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5200亿市值公司,62岁中国医药首富再创业,杀入新“蓝海”? | 创新集

创业邦 2020-07-10 21:30

恒瑞医药创始人、2020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医药健康排名第二富豪孙飘扬

「创新集」是创业邦推出的“大企业创新”领域栏目,通过解读知名大企业创新的实践案例,全方位展现大企业创新的现状、趋势和方法论,助力大企业搭建健康的创新生态体系,快速实现数字化创新转型。

这是本系列第 13篇报道。

作者 | 高嵩

编辑 | 刘岩

头图来源 | 东方IC

今日,恒瑞医药市值再创新高,首次冲破5200亿元大关。过去几年,作为中国市值较好的医药公司之一,恒瑞医药表现一直抢眼,从2015年至今,其股价一路上涨近7倍。

而让外界跌破眼镜的是,背后“元老级”创始人孙飘扬却“激流勇退”。但这位热爱创新研发的中国医药首富从来闲不住。“退休”近半年,62岁的他再度杀入医药创新江湖。二次创业,他选择研发抗病毒创新药。他的选择,为医药资本和产业下一阶段的创新,指明了全新方向。

年龄,从来不是创业的限制条件,即使年过花甲、功成名就,也有人有胆量从头再来,开始创业。

2020年7月6日晚间,恒瑞医药的一则公告触动了整个中国医药圈的敏感神经,“退休”近半年的孙飘扬又回来了,这次回归则是以创业者的身份。

早在半年前,孙飘扬已经退任了恒瑞医药一线。2020年1月16日,恒瑞医药宣布重大人事调整,孙飘扬卸任董事长一职,但仍任董事并出任公司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担任恒瑞总经理17年的周云曙接替孙飘扬担任新任董事长。

业界当时对此解读是,孙飘扬正式退居二线,而恒瑞医药培养的职业经理人全面步入台前。时隔半年时间,恒瑞医药的股价涨势迅猛,当前其市值已经突破5200亿元大关,而孙飘扬也蛰伏半年后,再度杀入医药创新的“江湖”。

7月6日晚间,恒瑞医药发布的公告显示,孙飘扬拟与恒瑞医药全资子公司上海恒瑞共同出资设立瑞利迪(上海)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其中,上海恒瑞出资6000万元,占60%的股份;孙飘扬出资4000万元,占40%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孙飘扬带领瑞利迪再度出发,所专注的并非是因PD-1/PD-L1而异常火爆的肿瘤免疫新药研发领域,而是更加冷门的抗病毒新药研发领域,瑞利迪将全面负责抗病毒疗法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的进出口业务

尽管瑞利迪还未注册成立,但在过去半年时间,孙飘扬已经在恒瑞内部为孵化抗病毒领域的创新平台做了充足准备。

2020年7月2日,恒瑞医药两款抗乙肝病毒新药已经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开展人体临床试验,两款药品分别为Toll样小体免疫激动剂和靶向HBV核衣壳的衣壳组装调节剂,都是针对慢性乙型肝炎研发的1类新药。

据坊间猜测,在瑞利迪成立之后,这些原属于恒瑞医药研发管线内的抗病毒创新药,很可能转移到瑞利迪内部进行研发孵化。而伴随中国市值第一的医药企业恒瑞医药创始人的入局,抗病毒创新药的产业和资本热度正在全面升温。

新药研发新 “蓝海”?

孙飘扬二次创业选择的抗病毒新药研发,在中国正处在“蓝海”。

创新药加速审评审批政策,科创板、港交所针对未盈利医药企业的上市新政,使得一批专注于肿瘤新药研发的企业受益明显。成功上市PD-1产品的创新药企信达生物、君实生物、百济神州成为了市场热议的焦点。

但在肿瘤新药研发领域,创新同质化严重的情况也非常突出。麦肯锡最新研究显示,中国的初创生物制药获批产品相对单一,67%的生物制药专注肿瘤领域,而创新产品同质化竞争激烈,赛道过于拥挤。

相比于肿瘤领域当前扎堆研发新药的情况,抗病毒领域新药研发相对更加“冷门”。

平安创投CEO张江对创业邦表示,中国的抗病毒创新药研发者积累时间较短,加之真正的抗病毒新药比普通新药研发的周期更长,所以目前多数以仿制药为主。投资前,他们会重点考量公司的核心研发能力。

