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圆圆没有创造直播电商行业

罗超频道 2020-07-03 08:44

编者按:本文来自罗超频道,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在疫情的推波助澜下,直播电商在2020年成了最大的风口(似乎没有之一?),总裁、明星与员工纷纷下场直播带货,罗永浩做直播带货三个月赚了2.4亿,这几天就连财经自媒体吴晓波老师也来蹭风口。很多地方在搞直播电商之城,建直播电商基地,李佳琦在上海买了亿元豪宅还拿到了上海户口,像“新腕儿”这样的专注于直播电商的媒体也出现了。

产业十分蓬勃,数据显示,2020年直播电商市场规模预计达到9610亿,同比增加111%,接近万亿水平。

直播电商行业很火爆,瓜也不少,这几天就有一个又大又“圆”的瓜:赵圆圆被前东家阿里内网通报开除的瓜,这个瓜的细节不再赘述。赵圆圆自己在一则回应中说:“人生就是这样,什么都要经历一下,我创造了一个行业,还上了几次新闻,洒家这辈子已经值了,无论是站在风口还是跌倒谷底,都是人生的谈资。”那么,直播电商是否真的是赵圆圆创造的呢?

直播电商是淘宝创造的,这个没有人否认。

今天直播带货已成为零售行业的基础设施,阿里、京东、拼多多、苏宁、蘑菇街等电商平台,抖音、快手等视频平台对其万分重视,就连国外的亚马逊、Facebook们也都在做直播带货。

中国玩家比国外玩家做得早,淘宝又是中国最先做的。2016年,泛娱乐直播市场掀起“千播大战”,在YY、陌陌、花椒、映客们在秀场类直播上鏖战时,电商平台开始尝试用直播来带货。

2016年5月吴尊在淘宝直播卖过奶粉品牌“惠氏启赋”产品,60分钟带来120万人民币的销量,单品转化率高达36%。柳岩则在聚划算直播带货六款产品:枣夹核桃卖出2万多件,当时有12万观看人数,由于直播电商还不能像现在这样方便地加购物车,用户可以在主播公布语音口令之后,通过聚划算App“喊出”口令,进而获得优惠、购买商品,现在的口令抽奖玩法理念跟这个差不多。

2016年,在淘系平台外,还有菠萝蜜、网易考拉等平台尝试直播带货,直播带货引发了行业热议,当时董焘在虎嗅写了篇文章《直播+电商,绕过BAT的另一个机会》很多人不以为然,我写了篇文章《为什么看好直播+电商?这里有两大理由,以及四个技术难题》表示支持,我的看法是:“直播不是宣传方式,而是电商的基础设施,如同购物车、商品图片一样,不可或缺。”

2016年,淘宝直播虽然是小打小闹,但是内容化已经成为三大核心战略之一,另外两个是社区化与本地生活化,这个战略是时任阿里巴巴CEO逍遥子亲自宣布的。马云当年就让阿里巴巴网站挂上资讯,客户没事可以来看看,淘宝内容化同样是要让用户没事逛一逛,同时也提供全新的基于内容的消费场景,做好导购。获取更多用户注意力,转化成流量与GMV。

2017年淘宝直播业务迎来高速增长,当年,阿里直播与短视频带来的GMV增长率分别达到238%和755%,累计社交红人达到1000个,阿里在2018年乐观地表示直播会保持高速增长。2019年淘宝直播带货的GMV突破2000亿元,用户规模破4亿,虽然在整个57270亿元的GMV中占比非常小,但增速十分可观,而且不考虑别的平台的“放卫星”的情况,淘宝直播依然是最强的直播带货平台。最先做从0到1、让直播带货产业化从一到万、在行业做得最好,说淘宝开创了直播带货这个行当,没人会反对吧?

问题来了,赵圆圆在这中间发挥了什么作用呢?

“新婉儿”梳理的时间线显示,2017年8月赵圆圆才从奥美加盟阿里,最初是在淘宝心选,后来才开始做直播电商业务,前面说了,2017年淘宝直播业务增长了238%,本身就在高速增长,赵圆圆加入后,对淘宝直播的更高速增长,自然是发挥了重要作用的(但是理论上来说,每个淘宝直播相关的员工,包括后台的工程师,都是有发挥作用的,不是吗?)

而且一直到离职阿里前,赵圆圆都不是淘宝直播负责人。阿里曾针对赵圆圆是淘宝直播负责人一事专门进行澄清,称其是淘宝直播运营负责人,而不是淘宝直播负责人,多了“运营”这个前缀,意义就非常不一样了。当时淘宝直播是内容电商事业部的一块业务,直播是淘宝内容化战略全盘的一个子集,赵圆圆要向玄德(俞峰)汇报,再上面才是蒋凡、逍遥子。

今年3月,淘宝直播架构调整,淘宝直播事业部成立,由原淘宝直播合并掉原内容电商事业部其它业务线(哇哦视频、淘宝头条等)组成,原内容电商事业部总经理俞峰(花名玄德)担任新淘宝直播事业部负责人,向淘宝天猫总裁蒋凡汇报。从这个调整来看,淘宝直播不再从属于内容,而是牵引整个淘宝内容化,成为淘宝内容电商的重中之重。

看到这里就知道,赵圆圆对淘宝直播肯定有一定的贡献,但要说是淘宝直播的主要推手,肯定是不合适的,在他负责淘宝直播运营时,淘宝直播业务已经在突飞猛进了。既然这样,赵圆圆说自己创造了一个行业,就没什么说服力了。

有媒体报道称赵圆圆是淘宝直播负责人、李佳琦与薇娅背后的男人。在我看来原因是赵圆圆是运营负责人,本身就需要较多对外沟通,特别是跟主播、MCN等等沟通,出现在公众场合比较多,2019年就参加了5场以上的公开活动(9月那场收了30000元的酬劳,出现在了阿里的通报中),在媒体曝光率高,自然在淘宝直播与赵圆圆间就有了很强的关联性。

类似这样的情况很多,有的是企业中的某个人确实是某业务的“旗帜人物”“标杆人物”“领军人物”,比如百度AI当年的吴恩达、今天的王海峰,比如腾讯微信的张小龙,比如华为终端的余承东,在媒体曝光越多,外界就很容易形成记忆上的强关联。

如果一个人对行业有突出贡献,外界最终会给予认可,比尔盖茨开创了桌面时代,乔布斯缔造了智能手机这个行当,马云是中国电子商务“教父”,雷军是互联网硬件的开创者……不过,所有这些都不是他们自己说出来的。

直播电商行业取得今天的成就应该说是整个行业一起创造的,淘宝在其中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但要归功到任何个人都不合情理。

在大公司,每个人的工作都有其价值,但理论上大公司可以离开每个人运转,阿里可以没有马云,刘强东可以不管京东,黄峥可以辞任拼多多CEO。虽然一个人站在更大的平台可以有更好的施展舞台,创造更大的个人、企业与社会价值,且在这一过程中做出相对更加突出的贡献,但千万不要高估自己、忽视组织。我想起了职场中的一句老话:“离开了平台,你什么都不是”。似乎不无道理。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这也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观点。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