响,刘克亮自小对大学就充满了憧憬,曾经在他的认知里,“大学就像一道光,不仅仅教会人知识,赋予人能力,还会因此给人带来勇气和力量,从而改变一个人。”然而等到自己上大学后,他才发现现实与期待里的落差,这使刘克亮多了一丝“不甘”,并试图做出一些改变。

刚开始只是在各个有影响力的高校新媒体平台上,添加一些简单的功能,比如查课表、讲座、考试安排,后来功能逐渐丰富,包括学习内容的提供、对授课老师的评分、学习资料的共享、在线课程等。到2014年,这个公益组织共覆盖服务了超过五百万中国大学生。

但后来随着组织里很多人开始毕业走向社会,平台一度停止了维护,刘克亮并不想放弃这个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平台,更不想辜负那么多学生的期望。于是2015年,也就是刘克亮大二那年,他决定休学全职做这件事,并正式成立了风变科技。

刘克亮自嘲到现在还是一个大学肄业生,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教育这件事的热爱,以及想要改变教育问题的决心。

而对于什么是好的教育,他也有自己的理解。刘克亮认为,当下教育存在两个主要问题,一是分配问题,二是供给问题。但今天大多数人只关注分配问题,忽略了教育供给上的不足。优质教育资源的供给不足会进一步导致“竞争升级”和“转嫁负担”,让教育一步步陷入恶性循环。

所谓“竞争升级”是指,当一个人目标的高低总是取决于另一个人的状态,并试图超越对方时,就构成了一个“增强回路”,使得一个系统堕入陷阱。就像一群人在一个剧场里看戏,某一人为了自己看得更清楚,就站起来了,这就导致其他人看不清楚,也不得不站起来,连锁反应直至所有人都站起来了。在教育领域里,这就演变成了“超前教育”“加大学习时长”“名师资源”“应试技巧”等。

而“转嫁负担”,是由于治标不治本而导致的“治标能力”强化而无法发展“治本能力”问题,并制约大学和教育企业的发展。比如,一方面大学体系的更新速度跟不上社会变化的速度,进而堕入一种通用化的惰怠。另一方面,一些提分辅导培训机构,则利用信息不对称而获取收益,进一步侵占教育领域里的优质人才和资本等社会资源,这又让市场化下的教育企业的竞争环境进一步雪上加霜。

有统计数据显示,1990 ~2020 年,每十年的高等教育入学率分别占适龄人口的 3.4%、12.5%、26.5%、50%。这个数据说明,过去三十年,高等教育供给能力在飞速提升,获得高等教育机会的人越来越多,但是在受教育这件事上,学生的学习压力和负担反而越来越重了。

在刘克亮看来,问题的根源在于,人们对于好教育的期待的提升速度快过于教育产业的优质资源的供给速度。因此解决思路是,加大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的供给,这也是风变今天在做的事。

“可以把这个过程理解成一个教育平权的过程,我们希望从根源上解决教育问题,而不是形式上的,最终让教育这件事变成一件简单的事。”刘克亮说。

从熊猫书院到风变编程,

“小步快跑、快速迭代”

刘克亮一开始对风变的期待就是,成为一所线上的综合大学,“我们其实一直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在这个前提下不断做教学技术的积累验证。”而风变发展到今天可以说是一个“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过程。

很多人知道风变科技是因为2019年一款在朋友圈刷屏的Python课程。Python是近两年很火的一款编程语言,最早创立于1989年,由荷兰程序员Guido van Rossum于1991年首次发布,因其简洁性、易读性以及可扩展性,最受欢迎的程序设计语言之一。

作为一款更专注为零基础用户设计的编程学习产品,风变编程通过人工智能实现Python知识的自动化教学。与大部分以直播课或录播课为主的编程培训机构不同,风变编程的Python课程采用“交互式课堂+在线作业实操+老师跟踪辅导答疑”的轻教学模式,植入了“吴枫老师”这一角色,同时穿插故事场景、闯关的进度条与游戏化设计让Python课程的学习更有趣、简单,帮助学员真正掌握和熟练使用Python语言,并有能力将之实践于学习和生活当中。

不过风变编程走红背后,也是一个不断迭代的过程。过去5年,风变的自动化教学技术已经迭代了三代,才逐渐形成今天相对成熟的教学场景。

熊猫书院是风变的第一代产品。2015年在线教育平台还寥寥无几,在做市场调研的时候,很多人对于成年人是否会长时间在线上学习充满疑问。即便是彼时最受欢迎的慕课平台,次日留存率不到10%,学生的完课率更可以几乎忽略不计。

因此,熊猫书院在细节上做了很多改良设计,比如一改以往滑动式或翻页式的阅读形式,而是采取卡片式的“交互”形式,以“段落”作为数据埋点,当用户阅读到某一段落,若是掌握了该知识点,点击“yes”就可以再继续学习下去。这样的好处是可以根据用户的差异化数据,来做内容的优化和迭代,虽然当时离真正的交互还有点距离,但这已经是一个交互最基础的蓝本。正是这个小小的改动,让熊猫书院做到了98%的次日留存率。

