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李斌王兴李想们,忆苦思甜

蓝媒汇 2020-07-15 07:10

编者按:本文为专栏作者AI蓝媒汇(ID:lanmeih001)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叶二。

“Wild times!(狂野的时代)。”

特斯拉飙涨的股价正在如网友调侃般冲向火星之时,马斯克在推特打出这两个单词。

狂野,确实狂野,并且不止是特斯拉。国内的新能源造车新势力,亦随之声势大涨。

已上市的蔚来李斌,一解过去一年的哀愁困苦。

未上市的理想汽车、小鹏汽车,正准备在当下这一极佳时间窗口,冲击IPO。包括王兴、李想、何小鹏都在积极站台造势。

新能源造车的头部玩家,就这样迎来了一个盛宴时刻。是名副其实,还是资本泡沫,管它,先狂欢再说。

1

马斯克扬眉吐气

过去一段时间以来,特斯拉上演了股价暴涨神话。

以进入2020年以来至今这个时间维度,特斯拉涨幅约为258%;以3月18日因美股资本市场急剧波动股价进入低位至今,特斯拉涨幅则高达315%;且在7月13日美股交易日内,特斯拉盘中股价一度大涨16.21%,市值也随之首次突破3000亿美元,虽然行至收盘股价跳水,市值也回落至2775亿美元,但对比去年同期,已接近一年前市值的7倍。

涨势只能用恐怖如斯来形容。

特斯拉的股价暴涨,不仅让它在尚未革掉传统车企的命时,便早早稳坐了全球车企市值的头把交椅,亦让马斯克满面春光。

直观体现之一,便是身价上。

根据7月10日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马斯克个人财富实现了巨幅增长,达到705亿美元,超过了股神巴菲特成为世界第七大富豪。

同时还有薪资上。

2018年,特斯拉为马斯克制定了薪酬计划,马斯克没有任何工资或奖金,只有特斯拉市值达到某些里程碑时才能获得期权奖励。该薪酬计划包括2030万份期权,分12个相等的档次,第一级是1000亿美元,之后每一级增加500亿美元,最高是方案发布十年内市值达到6500亿美元。

彼时该薪酬方案批准时,特斯拉的市值仅在300亿美金——400亿美金区间徘徊,当时不少分析人士认为,这就是给马斯克画了个大饼,他几乎无法触发这一条款。

但两年后,特斯拉和马斯克一起狠狠打了市场的脸。

就在今年5月,特斯拉平均市值达到1000亿美元,马斯克已解锁他薪酬计划中的第一项,被允许以行权价购买169万股股票,进而获利约7.7亿美元。

再者,便是名望上。

在2018年相比于马斯克的卓越才华,那时的人们似乎更加关注他的行为,包括很多自毁形象的事情:例如反复无常的推文、当众吸食大麻。那一年的马斯克说他“极度痛苦”,甚至将2018年称之为“我职业生涯中最痛苦的一年”。其中他跟SEC的互怼,便是在这一年发生。

但现在一切又大不同了。

不仅是马斯克的死敌——华尔街做空特斯拉的空头们赔的是血本无归,据了解截至7月3日,今年做空特斯拉的投资者已经损失159亿美元,甚至SEC给他开的罚单最终间接帮他浮盈5000万美元以上。

那张罚单,分别对马斯克和特斯拉处以2000万美元的罚款。不过由于马斯克不愿意特斯拉因为其个人事务被罚款,而他又无法直接为特斯拉支付罚金,最终通过购买7.1万股特斯拉股票“间接”支付了2000万美元,折合每股281.69美元。

放到现在,马斯克这起由于SEC罚单引起的投资本身总价值已经上升到1亿美金,在扣除总计4000万美元的罚款成本,真的是大赚特赚。

也难怪,马斯克最近又开始“膨胀”了,这不除了在推特上持续高调之外,还为了恶心做空者以及SEC,推出了“做空短裤”。

2

蔚来李斌从最惨到最爽

马斯克乘风破浪,大洋彼岸的特斯拉跟随者,同样是鞭炮齐鸣。

2019年还没过完,蔚来的李斌就已外界扣上了“2019年最惨的人”标签。

那时,股价暴跌、财报低迷、销量滑坡、融资不利以及公司人事动荡等等,都发生在这家造车新势力公司上,甚至蔚来的股价一度徘徊在退市边缘。

但转眼之间,李斌就从外界眼中的“2019年最惨的人”变成了“2020年上半年最爽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

当然同样是股价暴涨。

来源:雪球

进入2020年以来,蔚来股价暴涨了244%;以3月18日低点至今,则暴涨了470%;如果再从去年10月股价收盘最低位1.32美元来看,更是暴涨了10倍!