但在港交所、科创板针对未盈利医药企业新政的资本红利推动,以及“新冠”疫情爆发引起的对抗病毒药物的关注的助推下,抗病毒领域的产业和资本热度正在升温。

比如,凭借在抗乙肝病毒、抗丙肝病毒以及抗艾滋病毒领域新药研发优势,歌礼制药在2018年8月1日成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成为港交所IPO新规后生物医药第一股。而特宝生物则凭借已经上市的抗乙肝病毒、丙肝病毒1类新药派格宾及其他在研创新药,在2020年1月17日成功登陆上交所科创板。

2020年7月7日,抗病毒、抗肿瘤领域新药研发的创新药企艾迪药业已经开始进入科创板上市申购阶段。

不只是二级市场,一级市场专注于抗病毒领域新药研发企业的融资热度也在明显升温。

根据睿兽分析显示,2018年5月25日,专注于抗病毒新药的创新药企腾盛博药完成了2.6亿美元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ARCH Venture Partners、通和毓承资本、博裕资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云锋基金和蓝池资本。

2020年3月,抗病毒药物和哮喘药物研发商柏拉阿图在完成3500万元Pre-A轮融资后,又完成了A轮融资,投资方为衢州市绿色产业引导基金,具体融资金额未披露。

据创业邦了解,专注早期和成长期投资的博远资本也在抗病毒领域早有布局。比如,他们在2018年投资了国际领先的呼吸道合胞病毒(RSV)新药企业爱科百发。其它投资方包含启明创投、元生资本、晨兴资本、元禾原点等。

而伴随“新冠”疫情在全球的爆发,抗病毒创新药研发和储备的重要性以及产业机会也被充分看到。凭借研发成功上市的抗“新冠”病毒新药瑞德西韦,外资药企吉利德的股价暴涨。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当地时间7月1日报道,6月29日,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宣布预订了50万次疗程的瑞德西韦,占据吉利德公司7月全部产能及8月和9月90%产能。单此一笔预订,将会给吉利德带来7000万美元的收入。

博远资本创始人陈鹏辉认为,在新冠疫情催化下,医疗行业和大众对呼吸道疾病的预防和治疗重视度越来越高,这些企业也会迎来快速发展的机遇。

据悉,博远资本在2019年还投资过一家从事流感病毒新药研发的企业众生睿创。

不只在抗“新冠”病毒领域,抗甲肝、乙肝、艾滋病病毒领域的新药研发也机会颇多,众多跨国药企如葛兰素史克、吉利德、艾伯维等都有布局。

可以预测,站在“抗病毒新药”的风口之上,孙飘扬与恒瑞医药合资成立的瑞利迪,未来或许也会在抗病毒新药研发领域,与跨国药企同台竞技。

为融资上市做拆分?

恒瑞医药是最舍得投入研发创新的中国本土药企之一。年报数据显示,恒瑞医药2019年累计研发投入 38.96 亿元,比上年增长 45.9%,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重为16.73%。

让人好奇的是,恒瑞医药为何不在研发体系内推进抗病毒新药的研发,而是另起炉灶重新建立平台?

当前涨势颇为明显的科创板、港交所资本红利,可能是背后的原因所在。科创板、港交所新政允许未盈利医药企业上市,这让新药研发公司登陆二级市场变得更加容易。而事实上,一些相对成熟的企业将创新药板块拆分上市,也取得了不错的上市表现。

比如,脱胎于本土大型药企复星医药的复宏汉霖,于2019年9月25日以未盈利医药企业的身份成功在港交所上市,募资超过30亿港元,近期又宣布将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

再比如,专注于CAR-T细胞治疗新疗法的创新药企南京传奇生物脱胎于港股上市公司金斯瑞,于2020年6月5日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上市,首日股价大涨60%,市值逼近48亿美元。

当前,宣布拟成立的瑞利迪的投资方仅有孙飘扬个人及恒瑞医药的子公司,未来会不会吸引更多的投资方加入参与融资?后续是否会拆分在上交所科创板、港交所新板上市?其动向值得关注。

而在大型药企将创新药板块拆出单独孵化的浪潮中,资本如果能够积极参与其中,也能在创新药企的成长中分羹中国医药创新的市场红利。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关联企业
恒瑞医药
战略投资 / 医疗健康 / 江苏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