但熊猫书院的单日学习时长只有5分钟,严格意义上讲,更像一个学习产品,离所谓的教育产品还有一定的距离。不过通过这个产品的验证,刘克亮意识到成年人其实也可以在在线环境下长时间学习。接下来就是如何在保证用户良好的学习体验的前提下,将单日学习时长提上去。

基于此,2017年风变科技研发了第二代产品熊猫小课,在这个产品里,风变加大投入了交互式教学技术,并将时长提升到20分钟左右。而到了2018年底第三代产品风变编程的时候,已经能将课程的平均时长提到45~60分钟,交互的样式也越来越丰富。并且这个阶段风变的自动化教学技术也有了进一步突破,从“段式埋点”升级到“句式埋点”,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交互”。

刘克亮认为,视频严格意义上并不算真正的教学,更像是一个“学习资料”的学习。而风变编程的课程跳脱了在线视频的方式,以交互式授课的形式呈现,授课的过程就像跟一个人聊天,“学生”做了一个动作或是说了一句话,都能得到“老师”相应的反馈。

而隐藏在“吴枫老师”背后其实是一支几十人的技术团队,基于非常详细的颗粒化的用户数据,可以掌握用户每一个动作的停留时长,并基于用户的动作和停留时长再不断优化课程内容。据悉风变编程的第一门课程《Python小课》上线前的300天里,就迭代了超1000个版本。

目前除《Python小课》,风变编程还上线了《Python基础语法》《Python爬虫精进》两门课程,课程累计覆盖超150万的用户。而风变编程的课程,在接近1小时的时长下,学生的课程完成率已经能达97%~98%。

从熊猫书院到风变编程,这三代产品迭代的背后,是风变科技自动化教学能力不断验证积累的过程。在刘克亮看来,教育的资源供给不是传统意义上,一味遵循用户需求满足的思路。用户都希望能用最少的时间完成某个能力的学习目标,但如果没有一定时长的供给,最后能交付用户复杂能力的效果会大大降低,这也是为什么这5年来风变要不断去做更长学习时长下的教育技术的探索。

“与其说热爱,不如说是一份责任”

对于没上完大学,刘克亮有一些遗憾,毕竟缺少了一段人生经历,但他并不后悔当初的决定。“这是因也是果,正是因为看到目前教育领域存在的一些问题,并且想要让教育这个事情变得更美好,才会休学。”

刘克亮是一个很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并会坚定地把想法付诸行动的人。“我不希望自己是个愤青,成天说这不好,那不好;我也不想变成一个对事麻木的人;所以我只能变成第3类人,深刻知道今天有哪些问题,而且我也希望去改变它。”

而对于当下在做的事,刘克亮认为与其说是一种热爱,更不如说是一份责任。“热爱有时很容易被现实打败,但在责任的驱动下,压力越大时反而动力也越大。”创业第5年,刘克亮最大的感受是,思考和相信很重要。“人如果不相信自己做的事,就做不成任何事情,越相信你才会做成。”而相信的前提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思考。

虽然曾中途离开了大学课堂,但刘克亮并没有停止学习的步伐和对教育行业的思考,而在创业这堂课上,如今他也越来越坚定了自己的目标。他相信:“未来,教育应该成为人类文明的基础设施,优质教育资源如水如电,每个人都有充分的机会和能力成为最好的自己。”

不过这毕竟是一件漫长的事,按刘克亮自己的话说,过去5年风变科技的探索,“也只不过是获得了或许能改变这个巨大的产业机器的一把小小螺丝刀”,在一些场景和条件下,完成了教育效率的快速提升。

但站在今天这个节点,对于如何实现这条路径,刘克亮已经越来越清晰风变科技未来十年的战略规划。

第一阶段,2019~2022年,启明星计划:让700万人因风变掌握编程能力。进行认知机器可行性验证,单品类验证通过,掌握认知机器技术。

第二阶段,2022~2025年,群星工程:认知机器规模化,多品类验证通过,达到科学普适性。

第三阶段,2025~2029年,文明轨道:认知机器社会化验证,认知机器技术开源,全社会参与知识大生产。

“目前我们也还是处于十年计划的早期,当我们可以用开放平台全局数据的力量磨平信息不对称,一个良性的市场规范才有了建立的基础。社会力量便可以更好地进入社会的教育资源供应链,再加上认知机器技术的本身效率杠杆,一个服务于整个社会的自动化知识交付系统也有了更清晰的路径。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社会认知机器。”刘克亮说。

关于更多榜单详情请见《创业邦》杂志六月刊,戳下图直接购买!

关联企业
风变科技
人工智能在线教育公司
B+轮 / 人工智能 / 福建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