简直一步登天。目前,蔚来市值已高达154亿美金,对比2018年上市时市值已翻了一番。

曾经的质疑唱空,还是过去一年所遭受的磨难,通通是一扫而空。李斌,能不露出外界熟悉的“斌式微笑”吗?

一方面是在资本市场的高歌猛进,一方面蔚来也挺过来了危机,交付量不断创新月度新高,另一方面,蔚来也重新拿到了明星互联网的待遇。

7月13日,据SEC文件显示,腾讯在6月10日-7月8日期间,增持了蔚来汽车A类4普通股票,比例由之前的15.1%上升至16.3%。

在7月10日,蔚来获得了中国建设银行安徽省分行等六家银行的104亿元人民币综合授信。据统计,2020年以来,蔚来已累计融资超100亿人民币。

过去一年,蔚来四处融资不利的局面已经不复存在。甚至随着蔚来股价的暴涨,牵头投资蔚来的合肥市政府都因眼光独到,被外界狠是吹了一波。

更关键的是,对于李斌而言,他还是蔚来的李斌。

要知道在去年蔚来最困难的时候,李斌采取了相对激进的融资策略,接触了一些传统车企。彼时市场有传闻称,有传统车企的出资条件是,要求蔚来换掉李斌,不希望由他担任董事长和CEO,以此确保投资项目有更合理的成本支出和利润。

3

王兴李想何小鹏的IPO畅想

特斯拉、蔚来的股价暴涨,国内其他的造车新势力也坐不住了。最明显表现便是,后者们正赶在这一资本唱多的时间窗口纷纷启动上市进程。

首先是何小鹏的小鹏汽车,据市场消息称,已向美股市场秘密提交IPO文件,计划融资5亿美金。

何小鹏自己也在过去一段时间,也出面与网络大V朱一旦一起录制了几段短视频,较量了一把“朴实无华且枯燥”的有钱人生活,并且还贡献了直播带货首秀。

还有理想汽车。

7月10日,理想汽车正式向SEC提交招股说明书,计划以“LI”为股票代码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招股书显示,理想汽车主要产品为理想ONE,是一款智能电动大型SUV,该车于2019年12月正式对外批量交付。截至今年6月30日,理想ONE交付已超过10400台,创下造车新势力全新车型最快交付10000辆纪录。

更让外界注意的是理想汽车的股权结构。

根据招股书,创始人李想是理想汽车的最大自然人股东,持有约3.56亿股,约占总股本的25.1%,拥有70.3%的投票权。王兴及其关联方美团为理想汽车第二大股东,持有3.32亿股,约占总股本的23.5%,并拥有9.3%的投票权。

正是这一利益关联,近段时间以来王兴频频为理想汽车站台背书。毕竟从公开信息来看,理想汽车应该是王兴以个人身份重仓最大的一个项目。

早在今年1月,王兴突然就对汽车行业来了次尺度极大的预判。

“国内汽车企业最后只会剩下“3+3+3+3”家车企:3家央企,一汽、东风、长安;3家地方国企,上汽、广汽、北汽;3家民企,吉利、长城、比亚迪;3家造车新势力,理想、蔚来、小鹏。”

且不论王兴列的传统车企格局如何,仅一下子他就将理想汽车推到了造车新势力前三甲的位置,便惹得业内是一片争议。不过好歹大家都是混一个圈子的,互相留有颜面,没有像此次王兴吐槽国足一般愈演愈烈。

来源:网络

再到今年5月,王兴入手了理想ONE,随后就在饭否上“喜不自禁”地写道:“终于喜提一辆理想ONE,可以顶替我的沃尔沃XC90和特斯拉Model S了。”短短一个月后,王兴再次发文力挺理想ONE:“爸爸试了理想ONE后,想把他的奔驰S换掉。”

7月1日,美团二号人物王慧文在其个人微博中称,“试驾完理想one,对造车新势力信心爆棚,确信理想、蔚来、小鹏会在国内打败Tesla,电动车会重塑国际汽车产业格局,让中国成为全球汽车产业两强之一。”同时为了升华情绪,在微博最后王慧文还表示“踩下理想油门的时候,我分明感觉到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加速”。

总之要么是谈未来格局理想汽车必有一席,要么是踩多捧一,要么是上升到民族荣耀这一高度,王兴不竭余力地为理想汽车造势。

投资人都这么兴致高昂,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也没有闲着。

7月1日,李想发表朋友圈感谢团队的认真研发、成长迅速。7月5日,李想发表朋友圈表示,团队节约成本熬出更强竞争力。

显然,当下新能源造车备受资本市场追捧,一场造车新势力的狂欢正在密集上演。

只是在这背后,正如李想7月5日的朋友圈所转发的文章显示,那些死掉的、未能上岸的造车玩家们就彻底沦为了背景板。

何者为真,何者为虚。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