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鱼游向“二次元”

商业评论 2020-07-02 15:04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商业评论,作者唐素姣。

虽然年过半百,在国企工作的“螃蟹叔”身材健硕,没有一丝发福的迹象,这是由于他身兼数职的缘故。

除了做小道具,螃蟹叔常年接一些Cosplay的兼职拍摄,带着一堆拍摄器材,跟着一群“奇装异服”的年轻人上山下海。

为了让古风拍摄效果更加逼真,螃蟹叔开始涉足布景和道具制作,最后在Cos圈小伙伴的怂恿下,他成为了闲鱼平台上二次元潮玩区的资深玩家。

“现在为止,接了二三百单吧,忙的时候,一个月最多接10单。”螃蟹叔告诉零售君,“我基本上一个礼拜做一套小道具,只不过我现在的工期已经排到一两个月以后了。”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像螃蟹叔一样来到闲鱼上,开启了自己的副业。不知不觉间,闲鱼将二手闲置交易平台变成二次元文化阵地。

据悉,闲鱼正着手挖掘一些特色职业人群进入平台,包括改娃师、涂装师、场景还原师、模型涂装师、模型改造师、人偶设计师、原创设计师等新职业玩家。

数据显示,2018年在闲鱼交易的盲盒玩家有30万人,每月发布闲置盲盒数量同比增长320%,2019年也取得了翻倍的增长。

靠二次元出圈?

目前,中国三大二手综合交易平台分别是闲鱼、转转,以及与爱回收合并的拍拍。这三家各有特色:

闲鱼的许多订单来自淘宝上的“一件转卖”,与淘宝打通为闲鱼带来了更高的渗透率,在三家中居于首位。

除了针对3C提供质量监控,转转还自营优品买卖,渗透率在三家中位居第二。

拍拍的定位主打电子产品,尤其是C2B2C模式的手机业务的回收,由B端专业的回收机构确保二手产品的质量,同时接入京东物流和金融服务。

虽然三家二手交易平台的经营模式各有不同,但3C数码、母婴、美妆日化等领域是它们共同的必争之地,因为这些领域的市场需求更为刚性,交易也更高频。每个平台都想扩大自己的业务,划分更多的市场。

用户交易习惯培养一直是二手交易的困境,而年轻一代消费群体的崛起,或许会将二手经济推向新的高潮。

据第三方数据挖掘及市场研究机构比达(BigData-Research)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第1季度二手闲置物品交易用户在年龄分布方面,30岁及以下占比六成以上,其中25~30岁占比最多为42.7%。

收获更多年轻人,就有可能带来更多二手交易。然而,如何开拓年轻群体市场?闲鱼选择了大力开发二次元潮玩业务。

这是一种差异化打法,目标是率先在年轻用户心智中树立难以动摇的印象,毕竟,二次元潮玩业务不仅可以吸引二手买卖的忠实用户——年轻人,而且新潮的标签有利于闲鱼从一众二手闲置交易平台中出圈。

“2019年,二次元业务同比增幅在80%左右,在闲鱼整个大盘上属于中等偏上。”闲鱼小二舞之说,“二次元人群中90%都是90后,50%以上是95后,其实这是一个年轻人会聚集的行业。”

与过去按照商品类目进行分类不同,闲鱼创新了运营方式。“手办、潮玩、COS、BJD娃娃手办、兵人、模型是二次元商品的种类,闲鱼的二次元潮玩主要按照人群维度来做运营,不同的业务团队进行纵横合作。”舞之向零售君介绍。

“后浪”是二次元的最大受众。这个词在2020年大火,Mob研究院对这一人群进行了调查:初入社会的95后把兴趣升级为副业,许多人成了斜杠青年;00后爱看动漫和漫画,二次元的兴趣人群增速比95后多出一倍。随着00后长大,二次元文化未来有望从亚文化蜕变为主流或次主流文化。

与此同时,Mob研究院总结出消费互联网四大经济方向,分别是二次元经济、二手经济、斜杠经济、自制视频经济。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闲鱼不仅想成为二次元闲置物的二级交易所,还希望给年轻人提供一些副业机会,而这一规划恰好押在了“后浪”中意的上述经济方向上。

副业基地

副业是许多年轻人的选择,这也给互联网公司带来了新的启发——闲着的不止是二手货。

文章开篇介绍的螃蟹叔,本名邵文,沈阳人,在一家国企工作。在职场外的圈子里,他更愿意被称为螃蟹叔。

螃蟹叔的副业是闲鱼上的一位场景定制师,出售道具定制服务。电视剧和动漫里的一把椅子、一张屏风、一个柜子都是螃蟹叔的模仿对象。

螃蟹叔的工期一般在一个月到半年不等,和闲鱼上所有的小工作室一样,定制产品的需求很琐碎,产能上不去。这样的副业每个月可以带来上千元收入,虽然赚得不多,但对手工艺有浓厚兴趣的螃蟹叔乐此不疲。

螃蟹叔认为,口碑在这个行当非常重要,老客户多了,才能慢慢地做起来。少数玩家已经能够全职在线接单。螃蟹叔认识的一位BJD娃娃制衣师接到的工单已经排到两年后,于是她干脆辞职,专心给娃娃做欧洲盔甲和公主裙。

“年轻孩子比我有魄力,人家根本不找工作,直接开工作室。”螃蟹叔说。

闲鱼上另一位场景还原师王祎萌今年刚在南京上大一。他希望毕业后能建立自己的工作室,畅想着利用大学的空闲时间积累客户。

00后王祎萌是个手办迷,将假面骑士、奥特曼、高达、哥斯拉等万代发行的手办全部收入了囊中,并在不断扩大收藏范围。

为了更好发挥藏品的功能,他开始用泡沫板、石膏、粘土等材料还原剧中的经典场景,直至开始出售定制场景服务。

对暗黑系情有独钟的王祎萌,在闲鱼上取名为“魔喵王大人”,以还原一些战斗画面为主,并开始探索符合人物的原创场景。“之后要做的就是复联里面钢铁侠打响指的场景。”他说。

对职业认知的改变,让更多闲置资源成为商品得以出售,除了二手商品之外,空闲时间或剩余劳动力也将更加畅销。

外部导流,闲鱼卖货

螃蟹叔曾经在淘宝、微店上都售卖过自己的手艺,但是成交惨淡。螃蟹叔告诉零售君:“在淘宝上一个月卖一件,在闲鱼上就是一个礼拜卖一件的比例,可能差五六倍吧。”

国内,除了B站出售一手的二次元手办外,专业从事二次元买卖的网站并不多,闲鱼有可能成为二次元交易的后起之秀。

如今,闲鱼正发力冲向二次元潮玩。只是,在闲鱼上买卖二次元商品,真的能够水到渠成吗?

二次元二手交易业务十分垂直,把闲置物品卖给趣味相投的人,需要更强的社交支撑。在闲鱼上卖闲置少不了从外部倒流。

为此,闲鱼开发了具有“社交圈子”功能的鱼塘,把它放在首页位置,鼓励玩家参与,目的就是想把鱼塘打造成“以玩养玩、以玩会友”的平台。

然而,闲鱼上“聊天+鱼塘”的搭配效果欠佳,只是形成了弱社交关系。与QQ群相比,鱼塘更像一个广告牌,商家广告居多。

长期混迹Cos圈的螃蟹叔发现,二次元的孩子大部分都玩QQ,“他们带着自己的圈子,群里几百人,比自由市场还热闹。”于是,QQ群成了最好的二次元产品发布场地,决定交易就上闲鱼链接,这已经是圈内约定俗成的事。

“身边开工作室的人,卖货时就在QQ群发个消息,有人了就丢链接。这时候就会有一堆人报名,接着就往闲鱼上一放,把这些货卖完。”螃蟹叔说。

“基本上大家都是聚在外网,我想闲鱼最大的好处就是便捷。”螃蟹叔认为,闲鱼起始门槛低,学生党或者没有原始资金积累的人都能快速上手。

虽然最终交易在闲鱼上,但必须在QQ、微信、微博上发出商品宣传消息,才能有卖出货的可能。

螃蟹叔发现,有一阵子自己的产品从一两百的浏览量增加到了几万,但是这波“莫名其妙”的流量并没有带来任何的成交。

“鱼塘没法转成QQ的功能,其实我个人感觉也没必要转,保持现状就行了,真正改变一些人的消费习惯是很困难的。”螃蟹叔说。

无法让用户把更多的时间和社交生活留在平台上,就无法将精准人群推送给玩家,这成了闲鱼的一大隐患。如何破局,目前仍未知,一切都还只是尝试中。

凭借C2C模式,闲鱼很快超越了其他二手交易平台。数据显示,2019年3月份,闲鱼App月活用户数达到2439.9万人,比转转的1142.9万人多出进一倍,将只有21.4万人的拍拍远远甩在身后,也比爱回收(37.2万人)、孔夫子旧书网(45.1万人)等C2B2C平台多出数十倍,优势明显。今年闲鱼公布的数据显示,已经有超过3000万在线卖家。

然而,C2C模式中,正品保障和安全性,依然是平台需要面对的难题。

和手机、奢侈品包包一样,二次元手办同样面临着盗版问题。对于手机与奢品,闲鱼正通过C2B2C的模式,引入验货担保来解决正品问题。

或许,对于高价值的二次元商品而言,这也是一条避免用户踩雷的可行之路。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关联企业
闲鱼
一个置换二手品交易平台
A轮 / 电子商务 / 浙江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